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九十五章 上門挑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九十五章 上門挑釁字體大小: A+
     

    「呀!」

    唐思琪慌亂鬆手,那幾塊刻畫著古陣圖的靈板,「哐當」落地。

    「師姐,你這是?」秦烈嘿嘿一笑。

    唐思琪好不尷尬,俏臉紅的幾欲滴血,忙掩飾:「都怪我太激動了,我真是該死,看我笨手笨腳的……」她忙蹲下身子,要將那幾塊靈板撿起來。

    身穿一件玫紅色緊窄裙袍的唐思琪,豐盈的臀部,被貼身紗裙包裹的緊緊的,這麼一蹲,如水蜜桃一般的臀部曲線,一下子顯得無比飽滿誘人。

    秦烈垂頭一看,竟有些口乾舌燥,虎目中的光芒更加灼熱。

    「灰島能有今天,都是因為你之前給我的那些基礎古陣圖,我……」

    將靈板收入空間戒,唐思琪一邊講話,一邊抬起頭來。

    她的聲音突然停下,貝齒輕輕咬著紅潤下唇,一雙美眸直勾勾盯著秦烈。

    秦烈猶不自知,火熱的眼睛,依然停留在她渾圓誘惑的臀部。

    唐思琪也不吭聲,就這麼看著他,漸漸地,就連脖頸都紅透了。

    半響后,秦烈終於反應過來,「師姐,你怎麼不講話了?」

    視線一轉,他注意到了唐思琪的看他的眼神,還有唐思琪脖頸的羞紅。

    「咳咳!」

    趕忙收回目光,猛烈咳嗽了兩聲,他立即轉移話題,「師姐,灰島這邊準備安排誰,和我一起去墟地收購靈材?」

    他視線閃爍著,不好意思迴避唐思琪的眼神。老臉一紅。

    他也沒料到他偷瞄的舉動,竟然被逮了個正著,他更沒有想到唐思琪明明發現了他的窺探,居然沒有立即起身,而是一直保持著半蹲的姿勢,惹得他目不暇接。

    「好看么?」唐思琪輕聲道。

    「什,什麼?」秦烈下意識輕呼。

    「我的那裡……好看么?」唐思琪緩緩起身,當著秦烈的面,輕盈轉過身子。將豐腴的後背和緊身裙袍下包裹的渾圓美臀,全部呈現在他眼前。

    「咳咳,好看。」秦烈聲音有些乾澀。

    「以前,在器具城城下的隧道,你曾經……」唐思琪紅著臉呢喃。

    秦烈禁不住回憶起過去。

    當年五方勢力攻擊器具宗的時候,他和唐思琪潛入密道。要返回宗門。

    當時……在狹窄的密道中,他沒有能控制住自己,曾對唐思琪做出過火的行為。

    那次,唐思琪並沒有暴怒,也是因為那次事情,秦烈才漸漸明白唐思琪對他的心思。

    時隔多年。唐思琪突然提起當年那段往事,立即讓室內的氣氛更顯旖旎曖昧。

    「有時候。我真的希望當年柔姐說的事情是事實,真希望……你來器具宗,是為了我。」背對著秦烈,唐思琪輕輕垂著頭,幽幽道:「可我也知道,你來器具宗不是為了我,這我都明白。但你……在器具宗的時候。卻偏偏因為我和梁少揚而兵戎相見,並且替我殺了梁少揚。還有。我被血影擒住以後,在宗主和三大供奉都準備犧牲我了,又是你找了過去,讓我能活下來。」

    「你如果對我沒有感情,為什麼會兩次冒死替我出頭,為什麼會如此相信我,將如此珍貴的古陣圖給我觀閱。」

    「可若是有情,為什麼我明明一直在灰島,你卻只是找宋小姐,從沒有因私事找過我?」

    「我不知道你心裡想些什麼。」

    「可我又特別特別想知道。」

    這般說著,唐思琪轉過身來,直勾勾看向他,眼中再沒有怯弱和畏懼。

    秦烈沉默,半響后,他突然嘆道:「我身邊已經……」

    「在器具宗的時候,你和宋小姐還不認識,就同凌家小姐有過婚約。宋小姐和你相識,還在你我之後,但你們倆從神葬場回來后,就……分明走到了一起。」唐思琪撇撇嘴,「她敢從凌家小姐手中,將你奪取過來,我為什麼不能從她手中搶你?」

