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七十五章 遠離戰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七十五章 遠離戰端字體大小: A+
     

    秦烈同邪龍一道兒離開。

    「轟!」

    雲端深處,傳來一聲驚天動地霹靂,宏大浩瀚的能量波動,星河崩潰一般,從天際震蕩下來。

    吉爾伯特停了下來,秦烈也昂首看天,臉色陰沉。

    一道道明晃晃的光河,數萬米長,上千米寬,交叉在天空之中,撕裂著空間。

    光河交匯之處,璀璨炫目的光團,折射出無數耀眼的奇異神芒。

    一條流星般的身影,從光團內部墜落,被光芒刺的千瘡百孔,魂壇粉碎。

    那身影從天墜落下來。

    秦烈凝聚精神意識窺探,卻不能看出那道墜落的身影,不能分辨出他是人族,還是鬼族。

    「是人族還是鬼族?」秦烈沉聲道。

    邪龍吉爾伯特的綠幽幽眼瞳,冒出兩道綠色光芒,近百米長。

    綠色光芒中,許許多多龍語符字閃爍而出,蘊含著一種洞察天地知識的奧義。

    這是龍族的秘術「天龍真解」,以龍息,龍目,龍語,來分辨天地,探查奧妙。

    「是個人。」吉爾伯特觀察著那道墜落的身影,也顯得有些驚奇,「他魂壇炸碎了,靈魂被空間之力切割成一縷縷,許多被抽離到不知名空間,恐怕很難重聚了。」

    「這麼說,他算是……死了?」秦烈臉色一變。

    「差不多算死了。」吉爾伯特回應。

    秦烈心生不安。

    天空之戰,決定著人族和三鬼族的大勢。四大白銀級勢力的魂壇強者,如果不能擊潰三鬼族的那些老鬼,那三鬼族必然有更多休養生息的時間。

    給三鬼族更多的時間,他們一定可以更快地恢復,下一次將會更難對付。

    天上墜落的為人族魂壇強者,這意味著,人族在雲端之戰沒有能取得壓倒性的優勢。

    未來的局面將會平添諸多的變數。

    「蓬!」

    兩團烈日爆炸般的狂暴波動,又從雲層深處傳來,爆炸發生后。空中突顯兩個深幽黑洞。

    黑洞一收,將那爆炸形成的碎片,血絲,魂念,瞬間抽離。

    秦烈又是駭然失色。

    「兩名魂壇強者同歸於盡了。」吉爾伯特的龍目之中,流露出巨大的驚懼。「我們應該趕緊離開!」

    秦烈也本能地意識到不妙。

    這時候,通過對天上局勢的觀察,他意識到虛空之戰,人族未必就能佔到上風。

    人族不勝,他再回天寂大陸就沒有必要,而且可能會遇到很多不可知因素。

    他還擔心天器宗會暴露他血脈的身份。從而導致天劍山、萬獸山這兩股勢力,也有人對他心生不軌。

    魂壇強者的接連死亡。意味著,天上的戰鬥已經到了末端。

    或許下一刻就能分出結果。

    這時候繼續留下來實屬不智。

    「換個方向!」他突然喝道。

    「究竟往那邊走?」吉爾伯特急道。

    「那邊!」秦烈指向另一條路。

    那條路,遠離三棱大陸,也遠離天寂大陸,正是他之前過來的方向。

    落日群島的方向。

    他準備直接返程。

    地面之戰,他已經竭盡所能重創了三鬼族,令天鬼族、青鬼族遁回空間亂流。地鬼族潛藏地底。

    他能做的已經全部去做了。

    天空之戰,對他而言太過於遙遠。即便他的存在,能給那些身懷烈焰烙印的三鬼族魂壇老鬼造成一些麻煩,也應該不能最終決定局勢。

    烈焰印記,能將涅槃境、破碎境的三鬼族族人燒死,卻不能真正焚滅魂壇級別的老鬼。

    從眼前來看,天上的戰鬥即將落幕,而他……則是三鬼族勢必要率先除去的對象!

