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單名一個「烈」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單名一個「烈」字!字體大小: A+
     

    被姜鑄哲重新命名的血煞島上,鑿出了一塊塊血池,血池內血水濃稠,釋放出刺鼻的血腥味。

    許多**著身子的嗜血者,渾身浸泡在血池,只露出一個頭在外面,毛孔吸收著血池內的血煞氣息,用來洗鍊身子,聚集血之靈力。

    那些血池的後方,有一片陰氣極重的墓地,墓地口都有嗜血者把守。

    墓地上方,濃濃的屍雲漂浮著,給人一種極為陰森詭異的感覺。

    秦烈乘坐著的水晶戰車,被猩紅颶風裹著,瞬間拉扯到血池和墓地中間的一片密林。

    一棟棟由白骨建造的樓閣中,不少姜鑄哲的麾下,眼瞳猩紅,都抬頭看向他。

    那些人不乏破碎境的強者,還有六七人達到涅槃境,渾身釋放出來的血氣,如血霧瀰漫四周。

    姜鑄哲就端坐在那些涅槃境強者之間,手捧一卷經書,如風度翩翩的學者,似在向那些人講授血典中的靈訣奧妙。

    在他身側,一個全身屍氣衝天的老者,坐在玉石般潔白的一層白骨魂壇上。

    老者兩手指甲奇長,鋒利如刀,皮膚卻蒼白如紙,身上還生出白色的屍毛,像是一頭從萬年墓地爬出的古屍。

    只看了一眼,秦烈就知道這是苗風天,苗家上一任的家主。

    「呵呵,貴客臨門了。」眼見他乘坐的水晶戰車落下,姜鑄哲合上經書,長笑而起。滿臉熱情和煦的笑容,「聽聞小友月前大發神威,重創聞濱、楚妙丹這些卑鄙鼠輩,我心甚悅!」

    他身旁那些涅槃境的武者,都是眼睛閃爍著猩紅血光,好奇地看來。

    苗風天也望了過來,見秦烈看向他,不由地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拉我過來何事?」秦烈神情鎮定。皺著眉頭說道:「不會是想要和我算舊帳吧?」

    神葬場的時候,他破壞了姜鑄哲的計劃,奪取了大半太古生靈遺骸,還拿到了血之始祖的遺骨,封魔碑等等物品。

    三年前,姜鑄哲降臨落日群島。試圖從血厲手中奪回血之始祖的遺骸,又被他給破壞。

    他認為姜鑄哲一定會恨他入骨。

    「不,我們沒有什麼舊賬要算。」姜鑄哲笑著搖頭,神態瀟洒,語氣真摯:「小友修鍊血靈訣,也算是我血煞宗的一份子。看到小友成績斐然,我也很是高興。」

    「此言當真?」秦烈似笑非笑。

    「句句發自肺腑。」姜鑄哲很認真。「我此生最大的理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令血煞宗稱霸這片天地,凌駕所有白銀級勢力之上。為了這個理想,我會不擇手段,不惜天怨人怒,也不怕掀起滔天血海,不怕與世人為敵。」

    「我和師兄師妹雖然在修鍊上有分歧。但我們最終的目的,應該殊歸同途。」

    「小友修鍊血靈訣。自然也算是我們血煞宗的門人,看到你逐漸嶄露頭角,還有師兄逐漸融合始祖的力量,令落日群島的血煞宗一脈重新崛起,我是真心高興。」

    這一刻,姜鑄哲情深意切,溫文爾雅,態度誠懇。

    下一刻,他臉色一冷,雙瞳中陡然射出兩道長長血光,周身邪氣四溢,充斥著一種瘋狂嗜殺的勁頭,如在瞬間變幻成另一人。

    「白骨魔君明明知道你修鍊血靈訣,和我們血煞宗的關係,竟然還敢對付你,簡直不知死活!我這趟進入墟地,率先將白骨魔君轟出巢穴,霸佔了白骨島,就是要給他點顏色看看。」

    「還有,一些低賤的異族族人,竟然從三棱大陸潛伏而來,試圖在墟地擊殺你!」

    「這些人我都幫你處理好了!」

    這般說著,姜鑄哲打了個響指。

    「呼呼呼!」

    一個金鐵囚籠,從後方墓地飛了出來,囚籠內有七名天鬼族的族人。

    其中,有三人達到涅槃境,剩下的四個異族,全部都是破碎境的修為。

    七人還都活著。

    這七個人,身上都沒有被烙上烈焰印記,他不可能感知到七人的動向,七人中任何一個突然下手,都可能會對他造成生命威脅。

    七人如果同時出手,除非他身旁恰恰有魂壇強者保護,否則恐怕難逃一劫。

    「他們潛藏在暝風島、邪嬰島中間,伺機而動,如果我沒有將他們擒拿下來,這次你冒然從邪嬰島離開,中途的時候就會被伏擊。」姜鑄哲眼中血芒交織,舔了舔嘴角,「你有沒有什麼想問他們的?」

    看著七名天鬼族的族人,秦烈臉色微變,也意識到他從邪嬰島前往暝風島的途中,可能的確大意了一點。

    「沒什麼好問的。」秦烈搖了搖頭。

    「秦烈!我們知道你叫秦烈!你身上流淌著神族骯髒的鮮血,你絕對逃不過我們三大鬼族的追殺!」囚籠內,一個天鬼族的涅槃境強者,厲聲叫囂:「我們還知道,人族,還有墟地許許多多異族,都曾經遭受過你們神族迫害!只要我們將你的身份泄露出去,你必將被所有暴亂之地種族追殺致死,你的將來必定是悲慘的!」

