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名動八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名動八方字體大小: A+
     

    「什麼?血煞宗、炎日島戰勝了幻魔宗,還重傷了聞濱和楚妙丹?!」

    黑巫教,教主將岸聽公冶兄弟說出這個結果,禁不住微微變色,眼中流露出濃濃不解。

    「屬下也覺得難以相信,可事實就是如此,我們的眼線從頭到尾都在現場,將戰鬥的細節都看的清清楚楚,絕對錯不了。」

    公冶濯微微鞠身,也是臉色沉重,心中掀起了滔滔巨浪。

    黑巫教和幻魔宗都是天戮大陸的白銀級勢力,離落日群島相隔並不遠,所以他們時刻關注著那場戰鬥的局勢。

    幻魔宗給出落日群島三日期限的時候,黑巫教已經得到消息,密切關注著事態發展。

    秦烈和血厲等人衝出落日群島,往幻魔宗聚集地浩浩蕩蕩而來的時候,幻魔宗的眼線提前一步去了潘家所在的海島,一直暗中觀察著局勢。

    可以說,黑巫教的的確確將戰況都給洞察了清楚,並在勝負剛剛分出的那一霎,就將消息傳遞了過來。

    「說說具體情況,不要遺漏任何細節!」將岸吩咐道。

    公冶兄弟急忙將他們收穫的種種消息,關於那一戰的許多小細節,都給稟報清楚。

    將岸沉默聽著。

    半響后,將岸的眼中浮現一縷驚悸之光,「六個能損壞魂壇的奇異生命體?」

    「不錯,聽說那六個奇異生命體,才是秦烈逆轉局勢的關鍵。」公冶清臉色沉重。「本來八具神屍已經疲憊不堪,不能繼續對聞濱造成威脅,突然間,從秦烈身上冒出六個奇異生命體,他們倏一出現,就闖入了聞濱和楚妙丹的魂壇,令兩人驚恐至極。然後,在短短几十秒后,聞濱和楚妙丹就似乎受了傷。匆匆結束了戰鬥,惶恐而逃。」

    「能重創魂壇的生靈,實在可怕到了極點,對我們來說也是難以想象的大威脅。」公冶濯嘆道。

    「幻魔宗這次麻煩大了。」

    將岸摸著下巴,後背依著一棵枯藤,眼瞳幽幽。似有無數念頭毒計在裡面涌動著。

    「雨凌薇率領忠於她的麾下和門徒,還在和青鬼族纏鬥,局面尚且沒有能穩住。這時候,聞濱和楚妙丹如果能重創血煞宗,收編那個煉器師盤踞的灰島,從而收穫大量的烈焰玄雷出來。或許能挽回幻魔宗的一些頹勢。」

    「可惜他們竟然落敗了。」

    「聞濱和楚妙丹受了傷,雨凌薇又分身無術。如今是進攻幻魔宗最佳的時機。」

    公冶兄弟眼睛陡然一亮。

    「不行。」將岸知道他們的心思,搖了搖頭,說道:「三大鬼族入侵期間,我們絕不能和幻魔宗爭鬥,只有等將三鬼族擊敗,我們才可以趁勢侵入幻魔宗。」

    「明白。」公冶兄弟遺憾地點頭。

    「告知三大家族,將落日群島戰勝幻魔宗的消息說明。讓他們心中有數一點。」將岸猶豫了一下,又道:「約束下面的教徒。讓他們以後少去落日群島遊盪,盡量不要和他們起衝突。」

    「遵命。」

    ……

    「秦烈他們竟然獲勝了?」

    寂滅宗,許然夫婦,雷閻,還有沈魁,收到消息后,也是滿臉愕然。

    「他們怎麼獲勝的?」許然愣愣地看向沈月。

    沈月將情況仔仔細細說明。

    「六個奇異生命體?突然闖入聞濱和楚妙丹的魂壇?那是什麼鬼東西?」雷閻愣了一會兒,突然道:「莫不成是虛渾之靈?」

    虛渾之靈這種奇異之物,暴亂之地了解的勢力也極少,寂滅宗因為和修羅族交往密切,才通過黑斯特知道一點虛渾之靈的奇妙。

    只是他們了解也不是很深刻。

    「虛渾之靈!秦烈身懷虛渾之靈?!」許然禁不住驚叫起來。

    童真真更是駭然失色。

    「你們……知道虛渾之靈的奧妙?」雷閻啞然。

    「我聽真真說過一點。」許然扭頭看了一眼妻子,臉色變得極為肅然凝重,「虛渾之靈只要進化到六階,就能侵入脫離識海的魂壇,從魂壇內吞吃五行之精,還有和他們對於的靈材。在有黃金級勢力坐鎮的那些天地,虛渾之靈還被稱呼為『魂壇吞噬者』,這是一種令所有高階生靈恐懼的恐怖魔頭,只要修鍊到最後能淬鍊魂壇的種族,都會懼怕這種奇異生命體。」

