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四十章 暗流涌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四十章 暗流涌動字體大小: A+
     

    黑巫教。

    一片幽暗之地,數不盡閃亮的巫蟲飛舞著,燦若星辰。

    巫之始祖的身體,在第一巫蟲的掌控之下,從一個漆黑如墨的水潭內浮升上來。

    數十名身穿黑袍的武者,散落在水潭周邊,默不出聲等候著。

    許久后,黑巫教的教主將岸,也從黑漆漆的水潭冒出。

    他和巫之始祖面朝面,雙眸都是深幽不見得底,有絲絲電流在兩人兩眼之間穿梭著,交流著神秘的訊息。

    仔細去看,會發現電流中有碎小的光點,模糊的畫面,有天地山川的圖像,有春夏秋冬四季變化的奧妙。

    「終於好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將岸長長吐出一口氣,那口黑糊糊的氣流中,傳來一股濃烈的腐朽味道。

    彷彿,將岸的這一具身子,已經歷了數萬年的時間的侵蝕,似在時間的長河中徜徉了很久很久后,終於走了回來。

    眾多黑巫教的教徒,望著此刻的將岸,眼神都顯得有些激動。

    將岸本就是不滅境後期,三層魂壇的巔峰存在,暴亂之地數一數二的人物。

    數百年前,黑巫教和寂滅宗血戰,將岸曾和寂滅老祖南正天殺的天昏地暗,一同墜入空間亂流深處。

    最終,南正天提前半年返回,將黑巫教數名長老擊敗,從而奠定了大局。

    將岸則是被困半年,然後才虛弱的返回黑巫教。並立即宣布閉關。

    三十年後,將岸重新走出來,那時黑巫教和寂滅宗的爭鬥中,全面落於下風。

    所有人都知道,將岸和南正天的一戰,落敗者是將岸。

    也是因為他的慘敗,因為他被困空間亂流,導致黑巫教也是一敗塗地。

    南正天暴亂之地第一人的名號,也是通過那一戰。真正坐實了。

    可以說,南正天和寂滅宗能有今天,就是踩著將岸和黑巫教上位。

    這是將岸一生的恥辱。

    「教主,寂滅宗那邊傳來消息,說有邪族從空間亂流進入了三棱大陸。」一名黑巫教的長老,垂著頭。把最新消息說明。

    「邪族?」將岸慢慢集中精神。

    巫之始祖的身子,在他講話的時候,重新沉入黑糊糊的水潭。

    「一個叫做天鬼族的異族。」長老繼續解釋,「三大家族那邊也傳來訊息,詢問我們黑巫教的意見,看看要不要插手此事。」

    「其它白銀級勢力呢?」將岸皺眉。

    「天劍山。幻魔宗,天器宗和萬獸山。確定會派遣強者過去,幫寂滅宗對異族展開清掃行動。」長老答話。

    「五大白銀級勢力聯手,那個什麼天鬼族的族人,必然會被屠殺乾淨。」將岸臉色冷淡,「我們就不要參合了。」

    「明白了。」

    「培育更多巫蟲出來,儘快聚集資源,等寂滅宗和邪族的爭鬥結束。我會再次向南正天發起挑戰!」將岸眼神深幽。

    眾多黑巫教長老紛紛驚變。

    「教主,這次……有多大把握?」一直沒有講話的管賢小心翼翼地問道。

    將岸看了一眼黑水潭。道:「加上巫祖之身和第一巫蟲,我有七成把握能勝過南正天!」

    此言一出,所有黑巫教的教徒,都顯得興奮異常。

    「在我找南正天決戰之時,讓三大家族高手盡出,同一時間滅掉血煞宗!」將岸哼道。

    「知道了。」

    「等吧,等他們和異族的戰鬥結束,我正好還需要一點時間,來消化巫祖的傳承奧妙。」

    ……

    另一邊,天裂大陸,天器宗所在的死火山區。

    姜鑄哲一脈就潛藏此處。

    一座座死火山中,有不少死屍安放在特製的棺木內,每一個陰森冰冷的山腹中,都有成百上千的棺材。

    渾身繚繞著濃稠屍氣的苗風天,就在那些山腹內部出沒著,他身上的屍氣散逸開來,形成森白色的霜霧覆蓋在棺材上。

    一個個棺材內,時不時地,傳來奇異的聲音——如磨牙的聲音。

    「啪嗒!」

    一口棺材的盒蓋,突然從底部被掀開,一隻灰白色的手臂,長滿了白色屍毛,一下子從棺材內伸了出來。

    苗風天眼瞳閃爍著詭異的光芒,身影一閃后,就到了那棺材旁邊,伸手按向棺材內的生靈。

    「莫急,時辰還沒有到。」苗風天輕聲低語。

    「啪嗒!啪嗒!」

    不斷有棺材的盒蓋,被掀開,不斷有手臂伸出,掙扎著要站起。

    苗風天一直在飛快活動著,安撫著那些不該存在的生靈,讓它們老老實實繼續吸收屍氣。

    過了很長時間,有些疲憊的苗風天主動收斂屍氣,從這邊走了出去。

