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大焚日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大焚日輪字體大小: A+
     

    第七百九十九章大焚日輪

    血島上的秦烈,催動血脈之力,激發鮮血內的烈焰神文,燃燒精血凝鍊「焚日輪」。

    一輪赤紅烈日,就在他頭頂七尺懸浮,內部翻湧著濃烈岩漿烈焰,燃燒著太陽之火,越來越熾烈狂猛。

    一種連接天火地焰的神妙感覺,從他血脈內滋生,湧入那一輪赤紅烈日。

    這一刻,他生出自身為萬火之源,能御動諸天火焰般的奇妙錯覺。

    他的血脈能吸引天火,勾動地焰,將天火地焰的力量匯聚一起,融入「焚日輪」當中。

    他血脈之力越強盛,蛻變的程度越徹底,血脈牽引天火勾動地焰的能力就會越可怕,「焚日輪」能聚集的天火地焰也會越來越恐怖。

    他在獲取「焚日輪」法決之時,曾看到一幅幅畫面,看到烈焰家族那些巔峰強者,血脈進化到極高程度,所形成的「大焚日輪」一旦凝鍊出來,如能瞬間匯聚億萬太陽火芒光束,且在頃刻間,令周邊千里、萬里之內的所有火山噴湧出衝天的地火岩漿。

    那種程度的「焚日輪」,奇大無比,高高懸浮天際,洶湧燃燒,如真正的太陽。

    達到極致的「焚日輪」,一旦墜落,能令一個大陸化為灰燼。

    甚至,烈焰家族最頂尖人物,燃燒所有精血聚集的「焚日輪」,可以將一個輔世界都給燃燒殆盡!

    「焚日輪」的強弱關乎血脈的進化程度。

    此刻,在秦烈頭頂凝結而成的「焚日輪」。只有磨盤大小,內部湧現的炎能也不足以焚滅一塊大陸。

    但一座死寂多年的火山,卻真真被影響,從中噴湧出岩漿和地焰。

    心念一動,秦烈便感知到那座火山變化,目顯一縷奇光。

    他突然踏上一輛水晶戰車,往項西、邢宇邈等人所在的海島而去。

    懸浮他頭頂的「焚日輪」,如他專屬的太陽,隨著他的身勢而行動。

    「焚日輪」始終高懸在他天靈蓋七尺。

    「秦烈!」

    邢宇邈。邢宇遠,項西,邢勝男等等金陽島的武者,正為那座突起變故的火山驚愕,猛地看到一人頭頂熾烈火焰光團而來,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下來。

    他們突然意識到。身下那座噴涌火芒地焰的火山,必然因秦烈而起!

    「轟轟轟!」

    一道道衝天火柱,由火山口噴涌而出,火柱內滾滾熔岩涌動,地火熊熊燃燒。

    一直懸浮秦烈頭頂的「焚日輪」,終於從秦烈頭頂挪移開來。落到一道道衝天火柱的頂端。

    霎那間,一束束太陽真火。凝為另外一道火焰光柱,從天垂落。

    「焚日輪」高懸火山口,下匯聚岩漿地焰,上連接太陽天火。

    天火和地焰共入「焚日輪」之中。

    只有磨盤大小的「焚日輪」,在天火和地焰交融之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

    「焚日輪」內部岩漿,地焰。天火,流光。血芒,混合在一塊兒,湧現出一種恐怖無比的火焰氣息。

    「嗚啊!」

    突地,一聲聲咆哮,從血島傳來。

    八股靈魂念頭,如看不見的八條溪流長河,一下子連接到秦烈澄凈的魂湖。

    秦烈魂湖急劇開闊,十息時間,整整闊大一倍!

    魂湖內,溫潤著真魂,當魂湖和八股靈魂念頭連接,那一霎秦烈靈魂感知的覆蓋力,暴漲數倍。

    「感謝主人以神血喚醒吾等殘魂!」

    「吾等誓死為主人而戰!」

    「吾等終生為主人神仆!」

    「誓死捍衛主人榮耀!」

    「……」

    八具神屍的靈魂念頭,化為一個個洪亮渾厚的靈魂之音,在他腦海內爆炸開來。

    秦烈被震的眼冒金星,腦海內轟隆隆爆響不止,差點失去了對「焚日輪」的控制。

    「我需要你們的力量!最強之力!」秦烈在心底咆哮。

    「吾等可以沐浴烈焰神火,以烈焰神火短時間攀升力量,持續三個時辰。」一個神屍回應。

    同時,一段關於「烈焰神火」的訊念,由他傳遞向秦烈魂湖識海。

    所謂的「烈焰神火」,就是「焚日輪」聚集並融合的天火和地焰,其中還有秦烈血脈精華和烈焰神文。

    八具神屍,因他體內所謂的「烈焰神血」被喚醒殘魂,被永久烙印上獨屬於他的生命印記。

    從今之後,八具神屍將成為他永恆的僕人,因體內了融入他的「烈焰神血」,八具神屍能適應由他「烈焰神血」形成的所有神秘法決,配合他一同征戰。

    關鍵時刻,他甚至可以通過「烈焰神血」的生命印記,強行攫取八具神屍體內所有血肉精氣,抽干神屍所有的力量精能來強大自己,和死敵進行殊死一戰。

    種種神仆和主人的隱秘知識,一部分由神屍傳遞而來,另外一部分,從封魔碑內流蕩而出。

    秦烈眯著眼,瞳仁內碎小的神芒符字閃爍著,消化著那些新獲得的記憶。

    「秦烈?」

    邢宇遠驚異地看向他,輕聲詢問,想要吸引他的注意。

    血煞宗那邊,洪博文和蒙奉兩名長老,也急匆匆趕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突然火山噴涌?」洪博文遠遠叫道。

