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六十五章 邀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六十五章 邀請字體大小: A+
     

    「大家還是商議商議,想一想,該怎樣對絕陰墓地的三大鬼族動手吧。」

    天器宗的賀沂,微眯著眼睛,示意大家坐下來商榷要事。

    「嗯,正事要緊。」

    「還是說說如何進攻吧。」

    「都坐下來吧。」

    眾人講著話,以秦烈為中心散落坐下,都聰明的沒有去談幻魔宗。

    雪驀炎心中一嘆。

    她出自幻魔宗,對幻魔宗非常有感情,對她師傅雨凌薇也是敬慕有佳,即便是師秀玲、雎睿婕做出了一些不利於血煞宗的決定,她還是不希望幻魔宗被眾人排擠。

    尤其是在邪族入侵的緊要關口。

    她知道幻魔宗內部,不像別的宗門那般團結一致,知道聞濱一心想取代她師傅雨凌薇,坐上幻魔宗宗主寶座。

    她也清楚師秀玲等宗內長老,因為她師傅和她母親的關係,也心生不滿。

    這種狀況的幻魔宗,又恰恰處在風頭浪尖,被青鬼族侵入。

    若是沒有這個小同盟的支持,幻魔宗,必將遭受沉痛打擊。

    她不想如此。

    「你不用太擔心,幻魔宗畢竟是白銀級勢力,對付三大鬼族的一支應該不會太艱難。」楚離走近道。

    「三大鬼族最巔峰的三層魂壇強者,都在我們頭頂天穹,上面的戰鬥,才會真正決定暴亂之地走向!」羅可馨輕喝。

    雪驀炎怔然,想了想。才輕輕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眾人繼續商談如何攻擊絕陰墓地。

    半個時辰后,眾人重新踏上戰車,飛輦,靈禽,一個個接連上天。

    「秦烈,能否單獨聊幾句?」

    天器宗的羅可馨,站在一輛藍水晶戰車內,眸中光芒熠熠。發出了邀請。

    「聊什麼?」秦烈淡然道。

    「我們天器宗希望也能從灰島購買到烈焰玄雷!」羅可馨認真道。

    秦烈驚愕起來。

    「我這兩天才知道,原來灰島並不屬於血煞宗,而是聽命於你。」羅可馨明眸閃亮。

    周邊許多四大勢力武者也驚異起來。

    最近一年,灰島依仗「烈焰玄雷」在暴亂之地漸漸有了小名氣,很多勢力都注意到灰島,通過幻魔宗購買烈焰玄雷。

    他們都以為灰島和血煞宗一體。

    聽羅可馨這麼一說。眾人驚訝的時候,也心生疑惑:莫不成灰島真和秦烈有關?

    他們並不知道,自從羅可馨發現秦烈能繪製古陣圖以後,就真正對秦烈有了十二分濃郁興趣。

    她這兩天藉助天器宗廣闊消息源在打聽關於秦烈的一切信息。

    她知道灰島、血島、炎日島全部由秦烈做主,知道灰島和血煞宗根本沒有關係,只是純粹的盟友。

    她越來越覺得秦烈身上蘊含著諸多神秘。

    「你們天器宗真想購買烈焰玄雷?」秦烈心神一動。

    「當然。我們可以按照市價,甚至幻魔宗開出的價格購買!你知道的。我們天器宗,從不缺少靈石!」羅可馨傲然道。

    幻魔宗從灰島以低價購得烈焰玄雷,轉手以高價賣出,最近一年賺的盆滿缽滿。

    幻魔宗的價格要高於市價,但依舊有勢力搶著購買,因為烈焰玄雷在大戰中的確能發揮奇效。

    「我很想答應,可惜。我們遇到了困難。」秦烈示意沈月靠近。

    沈月抿嘴一笑,讓金翅鸞接近羅可馨的水晶戰車。拉近了秦烈和羅可馨的距離。

    「什麼樣的困難?」羅可馨追問。

    「我們煉製烈焰玄雷的材料,受到幻魔宗的限制,最近的煉製處於停滯狀態。」秦烈解釋。

    羅可馨眼睛一亮,忽然咯咯嬌笑起來,「原來如此,看來你們和幻魔宗的交惡,這也是源頭之一。」

    她猜測到了真相。

    秦烈並不否認,「不錯,因為最近異族入侵,我讓灰島將所有煉製的烈焰玄雷輸送過來。但這麼一來,便沒有份額給幻魔宗,從而導致幻魔宗切斷了對我們靈材的供應,使得我們烈焰玄雷的煉製,還有武者的修鍊,都陷入了困境。」

