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七十七章 淬鍊血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七十七章 淬鍊血脈字體大小: A+
     

    青邏明顯有些意外。

    大半年前,古陀、赤蝘兩人聯手,試圖生擒秦烈,截取他體內的神族之血。

    關鍵時刻,暝風老祖橫插一腳,突然站到秦烈、拉普一邊,一人將古陀、赤蝘兩人攔截下來。

    秦烈和拉普從而能從寒冰島逃離。

    因為此事,古陀、赤蝘兩人之後沒有少找暝風的麻煩,龍人族和蜥蜴族也派遣了很多族人,在墟地附近遊盪,想要將秦烈搜查出來。

    可惜,秦烈之後一直沒有現身,古陀、赤蝘也漸漸放棄了。

    秦烈再次現身,竟帶著十四頭邪龍而來,一下子震驚了青邏。

    「姚天!你竟然還敢回墟地?!」青邏獰笑起來。

    「有何不敢?」秦烈沖身旁吉爾伯特示意了一下,「這個傢伙我要活的。」

    「留活口!」吉爾伯特吩咐。

    一頭渾身鱗甲密布的邪龍,搖頭晃腦,一口夾雜著酸液的龍息,瀑布長河般潑到青邏身上。

    青邏身上一件青銅鎧甲,被那酸液澆灌后,竟冒起來濃煙,所有靈氣都被腐蝕。

    青邏的身上,也出現許多窟窿,從中冒出膿水出來。

    「你竟然敢對我下手!」青邏厲叫。

    邪龍的巨爪拍擊下來,一爪子將青邏按在地上,讓他動彈不得。

    其餘的那些邪龍,繼續在七目島活動著,將剩下的龍人族族人撕碎吞吃。

    半個時辰后,七目島上再沒有龍人族、蜥蜴族的族人存在。那些人都變成了十四頭邪龍胃內的肉食。

    秦烈來到拉普之前所在的那些木樓。

    拉普離開后,這裡明顯被收刮過,許多地方都顯得很凌亂,有價值的東西應該都被龍人族和蜥蜴族給帶走了。

    「你的實力,相當於什麼境界的魂壇武者?一層,兩層,還是三層?」秦烈突然問。

    邪龍吉爾伯特,經過十來日的長途跋涉,也有些疲憊。

    他懶洋洋匍匐在地。如巨獸般眯著眼,聲音依然震天響,「大概和人族兩層魂壇的實力相當,哦,再過一段時間,我可能會更強一點。能夠和三層魂壇一戰。」

    「不錯,這實力差不多夠用了。」秦烈放下心來。

    龍人族的古陀,還有蜥蜴族的赤蝘,真正的實力相當於人族一層魂壇武者。

    兩人加起來的戰鬥力,恐怕也比不上吉爾伯特這頭邪龍,更何況。這裡另外還有十三頭七階邪龍。

    邪龍群的實力,自然比不上九大白銀級勢力。放在天寂大陸,天戮大陸這些地方,或許算不上頂尖。

    但在墟地,這一股邪龍群的實力,已經足夠強橫。

    「你們邪龍一族,如果長時間活動在暴亂之地別的地方,早晚都會引來白銀級勢力的追殺。也只有這裡。或許能讓你們避過人族的追擊,可以讓你們比較安詳的生活下去。」秦烈摸著下巴道。

    將這些邪龍帶到墟地。是他深思熟慮后的決定。

    墟地,出沒的都是邪魔外道,還有各種異族。

    這裡的生靈大多數都不受九大白銀級勢力待見。

    然而,九大白銀級勢力,明明知道有墟地這麼一個地方存在,卻很少過來清掃,也說明此地有存在的必要。

    墟地有眾多稀奇古怪的靈材,流通著種種禁忌之物,出售許多邪惡的秘術和祭品。

    就連自詡為正統的九大勢力,也有一些人暗中修鍊邪術,亦或者和異族有密切來往。

    他們要麼自己需要墟地的材料,要麼,他們通過墟地來收購一部分,和他們合作的異族所需之物。

    這麼一來墟地就有存在必要了。

    九大白銀級勢力的武者,一般不會來墟地,就算是來了,也會改頭換面,不會輕易暴露自己。

    這讓他們不能放開手腳亂來。

    在這裡,這一支邪龍群,只需要應付墟地本土的邪魔外道,還有那些修鍊邪惡秘術的異族即可。

    「先待著吧。」秦烈說道。

    以吉爾伯特為首的十四頭邪龍,於是將七目島當成新家,十四頭邪龍分散開來,各自挑選新的棲息之地。

    有的邪龍喜歡泥沼,就找個淤泥潭答待著,有的邪龍喜歡海水,就在海邊築造龍穴,有的邪龍喜歡陰涼,就找個山丘挖掘洞穴。

    秦烈留在原先和拉普所在的地方。

    取出一塊塊干肉,填飽肚子,恢復氣血以後,他開始靜心修鍊。

    他將八根雷亟木豎立起來,坐在八根雷亟木之間,以閃電之力凝鍊新的靈陣圖。

    短短時間內,一幅複雜變幻萬千的大型靈陣圖,以閃電為線,就在雷亟木中央凝成。

    站在蛛般巨大的圖陣內,凝望著八根雷亟木,秦烈眼睛微亮。

    他不由自主地回憶過去。

    葯山時,他在山洞內通過八根石柱,通過石柱上連接一根根纖細金屬線,通過牽引雷霆,弱化閃電之力,來慢慢淬鍊身體,修鍊天雷殛。

    此時,這八根雷亟木,雷亟木以閃電為脈絡的靈陣圖,和葯山內的奇陣便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深夜,月光皎潔,微風柔柔,不是雷霆閃電該有的時節。

