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章 主動求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章 主動求戰!字體大小: A+
     

    第八百章主動求戰!

    炎日島東南三百里,一座葫蘆形的海島孤零零坐落著,島上稀稀拉拉建造了一些木樓。

    百十來個衣衫花花綠綠的武者,聚集在一塊兒,眉頭深鎖著。

    宋婷玉和謝靜璇,還有數十名血矛武者,此時就在海島上,正和他們談論著什麼。

    謝靜璇臉色冰冷,冷眼看向這些人,神情不善。

    「兩位小姐,很抱歉,我們沒辦法兌現承諾。」為首的葛榮光一臉無奈地說道。

    葛榮光曾是「天炎」的堂主,破碎境初期修為,在周邊也算是小有名氣。

    「天炎」原本是幻魔宗下面排名第一的赤銅級勢力。

    青鬼族入侵,恰恰從「天炎」開始展開殺戮,極短時間內令「天炎」損失慘重,高手紛紛戰死。

    那時雨凌薇恰好在三棱大陸征戰,聞濱和幻魔宗的那些人,反應較慢,等意識到情況緊急,派遣強者過去援助的時候,「天炎」已被蠶食大半強者。

    赤銅級勢力排名第一的「天炎」,在青鬼族的殺戮下,迅速衰敗潰散。

    僥倖存活下來的「天炎」武者,四處逃逸,七零八落。

    葛榮光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這座海島上,還有附近一些荒島上,有將近三百多名武者,都是在青鬼族入侵之下,背井離鄉的逃亡者。

    他們當中不乏如意境和破碎境的人物,更多的則是通幽境和萬象境。如果放在赤瀾大陸將會是中堅力量。

    此時的炎日島,財力物力充沛,前景廣闊,卻恰恰缺少這類人物的依附。

    宋婷玉前段時間就找到他們,以利益拉攏,想要說服他們成為炎日島的附庸。

    本來事情一直沒有進展。

    直到秦烈這趟返回,告知她在墟地,建造了一座和炎日島連通的空間傳送陣,她以此來說服葛榮光等人。終於獲得突破性的進展。

    以葛榮光為首的那些外來者,前幾日答應了下來,不但會正式脫離幻魔宗,還會邀請和他們熟識的那些舊友,一同皈依在炎日島的座下。

    雙方早已達成默契。

    然而,在以聞濱為首的幻魔宗強者。突然降臨落日群島,給出三天期限后,葛榮光那些人一見局勢驟變,紛紛暫緩了和炎日島的秘密協議。

    「宋小姐,還請原諒我們的難處。」葛榮光苦笑,垂頭喪氣地解釋:「不是我們不肯兌現承諾。而是……我們不想被牽連,被幻魔宗給隨手清理乾淨。」

    「以血煞宗和炎日島的力量。絕不可能是幻魔宗的對手,在你們撕破臉皮后,我們……真的很為難。」

    「聞長老睚眥必報,他座下的弟子前天找過我們,警告我們不要和你們來往,否則將會視為叛逆誅殺。」

    「如今的幻魔宗,聞長老權勢滔天。我們真的不敢和他衝突。」

    「雖然我們很想脫離幻魔宗,可前提是……我們的安全要得到保障。」

    「而你們連自身都難保。」

    宋婷玉皺著眉頭。沉吟了一會兒,輕輕點頭,「我理解葛前輩的顧慮。」

    「如果你們可以向我們證明,證明你們不懼幻魔宗,能保障我們的安全,我可以立誓,將會毫不遲疑依附到炎日島座下!」葛榮光神情一正,認真道:「宋小姐的誠意,三番五次的勸說,我們都看在眼裡。灰島的煉器師,能煉製烈焰玄雷,高品階的靈甲和靈器,這些都對我們有很強的吸引力。」

