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九十章 重回炎日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九十章 重回炎日島字體大小: A+
     

    邪嬰童子和暝風老祖一發現來人竟然是許然,出奇地,兩人眼神都多了一絲敬意。

    邪嬰童子以前是孔奇之徒,羅翰的師弟,算是天器宗的門人。

    暝風老祖則是天劍山的門徒。

    他們都知道許然的一些事情。

    他們很清楚,當年許然在寂滅宗炙手可熱,修鍊天賦甚至超出南正天,被寂滅宗的長輩一致看好,認為他將來最有希望突破到虛空境。

    老宗主在衝擊虛空境受挫后,要挑選新的繼承者,許然和南正天是最有力候選人。

    當時,許然的贏面,在很多人來看還要更大一點。

    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許然竟選擇放棄寂滅宗宗主寶座的競爭,帶著童真真就此消失。

    南正天也在沒有對手的情況下,順順噹噹坐上宗主寶座,之後,又藉助於寂滅宗的資源,築造出魂壇,一步步增強實力,最終變成暴亂之地第一人。

    很多人都認為,如果不是當年許然的讓步,如果他堅持和南正天決一死戰,兩人至少有一人就此隕落,另一人也可能要負重傷。

    若是那樣,寂滅宗一定會大傷元氣,南正天也不可能迅速強大起來。

    之後的一些年,許然屢屢在寂滅宗危難之際返回,不遺餘力幫寂滅宗排憂解難。

    修羅族入侵,和黑巫教的血戰,許然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寂滅宗能強勢崛起,能變成暴亂之地最強大的白銀級勢力。固然是南正天為天下第一人。

    但是,在更多人眼中,許然對寂滅宗的幫助或許更大。

    甚至可以說,是許然的犧牲,才真正成就了今日的寂滅宗。

    這樣的一個人物,值得任何人心生敬意,包括暝風老祖和邪嬰童子這種墟地邪魔。

    「原來是許先生。」邪嬰童子彆扭的拱拱手,以示敬意,就連臉上萬年不變的冷意。似乎也稍稍融化了許多。

    「久仰大名!」暝風老祖也心生敬意。

    「客氣了,兩位太客氣了,我們這趟過來,只是提醒秦烈小心三鬼族的來人。另外……不介意的話,我們想從這裡回寂滅宗?」許然看向邪嬰童子。

    「這座空間傳送陣,以後將屬於秦烈。他可以隨便動用。」邪嬰童子表態。

    「多謝!」許然認真道謝。

    「許先生客氣。」邪嬰童子擺手道。

    「秦烈,將那一塊玉石交給邪嬰,請他幫忙連通寂滅宗吧。」許然吩咐。

    秦烈點頭,然後將那一塊許然交給他的玉石,又遞給了邪嬰童子。

    邪嬰童子攥住,以心神意識感知了一下。旋即來到空間傳送陣一角。

    他左手驟然光芒激射,一條條虹光交織。在空間傳送陣上烙印下寂滅宗的方向坐標。

    「可以了。」邪嬰童子自信滿滿,「你們伉儷兩人現在就可以回寂滅宗了。」

    「秦烈,你自己小心一點。記得,如果墟地局勢不妙,你可以和我們一樣前往寂滅宗。」許然叮囑了一句,便和童真真攜手站到空間傳送陣,旋即又對邪嬰童子道:「麻煩送我們一程。」

    「你不怕我搗鬼?」邪嬰童子目顯一道奇光。

    許然笑了笑。搖頭說道:「我相信你不會害我。」

    邪嬰童子深深看向他,過了一會兒。他才說道:「我送你們離開。」

    空間傳送陣邊沿凹槽內,一塊塊空間靈石,空靈玉,還有天機晶,同時綻放出閃耀光芒。

    一條條曲折的空間光線,在傳送陣中央扭動著,衍義著空間的變幻。

    許然夫婦漸漸被閃耀光幕裹住。

    「咻!」

    一道強光閃過,許然和童真真兩人,就在傳送陣中央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暝風老祖微微一笑,也將一塊玉石遞給秦烈,「這是炎日島那座空間傳送陣的方向坐標。」

