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五十二章 沈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五十二章 沈月字體大小: A+
     

    楚離心有鬱結也很正常。

    試煉會時,他就極力邀請秦烈前來寂滅宗,將秦烈當成兄弟看待,希望他師傅認可秦烈的修鍊天賦,傳授他雷電靈訣。

    他對秦烈乃是一片赤誠。

    然而,如今寂滅老祖將「玄雷心核」都傳授秦烈,對秦烈的看重大大超乎他的預料,大有培養秦烈為接班人的架勢,這就讓楚離生出了引狼入室的感覺。

    可他又不好說什麼。

    「我和老祖有些淵源,並非你們所想的那樣。另外,我雖然有了這塊令牌,卻不是寂滅宗的門人,這令牌只是讓我有個不錯的身份。」

    取出那塊令牌,秦烈試著來寬慰楚離,認真道:「楚大哥,我現在不是寂滅宗的人,以後也不會是!你……」

    「不用解釋什麼。」楚離搖了搖頭,笑著說:「老祖真看重你了,那也是你的福澤,是你的運道。你我兄弟一場,我只會祝福你,絕不會橫加干涉,就算是心中有些不舒服,也會慢慢過去。」

    「這才是好兄弟!」杜向陽揚聲笑道。

    洛塵沉吟不語。

    漫漫長夜,時間充裕,四人繼續把酒言歡,只是接下來的氣氛,再沒有先前那麼融洽。

    不論杜向陽,還是洛塵,都看出楚離有些心不在焉。

    兩人心中暗嘆,也不知該如何勸說,只能盡量避免談論寂滅宗的事情。

    就連他們對「玄雷心核」的好奇心,也被生生壓制著。提都不敢提。

    在這種氣氛下,四人又坐了小半個時辰。

    一片金燦燦華光突地從天灑落。

    秦烈四人下意識地抬頭去看。

    一名身穿金色紗裙,丹鳳眼,瓜子臉,雙瞳剪水,氣質高雅強勢的靚麗女子,騎著六階的金翅鸞鳥,輕笑著翩然而來。

    「師姐,你找我?」楚離正愁找不到借口離開。一見她過來,還當她有事詢問,忙站了起來。

    「沈月師姐!」杜向陽、洛塵也起來打招呼。

    秦烈被動地站起,學著杜向陽和洛塵,有模有樣地作揖,道:「沈月師姐。」

    雖然以前從未見過。可他聽過沈月的名字,知道這個女人乃是沈魁的孫女,深得南正天的喜愛,是寂滅宗的一顆耀眼的明珠。

    他自然而然地打量著沈月。

    沈月無疑是一名靚麗動人的女子,她身姿高挑,勻稱。眉目如畫,可謂是和宋婷玉同一級別的美女。

    或許因為從小在寂滅宗長大。又是沈魁的孫女,深受南正天疼愛的原因,讓她還養成了一種高貴強勢的氣質,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征服**。

    秦烈留意到,她過來的時候,不止是杜向陽兩眼放光,連向來孤僻冷硬的洛塵。竟也彆扭地整理起衣襟來,似乎怕失了禮數。讓她給看低了。

    沈月微笑著降落在一塊礁石上。

    她那明熠如寒月的眼眸,並未落向楚離,而是凝聚在秦烈身上,吐息如蘭道:「這位便是秦師弟吧?」

    秦烈啞然。

    楚離三人也愣住了。

    「剛剛和許然師叔聊天,聽說了秦師弟的一些事情,就特意過來見見秦師弟。」沈月輕笑著,玉手變戲法般,取出一疊疊可口小吃,拿出幾壺美酒,落落大方道:「幾位師弟若是不嫌棄,加我一個聽眾如何?」

    「求之不得!」杜向陽爽朗笑道。

    洛塵也顯露一個略顯僵硬的笑容,輕輕點頭。

    反倒是楚離微微皺眉。

    他了解沈月,知道這個女人從來不做無聊事,從沈月的眼神和表現來看,他知道沈月因秦烈而來。

    「莫不成,連她都知道師傅要栽培秦烈,所以提前來聯絡感情?」楚離心生狐疑。

    「秦師弟不介意吧?」沈月柔聲細語道。

    「當然不介意。」秦烈洒然一笑。

    「那就好,來,大家嘗嘗我的手藝,這幾疊小菜都是我親手做的。唔,還有這些酒,聽許然師叔說似乎來自於域外,大家嘗嘗味道如何。」沈月熱情招呼。

    杜向陽、洛塵也不客氣,樂得享用美食美酒。

    秦烈自然也放得開,微笑著,也擰起一壺酒,一灌入喉嚨,便滿口醇香,禁不住贊了一聲「好」。

    只有楚離以異樣眼神看向沈月。

    「天器宗的羅可馨師姐,聽說在煉器方面的造詣,真的非常精湛。哎,本想指望她幫我看看這柄新得來的飛劍,結果今天因為秦烈這小子,和她發生了口舌之爭,怕是沒指望了。」杜向陽一口酒灌入腹中,讚歎了一聲,打開了話匣子。