    「反觀幻魔宗,因為內鬥不休,在我們『天炎』被青鬼族入侵時,並沒有第一時間派遣魂壇強者前來庇護,害我們的摯友紛紛陣亡,被邪族吞吃了血肉!」

    「我們對幻魔宗真的沒有一丁點好感!」

    「可他們畢竟是白銀級勢力,我們沒辦法抗衡他們,只能忍讓著。」

    「我們只是希望能好好活下去,不想逃離到此後,又莫名其妙丟了性命。」

    「還望宋小姐體諒。」

    葛榮光眼神真誠,臉上滿是苦澀無奈,微微躬身請求宋婷玉的諒解。

    「好了,我知道前輩的難處,我們會先解決和幻魔宗的麻煩。」宋婷玉語氣輕鬆,笑著說:「兩日後,等我們和幻魔宗之間的爭端分出了勝負,到時婷玉再來拜訪各位前輩。」

    「我們必將恭候宋小姐的大駕!」葛榮光鞠身。

    他從心眼裡欣賞宋婷玉。

    在他們從天戮大陸逃逸到附近以後,宋婷玉幾乎第一時間過來,還幫忙張羅著建造木樓,讓人送來許多食物,和一些最基本的修鍊材料。

    並不斷說明炎日島的優勢,告訴他們灰島煉器師非凡的煉器造詣,遊說他們只要肯依附炎日島,他們所有人以後的靈器和靈甲,灰島都可以負責煉製。

    宋婷玉的態度無可挑剔,幾個邀請的理由,也讓葛榮光那些人怦然心動。

    當她前幾日過來,告知葛榮光那些人,炎日島和墟地連通了空間傳送陣,可以直達寂滅宗以後,葛榮光眾人終於點頭。

    如果不是聞濱的突然到來,葛榮光那些人已經準備遷入炎日島,真正依附過去了。

    「那我們先走了。」

    宋婷玉沖謝靜璇打了個顏色,兩人先後上了一輛水晶戰車,就準備從此地離開。

    就在此時,一名血矛武者手腕上的一串骨鏈,傳來「咔咔」異響。

    那人將骨鏈褪下來,以兩手緊握著,閉眼感知。

    半響后,他眼睛射出一縷血光,身子猛然一震。

    他倏地走向宋婷玉,在宋婷玉身邊垂頭。壓低聲音說了一番話。

    宋婷玉美眸一點一點亮了起來。

    「葛前輩,不知各位可有時間?」她突然抬頭問道。

    「現在?」葛榮光愕然。

    「嗯,就是現在。」

    「自然有時間。」

    「不介意的話,請各位登上炎日島的流金火鳳,跟我們去潘家地界走一趟如何?」宋婷玉主動邀請。

    「潘家的地界?」葛榮光神情一動,「幻魔宗的那些人就聚集在那兒,你們是想過去……求和?」

    不等宋婷玉回答,葛榮光點了點頭,自顧自地說道:「冤家宜解不宜結。求和的確是目前最明智的決定。只要灰島繼續向幻魔宗出售烈焰玄雷,只要血煞宗肯服軟,稍稍讓步,幻魔宗斷然也不會那麼強勢,不會繼續逼迫你們離開落日群島。炎日島如果能和幻魔宗交好,我們這些人左右被捨棄了。加入炎日島應該也不會被幻魔宗記恨上。」

    「求和?」宋婷玉抿嘴一笑,搖了搖頭,美眸中綻出奪目的神光,「我們不是要過去求和,而是……主動求戰!」

    「求戰?!」葛榮光駭然失色。

    ……

    原屬於潘家的一座巨大的海島。

    七輛大型的飛行靈器,停泊在海島的沙灘上。近三千多名幻魔宗精銳,要麼在飛行靈器內修鍊。要麼在海島上活動著。

    四日前,這座海島還屬於血煞宗,由血煞宗武者開墾島上一座座礦脈。

    聞濱到來后此地立即易主,所有血煞宗的武者,全部被驅趕離開。

    島上最高的一座山峰上。

    聞濱,聞河,楚妙丹。師秀玲,雎睿婕。還有十來名涅槃境的幻魔宗武者,都在皺眉商討著要事。

    「寂滅宗和天劍山有沒有表明態度?」聞濱大馬金刀端坐著,臉色深沉,陰鷙的眼睛中光芒幽幽。

    雖然已經決定要在三日後,去落日群島逼迫血煞宗、炎日島撤離,但聞濱依然很謹慎。

    之所以要給血煞宗、炎日島三天時間,而不是立即動手,就是因為聞濱不確定寂滅宗和天劍山會不會多管閑事。

    他知道秦烈深得寂滅老祖和李牧的喜愛。

    他同樣也知道,寂滅老祖向來不按常理出牌,對暴亂之地許多默認的規則都極其藐視,很多時候都是隨心所欲。

    他怕寂滅老祖撕毀白銀級勢力之間存在的那些規則。

    他也擔心李牧說服段千劫插手落日群島的事端。

    「寂滅老怪在和三大鬼族的血戰中受傷,這個時候恰恰在閉關恢復,無暇理會外界的瑣事。」楚妙丹冷哼一聲,「沈魁,許然,雷閻,雖然同樣可怕,但向來都遵守暴亂之地白銀級勢力無形存在的那些規則。他們不會無緣無故,在沒有任何理由借口的情況下,強行插手別的勢力之間的糾紛。」

    「雨宗主上次和我說過,段千劫前一次趕來,純粹是因為欠秦烈一個人情,兩者其實並不熟悉。」師秀玲輕聲道。

    「寂滅宗和天劍山已經沉默,我倒要看看血煞宗和炎日島,如何來抗衡我們的驅趕!」聞濱冷笑道。

    「金陽島必須要留下!」楚妙丹眼中流露出殺意。

    「秦烈是寂滅老怪承認的弟子,他……必須要活著。」師秀玲提醒眾人。

    「那麼就是說,除了他以外,所有落日群島的人都可以擊殺了?」楚妙丹道。

    師秀玲沒有吭聲。

    「灰島的煉器師,一定要活的,他們每一個都是珍貴的財富,絕不能有失。」聞濱表態。

    「那是自然。」楚妙丹點頭。

    他們其實早已打定主意,這趟落日群島的血煞宗、炎日島不肯服軟,不肯依附幻魔宗,就絕不客氣。

    給三日時間,僅僅只是為了試探寂滅宗和天劍山的反應,看看他們會不會強行插手。

    眼見天劍山和寂滅宗並沒有明顯的激烈舉動,他們軍心大定,心底貪婪嗜殺的火焰開始熊熊燃燒。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