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歪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歪理字體大小: A+
     

    楚妙丹帶著幻魔宗一眾武者怒沖沖離開。

    沫靈夜和血煞十老的漠峻、洪博文、蒙奉,都是一臉的無可奈何,連攔都攔不住。

    「哎,這麼一來,恐怕幻魔宗的那一座大型空間傳送陣,我們都無法借用了。」洪博文苦澀一笑,搖了搖頭,「看樣子雨宗主對幻魔宗的控制力越來越弱了。」

    沫靈夜眉頭深鎖,嘆息道:「也是因為我。」

    「沫前輩,你不會怪我們拒絕幻魔宗吧?」宋婷玉走上前,躬身施禮,「這位楚長老要以兩萬地級靈石的價格,繼續從炎日島購買烈焰玄雷,分明是強取豪奪了。更何況,她的氣焰如此囂張,從頭到尾都沒有將我們放在眼裡,在如今幻魔宗形勢堪憂的狀況下,我真的不明白她哪裡來的底氣?」

    「別說你們炎日島了,她先前對待我們血煞宗的態度……也不見得就好多少。」漠峻臉色一沉。

    「哦?她剛剛還和你們有了衝突?」宋婷玉訝然。

    「她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血煞宗佔了他們幻魔宗莫大便宜,說我們現今所擁有的一切,都屬於他們幻魔宗!」漠峻哼了一聲,道:「她這次過來,一是想要和炎日島達成協議,要以低價購買更多烈焰玄雷。另外一方面,她要我們血煞宗派遣強者,幫助他們抵禦青鬼族的入侵,要血煞十老全部過去!」

    「你們……」宋婷玉神情微動。

    「血煞宗和黑巫教、三大家族抗爭之時,幻魔宗袖手旁觀。並沒有出手相救。」漠峻皺著眉頭,「那一戰剛剛結束兩年,血煞宗也遠遠沒有壯大起來,根本抽不出太多的力量,幫他們抗擊青鬼族。」

    「所以你們拒絕了?」宋婷玉有點明白過來了。

    現如今幻魔宗形勢堪憂,壓力太大,所以楚妙丹親臨落日群島,一方面要血煞宗出兵,另一方面。要炎日島低價出售烈焰玄雷,好減輕幻魔宗對付異族的壓力。

    她的兩個要求,血煞宗委婉拒絕,炎日島這邊,連委婉都沒有,很乾凈利落拒絕。

    楚妙丹碰了一鼻子灰。自然一肚子怨氣怒火,事後一定會想盡辦法制衡落日群島。

    「凌薇在幻魔宗的影響力越來越弱了。」沫靈夜幽幽一嘆。

    「雨宗主快控制不住局勢了?」宋婷玉驚訝起來。

    「三棱大陸那一戰,凌薇受了傷,狀態不是很好。她座下忠心耿耿的高手,也在和三鬼族的戰鬥中,損兵折將。」沫靈夜輕聲解釋。

    「幻魔宗內部。以聞濱、聞河為首的那些人,責怪她擅自出兵三棱大陸。害的不少高手葬身。導致青鬼族入侵的時候,幻魔宗真正巔峰的強者,竟然在三棱大陸那邊幫寂滅宗抗敵,令幻魔宗反而遭受了重創。」

    「另外,也不知道在三棱大陸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當幻魔宗如今遭遇青鬼族入侵的時候,寂滅宗。天劍山,萬獸山和天器宗。並沒有派遣高手過來抗敵。」

    「幻魔宗的許多長老,如今都在懷疑凌薇的能力,加上凌薇又受了傷,她已經漸漸掌控不住局面了。」

    「這種情況的幻魔宗,我豈敢派遣血煞宗的武者,幫他們抗敵?」

    「在凌薇失去掌控力以後,我真要派遣血煞宗的精銳過去,恐怕都會變成聞濱、聞河這些人犧牲的炮灰。」

    「所以我只能拒絕。」

    沫靈夜深深嘆了一口氣,向宋婷玉說明她的為難,還有幻魔宗內部的不妙。

    「就這樣楚妙丹還敢耀武揚威?」宋婷玉啼笑皆非。

    「因為她根本沒有將今日的血煞宗放在眼裡。」漠峻冷哼,「實際上,很多幻魔宗的長老,私下裡都覺得我們血煞宗,應該是他們的附庸,應該唯他們馬首是瞻,接受他們的調度!當他們發現,我們並沒有聽從他們的命令,沒有和他們一同抵禦異族的時候,他們就無法接受了。」

