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四十九章 祁陽的野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四十九章 祁陽的野心字體大小: A+
     

    「優先供應烈焰玄雷給我們,這是我們和你們血煞宗的默契,不然你們憑什麼占著落日群島?」雎睿婕俏臉冰冷。

    「優先供應你們?還是和血煞宗的默契?」秦烈笑了起來,「你先弄清楚炎日島和血煞宗的關係再說吧!」

    轉過身來,他沖楚離三人說道:「走吧。」

    楚離呵呵一笑,也沒有理睬雎睿婕,帶頭上了一架水晶戰車。

    秦烈,杜向陽,洛塵,在他之後相繼上車。

    「炎日島不就是血煞宗的一個附庸勢力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雎睿婕不屑道。

    「幻魔宗那邊,如果由你負責採購烈焰玄雷,那麼……以後灰島都不會向你們繼續出售任何靈器!」秦烈最後丟下這番話。

    楚離身下的水晶戰車呼嘯而起。

    雎睿婕和一眾幻魔宗武者,都是面色深沉,顯然都動了真火。

    「不識抬舉!」雎睿婕也甩頭離開。

    天器宗的羅可馨,還有馮一尤等人,眼看著秦烈和楚離走遠,也沒有再次出口邀戰。

    「師姐?」馮一尤有些詫異。

    「那小子有點奇怪。」羅可馨皺眉,「不著急,先看看情況吧。」

    馮一尤似乎很聽他的話,點頭表示明白,沒有繼續追問什麼。

    ……

    「什麼?天瑜受了傷?」正在同寂滅老祖眾人議事的祁陽,一聽到這個消息。立即坐不住了。

    匆匆和南正天幾人告辭,萬獸山的山主祁陽趕緊離開。

    不多時,祁陽和幾名面容枯槁,脖頸上佩戴獸骨項鏈,身穿獸皮的老者,一起在萬獸山的那一艘古獸形態的飛行靈器上出現。

    眾人很快到了一棟由獸骨搭建的古樸小樓。

    天瑜躺在一張寒氣幽幽的白玉床上,身上有一個個指頭般的血洞,血洞內傳來岩漿硫磺氣息。

    「我沒事。」天瑜輕咬著牙齒,臉色略顯蒼白。「被火焰濺射到了皮肉中,這種火焰汁水很可怕,燃燒力驚人,力量沒有燃燒殆盡前,好像不會熄滅一樣。」

    郁門和許多萬獸山的武者神情肅然。

    「我來看看。」祁陽走上來。

    他一根指頭按向天瑜身上的一個血孔。

    「嗤嗤!」

    一絲絲火芒,從那血孔內釋放出來。內部湧現的恐怖烈焰,令祁陽都悚然動容。

    他閉著眼睛感知。

    整整五分鐘后。

    「所有人都先退下。」祁陽睜開眼,皺眉喝道。

    「師傅……」郁門叫道。

    「你也退下!」祁陽沉喝。

    眾人微驚,旋即乖乖從此地離開,包括郁門。

    「把他最後和你交鋒時,你的感受。仔仔細細給我說來。」祁陽吩咐道。

    「當我催動血脈之力,凝鍊百獸拳轟擊下來的那一刻。他的手臂如變成了燒紅的烙鐵,傳來恐怖的岩漿氣息,那種氣息讓我……都本能的畏懼。」天瑜想了想,用心描繪當時的場景,「百獸拳碰觸他那拳印的時候,由我血脈催生出來的力量,瞬間被燃燒乾凈。因為血脈之力耗盡。我後面沒辦法重新組織攻擊,被那些火星子濺射后。以靈力沒辦法消融……」

    「你血脈的力量,被那些炎力焚燒掉了?」祁陽駭然。

    天瑜認真點頭。

    祁陽突然沉默了。

    半響后,他沉著臉,說道:「我知道了。」

    「師傅,我和他是公平戰鬥,是我允許他運用靈力的,我會受傷也是大意了。」天瑜解釋。

    「不,你不是大意,他運用的也不是靈力。」祁陽搖了搖頭。

    「啊?」天瑜驚呼。

    「好了,我查探了一下,你傷勢應該不要緊。你的血脈特殊,恢復力勝過常人十倍,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自愈。」祁陽寬慰了兩句,想了想,又道:「你和秦烈一戰的事情,不要和別人多說什麼,以後也不要為郁門出頭了。」

    「我不是為了和郁門出頭,只是,只是想給自己找個對手。」天瑜反駁。

    「好了好了,我明白。」祁陽微笑,「就這樣了。」

    這般說著,他便離開了此地,吩咐了那些長老一些話,夜裡單獨去找了寂滅老祖。

    「南老怪,那小子體內流淌著什麼血脈?」祁陽過來后,沒有遮遮掩掩,開門見山道:「天瑜為古獸血脈,她特殊的血脈令她天生神力,能完美施展萬獸山種種技藝,並且能以血脈之力湧現出獸魂守護自己。在秦烈之前,她和暴亂之地各方勢力的小輩交鋒,幾乎很少吃虧,就算是吃虧,也是境界和靈力的不足,從沒有在體魄方面吃虧過!」

