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五十八章 隕星雨(誠懇地求一張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五十八章 隕星雨(誠懇地求一張月票~~)字體大小: A+
     

    七個不滅境後期的異族。

    許然,燕白衣,望著碑面上的畫面,眉頭擰在一起,臉色有些難看。

    「不單單是天鬼族!」

    秦烈抽回落在碑面上的手指,深深看向封魔碑,看向從中浮現出來的場景,眼瞳中跳躍著電芒。

    他也被碑面上的畫面震驚到了。

    七個異族,其中有四人並非是天鬼族族人,七人皆是有著三層魂壇,懸浮在雲霄最深處。

    呈七星連珠軌跡端坐的七人,身下的魂壇鼓脹著,傳來震蕩靈魂的波動。

    很快,七人身下的魂壇,竟變成純黑的顏色。

    並釋放出黑暗邪光。

    七人魂壇如黑暗太陽,射出無數黑色光華,光華匯成一片,內部傳來空空洞洞的混亂之力。

    一顆米粒大小的光點,在黑色光海內漸漸耀目,奇怪地跳動著。

    黑色粒子極速膨脹放大!

    「轟!」

    黑色粒子突然爆炸開來。

    天穹如被鑿開一個黑蒙蒙巨洞,靈域外層的空間晶壁,彷彿被瞬間洞開。

    無數璀璨眩目亮光,倏然從黑洞內閃現,一道道遊盪在星海內的流星,拖曳著長長焰火,受到某種強力的吸引,紛紛被牽扯過來。

    流星從天外疾馳,一道接著一道,竟有數百道之多。

    七名異族身下的魂壇,陡然間飛射七方,將中央騰出來。

    第一道流星已率先穿過黑乎乎空洞。

    看到這裡,許然、燕白衣再也無法淡定。兩人對視一眼,許然鬼魅般消失。

    「師傅,那是什麼?」杜向陽驚叫。

    「隕星雨!」燕白衣深吸一口氣,喝道:「立即往後撤離!」

    幾乎同時,許然的暴喝聲,也從寂滅宗的方向傳來,「我們頭頂虛空有隕星雨墜落!」

    寂滅宗那邊,五大勢力的首腦,一個個尖叫起來。

    「馬上換乘小型的水晶戰車!」沈月匆匆向外行去。

    「她說的沒錯。趕緊換乘水晶戰車,盡量分散開來!」燕白衣反應過來。

    秦烈身前封魔碑碑面上的畫面漸漸模糊消失。

    收起封魔碑,壓抑著體內暴躁的鮮血,他也向外面走去。

    他已預感到了不妙。

    萬獸山聚集之地。

    由獸骨淬鍊而成的「天獅」戰艦,一共有六艘,每一艘都有三千多米長。

    六艘「天獅」如獅群般靠向三棱大陸。

    一抹閃亮幽光。突地在「天獅」上方浮現,初始並不起眼,數秒后,幽光已無比炫目。

    「呼呼!」

    一塊青褐色巨石,像是數千米的山峰,外層裹著滾燙流火。拖曳著火焰長尾,內部巨石爆碎。傳來震耳欲聾轟鳴。

    巨石轟隆隆衝擊而來。

    一艘萬獸山的「天獅」戰艦,被巨石精確地沖射到,一瞬間,「天獅」爆炸成一團最鮮艷耀目的焰火。

    無數流光火舌混雜著碎石和血肉噴射出來。

    這艘「天獅」內的數百名萬獸山武者,只發出寥寥幾聲尖叫,便全部陣亡。

    「老天!」

    「離遠一點!」

    「快看天上!」

    萬獸山這邊,另外幾艘「天獅」上的武者。馬上炸開鍋來,發出鬼哭狼嚎的凄厲怪叫。

    天際。又是一塊塊如山般的隕石,從撕裂的空間晶壁內穿梭而來。

    那些隕石,在降落的過程中,被某種看不見的力量牽引著,還在小幅度調整著墜落軌跡。

    「轟!轟!轟!」

    寂滅宗,幻魔宗,天劍山,天器宗,萬獸山,五大白銀級勢力大型飛行靈器聚集之處,接連傳來毀天滅地的驚天爆炸聲。

    一團團太陽爆碎的刺目強光在天上接連閃現。

    五大勢力的眾多強者,在那些巨船,戰艦,獸車爆碎的那一霎,立即形神俱滅。

    秦烈駕馭著水晶戰車,剛剛遠離那一艘天劍山的巨船,馬上就見到一塊擎天巨柱般的隕石轟擊下來。

    在隕石和巨船碰撞的那一霎,他看到數十名尚未撤離的寂滅宗武者,身體突地爆成一團血霧。

    那是隕石和巨船瞬間衝擊形成的震蕩波威力。

    然後,巨船才解體爆裂,化為一團巨大的火焰。

    「南老怪!去天上!」許然的聲音,又一次響徹天地,「七名異族老鬼,強行撕裂了空間晶壁,牽引域外隕石轟擊我們!不破壞那些老鬼的邪陣,天上墜落的隕石絕不會停止!」

    「上天!」南正天咆哮道。

    一道粗長閃電,巨龍般衝天而起,瞬息數萬米。

    「衝上天際!」萬獸山的祁陽怒嘯。

    一頭萬米高的古獸虛影,在祁陽身後凝現出來,古獸頭顱頂著祁陽,發狂般撲向雲端。

    「走!」

    天器宗的馮毅,踩著三層由諸多靈器構建而成的魂壇,身上閃耀出七彩流光,也破空而去。