    「這些年來,雖然我們血煞宗的確潛藏在天戮大陸,但我們並不是什麼都沒有付出!」洪博文插話。

    「血煞宗有著悠久的歷史,我們當年從血雲山脈離開時,將宗門藏經樓內的典籍全部帶上。到達天戮大陸后,那些典籍,許多和我們血煞宗無關的,我們都拓印了一份,送入了幻魔宗的藏書樓,變成他們的積累!」

    「這其實就是變相的報酬!」

    「原來還有這麼一層秘辛。」宋婷玉驚訝起來。

    這邊幾人講話的時候,有不少血煞宗,灰島,血島的武者,紛紛從空間傳送陣走出。

    這些人滿臉怒氣。

    「幻魔宗竟然不允許我們借用他們的空間傳送陣!我們又不是沒有付出靈石?!」

    「他們這麼做,就是不允許我們通過他們的空間傳送陣,前往別的大陸活動了!」

    「這簡直就是封鎖我們的一切!」

    「……」

    從空間傳送陣出來的那些人,一看到沫靈夜,宋婷玉,琅邪都在,不由地壓低聲音。

    許多人走上前,說明了情況,向宋婷玉,沫靈夜,還有琅邪來指責幻魔宗。

    「幻魔宗的師秀玲,在那邊發話,以後不允許我們連通他們的空間傳送陣!這麼一來,我們就算是要去天戮大陸,都要乘坐飛行靈器,要耗費十倍的時間!」

    「幻魔宗這是要和我們徹底斬斷聯繫么?」

    「我們的人都在被遣送回來!」

    他們講話的時候,有更多血煞宗,灰島,血島的武者,分別從空間傳送陣走出。

    這段時間,血煞宗。灰島,血島的武者,都是拿著盛滿靈石的空間戒,通過幻魔宗那一座大型的跨大陸傳送陣,前往別的大陸,收購各類靈材。

    落日群島通過這種方式,緩慢的,聚集著一些緊缺靈材。

    如今,當幻魔宗連那一座空間傳送陣。都不允許他們動用,而且不准他們通過傳送陣達到天戮大陸以後。

    這意味著落日群島和幻魔宗的連接只能依仗空間靈器了。

    「以後又沒有靈材可用了。」

    「這可是才活絡了十來天。」

    「哎,以後更加麻煩了。」

    很多人垂頭喪氣,對幻魔宗義憤填膺,卻也沒有辦法。

    「李牧離開前,曾經說過。秦烈可能會在墟地中,建造一座和落日群島連接的空間傳送陣!」唐思琪突然說道。

    「墟地?」沫靈夜眼睛一亮。

    漠峻,洪博文,蒙奉,包括琅邪,都是神情一動。

    「墟地那個地方。雖然充滿了殺戮兇險,但那兒卻包羅萬象。什麼樣的靈材都可以購買!」漠峻深吸一口氣,臉色動容,「真要是能夠和墟地建立起連通,我們只要靈石足夠,可以購買許許多多靈材!包括一些,在五個大陸,在天器宗都無法購得的稀罕靈材!」

    「墟地那個位置。處在我們和天寂大陸中間,那裡如果能建造一座中間空間傳送陣。就能連接天寂大陸!而我們,通過墟地中轉一下,甚至可以直達寂滅宗!」洪博文興奮起來。

    「我們的烈焰玄雷,在別的地方價碼是十萬地級靈石,在墟地,卻要十三萬左右!那個地方,對烈焰玄雷有著很大的需求,據我所知,天器宗,寂滅宗,黑巫教,甚至萬獸山和天劍山的這些勢力,都和墟地有著微妙的聯繫。」蒙奉說道。

