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白骨島易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白骨島易主字體大小: A+
     

    「我來請你撤出白骨島!從今起,這座白骨島,重新命名為血煞島!」姜鑄哲一字一頓道。

    隨著姜鑄哲的厲喝,一片血燦燦光幕,從他的魂壇灑落下來。

    整個白骨島,如被一層血膜裹住,所有留在白骨島的生靈,都生出鮮血失控,想要瘋狂廝殺的可怕邪念。

    「好!我走!我倒要看看你姜鑄哲能猖狂多久!」白骨魔君沉吟了一下,一揮手,對座下的徒子徒孫下令,「撤出白骨島!」

    「你以為今時今日的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就算是知道我在墟地,還敢殺過來不成?」姜鑄哲冷笑,眼中孕育無窮血氣,「在築造出第三層魂壇之後,就算是將岸親臨,又能如何?我今天敢在墟地冒頭,就沒有打算繼續潛隱下去,我就是要告訴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我就在墟地!」

    一直以來,姜鑄哲的潛隱,都是為了躲避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窮追猛打。

    當年,他遁入東夷人部族,是因為避禍。

    前些時間,他躲藏在天器宗的死火山,也是讓黑巫教和三大家族顧忌天器宗,從而不能明目張胆找來。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姜鑄哲以前沒有足夠的實力,來抗衡黑巫教和三大家族。

    三層魂壇成功築造后,姜鑄哲一舉躍上暴亂之地巔峰強者之境,他再也不懼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追擊。

    尤其是,此時的三大家族和黑巫教。還要面臨地鬼族這個麻煩。

    他今天敢明目張胆站出來,就意味著,姜鑄哲已經擁有了足夠強大的力量,敢於正面黑巫教和三大家族。

    「算你狠!我們走!」白骨魔君帶著座下徒子徒孫就此撤走。

    「白骨島,這座海島還有幾具強大的屍身,恰好可以用來煉製高階屍奴。」姜鑄哲揮揮手。

    不少嗜血者,從三艘巨船上,運輸了一口口棺材下來,將其抬到白骨島。

    苗家的家主苗風天。也從一艘巨船下來,呼吸了一口白骨島上的空氣,說道:「這裡比天器宗那邊的死火山更加適合我們!」

    「這裡是墟地,是邪魔外道的聚集之處,你和我,如今在世人眼中都是邪魔外道。」

    姜鑄哲淡然一笑。身上的血氣,眼中的血光,都迅速消失不見,又變得彬彬有禮,如教書的文士,「你修鍊屍之始祖的力量。需要眾多蘊含屍力的白骨,這裡恰恰有不少。墟地。還有更多適合你我的修鍊材料,很多年前我就瞄上了這個地方,只是因為墟地和黑巫教相隔較近,我以前沒有能築造三層魂壇,沒有信心能應付將岸的襲殺,所以才一直留在天器宗那邊。」

    「現在我不再懼怕任何人!」

    姜鑄哲眼中有著不加掩飾的傲然。

    「以後,這座血煞島。就是我們新的落腳之地了!」苗風天也興奮起來。

    ……

    暝風島。

    「你說什麼?白骨魔君被人趕出了白骨島?誰這麼厲害?」暝風老祖被最新消息驚動。

    綠姮恭聲道:「聽說是血煞宗的姜鑄哲。」

    「姜鑄哲?」暝風老祖臉色微微一變,「千年前。弒師,囚禁師兄血厲,幾乎一手葬送血煞宗的姜鑄哲?」

    「就是他。」綠姮點頭。

    「這傢伙在千年前,只有涅槃境的時候,就攪的天下雞犬不寧,掀起了無數腥風血雨。千年前,不知道多少人,直接或間接因他而死。和他相比,我們墟地的這些老傢伙,都不敢自稱自己為『邪魔』了。」暝風老祖表情怪異,「這麼來看,墟地恐怕來了一頭血腥巨鱷,白骨魔君的被趕出白骨島,不知道會不會驚動『那個人』……」

    「誰?」綠姮愣了一下,「老祖,那姜鑄哲擁有三層魂壇,在我們墟地,難道還有誰可以抗衡他?」

    「三層魂壇如果就能在墟地為所欲為,墟地,也不會屹立不倒這麼久了。」暝風老祖莫測高深道。

    綠姮愕然。

    「姜鑄哲霸佔白骨島以後,有沒有什麼別的大動作?」暝風老祖再問。

    「暫時還沒有,我擔心……」綠姮眉頭一皺,小聲道:「聽說,兩年前在落日群島的時候,秦烈破壞了姜鑄哲的大計,讓姜鑄哲沒有能得到血之始祖的遺體。如今,秦烈就在我們暝風島,而姜鑄哲,則是在不遠處的白骨島,老祖,你說他會不會找上門來?」