    「大批量的靈材交易,往往需要無數大型飛行靈器,許多大型船艦,還需要跨大陸海域的運輸,當然,這些都需要時間。」羅可馨流露出瞭然的笑容,「你們灰島,沒有那麼多的大型靈器,沒有運輸的船隻,也沒有時間,對吧?」

    「可以這麼說。」秦烈點頭。

    「你們沒有的,我們天器宗都有!另外,我們還有最高級的空間傳器陣!只要一座最高級的空間傳器陣建造在灰島,你們現今所遇到的所有麻煩,就能全部迎刃而解!」羅可馨自信滿滿。

    秦烈深吸一口氣,道:「的確如此!」

    「最高級的空間傳器陣只有我爺爺可以煉製。」羅可馨嫣然一笑。

    「我明白。」秦烈點頭。

    「那麼,此戰過後,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聊聊?」羅可馨微笑。

    「當然。」秦烈一口應承下來。

    「那先這樣?」

    「好。」

    兩人口頭上達成默契。

    金翅鸞重新和羅可馨的水晶戰車分開。

    沈月淡淡一笑,「看來你不需要我幫忙了。」

    別頭,深深看向她,秦烈問:「師姐本來準備想如何幫我?」

    「老實說,也是通過羅翰那條路,讓他在灰島建造一座頂級的空間傳器陣。」沈月苦笑。

    「聽說羅翰很難搞定。」

    「別人請不動他,我爺爺可以,他欠我爺爺人情,只要是我爺爺找他,他怎麼都要答應。」

    「原來如此。」

    「現在來看,你應該不需要我幫忙了,那羅可馨分明對你的某些方面有著濃烈興趣。」

    「什麼方面?」

    「靈陣圖,確切地說……是古陣圖。」

    秦烈沉默,他和沈月想的一樣,也猜測到羅可馨為此而來。

    幾日前,他拿著那柄「五火流光劍」離開的時候,沈月,羅可馨都在。

    當時羅可馨還斷定了那柄劍內部的是古陣圖。

    如今,杜向陽握著「五火流光劍」威風凜凜,那柄劍展現出來的力量,早已說明了一切。

    最後帶走那柄劍的人恰恰是他,他又是灰島的主人,灰島由一群煉器師組成,還煉製出了烈焰玄雷……

    一切都清楚明了了。

    「我會和她好好談談。」沉吟了一會兒,秦烈重新靜下來,取出肉塊吞吃。

    沈月深深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金翅鸞繼續向前。

    半日後。

    一輛輛戰車,飛輦,靈禽,數千名人族武者,無聲無息地出現在絕陰墓地雲端。

    轟鳴聲最響的水晶戰車都幾乎沒有發出聲音。

    眾人刻意收斂身上的血氣波動,在千米高的天空,打量著絕陰墓地。

    「有點冷。」杜向陽皺了皺眉頭。

    傍晚時分,周邊彩霞滿天,然而,當他們出現此地后,卻發現天空陰沉沉的,沒有一絲霞光滲透進來。

    絕陰墓地上方灰雲簇簇,雲中有著陰森寒意,那些寒意能直達識海深處,讓人覺得不自然。

    底下,遍布著大大小小的墓地,許多墓地被挖開黑魆魆洞口,從中冒出陰寒的風。

    看著那些洞口,不知為何,眾人心底都泛出一絲寒意。

    「和以前的感覺不太一樣。」楚離突然道。

    「的確不太對勁。」一名曾經來過此地的寂滅宗老者,也是暗暗皺眉,「以前這裡的陰氣沒有這麼重,也沒有那麼多洞口,更加沒有能滲透靈魂的冰寒。」

    「自然是三大鬼族在暗中搗鬼。」畢尤冷哼。

    秦烈正要講話,突地目顯異芒,禁不住要阻止。

    鎮魂珠內,六個虛渾之靈正通過一束奇異光道,穿過第三層和第二層空間,要遁離出來。

    他們好像並非飢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