    幻魔宗的雨凌薇,天劍山的洛楠,還有雷閻,許然,許許多多魂壇武者,如逆流而上的瀑布,渾身裹著河流般的靈力光帶,駕馭著魂壇飛天。

    如一個個神魔衝進了天穹深處。

    秦烈頭頂數萬米處,一團團華美耀目的光焰爆裂,隨著人影涌動,一股股鋪天蓋地的魂力波動,到處掃蕩起來。

    平常難得一見的天級靈器,在雲端若隱若現,釋放出磅礴洶湧的靈力。

    一個個太陽的光球爆炸,虛空中,空間裂紋層層,天穹如要塌陷下來。

    令人窒息的氣息,接連從天上湧現,壓得人連喘息都困難。

    在秦烈的感知上,頭頂天穹上坐落著一座座巍峨神山。每一個魂壇強者,對他而言都是無可撼動的崇山峻岭。

    出道至今,他從未遇到過如此激烈的戰鬥。

    這是魂壇和魂壇強者之間的爭鋒!

    頭頂數萬米虛空,為魂壇強者的戰場,破碎境,涅槃境的存在,連涉入的資格都沒有。

    感受著天上那些毀天滅地的波動,他深深認識到了自己的渺小,知道此時此刻的他。在天上那些魂壇強者眼中,簡直如螞蟻般孱弱。

    「三棱大陸有巨石漂浮而來!」有人叫嚷起來。

    秦烈將視線從雲端收回,下意識地看向三棱大陸,發現許許多多的天鬼族族人乘坐著浮動的巨石,朝著他們開赴而來。

    其中,還有許多不知名的異族。

    看向青鬼族和地鬼族的族人。他拚命回憶著,從深層記憶內找尋他們的來歷。

    「三大鬼族的青鬼族和地鬼族!」一道靈光閃過,他瞬間有了關於那兩個異族的記憶,神情變得更加沉重。

    「秦烈!你跟我來!」騎著金翅鸞的沈月,冷不防冒了出來,她伸出手。急道:「跟我一道兒!」

    「跟著你?」秦烈沉著臉。

    「許師叔讓我保護你,我會帶你去安全的地方。讓天鬼族的族人找不到你!」沈月喊道。

    「不用,我知道怎麼照顧自己。」秦烈一口回絕。

    他和五大勢力的那些存活者一樣,駕馭著水晶戰車,朝著從三棱大陸衝出的三大鬼族族人迎去。

    此時,因為五大勢力魂壇強者衝上天際,去圍擊三大鬼族的老鬼,令虛空深處不再有隕石沖落。

    在隕星雨的轟擊中活下來的武者。都被激發了血性,也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

    天上數萬米之處。自然有魂壇強者力抗異族的魂壇,下面的他們,則是需要滅掉異族涅槃、破碎、如意、通幽這類級別的中堅力量。

    「你別衝動呀!」沈月迅速靠近,她的金翅鸞,就在秦烈水晶戰車旁邊,她臉色焦急,勸說道:「你活著可是有大用的,千萬別魯莽的丟掉性命!」

    秦烈扭頭看了她一眼。

    「我知道你血脈的事情。」沈月以唇語道。

    「我也知道我的作用,而且我現在就能發揮出來!」秦烈低聲道。

    他眼睛直射前方。

    眼瞳深處,一簇簇烈焰神文閃爍而出,將體內沸騰血脈洶湧燃燒起來。

    一滴滴本命精血,突地從他體內飛逸出來,如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紅瑪瑙,呼呼飛落到三大鬼族的族人中央。

    「蓬!蓬!」

    霎那間,有數十名異族族人,身上立即燃燒起洶湧烈焰。

    在他們脖頸上,額頭上,胸口,不斷浮現出烈焰家族的印記。

    這些人並不僅僅只是天鬼族的族人,竟然連青鬼族和地鬼族的族人,也有不少體內有著烈焰印記。

    他瘋狂燃燒血脈。

    三大鬼族的族人,尚未和五大勢力武者接觸,就有數十名強大的族人被烈焰淹沒,凄厲慘叫著,痛不欲生。

    「就是他!」

    一個天鬼族的族人,相隔近萬米,眼睛一下子鎖定了秦烈。

    「不惜一切代價殺死他!」

    所有三大鬼族的族人,突然瘋狂,死死盯著秦烈衝殺而來。

    「殺光這些骯髒的東西!」羅可馨的聲音從另外一邊傳來。

    秦烈別頭一看,發現那一塊有天瑜,郁門,馮一尤等萬獸山和天器宗的武者。

    他們眼中都是濃烈的煞氣。

    「將這些異族趕盡殺絕!」杜向陽也叫囂起來。

    他和洛塵等天劍山的武者也駕馭著水晶戰車衝擊而來。

    「秦烈!跟我走吧!」沈月心急如焚地叫道。

    「我沒那麼容易死!」秦烈再次拒絕。

    這般說著,他抬頭看向雷霆暴亂的頭頂,沉吟了一下,突然將八根雷亟木放了出來。

    八根雷亟木,由東夷人聚集起來,每一根都有數千年的樹齡。

    雷亟木能大幅度增強雷霆之力。

    ……

    ps:後面會慢慢調整,會爆發,月初,老逆求一張月票,感激不盡!!(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