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八十三章 逆龍回溯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八十三章 逆龍回溯術字體大小: A+
     

    邪嬰童子的異常,吸引了所有人注意,白骨魔君也是大叫起來。

    「怎麼一回事?」

    「嗤嗤!呼哧!」

    和邪嬰童子撞擊在一塊兒的招魂鬼母,手中緊緊握著的那一根蛇骨杖,上面一簇簇幽魂如火焰般燃燒。

    幽魂凄厲怪嘯著,嘯聲響起后,很多人臉色蒼白地捂著耳朵,不敢去聽。

    招魂鬼母老態龍鐘的身子上,也有電芒火苗冒出,許多暗魂被雷光電芒滅掉。

    雷霆閃電,為邪魂剋星,招魂鬼母修鍊的秘術,需要收集眾多邪惡幽魂惡鬼。

    她和邪嬰童子的碰撞,導致轟入邪嬰童子體內的雷霆閃電,分離了一部分在她身上。

    她身上的惡魂立即就被驅散了許多。

    「邪嬰!滾開!給我滾開!」

    招魂鬼母尖叫著,拚命將邪嬰童子推開,自己則是不斷揮舞著臂膀,凝鍊出無數陰氣,用來鎮定滋養那些暗魂。

    邪嬰童子被她推開后,胸口分明凹陷了幾寸,蒼白的臉上浮現不健康的紅潤。

    如此數秒后,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眼中精芒瞬間萎靡。

    「呼呼呼!」

    從「諸天寶鑒」內折射出來的二十四層空間,相互吸附,短短時間內,就重新變成一面巨大明鏡。

    「諸天寶鑒」施加在碧綠色光罩上的力量蕩然無存。

    更有許許多多磨盤大小的碧綠色光焰,從那一面巨大明鏡的裡面不受控制地飛逸出來。又重新落回光罩上。

    封禁著暝風島,令眾人無法窺探到裡面狀況的光罩,重現綠幽幽的光芒。

    「咦!碧焰光罩竟然恢復如初了!」

    「竟然連『諸天寶鑒』都沒有破開暝風老祖的奇陣,暝風這老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

    「莫不成是邪龍的幫助?」

    「邪龍?從未聽過邪龍懂得奇陣,他們怎可能幫暝風增強護島的大陣?」

    「這倒也是,邪龍應該沒有這個本領。」

    一時間,眾說紛紛,對新的局勢變化。表露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見。

    島上,白骨魔君面沉如水,一雙滅絕人性的眼睛,死死盯著了邪嬰童子,道:「究竟怎麼一回事?」

    「我受了傷。」邪嬰童子冷著臉,將「諸天寶鑒」收回。說道:「暝風老祖凝鍊的碧焰光罩,威力增強了至少三倍,從中釋放出來的反擊之力,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