    沫靈夜看向眾人,也是暗暗振奮,「如果秦烈可以在墟地,建立一座中級空間傳送陣,我們就可以不需要在任何地方依賴幻魔宗!可以真正解決我們所有的麻煩!」

    「還有!一旦將來青鬼族的攻擊範圍越來越廣,波及到落日群島這一塊,我們還可以通過傳送陣去墟地,轉向寂滅宗!真可謂進可攻退可守!」漠峻喝道。

    「希望秦烈可以成功,此事一旦達成,對落日群島而言,簡直就是最大的福音!落日群島,血煞宗,炎日島,一旦和墟地連通,立即可以迎來新的飛躍!」沫靈夜也難捺激動。

    「大家靜候他的佳音吧。」宋婷玉輕笑起來,臉上有著一絲驕傲。

    ……

    墟地。

    三艘數千米長的血玉巨船,不知從何而來,船上繚繞著濃烈渾厚的血腥氣息,直往墟地深處而去。

    沿途,許多海島的島主,都紛紛放開靈魂意識探測。

    然而,當他們的意識,滲透到血玉巨船的時候,那些人如生出被血妖攥住的可怕感。

    許多人惶恐的收回意識。

    「血煞宗!」

    「還不是落日群島的血煞宗!」

    「姜鑄哲!姜鑄哲的那一支血煞宗!」

    許多邪魔巨梟暗暗驚懼。

    三艘血玉巨船一路開赴,一直來到白骨魔君所在的白骨島,然後停泊下來。

    白骨魔君座下三大弟子,眼見血玉巨船而來,一個個臉色微變,不知道如何應付。

    白骨島上靜修的白骨魔君,也被驚動了,急急忙忙衝出。

    同時間,許許多多眼瞳猩紅,周身流露出濃烈血腥味的武者,從血玉巨船上跳躍下來。

    「殺!」

    一個沉靜如水的聲音,從前方血玉巨船上傳來,聲音來自於姜鑄哲。

    他麾下的嗜血者,馬上盯著白骨魔君座下武者展開廝殺,那些嗜血者吼叫著,如全部化身血妖,眼瞳深處冒出來的血光,沒有絲毫人類情感。

    白骨魔君座下的弟子和扈從瞬間潰敗。

    許多人被那些嗜血者擒住,被咬破喉管,被大口大口吸食著精血。

    很多人被吸成人干。

    「住手!」

    白骨魔君怒吼著,駕馭著兩層白骨鑄就的魂壇而來,他兩手猛烈揮舞著。

    許許多多骨朵,從他的白骨魂壇內飛逸出來,骨朵朵變幻著,化為骨箭,骨刀,骨錘,白骨戰士,白骨巨斧,向嗜血者攻擊而來。

    另有許多骨朵化為枷鎖,白骨符文,令骨頭爆炸的波盪,席捲八方。

    十來個嗜血者被骨箭骨刀砍的血肉模糊。

    一座血玉般的三層魂壇,從巨船內升騰出來,一系血衣,面色猩紅,眼瞳如在滴血的姜鑄哲,就端坐在三層魂壇之上。

    三層血玉魂壇的邊沿,無數血滴滴落著,如血雨珠簾。

    天穹如在滴血。

    一種嗜殺,血腥,暴戾的瘋狂氣息,像是無形的天幕將整個白骨島裹住,白骨島的天空變的腥紅如血。

    姜鑄哲化身血人,駕馭著三層魂壇,到了白骨魔君身旁。

    漫天血河滾滾而來,血河中蠕動著許許多多血人,血人發出煉獄深處的厲叫,一從血河內飛出,就變成神秘的鮮血符號,要烙印到白骨魔君的白骨魂壇。

    從白骨魔君魂壇內飛出來的億萬骨箭,骨刀,骨錐,白骨戰士,被那些血人一碰,馬上炸成粉碎。

    「姜鑄哲!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帶人殺入我的白骨島!」白骨魔君尖叫起來。

    「秦烈也和你無冤無仇,你不是一樣圍剿他?」姜鑄哲嗤笑。

    白骨魔君勃然變色,「你難道是為秦烈報仇?他來自於落日群島,他修鍊的血靈訣,分明和你不同體系!就在兩年前,你還帶人殺入落日群島,是那個秦烈拚命攔阻你!你們不應該是死敵么?你為什麼要為他出頭?!」

    「他雖然攔阻我,阻擋我的大事,但他畢竟修鍊血靈訣,他是我師兄的徒弟,自然就是我血煞宗門人。」姜鑄哲慢條斯理地說道:「我和他的矛盾,那是血煞宗內部的糾紛,我自然會解決和他之間的矛盾。但是,你對他下手,那就是打我們血煞宗的臉,我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你這是什麼歪理?!」白骨魔君咆哮。

    「他是血煞宗的人,所以,就算是他和我有矛盾,也是我們內部的事情,我自然會解決!但是,除我之外,誰要是膽敢亂來,我自然不放過他!他就算是要死,也是由我來殺,還輪不到你白骨放肆!」姜鑄哲冷哼。

    講話間,無數血滴,飄散向白骨魔君的徒子徒孫。

    那些白骨魔君的徒子徒孫,一被血滴子碰到,立即鮮血沸騰,暴體而亡。

    同時,漫天血,從姜鑄哲的三層魂壇罩落,遙遙束縛向白骨魔君的魂壇。

    白骨魔君臉色劇變,叫道:「姜鑄哲!你究竟想怎麼樣?」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