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圍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圍島字體大小: A+
     

    「老祖,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邪嬰童子,一起過來求見。」

    就在秦烈和暝風講話的時候,綠姮突然收到消息,得知臨近三座海島上和暝風老祖齊名的老魔,竟聯袂而來。

    「哦?三人一起過來的?」暝風驚訝起來。

    「還有古陀和赤蝘,這兩人也和他們一道兒,還有……不少他們的麾下。」綠姮繼續說。

    暝風臉色猛地陰沉下來,「這麼說,他們將暝風島給包圍了起來?」

    「好像是這樣。」綠姮苦笑。

    「嗷!」

    吉爾伯特的龍吟長嘯,從海島外面傳來,嘯聲充滿了憤怒暴躁。

    秦烈臉色一變,「我們去看看!」

    「別!」

    暝風老祖抬手,神情凝重,「島內布置著重重禁制結界,他們想要冒然闖入,沒有那麼容易。一旦從禁制當中力量,他們的出手,就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綠姮,你讓那些邪龍進來,我幫他們打開一條入口!」暝風老祖吩咐。

    「明白!」綠姮匆匆離去。

    「綠焰鎖空!」

    暝風衝天而起,在暝風島上方百米之處懸浮著,從他寬鬆的袖口內,抖落出數千團碧綠色火焰。

    那些碧綠色火焰,陰森冰寒,有著豐沛的能量波動。

    數千團碧綠色火焰,大如磨盤,旋動著,迅速匯聚起來,形成巨大無比的綠色光罩。將暝風島中間的天空都給罩住。

    同時,種植在暝風島上的一棵棵參天古樹,翠綠色的葉子,粗如古獸腰桿的樹榦,都冒出綠幽幽的光芒。

    光芒凝為實質,一柱柱衝擊上天,融入那些綠焰光罩。

    陰森冰寒的光罩,被瞬間注入了磅礴濃郁生機,似乎能夠讓光罩源源不斷獲取能量。永不會枯竭。

    綠色光罩之外,日月星辰的變幻,盡數被遮掩。

    暝風島像是變成一個徹底封閉的空間。

    「老祖!我帶邪龍進來了!」綠姮叫嚷起來。

    「過來!」

    暝風兩手一抓,就在他身旁的綠色光罩處,突顯一條長長隧道。

    吉爾伯特,還有他的那些族人。張牙舞爪著,迅速穿過隧道進來。

    「卑鄙無恥的雜碎!」

    吉爾伯特鱗甲密布的龍軀上,分明有著十來道傷痕,還有幾處部位的龍鱗,都被撕扯了下來,從中滴落出鮮血。

    他一邊咒罵著。一邊扭動著龍軀,齜牙咧嘴。看樣子疼痛異常。

    同他一起下來的那些邪龍,也是遍體鱗傷,似乎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全部都遭受了瘋狂攻擊。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邪嬰童子,這三人還有他們的麾下。加上古陀和赤蝘,一下子出手。無數靈器和力量轟殺下來,立即就讓邪龍吃了大虧。」綠姮也走了過來,沖暝風和秦烈解釋,「他們分明來者不善!」

    「看出來了。」暝風老祖陰沉著臉,「不知道古陀和赤蝘,怎會說動了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和邪嬰童子三人。這三個傢伙一旦聯手,再加上古陀和赤蝘,在墟地還真是無人能招惹。」

    秦烈也是面沉如水。

    眾人講話之時,外面傳來「桀桀」怪笑聲,一名瘦瘦高高,身穿一件黑色長袍,袍子上以白底繪刻著骷髏骨架的老頭,率先漂浮在島上。

    老頭慘白的眼瞳深處,冒出泯滅人性的無情光芒,揚聲叫道:「暝風,怎麼?不出來見見我們這些老友嗎?」

    一個體型略胖的老嫗,滿臉皺褶,手中拄著一根蛇骨杖,那蛇骨杖上纏繞著一縷縷幽魂,她也陰森森笑著走上前,在碧焰光罩上頭停下,「暝風,我們可是有好事找你。」

    同時,一個身高不超過一米的男子,也目無表情地冒了出來,漠然道:「暝風,別人破不開你暝風島的大陣,我卻可以。」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和邪嬰童子沒有率領麾下,單獨而來,高高懸浮在島上半空。

    古陀和赤蝘兩人,等他們先過來以後,才一左一右顯形。

    古陀和赤蝘灰頭喪臉,身上還有被吉爾伯特抓過的抓痕,模樣可謂是無比狼狽。

    但兩人的精神卻極好。

    「暝風,上次在寒冰島,你橫插一腳,將這個姚天白白放走,害的我們連寒冰鳳凰也沒找到。這次,你的暝風島都被圍住,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做些什麼?」古陀怒氣沖沖道。

