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零七章 月神衛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零七章 月神衛士字體大小: A+
     

    「不好!」

    沫靈夜遠遠看著戰局,始終沒有真正參戰,此時,一見聞濱將為首的神屍甩了出去,臉色突然變了。

    「大小姐,形勢不妙啊!」

    血煞十老之一的盧毅,一直留在白骨戰艦,默默保護著沫靈夜,這時候也意識到局勢的變幻,暗暗著急起來。

    他本是沫家的家僕,以前跟隨沐雲武加入血煞宗,所以他稱呼沫靈夜為「大小姐」,多年都沒有變。

    「血厲還沉陷在『千幻寶旗』中,這麼久還沒有掙脫出來,秦烈……則是莫名其妙的沒了生息。八具神屍僅僅只是支撐三個時辰,時間……就快要到了。」

    盧毅深深皺著眉頭,表情越來越凝重,心中思量著,該怎樣保住沫靈夜不受傷害。

    他視自己為沫家的人,連血煞宗的存亡都不是特別關心,在他心中沫靈夜的生命安全才是第一位,其餘都是旁枝末節。

    「你去想辦法讓秦烈醒來!」沫靈夜急聲道。

    「不,我必須要留在你身邊。」盧毅搖頭,對她的吩咐充耳不聞,「大小姐,我當年答應過老爺,將會誓死保護你的性命。對我而言,只要你好好活著,就算是血煞宗滅亡了也都無所謂。」

    他這番話說的無比堅決。

    「你,你這個榆木疙瘩!」沫靈夜急的跺腳。

    她很清楚,雖然盧毅在血煞十老中排名不高,卻是實力最強大的那一個。

    涅槃後期的盧毅。當年曾被沐雲武悉心教導血煞宗種種秘訣,除此之外,盧毅還有別的可怕手段。

    她聽她父親說過,盧毅是重傷垂危的時候,被她父親所救,收為了僕人。

    盧毅為了報恩從此進入了沫家。

    盧毅的過去,當年沐雲武沒有詢問,現在的她也同樣沒有多問。

    但是她和她父親都知道,以前的盧毅恐怕來頭不小。暗自另外修鍊的靈訣也極為恐怖。

    只是盧毅甚少動用以前的法決秘術。

    「你能不能讓楚妙丹無法集中全部精力來催動『千幻寶旗』?」沫靈夜又問。

    「你不用擔心血厲,他絕不會有事,那個楚妙丹頂多也只是困住他,想要重傷血厲都不可能,擊殺更是天方夜譚。」盧毅頭也沒抬,隨口就下了定義:「血厲融合的是血之始祖的肉身和七層魂壇。在真正融合之後,他即便不能將始祖的力量全部釋放,也不是誰都可以傷的了他的。他的肉身和魂壇,本身就是最強大的靈器,楚妙丹耗盡所有力量,也沒有擊殺血厲的一絲可能。」

    「血厲不掙脫出來。沒人能對付聞濱,以聞濱的手段。能瞬間扭轉局勢!」沫靈夜急道。

    「那你先離開這裡,我去喚醒秦烈,看他有沒有辦法應付這個被動局面。」盧毅終於點頭。

    沫靈夜看了他一眼,知道這傢伙一根筋,不能指望他妥協。

    「好,我先離開一會兒,你幫我將秦烈給弄醒。」這般說著。沫靈夜喚過幾名血煞宗親信,低聲交代了兩句。便從白骨戰艦輕飄飄飛離。

    這時候,眾多圍觀者的視線,都集中在楚妙丹,聞濱和八具神屍,還有秦烈的身上。

    沒有人特別注意到沫靈夜的動向。

    盧毅站在原地,默默等候,等待沫靈夜遠離這個是非之地,然後才會找機會動手。

    而此時,聞濱的氣勢徹底壓制了八具神屍,並且能騰出手來。

    又是一個風暴氣團,從他的風暴魂壇內飄逸出來,變幻為暴風煞靈,一頭沖向不遠處的海島。

    那個煞靈一降落,馬上就盯住了漠峻,一口長長的氣流噴湧出來,一下子就捲住了漠峻。

    公認血煞十老最強的漠峻,被氣流裹住后,突然就從眾人中消失。

    「聞長老出手了!」

    眾多幻魔宗的門人,一見暴風煞靈顯現,突然就振奮起來。

    聞河,師秀玲,雎睿婕等人,也是眼睛一亮,變得精神抖擻。

    他們很清楚二層魂壇強者能造成多麼恐怖的破壞力。

    血煞宗和炎日島這邊,如果沒有同級別的二層魂壇強者抗衡,單單聞濱一個人,就足以將血煞宗、炎日島武者斬殺乾淨!

