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一十三章 一百零八滴本命精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一十三章 一百零八滴本命精血字體大小: A+
     

    修鍊密室中,一道道閃電交織,構建成織密電,天雷轟鳴不休。

    御動「雷魄」的秦烈,就在電中騰怒跌宕,腦海中一個個念頭轉動間,都伴隨著炸雷爆裂。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身勢漸漸遲緩,最後又在電中靜靜坐下。

    先前一戰,未完的雷霆力量體悟,似乎被重現連接上,他周身也重新浮現出條條電芒。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悠悠醒來,眼睛開闔間電芒四溢,站起來活動骨節的時候,全身一陣陣「噼里啪啦」爆響。

    他以真魂一點點洞察自身細微變化……

    靈魂識海中,魂湖似乎有開闊了一些,許許多多閃電遊絲,如銀線般充斥在魂湖內,隨著他念頭的匯聚,那些閃電遊絲會附在每一縷探測外界的意識當中。

    「天雷殛!」

    心念一動,一縷靈魂意識由真魂凝結,聚集魂湖內的魂力,倏然而出。

    一道不可測不可見的幽芒,從他瞳仁內射了出去,落在修鍊室的一根石柱上。

    「轟!」

    雷霆閃電爆裂之音,從石柱上傳來,清晰可聞。

    秦烈眼睛猛地一亮。

    天雷殛的第四重境界——念頭生雷,分明被真正掌握,這意味著從今以後,他的靈魂意識將會附有威力不弱的閃電雷霆!

    以後,他與敵人交鋒的時候。可以凝鍊一縷靈魂意識,直達對方的靈魂識海,催發閃電雷霆之力,對敵人的靈魂進行轟擊。

    雷霆為靈魂剋星,一旦讓他的雷霆閃電念頭突破防線,不慎落入識海,就算是境界高他一籌的武者,恐怕也會瞬間吃個大虧。

    這就好比虛渾之靈能讓聞濱、楚妙丹遭受創傷一樣。

    聞濱和楚妙丹兩人,因為不了解虛渾之靈。不知道這種有「魂壇吞噬者」惡名的奇異生命,能專門針對浮出識海的魂壇進行啃食,所以他們在交戰的時候敢大大咧咧將魂壇釋放出來。

    結果被虛渾之靈輕而易舉鑽入,被吞吃了一些淬鍊魂壇的五行之精,從而負了傷。

    天雷殛修鍊到「念頭生雷」境界后,能夠賦予靈魂意識閃電雷霆之力。從而深入對方識海轟擊,對敵人靈魂形成致命威脅。

    「境界倒是沒有變化,還是如意境中期,不過感覺血脈之力有所增強……」

    這般想著,他停下了對天雷殛的激發,又去運轉血脈之力。

    鮮血沸騰中。一個個烈焰神文從中蒸騰出來,如晶亮的星辰。烙印在他筋脈、骨骼、皮肉當中。

    突地,一種突獲神力的感覺,從他全身毛孔中釋放出來。

    「喀喀喀!」

    渾身骨骼傳來詭異聲響,他整個人如發生蛻變,竟硬生生拔高了一小截,皮肉上流淌著冰冷堅硬的光澤,像是進行了一種奇異進化。

    就好比血厲和姜鑄哲這些人蛻變血妖。萬獸山的強者,突然間獸化那樣。

    「咦!」

    如此變化。令他猛地一驚,不由地急忙停下了血脈之力的催發。

    血脈之力倏一停下,先前發生的蛻變,也頃刻間截止。

    變得粗壯闊大的骨骼,又收縮回正常形態,拔高的個子恢復原樣,皮肉上流淌的冰冷光澤消失,突然暴漲的力量也就此消散。

    「搏天族血脈,搏天族,搏天族……畢竟是從域外而來的種族,血肉骨骼和人族的構造必然有著極大差異。隨著血脈之力的增強,當我越來越依賴血脈之力,激發運用這些力量的時候,我自身的形態……自然也會發生變化,會自然而然地調整,變得更加適合運用血脈之力戰鬥,也會慢慢向搏天族族人的樣子發生變化。」

    想明白這一點后,秦烈眉頭皺了起來,不認為這是一件好事。

    這裡是搏天族被驅逐后的靈域,對生活在這裡的絕大多數種族而言,搏天族都是入侵者,都和搏天族有著深仇大恨。

    某一天,如果他激發血脈之力,渾身的骨骼,筋脈,血肉自發調整,從而徹底蛻變成一個搏天族的族人,恐怕會立即變成眾矢之的,被各方聯手追殺致死。

    這絕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不行,現在絕對不能在激發血脈之力的時候,發生太大的變化!」