    「暝風,你如果識相,就將那個姚天交出來!」赤蝘尖叫,「我們只要那個姚天!十四頭邪龍,則是由白骨,鬼母和邪嬰童子分刮,我們絕不去碰!」

    「暝風,你如果肯和我們一起屠龍,嘿嘿,十四頭邪龍,除了那頭八階的,剩下你可以挑選兩頭,如何?」白骨魔君蠱惑道。

    秦烈和暝風老祖忽視一眼,算是弄明白了這些人的意圖,看出了他們的來意。

    龍人族的古陀,和蜥蜴族的赤蝘,想要的只是秦烈體內的神族血脈。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和邪嬰童子,都是人族邪魔,不能直接吸食神族血脈來蛻變自己,所以對神族血脈沒有染指之意。

    但十四頭邪龍在他們的眼中,可謂是價值連城,一身皆是奇寶。

    單單一頭八階的吉爾伯特,或許可以力抗他們當中任何一個,可惜,他們有三人,再加上古陀和赤蝘,生擒吉爾伯特都不是太大的問題。

    他們是因龍而來。

    「真是龍落平陽被犬欺!」吉爾伯特咆哮道。

    邪龍一族,即便是在搏天族沒有降臨之前,也是太古時代強橫一方的種族。

    搏天族到來后,邪龍一族選擇臣服,變成搏天族手中利刃,和搏天族一同征戰八方。

    那個時期,邪龍的龍吟所過之處,強如古獸,陰冥族,修羅族,都要暫避鋒芒。

    更不要提想要屠龍了。

    時過境遷,搏天族在百族之戰時落敗,不得不保全實力,帶領邪龍一族的高階邪龍撤離靈域。

    低階的邪龍,只能以身魂分離的方式沉睡,靜候新時代的到來。

    如今,吉爾伯特這一支邪龍蘇醒,卻發現曾經最弱小的人族,一舉變成了靈域新霸主。

    而睥睨眾生,曾經一度雄霸天地的他們,卻淪為被追著屠殺的目標。

    吉爾伯特生出一種凄涼悲愴的感覺。

    「暝風,以你一人之力,是沒辦法改變局勢的。」白骨魔君繼續放聲大笑,「不怕告訴你們,這個時候,我們三人的麾下,已分出一部分去了七目島。七目島上,還有幾頭邪龍在吧?放心,沒多久,那些邪龍就會被生擒,活著的邪龍,比死去的邪龍要值錢很多很多!哈哈哈!」

    「發達了,發達了!」招魂鬼母以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尖叫起來,「為了築造第二層魂壇,我已經用了兩百年積累材料,可惜還是遠遠不夠。這次,如果能得到三五頭活著的邪龍,我能換取足夠多的材料,助我重新淬鍊一層魂壇出來!」

    「我也這麼想。」邪嬰童子冷漠道。

    魂壇強者,每一次突破進階,都伴隨著天文數字的龐大靈材。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和邪嬰童子,都生活在墟地,背後沒有白銀級勢力的支持,他們每一次的突破都異常艱辛,一切都要靠自己。

    邪龍,在他們的眼中,就是海量的靈材,可以為他們換取許許多多欠缺的靈材,助他們更進一步。

    所以他們勢在必得。

    「我的族人,那些留在七目島的族人!」吉爾伯特怒嘯而起,想要衝出碧焰光罩,和外面的邪魔拼個你死我活。

    「你一出去一切就完了!」秦烈暴喝,「他們就希望你這麼做!」

    「還請冷靜一下!」暝風老祖也急道。

    留在碧焰光罩內,那些邪魔巨梟,想要衝殺進來需要時間,還需要耗費不少力量。

    然而,一旦吉爾伯特按耐不住,衝出了碧焰光罩,那麼誰也沒辦法逆轉被動局面了。

    「我的族人會被生擒活捉!會被……」吉爾伯特叫嚷。

    「只要不立即死去,就還有機會!別急!給我點時間,容我好好想一想!」秦烈極力勸說。

    「冷靜下來!」暝風老祖也勸說。

    碧焰光罩外面,白骨魔君,邪嬰童子和招魂鬼母,還有古陀和赤蝘,依舊在嘲笑著,譏諷著,大聲調侃。

    他們就是在激怒底下的人。

    邪嬰童子雖然說的輕鬆,也的確有將碧焰光罩破開的力量,但是,真要將暝風島上的碧焰天幕撕裂,他必須消耗巨大的力量。

    也將浪費很多時間。

    他並不想這麼做。

    所以眾人試圖說服暝風,讓暝風和他們聯手,一同獲取這些價值連城的邪龍。

    「讓我好好想一想。」

    就在這個時刻,秦烈突然慢慢閉上眼,窮死苦想,試圖從記憶深處,尋找到一個破掉局面的良策。

    暝風則是苦笑著搖頭,無奈道:「我只能聯繫李牧,希望他能過來一趟,可他……始終飄泊不定,這時候或許在別的大陸,就算是全力趕來,時間上也來不及。」

    「這還能有什麼辦法?」綠姮深深嘆息。

    吉爾伯特「呼哧呼哧」的不斷粗重呼吸,雖然暫時還沒有發狂,卻隨時可能失控。

    「我有個法子!」半響后,秦烈突地睜開眼,一臉狠厲決然。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