    祁陽沉聲道:「秦烈傷了天瑜的力量,不是靈力,不是血靈訣,也是一種血脈之力!」

    「傷了就傷了,有什麼好說的?」寂滅老祖滿不在乎,「小輩之間的交鋒,需要你這麼興師動眾找我?」

    「我不是想為天瑜出頭,而是想知道秦烈體內的血脈,究竟是什麼?」祁陽解釋。

    南正天不耐起來,「我才懶得理會你的好奇心。」

    「南老怪,你應該知道我曾經遠離過暴亂之地,去過離我們億萬里的靈域其它天地!」祁陽表情漸漸嚴肅起來。

    「那又怎麼樣?」南正天皺眉。

    「天瑜,就是我從那個地方帶回來的!」祁陽又道。

    南正天似乎有了點興趣,正襟危坐,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在那個地方,有許多和天瑜一樣,體內蘊含特殊血脈的人族!」祁陽深吸一口氣,臉色沉重。「事實上,那兒的同族們,已通過種種方法,摸索到混合太古強族血脈,將太古強者血脈融入他們子嗣後代的竅門!」

    「那裡,許多強大的勢力——黃金級,通過征戰域外,統治輔世界,通過和許多太古強者聯姻。來竊取對方的血脈。讓他們的後代子孫,從出生的那一霎就擁有著強悍的血脈,令他們的後代子孫不但在靈力上能走得更遠,還擺脫了人族先天體質孱弱的弊端,讓那些後代一個個在幼童時,就堪比蠻獸。有著巨龍般的力量!」

    「那裡之所以能湧現許多超越不滅境的傢伙,就是因為他們在不斷蛻變,通過太古強者進行一代代的取長補短,逐漸完善自己的血脈,讓後代的天賦越來越可怕,慢慢趨於完美。」

    「血脈之力。一直都是太古強者獨有的,人族從未能擁有。」

    「我們人族天生壽命段。生命力和肉身之力數十倍弱於太古強者,這本就是我們修鍊上的桎梏。」

    「我們的優勢,是繁衍力快,從受孕到誕生的時間很短暫。我們另外一個優勢,是能修鍊所有屬性的靈力,不像那些太古強者受先天限制,我們還能修鍊那些太古強者掌握的力量。我們善於融合,就連我們的血液。也能很好的融合太古強者的血脈。」

    「在那個地方,我們的同族,通過和太古強者聯姻,正逐步完善我們的血脈弱勢,汲取太古強者血脈內的古老力量,從而越來越強!」

    「和天瑜一樣的人,已大量充斥在那個地方,血脈之力和靈力一樣,被他們當成力量核心來對待,並摸索出修鍊血脈的奧妙。」

    「那是他們強過我們的根源!」

    祁陽一番話落定,南正天久久沉默,流露出深思的表情。

    許久后,南正天喃喃道:「你的意思是……他們從出生那一刻就超越了我們?」

    「嗯,而且隨著他們對血脈的了解和認知,他們的子孫後代,會一代超過一代!」祁陽語氣肯定。

    「他們都獲取了什麼種族的血脈?」南正天再問。

    「巨龍一族,古獸族,修羅族,夜叉族,木族等等太古時代的強大種族,那些擁有特殊血脈的,他們都以聯姻的方式,亦或者擒拿異族的少女,以某種神秘的手段,來竊取對方血脈,讓新生的後代擁有特殊血脈,天生強大。」祁陽說道。

    「你想說什麼?」南正天沉默了一會兒,抬頭看向他。

    「或許,或許我們也可以這麼去做。」祁陽眼睛亮了起來,「如果能混合太古強者血脈,令我們暴亂之地的後代,也能天生強大,天賦一開始就優勝凡人!在未來,我們暴亂之地就會比較容易的湧現一批批進入虛空境的存在,那時候,暴亂之地就能真正出現黃金級的勢力!」

    「想法不錯。」南正天古怪地笑了笑。

    祁陽神情振奮,道:「天瑜有古獸血脈,她可以和楚離結合,他們兩人生下來的孩子,歸你們寂滅宗。我有一個女兒,她可以和秦烈結合,生下來的孩子,歸我們萬獸山,你看如何?」

    「為什麼不是秦烈和天瑜結合?」南正天疑惑道。

    「不同的太古強者血脈,很難融合在一起,這是我從那裡得來的消息。」祁陽繼續解釋。

    「太古強者的血脈,和我們人族融合,比較容易產生後代出來。太古強者之間聯姻,幾乎沒有可能出現後代,血脈和血脈之間的爭鬥,會在孩子還在母胎的時候,就將母親和孩子一起殺死!」

    「秦烈和天瑜,雖然都是人,但他們體內的血脈分明不同,一旦結合,十有**血脈衝突,根本無法孕育後代出來。」

    「哦。」南正天恍然,「這樣啊,你真有興趣的話,我讓修羅族弄幾個女人給你,由你自己來孕育後代如何?你也知道,修羅族的女子,有一些還是不錯的。」

    祁陽老臉一紅,搖頭道:「不,不行,我們人族和太古強者直接結合孕育後代,需要特殊的方法。就算是那裡,也只有黃金級的勢力,通過一代代的嘗試,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耗費了多少代價才掌握,我們可學不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