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天雲甲和雷魄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天雲甲和雷魄刀!字體大小: A+
     

    「秦烈,去灰島看看吧。」

    唐思琪見他走出來,輕咬著下唇,上前招呼。

    「好啊。」

    秦烈爽快答應,在唐思琪,墨海,蓮柔,以淵這些人的陪同下,從炎日島去了灰島。

    灰島上,一座座和以前器具宗相似的宮殿,不時冒出濃煙火焰出來,很多青澀稚嫩的少年,在以前那些器具宗的門人呵斥下,正在學習煉器之道,在藉助於零零碎碎的低等級材料,熔煉出一些小玩意。

    「煉器,必須要千百次的實踐,需要一遍遍的淬鍊,只有全身心投入,將來才有可能獲得成就!」

    姚泰的聲音,從一座宏偉宮殿傳來,他語氣嚴肅,似在教導那些學徒煉器的基礎知識。

    「姚大師現在負責教導學徒?」秦烈驚訝道。

    「不僅僅如此。」墨海臉上流露出讚許的神色,「姚泰其實很有煉器天賦,而且……極其能吃苦,一旦專心起來就會廢寢忘食!他來到灰島以後,得到許多器具宗的靈陣圖,反覆揣摩后,在靈陣圖刻畫上進展迅猛,他如今已經能煉製出玄級三品左右的靈器出來,非常有能力!」

    「而且他很適合教導學徒,很有耐心,那些學徒也很信賴他。」蓮柔補充。

    「有件事你不知道,說來好笑……上次李牧前輩過來的時候,姚大師一見到他,當時就呆住了,半天說不出話來。」唐思琪忍俊不禁。笑吟吟說道:「原來,姚大師當年之所以闖入煉器行當,竟然是因為在李牧的商鋪之中購買了一本經書,他回去之後,發現那本經書內,刻畫的竟然是幾幅最基礎的靈陣圖。就這樣,誤打誤撞的,姚大師開始學習煉器,最後還被屠世雄吸收到星雲閣。」

    「姚大師一直以為他從李牧前輩手中賺了莫大便宜。從那以後,他再也不敢去李記商鋪,生怕被李牧索回那本經書。」

    「他上次看到李牧前輩駕馭著浮空島而來,當時就傻了,愣了好一會兒。」

    「反倒是李牧前輩,竟然還記得姚大師。還是他主動提起此事,我們才知道姚大師能學習煉器,居然是因為從他店鋪內購得一本經書。」

    「姚大師也在星雲閣,他竟然不知道李牧前輩,曾經逼迫的森羅殿大殿主不戰而退。」

    「他一直不知道李牧前輩的身份,這次突然遇到。他很是措手不及。」

    以淵,蓮柔等人。這時候也笑了起來。

    秦烈沒有笑。

    「李叔……」

    他漸漸回味過來,眼睛明亮,不由地深深看向不遠處姚泰所在的宮殿。

    他之所以在姚泰手中學習煉器之道,就是受李牧的鼓動,事實上,他從姚泰身上的確獲益良多。

    在煉器的基本功上,姚泰非常的紮實。跟隨姚泰學習的那些日子,他煉器造詣也是突飛猛進。

    如今來看。他知道姚泰能從李牧的商鋪中,「誤打誤撞」地購買到一本刻畫有基礎靈陣圖的經書,恐怕也是李牧刻意為之。

    或許,在那個時候,李牧就看出姚泰具有煉器天賦,所以才順水推舟提攜一把。

    「姚大師煉器天賦如何?」

    這般想著,他又一次看向墨海,認真詢問。

    「天賦本就出眾,再加上他極為能吃苦,又有一種痴迷的勁頭,我相信他將來必然有很大成就!」墨海沉吟了一下,給出很高的評價,「將來,他甚至有可能超越我,成為赤瀾大陸最頂尖的煉器師!」

    秦烈駭然。

    就連蓮柔,唐思琪,以淵、馮蓉這些人,都是暗暗動容。

    他們也不知道墨海竟然如此看重姚泰。

    「李牧曾單獨找過我,他告訴我,姚泰在煉器上的痴迷勁頭,和當年南正天在武道上的痴迷盡頭,如出一轍!」墨海表情很嚴肅,又拋出更驚人的重磅炸彈,「李牧說,這個姚泰如果能夠得到更多高階的靈陣圖,一直沉迷鑽研下去。未來,他在煉器上的造詣,或許能達到南正天在武道上的境界高度!」

    此言一出,眾人當真是徹底驚呆,一個個都是下意識望向姚泰的方位。

    寂滅老祖南正天,在武道上,為暴亂之地第一人。

    最近數百年來,無人能撼動南正天的地位,將岸,祁陽,馮毅,這些曾經耀眼的人物,都一個接著一個被南正天超越。

    姚泰,在煉器上的造詣,將來有希望達到南正天在武道上的高度?

    眾人都覺得難以置信。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看來還是李叔慧眼如炬。」秦烈震驚過後,突地淡然一笑,心中一個大疑點,就此解開了。

