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六十八章 古煉器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六十八章 古煉器師!字體大小: A+
     

    天色漸暗。

    四大白銀級勢力眾多武者,從雲端降落,分散在絕陰墓地各個洞穴口,耐心等候。

    許多鮮艷的巨幡,石柱,還有稀奇古怪的金屬線,都閃耀著明熠光芒,就在一個個噴涌陰寒氣息的洞口。

    那些物事組成了有著特殊作用的奇陣。

    秦烈也在一個洞口處。

    八根雷亟木聳立在他身旁,如擎天巨柱,他就在八根雷亟木中央端坐著。

    即使在白晝,都沒有一絲陽光能透射進來的絕陰墓地,在夜幕降臨以後,徹底漆黑下來。

    簡直是伸手不見五指。

    更濃烈的森寒陰冷氣息,從絕陰墓地那些洞口噴涌而出,越來越冰冷。

    後來,眾人不得不凝鍊靈力形成護盾,一圈圈火焰,點燃天炎晶之類的火源,才能抵禦此地森寒。

    火光的亮熠,照亮了漆黑的絕陰墓地,讓相隔不遠的人彼此可見。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呼呼呼!」

    遠處的天空,突然有兩道身影,被炙熱烈焰點燃。

    秦烈血脈沸騰,瞬間凝鍊力量,以雷電貫穿雷亟木。

    「有三鬼族族人到來!」他提醒眾人。

    聲音一落,一縷縷青幽電芒,如密密麻麻的繩索交織一般,不斷連接著八根雷亟木。

    靈魂意識的操控下,閃電遊走,電光火石之間繪刻出以古陣圖為基礎的複合靈陣圖。

    「殺!」

    遠處傳來一個陰厲聲。

    五百多名三鬼族族人,乘坐著浮石而來。其中兩人體內有著烈焰印記,倏一接近便燃燒起來,意味著那個烈焰家族的餘孽,就在當中。

    他們馬上知道人族都在這一塊。

    臨近后,他們看到一簇簇明亮的火焰光團,更加肯定人族的到來,必然是不懷好意。

    「斬殺他們!」賀沂也下達命令。

    瞬間,數百道鮮艷炫目的流光,從絕陰墓地那些洞口方位疾射向天。

    流光充盈著澎湃力量。分別來自於一面面聳立的巨幡,一根根石柱,金屬絲匯成的特殊靈器。

    數十名三鬼族的族人,被流光貫穿身子,尚未落到絕陰墓地便死的透透的。

    另有十來塊浮屍,也被流光齊射。從而爆炸開來。

    上面三鬼族族人尖叫著沖落。

    「咚!」

    一身沉悶的心跳聲,突地從八根雷亟木內部震蕩而出,有十來個通幽境的三鬼族族人,立即慘叫著,口吐鮮血消亡。

    他們眼中神采潰散,心臟處。出現一個焦黑的洞口。

    心臟承受不住雷霆閃電的衝擊,爆碎了。從而令他們瞬間慘死。

    八根雷亟木中央,無數閃電遊絲交匯,形成燦若星辰般浩瀚靈陣光線。

    深夜,那些由閃電凝成的光線,璀璨奪目,晃的人眼睛都隱隱生疼。

    白晝時,並不顯得特別華麗的靈陣圖。在夜裡,無比的矚目。無比耀眼。

    秦烈就在複合靈陣圖之下,兩手緊握,在捏著「玄雷心核」的靈訣,不斷凝鍊力量,來呼應他身旁,那漸漸凝鍊要大了數百倍的巨型「玄雷心核」!

    「這是……」

    天器宗的煉器宗師賀沂,臉上浮現出深深驚異之色,一瞬不移地凝視在秦烈頭頂方位。

    秦烈頭頂的複合靈陣圖,無比繁雜炫目,蘊含著難以想象的神妙。

    深夜,那靈陣圖,當真如浩瀚星海內的無數繁星。

    「他也是一名煉器師,而且……還是能繪刻古陣圖的古煉器師!」羅可馨輕輕道。

    賀沂一震,他眼中爆出難以置信的精光,「你早就知道?」

    「嗯。」羅可馨將聲音放低,解釋道:「幾日前,他幫杜向陽修復了一柄飛劍,那柄飛劍我也看過,內部刻畫的恰恰就是古陣圖。我當時斷言,那柄飛劍暴亂之地無人能修復成功,因為就算是我們天器宗,也沒有人精通古陣圖。」

    「我注意到了杜向陽手中的飛劍,那應該是一柄天級靈器了,我前兩天也在好奇,好奇天劍山竟然會將一柄天級靈器,交給一個如意境初期的小子使用。」賀沂恍然。

    「就是那柄飛劍了。」羅可馨肯定。

    「古陣圖,古煉器師!」賀沂振奮異常。

    「如果我沒有猜錯,灰島能煉製烈焰玄雷,應該也和他有關。」羅可馨繼續說:「灰島煉製的烈焰玄雷,表面上來看,好像是從寂滅玄雷變化而來。但經過我的研究,烈焰玄雷的煉製技藝,某些方面已超過了寂滅玄雷,尤其是在靈陣圖方面!」