    「怎會有雷霆之力泄露出來?!」招魂鬼母尖叫,「邪嬰!你應該知道,我最厭惡雷霆閃電的力量。你明明身有雷電,為什麼還要撞擊我?你可知道。你害我損失了多少暗魂?」

    「我沒辦法避開你,也不知道會這樣。」邪嬰童子皺著眉頭。

    「別吵了!正事要緊!」白骨魔君打斷他們的爭吵,說道:「看來大家要重新考慮一下了。」

    「先等七目島那邊,將邪龍給生擒帶來,用那些被擒住的邪龍,來威脅暝風島的人!」龍人族的古陀提議。

    「好主意!」赤蝘馬上眼睛一亮。

    「也可以。」白骨魔君也點頭。

    ……

    碧焰光罩底下的茂密森林。

    八根雷亟木豎立著,雷亟木之間。閃電交匯纏繞,凝成一副流光溢彩的巨型靈陣圖。

    秦烈端坐在靈陣圖下面。兩手掌心相抵,手中,一團雷電球如心核,隱隱傳來心臟的跳動聲。

    雷亟木外部,以吉爾伯特為首的邪龍,首尾相連,呈巨大的圓環將八根雷亟木裹住。

    邪龍身上的龍鱗,本該金燦燦,光芒奪目。

    這時候,卻顯出黯淡無光,吉爾伯特身上的鱗片,更是有幾塊出現細密裂紋。

    邪龍眼中的龍精神氣,也似乎被抽離了一部分出來,顯得有些萎靡不振。

    「可惜『逆龍回溯術』不能持久。」秦烈突然嘆息一聲。

    「邪嬰童子和招魂鬼母,剛剛碰撞到一塊兒,邪嬰手上,鬼母身上暗魂也燃燒不少,短時間應該不會繼續下手。」暝風老祖眼中閃耀著奇異的光芒,說道:「暫時可以歇歇。」

    此言一出,以吉爾伯特為首的邪龍,都長長吐出一口濁氣,連接的首尾鬆了開來。

    「逆龍回溯術」也頓時停滯。

    緊閉著雙眼,兩手電筒芒閃耀的秦烈,同樣收回靈力,趕緊從空間戒內取出干肉,還有靈石,坐下來默默恢復。

    「逆龍回溯術」乃是邪龍一族獨有的秘術,這種秘術,能提取邪龍一族的「龍精神氣」,那是一種有別於靈力,類似於「生命精氣」的特殊力量。

    「龍精神氣」妙用無窮,能短時間內,增強武者的感知,靈魂,天賦潛能,還有窺探天地的能力。

    吉爾伯特等邪龍,擺成秘陣,施展出「逆龍回溯術」,將他們體內的「龍精神氣」分離出來,將其加諸到秦烈身上。

    獲取了大量的「龍精神氣」以後,秦烈除了靈力沒有暴漲之外,其餘各方面的能力均獲得大幅度提升。

    他因而可以刻畫出更加繁複大型的靈陣圖,可以將「玄雷心核」和八根雷亟木完美連接起來,從而施展出比在三棱大陸,還要恐怖十倍的攻擊。

    也是如此,他能夠將雷霆閃電之力,強行灌注到碧焰光罩之上,悄然不覺間增強結界禁制的力量。

    並且趁邪嬰童子不注意的時候,以「玄雷心核」襲擊邪嬰童子的心臟,令他突然被重擊了一下。

    「秦烈,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以閃電刻畫的陣圖,是古陣圖吧?」暝風老祖突然道。

    又往口中塞了一塊肉,秦烈抬頭,看向暝風老祖,說道:「暝風前輩當真是慧眼如炬。」

    「嘿嘿,我多多少少明白了一點李牧的想法,我想……我知道他為什麼要你去找邪嬰童子了。」暝風老祖搓了搓手,顯得有些興奮,「或許我們有別的辦法可以解決眼前的困境!」

    「哦?」秦烈愣然。

    他流露出一副願聞其詳的表情。

    趴在地上,好像力量被抽盡的那些邪龍,也都將視線匯聚過來。

    「是這樣的。」暝風老祖陰沉的眼睛中,冒出幽幽光芒,「你別看邪嬰童子那『諸天寶鑒』威勢極大,似乎非常厲害的樣子,其實……這並不是『諸天寶鑒』真正的力量。老實說,如果『諸天寶鑒』的威力真的被全部釋放出來,我的碧焰光罩,加上你的雷霆閃電力量灌入,恐怕都沒辦法抵擋。」

    秦烈坐直了身子,回憶了一下,說道:「在我的感覺中,『諸天寶鑒』好像沒有那麼厲害,並不像一個聞名天地的天級靈器。」

    「那是因為『諸天寶鑒』已經損壞了。」暝風老祖解釋。

    「損壞了?損壞了還有這麼大的威力?」綠姮驚叫。

    暝風老祖沒有看這個麾下,而是對著秦烈解釋,「如果不是因為『諸天寶鑒』損壞了,天器宗的馮毅,還有羅翰,絕不會允許邪嬰童子持有『諸天寶鑒』!即便邪嬰童子潛藏在墟地,為了宗門排名第三的天級靈器,馮毅和羅翰兩人,也會不辭辛苦進入墟地,從邪嬰童子手中奪回『諸天寶鑒』!」

    「原來如此。」秦烈恍然。

    「傳言,在『諸天寶鑒』之中,孔奇添加了一種他無意獲取的古陣圖,其實……孔奇並不是真的完全掌握那種古陣圖,他只是依葫蘆畫瓢刻畫出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孔奇將『諸天寶鑒』淬鍊出來后,沒多久就耗費心血死了。」

    「之所以這樣,就是因為他將他並沒有真正熟悉和掌握的古陣圖,添入了『諸天寶鑒』之中。當然,他也是因為那一幅古陣圖,所以煉出了一件天級靈器,可他同樣因為不熟悉,遭受了反噬,這才早早死去。」

    「後來,修羅族入侵時,馮毅手持『諸天寶鑒』,將這天級靈器的威力真正發揮出來,當真是人擋殺人,魔擋殺魔,風頭一時無兩。」

    「可惜,孔奇因為並沒有真正掌握內部古陣圖,強行刻畫出來的古陣圖,畢竟存在弊端。」

    「一次血戰,馮毅手中的『諸天寶鑒』,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現問題。馮毅一時沒辦法壓制內部異常,自己都受了傷,在天器宗強者護送下,匆匆脫離戰場。」

    「事後,所有天器宗的煉器師一起檢查,發現『諸天寶鑒』內的那一幅古陣圖,在戰鬥中損壞了,從而導致『諸天寶鑒』突然失控。」

    「孔奇自己都沒有能真正掌握古陣圖,他死後,天器宗的煉器師更加沒轍,無人能修復『諸天寶鑒』,這才導致『諸天寶鑒』漸漸在天器宗不受看重。」

    「邪嬰童子是孔奇的徒弟,他在叛逃天器宗的時候,或許是出於對師傅的追憶,所以將損壞的『諸天寶鑒』竊走。」

    「然而,即便是邪嬰童子,也對古陣圖一無所知,所以他沒辦法修復,也再也沒有能將『諸天寶鑒』的至強威力發揮出來。」

    暝風老祖仔仔細細解釋了一番。

    秦烈認真聽著,待到他講完之後,才一臉古怪地喃喃低語:「賀沂,羅可馨,那些傢伙拼了命想要獲取古陣圖的奧妙,莫不成,也是存了修復『諸天寶鑒』的念頭?那還倒真是巧了。」

    ……

    ps:這章補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