    「要不要喚姚大師過來?」唐思琪小心問道。

    「不必了。」秦烈笑著搖了搖頭。

    「那繼續往前走,我們有一些東西,要給你看看。」唐思琪美眸閃爍著奇異光芒。

    「好。」

    在唐思琪的帶領下,秦烈和墨海等人一道兒,來到灰島最巍峨的宮殿。

    宮殿深處,穿過一條通往地底的甬道,到達類似於炎日島的地底密室。

    一個大大的櫃架上,擺放著四十多枚烈焰玄雷,還有九枚有著墨綠色花紋,明顯蘊含劇毒的烈焰玄雷。

    「四十五枚烈焰玄雷,是我們炎日島的儲備,不向外出售,為了以防不備。」

    「這九枚……特殊的烈焰玄雷,蘊含數十種毒素,一旦爆裂開來,除非不滅境的強者,否則,只要沾上零星半點毒液毒素,嗅到毒煙,也會被活生生毒死!」

    「這種烈焰玄雷太過於歹毒霸道,我們擔心會引來正道人士的聲討。所以一直嚴守著秘密,不向外界出售。」

    「連血煞宗那邊,我們也沒有出售一枚,告訴他們因為所需的材料太過於稀缺,所以無法繼續煉製。」

    唐思琪輕聲介紹。

    「拿二十枚烈焰玄雷,交給琅邪,另外,這種蘊含劇毒的,也給琅邪帶走五枚。他要帶著血矛去墟地。那地方,再歹毒陰損之物,都百無禁忌,可以隨時拿出來使用。」秦烈摸著下巴,沉吟了一下,又道:「剩下四枚……我帶走。說不定碰到鬼族的強者,可以讓他們吃個大虧!」

    「本就是全部給你準備的。」唐思琪微微一笑,上前將所有的烈焰玄雷,全部收集在一枚空間戒,旋即遞了過來,「你是炎日島的島主。炎日島能擁有今天的一切,皆是因為你。只有你活著。活的好好的,炎日島才有更大的發展。」

    「炎日島能有今天,是你們所有人的功勞,我時常漂泊在外,能給炎日島多大幫助?」秦烈乾笑道。

    「炎日島能有今天,能迅速積累財富,是因為烈焰玄雷。而烈焰玄雷的核心靈陣圖。來源於你,那些古陣圖……才是炎日島賴以生存。能夠和天器宗抗衡的根本!」墨海神情肅然,很凝重地說道:「隨著對古陣圖的研究,我們越來越發現,古陣圖的存在,才是灰島和炎日島生存的關鍵!如今,真正鑽研古陣圖,並且在烈焰玄雷最後靈陣圖的刻畫上,也都是我們這幾人在負責。新進的學徒,還有以前器具宗的煉器師,我們所傳授,都只是器具宗的那些靈陣圖。」

    「古陣圖會是我們最大的秘密,也是我們炎日島的核心至寶,我們絕不能有疏忽,不能泄露絲毫!」唐思琪也認真道。

    他們都已經深刻認識到了古陣圖的神奇之處。

    「墨大師已經能煉製地級五品左右的靈器了。」蓮柔微笑,「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近期都在鑽研那些古陣圖,將其用在煉器上。在煉器造詣,和靈陣圖的刻畫上,他在突飛猛進。」

    「我們所有人也在迅速提升著刻畫靈陣圖的能力。」唐思琪也道。

    「這都是因為古陣圖的神奇!」墨海一字一頓道。

    停了一下,墨海取出一件輕盈的靈甲,還有一柄寬闊古樸的長刀,將其一柄交到秦烈手中。

    「這件靈甲,名為『天雲甲』,經過我仔細測試,它應該在地級五品左右。『天雲甲』以九種稀少的雲精沙,混合十二種很輕的金銀之精,加上三十六種輔材,由我親自淬鍊而成。它內部的複合靈陣圖,也是以古陣圖為核心,這件『天雲甲』你以後都穿著,它對你的身體防禦很有幫助。」

    「這柄長刀,我命名為『雷魄』,地級六品的等階,也是專門為你淬鍊。『雷魄』的煉製,同樣消耗了灰島大量珍貴靈材,許多從別的地方收購的特別靈材,都用在上面,那些靈材的總價值快要達到百萬了。」

    「這柄『雷魄』不單單能灌入雷霆之力,你所修鍊的寒冰之力,大地力量,甚至血靈訣的血之靈氣,也都能融合其中!」

    墨海慢慢吸了一口氣,眼中難得流露出一絲傲然,「這一甲一刀,是我現今的巔峰之作,或許還比不上天器宗真正的煉器大師的傑作。但在加上古陣圖之後,這兩樣器物,在某些方面都有獨到之處,具體如何,你用上以後,自然就會明白。」

    秦烈怔怔看著他,一手拿著「天雲甲」,一手拿著「雷魄」,這兩樣器物入手的感覺,令他覺得無比契合。

    彷彿這兩件靈器本就屬於他,只是暫時交給墨海代管,如今又重返手中。

    只有極其契合的靈器,在入手的那一霎,才會生出這種奇妙的感覺。

    在墨海和唐思琪的注視下,他褪下上衣,**著胸腔,將「天雲甲」貼身穿起來。

    「天雲甲」輕薄如無物,穿在身上后,琥珀狀的甲衣內部,有一簇簇靈雲在涌動著,一團團地聚集在他五臟六腑處,專門保護他周身要害,和各個能致命的穴道。

    秦烈眼睛不由一亮。

    他突然調集靈力灌入靈甲。

    一簇簇本不明顯的雲團,驟然變得清晰無比,如一團團光芒匯聚在心核都要害,形成溫暖柔和,卻堅實無比的結界光罩,死死護住他的全身。

    「妙哉!」

    驚喜之下,他體內雷霆之力又灌入「雷魄」當中,天雷殛也隨之運轉。

    「轟!」

    如晴空一聲霹靂,「雷魄」內傳來驚人爆響,震的密室內眾人耳膜隱隱生痛,心臟激烈跳動起來。

    一道道奪目的電芒,像是許許多多電蛇纏繞著「雷魄」,令本就寬闊的「雷魄」,如瞬間再次脹大了數倍,長刀的刀尖,更是雷電光芒吞吐著,足足有**米長。

    「嗤嗤嗤!」

    那些從刀尖暴突出來的刀芒,刺在堅硬的石地上,令石塊都在碎裂爆炸。

    秦烈的眼睛越來越亮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