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零八章 華麗進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零八章 華麗進化!字體大小: A+
     

    秦烈環顧四周。

    他率先看到身上烈焰神火燃盡的八具神屍,烈焰神火熄滅的神屍,戰力明顯不足,以較為遲緩的速度,正往海島靠攏。

    一看到神屍身上燃盡,而幻魔宗的門人尚未退走,他立即就意識到了不妙。

    他的視線從上往下眺望。

    原屬於潘家的那座海島,半空當中,一名身穿血衣的血煞宗老者,身上血漿狂飆,像是一條從天上流淌下來的鮮血溪流。

    那人身上的生命跡象已經消失不見。

    「老滕!」

    洪博文眼睛通紅,矮胖的身子,和他的嘴唇一起輕輕顫動。

    秦烈立即回憶血煞十老的姓名,心思一動,就知道被洪博文稱呼為「老滕」的老者,應該就是血煞十老之一的「滕鳴」,涅槃中期境界修為。

    滕鳴在墜落的時候,鮮血流淌的身子內,有灰濛濛氣流涌動。

    這分明是被聞濱的風暴之力所殺。

    「聞濱又盯上卞韜了。」盧毅微微皺眉。

    另外一個身穿血衣,同樣體型略胖的血煞宗老者,鮮紅的手掌張開,如血淋琳的簸箕。

    他兩手揮舞間,一片片血光灑落四方,令幻魔宗武者紛紛尖叫暴退。

    此人名叫卞韜,也是血煞十老之一,和洪博文最為親近。

    此時,駕馭著兩層魂壇的聞濱,那灰濛濛的魂壇如颶風漩渦,似要一口將卞韜吞沒。

    「我和他拼了!」

    洪博文再也按捺不住。化為一道長長血光,也朝著海島射去。

    這時候,聞濱周邊數百米區域,許多血煞宗武者都被風暴利刃劈頭蓋臉襲擊,滿身都是血淋琳的口子,許多傷口深可見骨。

    不少通幽境如意境武者肉塊紛飛,竟在短短時間,被風刃給剮成血骷髏的可怖模樣。

    反倒是血矛武者,由於整體境界明顯低於血煞宗。又沒有一個涅槃境的強者坐鎮,所以並沒有引起聞濱的瘋狂屠殺。

    或許,在聞濱的眼中,那些血矛武者根本無關痛癢。

    他的目的,只是要在最短時間內,令血煞宗巔峰之力迅速覆滅。

    「如果你沒有辦法阻攔聞濱。此戰過後,血煞宗和炎日島都會從暴亂之地除名。」

    將他強行喚醒的盧毅,臉色淡然,語氣平靜,似乎只是一個局外人,一點不關心血煞宗的存亡。

    盧毅也的確漠然不動。

    滕鳴和他都是血煞十老。他看著滕鳴被聞濱所殺,連眼皮子都沒有皺一下。

    「卞韜。洪博文,漠峻,蒙奉,他們會一個接著一個死去。」

    留下這句話以後,他絲毫沒有代替洪博文庇護秦烈的覺悟,而是轉身就朝著外面飛去。

    ——他去了沫靈夜撤離的方向。

    「秦烈!阻止聞濱!」

    遠處,一架流金火鳳身上的宋婷玉。扯開嗓子叫嚷,艷麗的臉上寫滿了急切。

    秦烈下意識看向那邊。

    宋婷玉。謝靜璇,葛榮光,還有許多血矛的衛士,和已經發誓追隨炎日島的武者,皆是心急如焚。

    只可惜他們的戰鬥力極為有限,就算是立即拼盡全力進入海島,也無法起到絲毫作用。

    他們都已將希望寄托在蘇醒后的自己身上。

    於是秦烈臉色凝重起來。

    「終於醒來了,可惜一切都太遲了,不夠力量繼續纏住聞濱的八具神屍,無法令他重新主宰大局。」

    苗陽煦搖了搖頭,認為此戰到了這一步,差不多就相當於結束了。

    他不認為還會有新的變數發生。

    「血煞宗和炎日島,之所以落敗,就是因為巔峰之力不夠。如果,如果他們有兩個真正的魂壇強者,能讓楚妙丹和聞濱無法脫身,束手束腳,此戰他們很有可能獲得最後的勝利。」苗美瑜給出結論。

    「一名魂壇強者的鑄就,意味著海量的靈材,乃是一個勢力多年積累的豪賭!」苗陽煦神情肅穆,「我們青月谷在赤銅級勢力中,積累也可謂是名列前茅,可即便如此,我們也耗費了近三百年時間,才籌集到足夠老家主淬鍊一層魂壇的材料。即便如此,最後一步的時候,老家主還藉助了姜鑄哲的力量,這才真正成功。」