    這個天鬼族的族人,是以靈域的通用語叫嚷,姜鑄哲,苗風天,還有那些嗜血者都聽的清清楚楚。

    秦烈陰沉著臉,眼中異光閃爍,卻沒有答話。

    出奇地,不論是姜鑄哲,苗風天,還是那些涅槃境的嗜血者,都像是沒有聽到他這番話,神情都很是淡漠。

    「吸干他們的鮮血。」姜鑄哲揮揮手。

    七名嗜血者如嗜血蝙蝠,大紅血衣一抖,突然就沖飛出去。

    囚籠突然四分五裂,七名天鬼族的族人。臉上浮露出深深的驚懼之色,大聲疾呼。

    可惜,他們身上似乎被施加了禁錮的力量,這讓他們沒辦法將力量釋放出來。

    七名姜鑄哲麾下的嗜血者一擁而上,從他們後方抱緊他們,張口就咬在他們後頸的鮮血動脈上,大口大口吞咽鮮血。

    「不!你們這些卑微的人族!早晚有一天,我們會吃光你們!」

    天鬼族族人瘋狂慘叫起來。

    一直以來,他們都將人族當成牲畜看待。降臨暴亂之地以後,他們所過之處,人族族人生靈塗炭,不論是武者還是凡人,都被殺光吃光。

    他們以人族武者血肉來恢復他們的氣血和力量。

    如今,在姜鑄哲麾下嗜血者的眼中。他們也成為了血食,被無情地吞咽鮮血。

    他們臨死前,似乎深切感知到,那些被他們活生生撕扯掉臂膀吞吃的人族族人內心的徹骨恐懼。

    「弄到一邊去吸食,別影響我們談正事。」姜鑄哲面顯不悅。

    七名嗜血者,兩手拽著那些天鬼族的族人。不顧他們的凄厲慘叫,將他們從半空拖走。

    姜鑄哲眼中血光漸漸收斂。又是展露溫和笑意,風度翩翩地說道:「我這趟請你來血煞島,是找你談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天器宗拜託我,讓我告訴你,他們希望你加入天器宗。」

    「天器宗?」秦烈冷硬地搖了搖頭。「我和他們沒什麼好談的。」

    「別急著拒絕,聽聽他們的條件再決定也不遲。以我來看,這次天器宗很有誠意,開出的條件很不錯。」姜鑄哲洒然一笑,說道:「先說說你拒絕以後,會出現的後果吧。你這次如果再次拒絕,天器宗會在各大白銀級勢力聯手將三大鬼族斬盡殺絕以後,把你身懷搏天族血脈一事宣告天下。」

    「你也知道,搏天族是極為敏感的字眼,墟地眾多異族都對搏天族恨之入骨。一旦你身份曝光,在這個暴亂之地,恐怕有數不盡的勢力和生靈,想要將你脆骨揚灰。」

    秦烈哼了一聲,道:「我身懷搏天族血脈一事,也是天器宗告訴你的?」

    「不不,早在天器宗之前,我就知道你身上的特殊。」姜鑄哲笑著搖頭,「天器宗、萬獸山這些勢力,對神葬場的種種了解,全部都是由我告知的。你能拿到封魔碑,能在神葬場內屢屢獲得奇遇,並且得到八具神屍的認可……事後我稍稍一琢磨,就猜測出了緣由。」

    不等秦烈講話,姜鑄哲又道:「你先聽我說說天器宗的條件。」

    「你說。」

    「天器宗的馮毅親自傳訊與我,說只要你肯加入,羅翰會讓孫女羅可馨下嫁與你。另外,只要你點頭,你立即就是天器宗的副宗主,而且馮毅還許諾,將來你和羅可馨的孩子,不論是男還是女,都會是天器宗下一任的內定宗主!」

    「從此以後,天器宗的種種資源,將會無條件向炎日島開放。你們炎日島欠缺更多煉器師,這方面天器宗可以幫忙,將他們培養的煉器師苗子,都輸送到炎日島。」

    「當然,以後的炎日島,會是天器宗一個最重要的分部。」

    「這些條件如何?」

    姜鑄哲笑問。

    「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秦烈反問。

    「我?」姜鑄哲摸著下巴,輕聲一笑,慢條斯理地說道:「如果我是你,我會在實力不足之前暫時隱忍,佯裝加入天器宗,和羅可馨成婚,卻不會令她受孕。」

    「這段時間,我會藉助於天器宗的資源,全力積蓄自己的力量,令炎日島飛躍式壯大,以超強的靈器吸引強者投誠。一旦時機成熟,我會反噬天器宗,徹底滅掉他們,殺死馮毅,殺死羅翰,殺死羅可馨,然後將天器宗收編進炎日島,變成炎日島的一份子。」

    「嘿嘿,我覺得這條路不錯,你有沒有興趣依照這條路走下去?」

    秦烈深深看向他,搖了搖頭,「我沒興趣。」

    「你會怎樣?」姜鑄哲饒有興趣地問道。

    「我單名一個『烈』字,我沒有那麼足的耐心和隱忍,也不習慣陰謀詭計,沒有那麼多的彎彎腸子。」秦烈想了一下,說道:「等我炎日島煉製出足夠多的烈焰玄雷,等數量成千上萬了,我只需要丟一枚空間戒在天器宗,然後……暴亂之地就沒有天器宗了。」

    這番話說完,姜鑄哲看著他,半天沒吭聲。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