    一離開這兒,他便進入另外一個寬敞山腹,山腹內到處都是太古生靈的碎骨。

    苗風天坐了下來,開始吸收太古生靈骨頭內的屍氣,一層模糊的魂壇,從他眉心漂浮出來,如白茫茫的漩渦般,幫助他更快地將屍氣聚集。

    一道血影倏然而止。

    苗風天眼睛都沒有眨,一邊繼續修鍊,一邊詢問道:「怎樣?」

    「嘩啦啦!」

    許許多多的屍骨,從血影內抖落,如山般堆積在這兒。

    血影化為姜鑄哲儒雅的模樣,他淡然一笑,說道:「苗兄但可放心,你們苗家絕不會遭受血煞宗的攻擊,這是我和他們達成的交易條件。」

    「那就好。」苗風天放下心來。

    「屍妖煉製的如何了?」姜鑄哲笑問。

    「有一批已經蘇醒了,正慢慢重組意識。最多半年時間,他們就能派上用場。」苗風天傲然道:「再次醒來后,他們會比生前還要可怕,他們所能記憶的,只有最純粹的戰鬥知識!屍妖不怕死,不知疼痛,能從新死者體內獲取力量,能永不疲憊地戰鬥下去!」

    「不愧是和我們始祖並稱的屍之始祖。」姜鑄哲一臉欣然,「放心。我姜鑄哲說一不二,我答應你的事情,必然會兌現。」

    「我相信你。」苗風天點了點頭。

    「來,看看這具新屍。」姜鑄哲伸手一拉,變戲法一樣,取出一具屍體出來。

    這具屍體乾癟癟的。體內鮮血被抽盡,除此之外,沒有一點外傷,保存的非常完整。

    絲絲散亂的靈魂波動,尚未徹底消散掉,被一團血氣裹住。封印在體內。

    苗風天只是看了一眼,便驚叫起來。「這個人我知道,他是黑巫教的客卿!」

    「嗯,此人叫蒲澤,曾有著一層魂壇,一年前殺入落日群島,被段千劫碎裂了魂壇逃走。」姜鑄哲笑容很燦爛,眼神卻突顯一抹血光。「在他重聚魂壇的時候,被我給找到了。我吸幹了他的鮮血,特意拿他的屍身,來給你煉製高等階的屍妖。」

    苗風天忽然沉默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懼意,說道:「我會把他煉好。」

    在姜鑄哲的幫助下,他剛剛築造出一層魂壇,境界尚未穩定。

    姜鑄哲能輕易殺掉蒲澤,也意味著只要他不能令其滿意,同樣會遭受厄運。

    「哦,對了,最近有一支邪族侵入,寂滅宗、天劍山、幻魔宗、天器宗和萬獸山,都會派遣強者過去清理掉那些邪族。呵呵,想來,最近會多出許多高等階的屍身,你等我好消息。」姜鑄哲興高采烈道。

    「好。」苗風天點頭。

    從苗風天這邊離開,姜鑄哲去了自己靜修的血色岩洞,在一個血潭內,以秘法聯繫某人。

    不多時,一縷靈魂從不知名的域外降臨,以血水凝成一個高大的血人出來。

    「主人。」姜鑄哲單膝著地,垂著頭,畢恭畢敬道。

    「說吧,最近一段時間情況如何?」血人問話。

    姜鑄哲認認真真的,將最近發生在暴亂之地的大事件,一一說明清楚。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抬頭,沒有敢多看血人一樣。

    血人沉默的聽著,中途沒有插話一句,待到姜鑄哲一番話講完,他才說道:「沒有拿回血祖之身,算是一個隱患,將來你師兄一旦成功融合了血祖身體,最先要對付的人就是你。」頓了一下,他又問道:「你還要多久才能築造第三層魂壇?」

    「還要三年時間。」姜鑄哲老實回答。

    「需要提前了。」血人想了想,說道:「七日後,你連接秘密的空間傳器陣,我會送一批東西給你。那些東西,可以讓你提前築造成第三層魂壇,其中的幾具屍體,你交給那個屍之始祖的傳承者煉化,蛻變成屍妖后,你重新以血妖之術再祭煉一遍,就會變成你手中的兇器,這樣你便不用懼怕暴亂之地任何人。」

    「我還需要做什麼?」姜鑄哲欣喜若狂道。

    「儘快提升你麾下嗜血者的境界和力量,煉製更多的屍妖出來,去發展更多的嗜血者。」血人吩咐道。

    「謹遵主人法令!」姜鑄哲輕喝。

    「那個叫秦烈的小子人在何處?」血人在臨走之前,又一次詢問道。

    「好像在三棱大陸那邊,和寂滅宗走在一塊兒,聽說是寂滅老祖傳喚他的。」姜鑄哲回應。

    「你所說的那些邪族,也在三棱大陸?」血人顯得有些驚訝。

    姜鑄哲點頭,「根據我的消息來看,最先發現邪族的,好像就是這個秦烈。」

    由鮮血凝形的高大血人,聽到這句話,愣了好一會兒,然後才說道:「知道了,你把你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其他的我會另外安排。」

    姜鑄哲連聲應諾。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