    苗陽煦看向眾人,「這只是成功的例子。」

    「有很多比我們青月谷強大的赤銅級勢力,譬如『天炎』和『邪眼』,他們也有涅槃後期的長輩試圖築造魂壇,他們也拿出了數百年的積累。」

    「可惜他們都失敗了。」

    「失敗,意味著數百年積累的靈材毀於一旦,意味著一名耗費心血培養的涅槃後期武者就此灰飛煙滅。」

    「這種打擊,對一個勢力而言,簡直就是致命的。」

    「但是,一個赤銅級勢力,如果想要更進一步,想要進階到白銀級勢力,就必須要承受這種打擊,而且還是一次次去承受!」

    「一次失敗,就再來一次,再次失敗,還要繼續下去!」

    「一旦成功,一旦有魂壇強者誕生,就意味著這個勢力脫胎換骨,意味著完成了從赤銅級和白銀級的蛻變!」

    苗陽煦深深吸了一口氣,又道:「如果天炎和邪眼有魂壇強者坐鎮,他們地界的護宗大陣,絕不會那麼容易被青鬼族攻陷,青鬼族也絕不可能那麼輕易就在他們的領地大開殺戒。」

    「那樣的話,天炎和邪眼就不會被青鬼族抹除掉,就還能屹立在天戮大陸!」

    「而我們,今天之所以敢在此地冷眼旁觀,而不是巴結著聞濱和聞河,不是以炮灰的身份參戰。就是因為我們老家主擁有了一層魂壇!」

    「因為聞濱知道老家主擁有了魂壇,知道老家主和姜鑄哲關係密切,所以他沒有命令我們參戰。」

    「姜鑄哲進階三層魂壇后,立即在墟地光明正大現身,耀武揚威,為何黑巫教和三大家族這次沒有吭聲?」

    「為什麼聞濱這些人敢殺入落日群島,卻不敢找姜鑄哲的麻煩?」

    苗陽煦問出一連串問題。

    苗家的家主,苗美瑜,都靜靜聽著。沒有人講話。

    他們眼中都流露出深思的光芒。

    「拜月教當年稱霸暴亂之地的時候,就是名門正派,是天下正統,受萬宗敬仰,億萬有天賦的少年爭破頭皮都想進入。」

    「但在他們沒落,被打落神壇以後。立即變成邪魔外道,被各方聲討,弟子教徒一個個隱姓埋名,不敢拋頭露面。」

    「姜鑄哲沒有築造三層魂壇之前,只敢縮在天器宗的死火山群,行事都鬼鬼祟祟。不敢暴露身份。」

    「如今他堂堂正正站出來,他就是以邪魔的身份站在墟地。黑巫教和三大家不是依舊沉默?」

    「一切皆因他已足夠強大。」

    苗家聽苗陽煦一番解說后,皆是心悅誠服地輕輕點頭,深以為然。

    「家主!你看秦烈!」苗美瑜突然尖叫起來。

    也在此刻,幾乎所有來自於不同勢力的武者,視線都猛地集中到秦烈身上。

    紅、綠、白、金、黃、青六團眩目光球,從秦烈眉心之中飛逸出來,六團光球蠕動著。內部流蕩出強烈的靈魂和生命氣息。

    猛一看,如六個顏色各異的太陽。高懸在秦烈身旁轉動。

    場面一時間華麗奇美至極。

    燦燦光暈,從六團光球上釋放出來,照耀的天空五顏六色,美輪美奐,形成光和影的夢幻天地。

    「咿呀!咿呀咿呀!」

    奇異的聲音,從六團光球內傳來,如有生命要破殼而出。

    這讓所有人都驚訝的不敢眨眼。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六團光球,如雞蛋殼破碎,流光溢彩的表層出現細密裂紋。

    突地,六個奇異的生命體,不分先後從光球內飛出來,率先將破碎的光殼吞吃掉,然後歡快地圍繞著秦烈飛舞。

    不知為何,將魂壇祭出的聞濱,還有楚妙丹,在那六個奇異生命體破殼而出的霎那,突然有一種莫名的心悸感。

    好像那六個生命體一出來,他們放在外面的魂壇,就有了巨大的危險。

    聞濱和楚妙丹也下意識看向這一塊。

    「看看你還能搞什麼花樣出來」

    本要將卞韜滅殺的聞濱,甚至暫停了血腥屠殺,陰沉沉的眼睛中浮現出迷惑,皺眉深思。

    他也被秦烈各種各樣的奇妙手段,給弄的有些焦頭爛額,所以一見秦烈身邊又有新的變故發生,立即給予了極大的重視。

    「咿呀!咿呀呀!」

    六個虛渾之靈,一起圍繞著秦烈,兩手比劃著,述說著什麼。

    出奇地,這次秦烈聽著他們的「咿呀」怪語,竟然一下子就意會了過來。

    虛渾之靈所比劃的,竟然是魂壇,是楚妙丹和聞濱那兩座從識海遁出的魂壇!

    他們頻頻看向那兩座魂壇,如看到老鼠的饞貓,垂涎欲滴。

    彷彿,武者性命相修的魂壇,乃是他們無上的美味!

    「你們想吃?」秦烈的臉色有些不自然。

    六個虛渾之靈齊齊點頭。

    「我怕你們被殺乾淨了。」秦烈又道。

    六個虛渾之靈又齊齊搖頭。

    「那就……去吧。」秦烈略有些不安地給出他的態度。

    「咻咻咻!咻咻咻!」

    霎那間,六個虛渾之靈化為六束光影,一下子沒了蹤影。

    他們由實轉虛,的的確確消失,連一絲氣息都沒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