    「你是說?」賀沂驚叫。

    「是的,我讓我爺爺破解了一枚烈焰玄雷外層的禁制,從而看到了內部的靈陣圖。」羅可馨點頭。

    「也是古陣圖?!」賀沂眼睛一亮。

    「就是那樣!」羅可馨再次點頭。

    「我明白了。」賀沂深吸一口氣。

    再看秦烈之時,他的眼中,滿是激動的光芒。

    「等將這些異族清理乾淨了,我會找他好好談一談,我想我們可以和灰島合作合作。」羅可馨試探道。

    「那是當然!懂得古陣圖的煉器師,能改變暴亂之地煉器的時代!」賀沂低喝。

    「咚!咚咚!」

    秦烈頭頂,巨大無比的「玄雷心核」,傳來一聲聲直達心核的暴跳聲。

    猶如天神的巨錘,狠狠敲擊著心臟,一個個三鬼族的族人,接連心臟爆碎,從天上墜落。

    絕陰墓地上方,人族聚集的武者數千人,他們事先還做了準備,以種種靈器奇陣來衝擊天穹。

    從遠處趕過來的三鬼族族人。只有五百多個,被連番衝擊,很快死傷大半。

    剩下的三鬼族族人,眼見形勢不妙,只留地鬼族族人,從極遠之處遁地,由地底潛入絕陰墓地。

    青鬼族和天鬼族族人,立即撤離絕陰墓地,去召喚更多族人到來。

    「至少殺了三百多人!」

    「等著吧!他們一定還會有新的族人過來!」

    「我想我們根本不需要前往三棱大陸腹地了!」

    「……」

    三鬼族族人逃離后。眾人興奮起來,輕鬆地交談。

    「為什麼那些地鬼族族人,不帶著天鬼族和青鬼族族人,直接從絕陰墓地外面的地底深入?」萬獸山的天瑜疑惑道。

    秦烈看了她一眼,說道:「絕陰墓地的地底深處,和別的區域不同。據我所知。我們腳下的大地深處,存在著某種類似於結界的陰森力量,一層層凝在地底,就連擅長潛入地下的地鬼族族人,要破開那一層層陰氣封鎖也非常困難,他們根本沒辦法帶著天鬼族和青鬼族族人進去。」

    「明白了。」天瑜笑了笑。

    秦烈沖她點了點頭。心生好感,又道:「地鬼族族人。之所以要從這些洞口進入,也是不想將太多的力量,浪費在破開陰氣的封禁上。」

    他和天瑜前段時間才激戰一場,他還利用血脈傷了天瑜,他本以為天瑜會懷恨在心,卻沒料到天瑜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好像,那場公平的戰鬥。天瑜並不計較。

    「秦烈,看看地底的情況吧。」杜向陽叫道。

    「嗯。」

    閉上眼。收回聚集起來的雷霆閃電之力,他將靈魂意識重新集中地底。

    他突然發現,由六個虛渾之靈傳遞過來的畫面,只是一幅。

    這意味著六個虛渾之靈聚集在了一起。

    那是一座無比宏大的石宮,拱頂有百米高,周圍滿是參天巨柱。

    石宮中央,一座百畝地一般大的法壇,擺放著許許多多碩大頭骨,獸骸,陰森森的靈器,種植著詭異的靈草。

    法壇周邊,有著九十九條細長溝壑,如九十九條溪流,一起匯聚向法壇。

    在那些溝壑內,流淌著黑色、墨綠色、血紅色、暗藍色等濃稠液體,液體之中,分明充斥著或是強烈,或是微弱的靈魂波動,仔細去看,會發現一縷縷幽影似潛藏在裡面。

    「什麼東西?」秦烈細細感知。

    一縷縷弱小的幽影,在他的觀察和感知之下,漸漸被他洞察了真實。

    那是凡人的靈魂!

    弱小的幽影,是凡人靈魂,較強的幽影,則是武者的靈魂!

    九十九條溪流,不知道延伸向何處,不知從何處帶來的那麼多靈魂,一一匯聚向那座巨**壇。

    法壇上,一簇簇模糊影子在聚集著,試圖凝結,想要形成清晰龍魂出來。

    這座法壇,也在進行著邪惡祭祀,要喚醒,或是召喚一頭邪龍出來。

    這頭邪龍分明要比如今冒出來的要強大一個級別!

    六個虛渾之靈,分散在法壇旁邊,焦急等候著。

    他們似在等候法壇爆碎,等候邪龍蘇醒,然後將碎成無數塊的碎塊吞吃掉。

    這一座法壇,處在絕陰墓地的地底最深處,就連三鬼族的族人,至今也尚且沒有發現。

    法壇在運轉,在通過九十九溝壑,從某處牽引著幽影魂念,重聚邪龍的魂魄。

    秦烈驚異無比,通過六個虛渾之靈,從各個角度打量著法壇,想看出法壇的奇妙。

    法壇邊角,無數蚯蚓版的奇異小字,閃爍著異光,蠕動著,遊盪著,將更多地顯現出來。

    「吉,爾,伯,特……」

    看著那些蠕動的蚯蚓文字,人在絕陰墓地上方的他,下意識念叨出來。

    這是一頭有著真名的邪龍!

    只有達到八階的邪龍,才會被邪龍的首領,賜下獨屬於自己的真名。

    每一個擁有真名的邪龍都絕對不容小視。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