    他開始嘗試在激發血脈之力的時候,壓抑自身的變化,將血脈之力用在別的地方。

    他直接以血脈之力調動「焚日輪」,心念變動間,那些沸騰的鮮血,閃爍的烈焰神文,並沒有烙印向骨骼、筋脈和血肉,而是凝鍊在一塊兒,在他掌心集中。

    一個烈焰輪盤在血脈力量的聚集下慢慢凝結出來。

    凝神洞察,他發現這具軀體,並沒有發生任何異變。

    他於是暗鬆了一口氣,也在嘗試中摸到了竅門,知道這次血脈恐怕又有所增強,所以當血脈之力散溢全身後,可以令他突獲神力的同時,身體也會同時發生變化。

    如果不想露出端倪,他只需要集中血脈之力,不令其散溢進全身血肉即可。

    「試試以血靈訣凝鍊本命精血,看看這一次,能凝結多少滴本命精血出來。」

    他取出封魔碑,左手五指點在碑面上,暗暗運轉血靈訣。

    濃濃血煞氣息,從碑面上釋放出來,傳來很澎湃的血肉精氣。

    他以血靈訣吸納,煉入血液中,再以煉血術凝鍊本命精血。

    封魔碑蘊藏著大量的煞氣血氣,他不知道那些氣血從而何來,卻知道那些氣血對血靈訣的修鍊大有裨益。

    他隱隱感覺到一直修鍊血靈訣對他血脈之力也有巨大的幫助。

    血靈訣的修鍊,本是通過轉化丹田靈海內的靈氣。一點點轉變為血之靈力,而血之靈力則是可以用來淬鍊血肉,增強肉身的強度,並且還能和靈力一樣用來戰鬥,施展種種靈訣。

    其實說白了,血之靈力,也是靈力的一種,只是將其和鮮血混在一塊兒了。

    血靈訣,也是靈訣的一種。血之靈力,同樣也是靈力的一種。

    血煞宗的門人,一步步修鍊,一次次蛻變,所需要的除了靈魂強大,就是血之靈力足夠精純渾厚。這一點和武者需要丹田靈海的靈力達到足夠的質和量才能突破境界的道理一樣。

    血之靈力,只是一種暫時儲藏在鮮血當中的力量,對血煞宗的門人而言,鮮血,就是他們的另外一個丹田靈海,專門用來儲藏血之靈力。

    血脈力量卻不同。血脈,純粹是鮮血本身的力量!

    如果將鮮血比做人。那麼,血之靈力,就是一個人體內儲藏的靈力。而血脈,則是一個人本身的力量,是血肉、筋脈、骨骼、靈魂種種加起來的本源力量。

    煉血術,其實就是將鮮血內的血之靈力提純出來,凝鍊在一滴滴鮮血之中。令這一滴滴鮮血蘊藏的血之靈力,比普通的鮮血精純且渾厚數十倍。

    這樣特殊的一滴滴鮮血。因為蘊藏的血之靈力濃厚了太多太多,配合血煞宗的一些靈訣突然釋放出來,往往可以發揮巨大的威力。

    這就是本命精血。

    當然,因為本命精血也是一滴滴鮮血,內部同樣有著血脈之力,當他以本命精血施展血煞宗強大的靈訣時,內部的血脈之力同樣會突然爆發,這樣可以讓本命精血燃燒起不滅烈焰,擁有更加可怕的威力。

    一滴滴本命精血凝鍊出來,變成一顆顆晶瑩剔透的血瑪瑙,就在他身旁懸浮著。

    一段時間后,整整一百零八滴本命精血,一顆顆懸浮著,閃爍著赤紅火光,內部如有烈焰燃燒,釋放出驚人的能量波動。

    一百零八滴,這是他如今的極限,就算是有更多的氣血之力凝聚,他也沒辦法煉出新的一滴本命精血。

    彷彿,本命精血的凝鍊,和靈魂境界有著密切的關係,受著某種看不見的規則桎梏。

    「回來吧。」

    輕喝一聲后,一百零八滴本命精血,如漫天血珠子一般,呼呼飛入他身體,一閃而逝。

    他眼中則是浮現出一抹攝人的猩紅色。

    「如意境中期,天雷殛達到念頭生雷,凝鍊了一百零八滴本命精血,有雷魄和天雲甲,還有八根雷亟木。在戰鬥中,只要給我時間刻畫出古陣圖,讓我催發出玄雷心核來,就算是對涅槃境強者也能構成威脅……」暗暗思量著,秦烈從修鍊室走出。

    「島主,你閉關結束了?」

    修鍊室外面,一個只有十三四歲的丫頭,扎著兩個小辮子,在畢恭畢敬地等候著。

    「你是誰?」秦烈訝然。

    「我叫宋小雨,是婷玉姑姑的侄女,不過我已經脫離了玄天盟,早就加入了炎日島。」宋小雨彎著腰,輕聲細語道:「姑姑本來是讓我在這裡照顧你,給你準備食物什麼的,但你一直閉關,門沒有打開,我不敢打擾,就一直在外面候著。」

    「我閉關多久了?」秦烈隨意問道。

    「快有一個月時間了。」宋小雨認真地回答。

    「一個月……」秦烈愣了一下,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走到一個窗檯,他居高臨下看向炎日島,發現島上又修建了許多新建築,有不少如意境和破碎境的武者,都在那些新的樓閣內進出。

    他從中看到了葛榮光等人的身影。

    抬頭看天,他又看到臨近的灰島上方,有許許多多水晶戰車進進出出。

    不少破碎境,甚至涅槃境的武者,在灰島活動著,似乎專門過來求購烈焰玄雷。

    血島那邊,血矛的武者都在修鍊,好像許多枯竭的血池內,又都重新補充了血水。

    整個炎日島都是一派蒸蒸日上的氣象。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