    「殺!給我殺光他們!」

    聞濱駕馭著颶風般的兩層魂壇,掙脫了八具神屍的糾纏,浩浩蕩蕩朝著海島而來。

    一頭接著一頭的暴風煞靈,變幻為凶戾殘暴的太古凶獸,也是嗷嗷咆哮,釋放出驚天動地的氣勢。

    海島上,本全面落敗的幻魔宗門人,皆是亢奮起來。

    反觀血煞宗和炎日島武者,眼見一名二層魂壇的強者,即將加入戰圈,臉色都白了。

    「天上之戰,才能最終絕對局勢,一名巔峰強者的震懾力,要遠超一切!」苗文凡沉喝道。

    許許多多的圍觀者,看到聞濱從八具神屍封鎖中沖離,也是神情巨變。

    宋婷玉,謝靜璇,還有葛榮光那些人,更是大驚失色。

    沒人有辦法阻止此刻的聞濱。

    只要讓聞濱踏上海島,血煞宗,血矛,將會瞬間血肉橫飛,極短時間被斬殺涅槃和破碎境強者,從而導致地面之戰局勢徹底逆轉過來。

    「哎……」

    洪博文看向依舊閉目中的秦烈,不由深深嘆息,滿臉頹喪無奈。

    如果不是秦烈突然銷聲匿跡一個多時辰,如果在這段期間,秦烈能御動「玄雷心核」,重創更多幻魔宗武者。

    那麼,恐怕在八具神屍身上烈焰神火燃盡之前,聞濱就會率領幻魔宗撤離。

    ——因為聞濱和幻魔宗的人並不知道神屍只能超強發揮戰力三個時辰。

    可惜,在最為關鍵的時候,秦烈突然莫名沉寂,導致沒有將「玄雷心核」最強的優勢展現。

    也讓聞濱堅持到了神屍燃盡神火的這一刻。

    「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洪博文心中感慨萬千。

    「咦!盧毅!你來做甚?你不是應該在保護大嫂么?」洪博文感嘆的時候,突然發現盧毅悄然而來,就在秦烈身後站定。

    雖然盧毅也是血煞十老之一,但盧毅一直和其餘九人有些格格不入,只是如影子般常年跟隨在沫靈夜身旁。

    洪博文也知道盧毅其實並不關心血煞宗的生死存活,眼中只有沫靈夜這個「大小姐」,只會保護沫靈夜不受威脅。

    除此之外,別的事情,他不管不問,也從沒有表露出任何興趣。

    盧毅的突然到來,讓洪博文覺得極為詫異,不明白他想做什麼。

    「受大小姐囑託,我來強行喚醒秦烈。」

    丟下這麼一句話,站在八根雷亟木後面的盧毅,眼瞳深處,驟然浮現出兩輪朦朧殘月的幽影。

    洪博文倏地一驚。

    不等他反應過來,只見一輪輪彎月幽光,竟從盧毅眼中飄忽出來,散發著皎潔無暇的月華光芒,一一飛向秦烈眼角。

    彎月幽影在秦烈眼角一閃而逝。

    「拜月教!月華洗鍊**!」洪博文禁不住輕呼出聲。

    此時盧毅施展出來的靈訣,分明是拜月教的秘術——「月華洗鍊**」,這種秘術以幽月陰寒之力,洗鍊靈魂,溫養魂湖念頭,極為玄妙。

    傳言,精通「月華洗鍊**」的武者,深夜吞吐月華清洗磨練靈魂,最終能令真魂凝成幽雲的形態,擁有種種神鬼莫測的奧妙。

    能修習「月華洗鍊**」的武者,都是拜月教最核心的成員,被稱呼為「月神衛士」,為拜月教的巔峰武力。

    而拜月教,在許多年前,則是暴亂之地最強大的白銀級勢力。

    只是,隨著後來寂滅宗的崛起,還有拜月教內部頻發的戰鬥,使得拜月教慢慢沒落下去。

    時隔多年後,拜月教漸漸衍變,不知怎麼就成了暴亂之地第一邪教,所有的教徒都被稱呼為邪魔。

    這也讓真正的拜月教教徒都隱姓埋名起來。

    很明顯,這個盧毅就是拜月教的核心成員,修鍊「月華洗鍊**」的他,至少也是一名「月神衛士」!

    拜月教稱霸暴亂之地的時期,「月神衛士」就是最強大的戰力,受所有勢力敬仰。

    「幽月喚神!」

    盧毅一邊釋放彎月幽影,一邊以靈魂導引呼喚,要將秦烈從修鍊中的秘境內平和弄醒。

    這是一種最不傷害靈魂的方式。

    「咦!」

    盧毅突地一驚,他的幽月洞察神光,一沒入秦烈的識海靈魂,就隱隱覺察到在秦烈識海之中,竟殘留著清冷的月華氣息。

    那是純正的拜月教教徒,夜夜苦修,才能從寒月收穫的精純月能。

    「難道……」

    盧毅眼神一亂,還當秦烈也是拜月教的「餘孽」,他那古井無波的心境,也首次蕩漾起層層漣漪波浪。

    他並不知道,那些殘留的月能,乃是月姬,水姬,夜姬當時為了破開秦烈記憶壁障,引導寒月能量衝擊所遺留下來的。

    「醒來吧。」

    一輪輪幽月殘影,在秦烈識海之中,驟然爆碎,化為一個個月牙形的神秘靈魂符字。

    還在以「天雷淬魂」的秦烈,被突然驚動,猛地睜開眼。

    「嗤嗤嗤!」

    他身上火苗般閃爍的電芒倏地熄滅。

    「怎麼回事?」他不滿地沖著盧毅質問。

    「你自己看吧。」盧毅淡然回應。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