    沈月的到來,讓他們的談話不能那麼放得開,很多話題都停止了討論,只能重開別的話題。

    他又看出秦烈和楚離之間,因為寂滅老祖對秦烈的器重,產生了一些隔閡,所以盡量將話題扯的離寂滅宗遠一點,以免加深兩人間的芥蒂。

    「你新得來的那柄五火流光劍有問題?」洛塵微怔。

    「有點問題。」杜向陽苦笑。

    洛塵眉頭皺的更深,「你幫宗門獲取了太古生靈遺骸,所以獲得了進入天劍山,去重新挑選一柄飛劍的資格。結果,你就挑選了一枚有問題的飛劍?」

    「呃,就是這樣。」杜向陽尷尬起來。

    兩人的談話,讓楚離和沈月都驚奇起來,「為什麼選了一柄有問題的?」楚離忍不住問道。

    他們都知道天劍山之所以叫「天劍山」,就是因為這個白銀級的勢力,有一座插滿飛劍的山峰,那山峰就叫天劍山。

    天劍山的武者以練劍為主,劍,就是天劍山武者單一的靈器。

    在名為「天劍山」的山峰上,插著許多品階不等的飛劍,玄級、地級、天級的飛劍都有。

    那些飛劍的來源很複雜,一部分由天劍山向暴亂之地的煉器師收購,一部分來自於以前天劍山的武者,他們死亡后,飛劍就插在山上,等待後來人挑選。

    還有一部分飛劍,是天劍山的武者,活動在名山大川之間,在域外遊盪,以種種途徑得來的。

    天劍山的門人,修鍊達到一定境界,亦或者為宗門做出巨大貢獻后,就可以進入那座山峰挑選一柄適合自己的飛劍。

    那座山峰上,設有重重禁制,一般而言,進入其中的門人,只能挑選和自己境界比較接近的飛劍。

    萬象境、通幽境的門人,能選擇玄級的飛劍,如意境、破碎境的武者,可以挑選地級飛劍,邁入涅槃境之後,才夠資格選擇稀少的天級飛劍。

    只有這樣,一名武者,才能將飛劍的威力釋放出來。

    杜向陽是在突破到如意境后,被安排進入那座山峰,然後他選了一柄能完美配合他火焰靈訣的「五火流光劍」。

    只是,這柄「五火流光劍」被他取出運轉靈訣后,很快就發現內部的靈陣圖有問題。

    他不是煉器師,雖然感覺到「五火流光劍」有問題,可就是看不出問題在何處。

    為此,他還請教了天劍山的那些長輩,可惜那些人也不是煉器師,同樣沒辦法給予幫助。

    這趟他之所以非要過來,一方面是為了對付天鬼族,增長自己的見識,另外一方面,也是希望能找到天器宗的煉器師,幫忙看看那柄「五火流光劍」的問題出自何處。

    去見秦烈前,他還特意找了幾個天器宗的朋友,讓他們幫忙看看。

    那些和他都是小輩的天器宗門人,因為煉器造詣很一般,都無法看出奧妙,全部建議他去找羅可馨幫忙。

    他本來是準備找羅可馨幫忙的。

    結果,就在秦烈出關之間,因為秦烈的原因,他和羅可馨發生了口角,自己將自己的路給堵死了。

    所以他也頗為鬱悶,今天也是多喝了一點,才會不慎說錯話,令秦烈和楚離間也有了芥蒂。

    「把那柄飛劍給我看看。」就在此時,秦烈突然道。

    「給你看看?」杜向陽訝然,怪異地笑道:「莫不成你也懂煉器?」

    「略懂一點。」秦烈隨口說道。

    「你就吹吧!」笑罵了一句,杜向陽還是將那柄「五火流光劍」丟過來,「諾,給你瞧瞧好了。」

    洛塵、沈月都是滿不在意,都當秦烈只是看著玩兒,不認為他真的懂得煉器。

    在他們眼中,秦烈修鍊了血靈訣,雷電靈訣,寒冰靈訣,還有大地之力,如今又多了「火焰靈訣」。

    一個人的精力有限,修鍊了如此繁雜的靈訣,是絕無可能在煉器上還能有所發展的。

    然而,就在秦烈握住「五火流光劍」的那一霎,他們卻心神微震,生出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這小子真的懂得煉器!

    秦烈臉上的肅然,眼神的專註,手拿那柄飛劍時的氣度,都隱隱有著大家風範。

    他們都是見多識廣的人物,秦烈是裝模作樣,還是的確有些門道,他們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原來你們在這裡。」突地,天器宗羅可馨的嬌笑聲,也從天際傳來,「杜向陽,我聽下面兩個師弟說,你想要求我幫你修復飛劍?有沒有這麼一回事?」

    話音方落,羅可馨腳踏彩虹般的流光,也笑吟吟落了下來。

    「咦,你也懂煉器不成?」她一眼看到秦烈握著那柄飛劍,禁不住輕呼起來,滿臉都是詫異。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盜墓筆記儒武爭鋒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
    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重生八萬年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