    他突然運轉天雷殛。

    屏息凝神,以靈魂意識牽引雲霄雷電,試圖引閃電轟落。

    「轟隆隆!」

    平地一聲驚雷。

    一條條手臂粗細,數十米長的炫目閃電,從雲霄深處劈射下來。

    八根雷亟木之間,那一幅巨型閃電陣圖之中,傳來一股強猛狂暴的吸扯力。

    閃電靈陣圖驟然一變。

    一個巨大的閃電渦旋,就在八根雷亟木中央形成。如閃電深淵,能吞沒天穹雷霆閃電一般。

    「噼里啪啦!」

    一道道閃電,從雲端墜落,盡數落在那閃電漩渦。

    絲絲縷縷的電流,通過八根雷亟木的增幅,變得愈發狂暴洶湧,令渦旋內的閃電愈發動蕩猛烈。

    秦烈就在閃電漩渦中心。

    天上劈射的電流,通過閃電漩渦,一一牽引導向他軀體。

    閃電漩渦。有儲靈,聚靈,增幅,凝形,顯形,等等古陣圖形成。蘊含著種種玄妙。

    人在中央,秦烈如變成儲靈古陣圖的源頭,不斷以身體吸引閃電。

    只是十息時間,他丹田靈海內,由雷霆之力凝鍊的元府,已經充盈了閃電之力。快要滿溢出來。

    更多雷霆閃電之力繼續狂涌而來。

    「嗤嗤嗤!」

    他瞬間變成一個眩目的電人,無數道閃電纏繞其身。骨骼內,筋脈血管之中,則是雷霆爆音轟鳴不休。

    五臟六腑,四肢百骸,血管,骨髓,腦海。穴竅之中,都被雷霆淬鍊。被閃電疾射洗禮。

    久違的刺痛難耐感,重新襲遍全身,令他放聲嘶吼。

    嘶吼到了最後,他靈魂都有些無法承受被雷亟木和靈陣圖增幅了的閃電,不得不進入無法無念之境。

    靈魂飄忽,將知覺遺忘,他繼續默默承受著雷霆閃電洗禮。

    旁邊,邪龍吉爾伯特匍匐在地,似在假寐。

    第一聲雷霆爆炸后,他眼睛就裂開一道縫隙,觀察著秦烈的動作。

    待到一道接著一道閃電,被八根雷亟木中央的閃電陣圖,牽引著,彷彿從雲霄深處雷霆之地衝擊而來,他眼中縫隙就更大了。

    當閃電靈陣圖徒然一變,化為了一個閃電漩渦,瘋狂吸附天上雷霆閃電,不斷以雷亟木和靈陣圖增幅時,他已經睜大眼。

    等秦烈戰到閃電漩渦之心,以身體來聚集吸收那些九天閃電之時,邪龍燈籠一般巨大的眼珠子差點滾落了出來。

    他被深深地震驚到了。

    「果然是流淌著神族的瘋狂血脈……雖然並非純粹的神族,可這種瘋狂性情,還真是如出一轍。」吉爾伯特眼中流露出敬畏的光芒。

    神族的瘋狂聞名天地,這個為了強大,為了增強實力,能不惜一切代價的種族,從來沒有弱者。

    就算是婦人,幼童,也都充滿了瘋狂的因子。

    神族的族人,天生就是戰士,婦幼也不例外。

    傳言中,神族尚未降臨靈域之前,就在域外星空和種種古族血戰,這種種族只要存在著,就一直處於侵略狀態。

    他們殺入靈域后,立即就對靈域存在的所有種族發起戰爭,他們最終征服了靈域。

    征服靈域后,他們並沒有就此停下,以靈域為跳板,通過靈域連接種種輔世界的虛空通道,他們又向各個輔世界,秘境,巨龍,古獸,陰冥族所在的小天地發起戰爭。

    這是一個不知疲憊,永不知休止,一直都在戰鬥的瘋狂種族。

    「咦!」

    望著處在閃電漩渦之心的秦烈,吉爾伯特驚呼一聲,綠幽幽的眼瞳,緊緊盯著秦烈的身子。

    他感知到一股血脈複述的奇異波動。

    「嗷!」

    處於無法無念狀態的秦烈,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從鎮魂珠內強行抓了回來。

    他立即放聲嘶吼。

    他也馬上發現,無數碎小的閃電,狂暴的雷霆閃電,在淬鍊筋脈,臟腑,骨骼的同時,逐漸深入了血液。

    雷霆閃電開始洗鍊他的鮮血!

    鮮血沸騰,如滾動的岩漿,釋放出驚人熱量。

    一簇簇烈焰,一個個赤紅的神文,從岩漿般的血液內升騰出來,熊熊燃燒。

    烙印在血液中的寶庫,如被雷霆閃電撕裂開來,他的靈魂瞬間深入其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