    秦烈接過後,將其記在心裡,又遞向邪嬰童子,道:「勞煩前輩也送我一程。」

    邪嬰童子一臉錯愕,「你也要離開墟地?這座空間傳送陣,你究竟打算挪移到何處?」

    「不準備挪移了,就放在邪嬰島好了,我只要擁有使用它的權利即可。這麼一來,前輩你也不需要重新收集靈材,去建造另外一座空間傳送陣了。」秦烈笑著說。

    邪嬰童子愣了一下,才點了點頭,說道:「隨便你。」

    這般說著,他也將一塊玉石,遞到秦烈面前,「這是這座空間傳送陣的方向坐標。」

    秦烈拿到后,默默記在心底,旋即將玉石捏碎,便走進了空間傳送陣。

    每一座空間傳送陣,都有獨一無二的方向坐標,空間傳送陣相互之間的連接,必須要精準的對應坐標,否則不但會傳送失敗,還可能出現不可預料的危險。

    空間傳送陣的方向坐標,只有對空間之力有著深刻洞察的強者,才能從空間中定位出來。

    一座空間傳送陣,任何一次變幻方位,那怕只是挪移一寸,對應的方向坐標都會發生變化。

    這也是為什麼李牧要帶著段千劫,將那座空間傳送陣挪移到炎日島,因為一旦空間傳送陣變幻了位置,方向坐標就會同時改變。

    李牧對空間之力沒有太深研究,無法通過空間的節點,準確的測度出新的方向坐標。

    段千劫雖不會建造空間傳送陣,但是只確定空間坐標,對他而言卻輕而易舉。

    「我不會在炎日島待太長時間,那十四頭邪龍,暝風前輩,還請你替我稍稍照看照看。」秦烈沖暝風老祖說道。

    「吉爾伯特快恢復過來了,他實力恢復如初的話,根本不需要我照看。」暝風苦笑,「在墟地,單打獨鬥的話,白骨魔君也未必就能勝過那頭邪龍。也只有姜鑄哲,還有『那個人』,才能穩穩吃定他,如果是他們對邪龍有想法,我恐怕也無能為力。」

    秦烈皺眉。

    「你去吧,你留下來也沒用,真要是姜鑄哲和『那個人』過來,你就認命好了。」暝風揮手道。

    想了一下,秦烈也知道暝風老祖說的在理,以他的境界修為,就算是一直留下來,也無法對姜鑄哲這類級別的存在造成影響。

    既然如此,他也必要死守此地,所以很快就有了決定。

    「請邪嬰前輩送我一程。」

    「嗯。」

    又是一道強光,在空間傳送陣內暴射而出,光芒消散后,秦烈的身影就此消失。

    ……

    炎日島。

    灰島和血島的很多人,也聚集過來,找宋婷玉商榷要事。

    那座李牧挪移過來的空間傳送陣,最近徹底停了下來,沒辦法發揮出應有的用途。

    灰島,血島,血煞宗,緊缺的種種靈材,再次無法得到補充。

    烈焰玄雷的煉製也被迫中止。

    「以後恐怕再也休想從幻魔宗購買任何靈材了,我們的人,如今連進入天戮大陸的幻魔宗,都困難重重。」琅邪眸中血光熠熠,沉聲道:「我近期試圖對青月谷的苗家動手,血煞宗那邊,卻極力阻止。他們怕因為青月谷,徹底激怒幻魔宗,惹來幻魔宗的大舉入侵。」

    「秦烈不在,八具沉入深海的神屍就無人能御動,一旦有不滅境的強者到來,別說我們炎日島了,就連血煞宗都要頭疼萬分。」宋婷玉也黛眉深鎖,「我讓我父親在赤瀾大陸盡量收集各式各樣的靈材,喜歡能緩解一些我們靈材方面的缺口。可惜赤瀾大陸太過於偏遠,那兒出產的靈材種類有限,恐怕沒辦法完全滿足我們的需求。」

    「只要墟地能和我們連通,一切麻煩,立即就能迎刃而解!」唐思琪說道。

    「我也了解過墟地,那個邪魔和異族盤踞之地,有著許許多多海島,很多海島都和異族的輔世界有所聯繫,所以那邊的天材地寶不但一點不遜色幻魔宗,還可能種類更多!」墨海也是隱隱有所期待,「在墟地,只要有足夠多的靈石,可以購買任何靈材!就連一些禁忌之物,劇毒的葯汁,包括陰魂惡煞,也都有地方出售。」

    「希望秦烈能在墟地建立一座和我們連接的空間傳送陣。」蓮柔滿懷希望道。

    「他會成功的,這麼多年來,他想要達成的事情,很少沒有不成功的!」宋婷玉對秦烈有一種盲目信任,她偏執的認為,秦烈能實現所有眾人的願望。

    事實上,多年來,秦烈也從未令她失望。

    在神葬場的時候,她身中巫毒,絕望至極,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生還希望。

    也是秦烈背著她,找到了夜憶皓,最終從夜憶皓手中奪取了巫蟲精血,讓她最終活了下來。

    她從此對秦烈情根深種。

    「秦島主回來了!」

    「秦島主從空間傳送陣傳回來了!」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了器具宗和血矛武者的歡呼聲,聲聲震天。

    殿內,宋婷玉,琅邪,唐思琪,墨海,還有馮蓉蓮柔等人,都是轟然而起。

    眾人眼中突顯興奮的光芒。

    大家急匆匆從大殿內走出,一到外面,就看到秦烈站在那座空間傳送陣中間,身上還有碎小的流光慢慢飛逝。

    時隔一年多,秦烈氣勢愈發深沉,眼睛開闔間,神光如織。

    「聽說大家遇到了一點麻煩?」秦烈洒然一笑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神級升級系統
    豪門男配是我弟[古穿今升邪我的18歲女鬼未婚妻道君我的冰山美女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