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六十一章 我們需要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六十一章 我們需要你!字體大小: A+
     

    雲霄深處,人族、異族魂壇級彆強者之爭,攪的空間震蕩,域外風暴橫行,道道流星如長戈橫貫天地,一團團炫目亮光,如烈日,如明月星辰爆碎開來。

    不論人族,還是三大鬼族,巔峰的強者都刻意將戰場維持在天穹上端。

    他們深知這種級別的戰鬥,一旦波及到下方,將會造成何等災難性的場面。

    他們之間的戰鬥,只有同級者可以參與,連涅槃境都不夠資格深入其中。

    那是真正的巔峰對決。

    天穹之下,離地數千米的空中,魂壇以下武者的血戰,尚未真正激烈,便突地戛然而止。

    異族紛紛重返三棱大陸。

    「殺到他們的中央腹地!」

    一個個振臂高呼聲,從五大白銀級勢力人群內傳來,十幾名涅槃境、破碎境的強者,颶風般圍繞在秦烈身旁,一馬當先地往三棱大陸飛來。

    此時,秦烈已暫時將八根雷亟木收起,好保存力量。

    「你儘管恢復,其它的不用多管。」沈月輕聲道。

    秦烈就坐在她的金翅鸞身上。

    六階的金翅鸞,全力疾馳的速度,要勝過秦烈手中所有的水晶戰車,為了能較快的進入異族聚集之地,也為了能夠不分心,秦烈沒有拒絕沈月的邀請,選擇坐上了金翅鸞。

    金翅鸞上,他從空間戒內,取出一塊塊靈獸干肉,撕扯著。大口咀嚼吞咽。

    全部都是五階、六階的靈獸,血肉中蘊藏著豐沛的血肉精氣,對體力和血脈的恢復都有巨大幫助。

    與此同時,他另外一隻手,還不忘捏著一塊塊純度極高的靈石,汲取其中的靈力。

    他肉身和靈海的消耗同樣大。

    沸騰血脈,催發烈焰印記,令曾經烙印上印記的三大鬼族強者,被烈焰淹沒。沒有發揮出任何作用,便被燃燒成灰燼。

    那些人至少都是破碎境後期。

    大多數身中烈焰印記者,境界都極為精湛高深,涅槃中後期的比比皆是。

    率先被烈焰焚燒的三大鬼族,一開始就對他們造成了重創,消減了他們的巔峰之力。

    沸騰血脈消耗的便是肉身之力。

    之後。御動八根雷亟木,以閃電繪製靈陣圖,引發玄雷心核,不斷爆鳴,消耗的則是靈力和魂能。

    他必須要抓緊時間,最快速度恢復靈力、魂能和肉身之力。才能在接下來的戰鬥中,繼續上演奇迹。對異族造成滅頂般的恐怖殺傷力。

    他在集中精神全力恢復。

    「吞下這枚丹藥『魂雲聖靈丹』,盡量更快恢復過來,我們需要你!」突然,天器宗的畢尤走上前,將一枚丹藥遞來。

    秦烈睜眼。

    一枚龍眼大小的丹丸,閃耀著玉質光澤,丹丸之上。一簇簇微小的雲團輕輕浮動著,傳來精純的靈魂氣息。

    那種精純的魂力。竟然比十塊魂晶加起來的魂力都要充沛,嗅著上面繚繞的微小雲簇,他便靈台清明,有種靈魂受益的奇妙感。

    「天器宗果然財大氣粗。」沈月眼睛一亮,不由讚歎出聲,見秦烈微愣,她想也不想地從畢尤手中將丹藥接過。

    在畢尤錯愕的目光中,她毫不避嫌,竟將那一枚丹藥直接塞入秦烈口中。

    「你一手肉,一手靈石,沒有多餘的手去拿,我就幫你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沈月輕笑。

    秦烈也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發現那一枚香味濃郁的丹丸,已進入口中。

    他的嘴唇和沈月春蔥般的手指蜻蜓點水般的碰觸了一下。

    他心生訝然。

    沈月若是小心一點,本可以避免手指和他嘴唇的親密接觸,可沈月並沒有那樣。

    他甚至覺得沈月是故意為之。

    此時,無數道目光匯聚在他身上,沈月每一個最細小的動作,都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

    天劍山,幻魔宗,天器宗,萬獸山,寂滅宗,五大白銀級勢力,成百數千的武者,都一臉驚異地看向沈月和他。

    那些人都看到了沈月指頭和他嘴唇的接觸。

    許多人眼睛光芒閃爍,猶如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暗暗深思。

    「那麼多飛行靈器,那麼多的靈禽,他卻偏偏坐在沈月的金翅鸞身上。沈月毫不避嫌的親密動作,說明了什麼?兩人關係顯然不一般。」

    「看來是一對情侶。」

    「難怪寂滅宗如此看重此子,原來是他和沈月還有著這麼一層關係,沈月是沈魁的孫女,連南正天、雷閻都對沈魁敬佩非常,就算是為了沈魁,南正天也要去力保他吧?」

    「這才是南正天從黑巫教要人的緣由吧?」

    「……」

    很多人臉上都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媽的!這混蛋動作還真是快!兩人都已經如此親密了,他居然還向我打聽沈師姐的私生活,有毛病吧?」杜向陽暗自腹誹。