    「鬼知道。」暝風老祖也臉色深沉起來。

    他尚且沒有築造成第二層魂壇,和白骨魔君相比,都要稍稍弱上一籌。

    姜鑄哲真要殺上來,他恐怕也要落荒而逃,將暝風島都要捨棄。

    「殺退了一個白骨魔君,來了一個難纏百倍的姜鑄哲,還真是頭大。」暝風老祖苦笑連連。

    「希望他不會找上門來。」綠姮嘆息。

    這邊兩人講話的時候,秦烈所在的樓閣內,突然傳來一聲猛烈爆炸。

    那一處的木樓幾乎全部被摧毀。

    濃煙中,秦烈蓬頭垢面,無比狼狽地走了出來,眼中卻神采飛揚,叫道:「邪嬰前輩呢?」

    「咻!」

    倏地一聲,邪嬰童子就冒了出來,問道:「你沒問題了?」

    「把『諸天寶鑒』給我,最多兩個時辰,我就能幫你修復成功!」秦烈伸手索要。

    邪嬰童子身子一顫,想也不想,就將「諸天寶鑒」遞了上來。

    「等我一會兒!」

    秦烈拿著「諸天寶鑒」,又匆匆回到那一片爆炸處,找了一個沒有完全炸毀的木屋,一屁股坐了下來。

    暝風老祖,邪嬰童子。還有綠姮、綠風等人,都聚集到秦烈身旁不遠處,默然等候。

    ……

    寒冰島。

    白皚皚的冰峰,一座連著一座,島上地底深處,永遠都在噴涌著極寒氣流,令這座海島始終被寒冰封凍。

    此時,寒冰島地底的寒冰宮殿之中,寒冰鳳凰以真身吞吐著寒流。修鍊著冰帝的傳承。

    一年前,她從寒冰島遁離的時候,龍人族、蜥蜴族的不少族人,幾乎將整座寒冰島收颳了一遍。

    可惜那些異族並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之後,古陀、赤蝘也親自挖掘寒冰島,想要找出極寒的礦脈。結果也是沒有收穫。

    龍人族和蜥蜴族的族人,無法適應寒冰島的極寒氣候,找不到有價值的礦材后,他們最終又從寒冰島撤了出去。

    以前在寒冰島修鍊,以寒屬性靈訣為力量源頭的人族和異族武者,又重新聚集在寒冰島。

    寒冰島也就慢慢恢復原狀。

    寒冰島地底的寒冰宮殿。本來崩塌了,許多禁制、結界、冰帝遺留的能量冰罩。以前都被摧毀。

    寒冰鳳凰回來后,她以自己的力量重建了寒冰宮殿,又悄悄地潛藏進來。

    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

    只有同樣修鍊寒冰屬性靈訣的白莉,誤闖寒冰宮殿以後,才知道寒冰鳳凰重返寒冰島地底。

    寒冰鳳凰最終說服了白莉,以傳授幾種寒屬性法決為條件,讓白莉成為了她的眼線。幫她處理一些不方面做的事情。

    「快一個月了,秦烈為什麼還沒有過來?白莉。你有沒有將消息通知過去?」

    冰宮中,寒冰鳳凰冰晶般的鳳凰之身,就在一塊透亮的巨大冰塊上,冰塊呈蓮花形狀,一瓣瓣花朵,都不斷湧現極寒的氣流。

    白莉站在蓮花形態的冰塊旁邊,嗅著那些寒流,能感覺到體內的寒力迅速凝鍊,靈海的冰寒元力充沛無比。

    她馬上知道那冰瑩蓮花珍貴無比。

    「秦烈好像要幫邪嬰童子修復『諸天寶鑒』,在他沒有成功將『諸天寶鑒』修復之前,他應該不會過來。」白莉微微鞠身,「要不,我過去再催一催?」

    「去吧。」寒冰鳳凰冷聲道。

    白莉於是默默退走。

    她才出去,兩道身影,就從寒冰鳳凰後面一根巨大的冰柱中冒出來。

    「秦烈這小子還真是難請!」許然感慨道。

    「誰也沒有預料到,他會帶著十四頭邪龍,一頭扎在墟地。」童真真和他並肩走出,「你和我身份特殊,冒然在墟地現身,恐怕會引來諸多猜測,也會驚動『那個人』,這讓我們不能親自去暝風島,只能等秦烈自己過來。」

    「姜鑄哲這頭真正的邪魔,竟帶著麾下所有的嗜血者,從天器宗死火山群遷移過來,看樣子以後墟地想不熱鬧都不行了。」許然緊緊皺眉。

    「他第三層魂壇成功鑄就,就真正有了和將岸一斗的資格,加上如今黑巫教、三大家族自顧不暇,所以他才敢明目張胆來墟地立足。」童真真說道。

    「這傢伙……連我都猜不透他想些什麼。」許然苦笑,「他明明和血厲不同路。神葬場時,秦烈破壞了他的計劃,落日群島的時候,又是秦烈害他沒有拿到血之始祖遺體。他本該對秦烈恨之入骨,結果,他一來墟地,就去白骨島大開殺戒,逼迫的白骨魔君憋屈的交出白骨島,也不知道他心裏面想些什麼。」

    「他如果能說服白骨魔君,和招魂鬼母,古陀、赤蝘這些傢伙聯手,暝風島會在頃刻間被攻陷,秦烈也會被生擒活捉。」童真真也是費解,「他偏偏沒有那麼做,真是讓人看不透。」

    「此人的確不能以常人來看待,這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一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神經病。」許然搖頭。

    「可怕的是,這個瘋子擁有了三層魂壇。他行事又如此極端,為了達成他自己目的,他能不顧一切,就算是暴亂之地所有生靈因為他死光,他都不會皺皺眉頭。」童真真嘆道。

    「更可怕的是,墟地,不單單隻有這麼一個恐怖的瘋子。沒意外的話,『那個人』應該也還在墟地,他要是和姜鑄哲對上,墟地恐怕要掀起不下於天滅大陸和幻魔宗那邊的巨大風浪。」許然苦笑。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