    秦烈啞然。

    「她能幫炎日島打理財物,我也能為炎日島煉製烈焰玄雷,能通過灰島源源不斷積累財富。她能做到的事情,我或許做不到,但我能做到的,她也……未必就行!」唐思琪臉上煥發出一種信心滿滿的光芒。

    撓了撓頭,秦烈表情怪異,「這個……」

    「秦島主!有急事找!」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漠峻的沉喝聲,「還請出來一見!」

    秦烈皺眉。

    「你去忙你的吧,我恰好要好好看看這些古陣圖。」唐思琪垂頭輕聲道。

    「也好。」

    秦烈不再多言,暫停了和唐思琪的交談,急匆匆走了出去。

    外面,血煞十老的漠峻,眉頭深鎖,一見他出來,便苦澀一笑,「有麻煩來了。」

    「什麼麻煩?」

    「幻魔宗那邊的麻煩。」

    「究竟怎麼一回事?」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兩人講話的時候,秦烈注意到有人從血煞宗的方向過來,凝神一看后,他臉色微變。

    兩層灰濛濛的魂壇,如涌動的風暴,在一人身下滾動著,呼嘯而來。

    那人身旁,有十幾名身穿幻魔宗衣衫的武者,其中赫然有師秀玲,雎睿婕,還有楚妙丹在內。

    血煞宗的沫靈夜,還有血煞十老的洪博文,蒙奉等人,都是臉色難看,似乎生怕那些人亂來,也急忙忙跟了過來。

    「那是聞濱,近期剛剛築造二層魂壇,他如今在幻魔宗氣焰正盛。」漠峻低聲解釋。

    「雨凌薇呢?」秦烈驚愕道。

    「她忙於抵禦青鬼族,對幻魔宗的約束力,已經越來越弱。」漠峻嘆息,「沒意外的話,等和青鬼族的交戰告一段落,她可能會被聞濱取而代之。以前,聞濱只是一層魂壇,現在他突破到二層魂壇,和雨宗主境界一致,終於有了叫板雨宗主的資格。雨宗主,因為和我們的關係,加上在幻魔宗被異族入侵時,帶著高手去了三棱大陸,被幻魔宗很多老人認為她做出了錯誤決定,漸漸不再被看好。」

    秦烈回味過來。

    雨凌薇這個宗主,在幻魔宗的權力鬥爭中,如今分明處在下風。

    她和她的人,這時候,忙於和青鬼族激戰,去做最艱苦的事情。

    反倒是聞濱,越來越被幻魔宗的老輩看好,逐漸在幻魔宗掌握實權,氣焰也就慢慢上來了。

    這趟,聞濱一出現,就祭出二層魂壇,擺明了在示威。

    師秀玲,雎睿婕,還有楚妙丹等人的現身,也意味著來者不善。

    「誰是炎日島的負責人?」

    聞濱駕馭著二層魂壇,就這麼大大咧咧懸浮在灰島上方,居高臨下看著底下器具宗的那些煉器師,陰沉的眼睛中,閃過一絲隱諱的貪婪。

    顯然,他對灰島垂涎欲滴,早就想將灰島據為己有了。

    由煉器師組成的灰島,能煉製烈焰玄雷,還有許多珍貴的靈甲,在他的眼中價值簡直難以估量。

    他之所以親自過來,也不是真的將血煞宗當一回事,就是因為灰島。

    師秀玲和雎睿婕,明明就在聞濱身旁,明明也看到了秦烈,就是沒有點名秦烈身份。

    她們看向秦烈的目光,竟然還帶著一種恨意,似乎仇恨秦烈讓她們在三棱大陸出醜,害的其餘幾方勢力共同排斥幻魔宗。

    「我就是。」秦烈皺著眉頭說道。

    「灰島,血島,還有什麼炎日島,這三座由你們命名的島嶼,一直屬於我們幻魔宗。之前,只是我們暫時借給你們使用,條件之一,其實就是你們幫幻魔宗煉製那些烈焰玄雷!」聞濱顴骨深陷,鷹鉤鼻,眼神陰沉冷厲,一看就是不容易對付的角色,「現在,經過我們宗門的商議,我們決定收回這三座島嶼,請你們即可撤離此地!」

    「聞長老,關於落日群島,我和雨宗主有過口頭上的協議,我……」沫靈夜揚聲道。

    「還有你們!」聞濱冷然一笑,回頭看向血煞宗的人,道:「我不管你們和雨宗主之前有過什麼約定,現在,經過我們幻魔宗內部的商討,整個落日群島都要交出來!包括你們血煞宗也是一樣!」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