    「洪老,你問他吧?」邢宇遠指了指秦烈。

    洪博文和蒙奉自然而然地看向秦烈。

    也在此時,秦烈眼中閃爍的神芒消失,他看了一眼那持續膨脹的「焚日輪」,以靈魂傳訊:「過來沐浴烈焰神火!」

    八具石柱般聳立在血島的神石,突然飛上天空,化為八道流光而來。

    眨眼間,八具神屍就在火山口上方停留,在洪博文和金陽島一個個驚異的目光下,神屍擠在「焚日輪」旁邊,一起伸出赤銅色的巨手,按在不斷膨脹的「焚日輪」上。

    奪目的火焰流光爆裂開來,一條條熔岩火河,一道道烈焰流光,順著他們的臂膀流淌向他們的體表。

    許許多多烈焰符文從他們皮層下面閃亮而出,如火焰星辰,照耀的他們身體熠熠生輝。

    「焚日輪」聚集的天火和地焰,通過岩漿火河,烈焰流光,似被神屍強行吸收。

    神屍身上的能量波動開始瘋狂攀升。

    「吞沒了烈焰神火之後,在三個時辰內,他們將會再強一籌,但必須要將那些不屬於他們的力量迅速釋放出來。」

    秦烈暗暗思量。

    半響后,他猛地看向洪博文,道:「洪老,你可知道聞濱和幻魔宗那些人現今在何處?」

    聞濱和幻魔宗的強者,會在三日之後重返落日群島,期間,他們絕不可能回到天戮大陸。

    因為天戮大陸和落日群島之間的路程也不止三天。

    那些人,在這三天時間,還要觀察著落日群島,另外還要防備血煞宗悄悄帶著金陽島逃離……他們勢必離此不遠。

    「聞濱和楚妙丹那些人,如今都在潘家的一個地界,離我們並不遠。」洪博文驚異地看向他,道:「就在落日群島周邊,也有很多他們的人虛空巡視著,防止我們帶上金陽島武者離開。或許,他們也在防備著別的,譬如,不希望你們真帶上灰島的煉器師,在三日內撤離炎日島。」

    「去潘家他們的聚集點需要多久?」秦烈再問。

    「頂多一個時辰。」洪博文答道。

    「洪老,勞煩你讓血厲前輩在半個時辰內過來,還有你們血煞十老,和你們如意境以上的武者!」秦烈眼中冒出瘋狂的光芒,「半個時辰后,我們主動出擊,殺向聞濱等人聚集之地!」

    「秦烈!你瘋了不成?」邢宇遠失聲尖叫。

    聞濱和幻魔宗的人,給落日群島三天時間準備,這麼做或許也不是真的就想徹底撕破臉,應該不是真就想決一死戰。

    他們真實的目的應該只是逼迫血煞宗、炎日島服軟,逼迫血煞宗認輸,逼迫炎日島向他們開放「烈焰玄雷」的購買權。

    或許就連聞濱他們也沒有做好血戰的準備。

    但是,如果秦烈在半個時辰后,集結力量殺向聞濱那邊,雙方就真的沒有一絲一毫緩和矛盾的可能。

    那樣不但是撕破臉,還真會爆發血戰,後果難以預料。

    這樣的行徑實在太過於瘋狂。

    尤其是,在邢宇遠眾人的眼中,血煞宗、炎日島還處於絕對下風的情況下。

    冒然出擊,率先發動血戰,莫不成要自取滅亡?

    「你,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洪博文滿臉的肥肉,都禁不住抖動起來,黃豆小眼中綻出不敢置信的光芒。

    他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物,但在此刻,聽到秦烈如此突兀的提議,他還是覺得太過於瘋狂。

    「你要主動殺向幻魔宗?秦烈,你……確定?」蒙奉也是渾身一震。

    「我非常確定。」秦烈語氣很平靜,臉色卻冷酷如岩冰,「幻魔宗那個擁有二層魂壇的聞濱,不需要血厲前輩來硬抗了,交給我,我來對付他,我保證給他一個大驚喜。」

    「什麼?」眾人齊齊驚叫。

    「我保證聞濱不會對你們構成威脅!」秦烈一字一頓道。

    洪博文獃獃地看向他。

    數十秒后,他重重點頭,「我這就將你的話一字不漏告知血大哥!」

    他急匆匆離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