    他必須儘早儘快從此地離開。

    「明白了!」

    吉爾伯特以龍語招呼族人,邪龍群重新改變了方向,化為雲層下的一束束光影,全力逃離此地。

    半日後,秦烈和邪龍就徹底遠離了三棱大陸。

    三日後,秦烈從寂滅宗的地界消失。

    他和邪龍繼續往墟地的方向行進。

    他並不知道,他和邪龍離開的第二天,三棱大陸上方雲端的戰鬥,便已經結束。

    此戰,人族有四名魂壇武者隕滅,五名重創,其中,寂滅老祖南正天,許然,祁陽,還有燕白衣,都在重傷者行列。

    三鬼族那邊,有三名魂壇強者死亡,六名被重創。

    人族和三鬼族魂壇強者之戰沒有最終分出勝負。

    雙方之所以休戰,是因為彼此都知道,繼續血戰下去,兩方都可能強者死絕。

    最終,三鬼族的魂壇強者,撕裂一條空間通道縮回三棱大陸。

    人族的魂壇強者,也放棄了殺向三棱大陸繼續追擊,而是立即撤回。

    萬獸山,天劍山,幻魔宗和天器宗的魂壇強者,在戰鬥結束后,立即藉助於空間傳送陣,急匆匆趕回自己的宗門。

    幻魔宗急於鎮壓天戮大陸那邊的青鬼族。

    萬獸山,天劍山和天器宗,因為有魂壇強者重傷,必須要返回宗門以秘術恢復。

    人族和三鬼族在三棱大陸的血戰,暫時告一段落,但在天戮大陸和天滅大陸的戰鬥,依然在如火如荼進行著。

    一艘黑鐵巨船上。

    南正天,許然,童真真,雷閻,沈魁,沈月,等等寂滅宗身份尊貴的人物齊聚一堂。

    寂滅老祖南正天滿身血污,一頭本來亂糟糟的頭髮,已經被剃的精光,光光的腦袋上有著許多細小的裂縫,那些裂縫之中,閃爍著電光。傳來鋒利的空間氣息。

    許然臉色蒼白,倚靠在童真真身旁,一臉苦笑。

    雷閻也是垂頭喪氣心情不佳。

    「咳咳……」

    雷閻一講話,嘴裡面就冒出大量的血沫,他把血沫子吐掉,砸吧砸吧嘴,才能量利索的講話。

    「布托,馬修,安德魯。柏格森……這十幾個三鬼族的老鬼,還真是厲害。」

    雷閻眼中流露出敬畏的光芒,「誰也沒有預料到,在空間亂流,不知名的輔世界,幽暗之地。顛簸流轉的三萬年以後,他們竟然還保留著如此強大的實力!」

    「要不是南老怪一個人拖住布托和安德魯兩個老鬼,我們或許會最終慘敗。」許然嘆道。

    「徐老大也了不得,我以前以為你頂多也就築造了一層魂壇,沒料到……」雷閻讚嘆不已,「徐老大你一個人。將那個馬修給纏的動彈不得,真是風采不減當年!」

    「祁陽。燕白衣,洛楠,馮毅,這些人都非常厲害。」許然沉聲道:「沒有他們的到來,單憑寂滅宗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抵禦這麼多鬼族強者!」

    「地面戰鬥如何?」

    南正天一講話,胸口還有細小的空間鋒芒閃爍。他隨手一掐,就將那些光刃擊散。

    「地面之戰。我們可謂是獲得了最終勝利。我們大概死了五六百人,三鬼族,死了將近兩千。」

    在眾人的注視下,沈月臉色一正,首先說明了結果。

    然後,她又詳詳細細,將地上之戰的經過,給說個清楚明白。

    「以八根雷亟木為基礎,凝鍊閃電為陣,聚集大型的『玄雷心核』,大規模滅殺鬼族族人?都是秦烈那小子乾的?」許然驚叫起來。

    「他還帶動了十四頭邪龍?邪龍幫助你們,殺了眾多三鬼族的族人?」雷閻也大吃一驚。

    童真真和林涼兒同樣眼睛閃亮。

    此戰開始后,林涼兒就在童真真身旁,一直沒有離開,戰鬥結束后,兩人也是在一起。

    「看來我們還不如這小子。」南正天呲牙咧嘴,露出一個顯得猙獰的笑容,「我們沒有能夠在天上獲勝,沒有能擊潰那些三鬼族的老鬼,但因為那個小子,我們至少獲取了地面的勝利,哈哈,兩場勝一場也不錯!」

    他心情似乎還不錯。

    「他人呢?」許然關切道。

    「被天器宗的人騙去了,不知道商談什麼,沒有和我們一道兒回來。」沈月撇嘴。

    「天器宗?」雷閻神情一動,「我從天上下來的時候,同馮毅一起,我並沒有在天器宗看到那小子啊?」

    「他不在天器宗?」許然臉色一變,急道:「三鬼族的族人,對他一定有著想法。他的血脈,能令懷有烈焰印記的鬼族強者痛徹心扉,同樣的,一定距離內,那些鬼族強者也可以感知到他的位置!」

    「沈老,你親自聯繫一下天器宗那邊,問問秦烈的動向。」南正天沉聲道。

    「好!」沈魁取出一塊鏡面,以特殊魂念來溝通天器宗那邊。

    眾人都看向他。

    過了一會兒,沈魁深深皺著眉頭,說道:「賀沂說秦烈和十四頭邪龍一道離開了。」

    「邪龍?」雷閻訝然。

    「有一頭邪龍擁有真名,應該是八階,剩下的十三頭也是七階的等級。」沈月解釋。

    「秦烈有著搏天族血脈,而邪龍則是搏天族最忠實的走狗,想來應該不會有事。」童真真講話。

    「我不是擔心邪龍對付他,我是害怕三鬼族的那些老鬼,分成一兩個出去,滿世界找他。」許然深深皺眉,「天鬼族的老鬼,擅長空間之力,有兩個只是輕傷,他們如果離開三棱大陸追擊,方圓萬里之內秦烈都不安全。」

    「他沒有來這邊,應該已經遠離三棱大陸,要麼去了天寂大陸,要麼,則是返回落日群島。」沈魁猜測道。

    「我要閉關恢復,這段時間,他不在天寂大陸會好一點。」南正天緊皺眉頭。

    「沈老,你聯繫一下天劍山那邊,告訴他們秦烈不在我們這兒。讓他們將秦烈的消息,通知一下李牧,只要李牧知道這件事,後面我們就不用多擔心了。」許然說道。

    「好。」沈魁點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