    洛塵嘴角有著一絲苦意。

    寂滅宗,天劍山,天器宗,甚至萬獸山當中,也有不少青年才俊對沈月心生欽慕。

    這時候,那些人都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心裡如打翻了五味瓶,什麼滋味都有。

    「雪師姐,是我誤會你們了?還是……你和沈月共侍一夫?」

    雎睿婕和雪驀炎相隔並不遠。

    她深深看向沈月、秦烈,收回目光后,則是滿臉譏笑地對向雪驀炎,極盡嘲諷。

    「師姐,不論是哪一種可能,你似乎都很失敗呀。」

    「如果你和秦烈之間清清白白,我只想說……師姐你很沒有眼光。雖然我不喜歡他,但這個傢伙能在暴亂之地掀起那麼大的風浪。足以證明他的本領,如果我是你,在神葬場的時候,就會抓緊他,俘獲他,讓我的身影填滿他的心田。」

    「如果你和我一樣,懂得抓住這樣的男人,那自然沒問題。只是,為何他又和沈月攪到一塊兒?你對男人的掌控力。真就這麼的弱?你怎會那麼不小心,讓沈月接近他?沈月如今做的事情,分明是應該由你去做的,她擺明是在搶你的東西,而且是眾目睽睽之下!這你能忍?」

    「呵,換我。我肯定是不能忍的。」

    雪驀炎眼瞳幽幽,垂頭低聲道:「我和他沒什麼。」

    「那你就更加失敗了!」雎睿婕冷笑,「我打聽過你們的事情,知道是他在神葬場救了你,讓你能延續壽命,也是他助你父親解脫。讓你母親蘇醒。他給你父親帶回了血之始祖的遺體,助血煞宗能立足落日群島。助你們抵禦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入侵……我不知道他還為你們做過什麼。」

    「他為你們做了那麼多,在所有事情都發揮了不可估量的作用,這樣一個對你們血煞宗的未來,有著巨大幫助的人,你如果不能以情感束縛他,那你還有什麼可以影響他,讓他繼續幫助你們血煞宗?」

    「師姐。恕我直言,你除了還有點姿色。對他還有什麼吸引力?」

    「離開了幻魔宗,你不再有耀眼的身份地位,在這一點上你遠遠不及沈月。」

    「我承認,你天賦很高,可這方面沈月也不遜色。還有,沈月能將寂滅宗打理的有條不紊,這又不是你擅長的了。」

    「你沒有能在神葬場抓著他,是你最大的失策,以後想要彌補恐怖都難了。」

    隨著雎睿婕的一番分析,雪驀炎神色顯得有些不自然,眼神也有些黯然。

    下意識地看向遠處的沈月,望著沈月兩腮浮現的一絲羞紅,沒來由的,她心中有些酸意溢出。

    也在此時,如感應到她的目光,沈月突然抬頭瞧了過來。

    沈月雙眸明亮起來,射出咄咄逼人的攝人光芒,嘴角微微上揚,似在無聲地對她進行挑釁。

    雪驀炎臉色一僵。

    沈月輕笑一聲,傲然收回目光,沒有繼續看來。

    「大家還有什麼高品質的丹藥,都弄來幾枚,幫他儘快恢復。」沈月又一臉認真地看向周邊那些自發而來的四方強者。

    「我這裡還有一枚陰陽調和丹。」

    「我有一枚七竅蘊神丹。」

    「這有一枚造化丹。」

    一枚枚丹藥,被那些寂滅宗、天劍山、萬獸山和天器宗的武者取出,略有些肉疼地遞來。

    「你別動,讓我來就好。」

    沈月上前,將那些丹藥一一笑納,旋即落落大方站在秦烈身旁。

    「等你體內一顆丹藥煉化,知會我一下,我拿新的丹藥給你。」她柔聲道。

    這時候,剛剛吞入腹中的那一枚「魂雲聖靈丹」,在他體內散發出渾厚精純的魂力,他沒功夫和沈月多言,正盡全力消化。

    在眾人眼中,則是他全然聽沈月的主導,由沈月幫他處理瑣事。

    這就更加坐實了他和沈月間的親密關係。

    「可惜了,若不是沈月捷足先登,我還想將我徒兒介紹給他。」

    「沈丫頭真是快啊,我本來也想把我女兒與他撮合撮合,哎,看來沒戲了。」

    「我們天劍山也有不錯的丫頭。」

    秦烈身旁,那些剛剛遞出丹丸的涅槃境強者,搖著頭,遺憾地嘀咕道。

    此戰過後,秦烈必將揚名整個暴亂之地,成為這片天地最炙手可熱的人物。

    就今日來看,不久的將來,他也會是暴亂之地首屈一指的人物。

    這樣的一個人物,如果不能以宗派勢力束縛,那以婚約來拉攏無疑會是一個絕妙的主意。

    他們都這麼認為。

    ——如果不是沈月捷足先登的話。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