    此言一出,雷閻,沈魁,沈月,都是紛紛色變。

    「你給我說說秦烈和虛渾之靈的事情。」童真真看向雷閻。

    雷閻沒有遲疑,將他在落日群島的時候,和黑斯特感知到虛渾之靈,還有黑斯特試圖從秦烈手中獲取虛渾之靈的事情仔仔細細解釋了一遍。

    「黑斯特是修羅族的強者,他能知道虛渾之靈的奧妙也是正常。」童真真暗暗點頭,說道:「按照黑斯特的說法,秦烈的虛渾之靈那時候應該只是幼生體,是最弱的五階。五階的虛渾之靈,應該還沒有硬闖魂壇的能力,看來隔了兩年多,他的那些虛渾之靈進化了一階,這才可以讓聞濱和楚妙丹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大虧。」

    「童姨,你是不是很了解虛渾之靈,你能不能給我們仔細說說他們的奇特之處?」沈月央求道。

    童真真看向期待的眾人,搖了搖頭,歉意地說道:「我立過誓言,要保護我們的秘密,有些事情不能說的太詳細。」

    「這樣呀。」沈月點了點頭,不再多問什麼。

    「真真不是我們暴亂之地的,她以前生活的地方……很特殊,甚至不在靈域。」許然隱晦地解釋:「她走出來的時候,就立下了誓言。不能違背一些規則約束。」

    雷閻和沈魁紛紛表示明白。

    「我只能告訴你們,以後如果遇到虛渾之靈,千萬千萬不要將魂壇從識海遁離出來!」童真真提醒他們。

    「魂壇吞噬者,單單這個名字,就足以讓魂壇強者恐懼,我以後再看到秦烈的時候,一定不會將魂壇釋放!」雷閻吸了一口氣,眼中流露出深深忌憚。

    ……

    「血煞宗和炎日島竟然勝過了幻魔宗?」

    「聞濱和楚妙丹同時負傷?」

    「八具神屍令聞濱無法騰出手來,還有六個奇異的生命體。令聞濱、楚妙丹魂壇損壞了?」

    「幻魔宗在此戰損失慘重,聞濱和楚妙丹兩人,好像一回去就閉關了。」

    「炎日島的烈焰玄雷,數十枚齊爆,竟然讓幻魔宗千人葬身!」

    「……」

    天劍山,三大家族。天器宗和萬獸山等白銀級勢力,還有許許多多赤銅級勢力,近千黑鐵級勢力,都在熱議這個震驚天下的大事。

    這段時間,因為三大鬼族的入侵,暴亂之地各方勢力都消息靈通。密切關注著天下的局勢。

    幻魔宗和落日群島的戰鬥自然也被各方關注。

    以前,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落日群島和幻魔宗關係密切,應該是暗中有盟約的盟友。

    誰也沒有預料到,突然間,幻魔宗就調集力量殺向落日群島,這種反常的變故,一下子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最讓人詫異的是——幻魔宗居然是落敗的那一方!

    一時間,天下震動。各大勢力都在打聽那一戰的細節。

    秦烈,血厲。八具神屍,烈焰玄雷,六個奇異生命體,這些名字反覆被提起。

    這導致的結果,就是烈焰玄雷的價格繼續高漲,還有就是許多以前對炎日島有覬覦之心的勢力,暗暗打消了心中邪念,開始主動向炎日島拋出橄欖枝。

    兩日後。

    秦烈和宋婷玉、琅邪等人,從潘家所在的那座海島,返回了炎日島。

    血厲和血煞宗的武者,經過一天一夜的追殺,讓幻魔宗付出了更大代價后,也一同回來。

    「秦烈,明日殘陽島,天蛇谷,還有赤霞島等勢力的魁首回過來商談合作的事情。」宋婷玉從流金火鳳上走下來說道。

    「我要閉關一段時間。」秦烈皺眉道。

    「哦,那你好好修鍊,島上的事情交給我就是了。」宋婷玉輕輕點頭,說道:「只有你自己的力量提升上去,炎日島的將來,才能更加穩當。」

    「辛苦了。」秦烈溫聲道。

    宋婷玉展顏一笑,「看著炎日島一天天壯大,對我來說,是最有成就感的。」

    「我也是。」秦烈笑著點頭。

    半響后,他進入炎日島專屬於他的那座宮殿,在一間極為寬闊的修鍊室內,開始梳理此戰的種種體悟。

    焚日輪,烈焰神火,烈焰神血,玄雷心核,虛渾之靈……等等靈訣秘術,還有一連串的事情,他都需要好好想想。

    靜坐著,他身上一道道電芒遊走著,一點點洞察自身的奧妙。

    「嗤嗤嗤!」

    一柄長刀在他膝蓋上閃現出來,他兩手上電芒如火,慢悠悠摩挲著刀刃。

    一縷縷電光如水銀一般滲透在這柄名為「雷魄」的長刀上。

    「轟隆隆!」

    一聲雷轟從長刀內爆出,霎那間,有無數條閃電激射而出,如電蛇般游弋在長刀之上。

    「咻咻咻!」

    秦烈提刀而起,如一條電龍,在修鍊室內御動著「雷魄」,靈魂則是通過對雷霆閃電的運用,來體悟「念頭生雷」的奇妙之處。

    之前那一戰,他在關鍵時刻進入妙境,隨著靈魂念頭的轉動,腦海雷霆狂暴不休。

    那一次次的魂念的爆滅,都讓他對雷霆閃電之力,有了更深的感受。

    現在,他要重新進入那個妙境,繼續增強對雷霆力量的認知。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