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秦烈的價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秦烈的價值!字體大小: A+
     

    一眾天鬼族族人,將那名遭受烈焰焚燒的族老護住,匆匆往三棱大陸返回。

    每一個天鬼族族人臉色都沉重萬鈞。

    「多少年了?搏天族依然陰魂不散!」另外一個有著三層魂壇的大賢者,周身充斥著扭曲混亂波動,在他的魂壇上怒聲咆哮。

    眾多族人一言不發,面色沉重,眼中有著濃濃懼意。

    「時隔這麼多年來,為什麼還會有烈焰家族的後裔,恰恰活動在附近?」

    他扭頭看向另外兩個大賢者,陰沉沉地說道:「你們不是說搏天族已被各族擊潰,早就遁入域外星空了嗎?為什麼我們才過來,立即就有搏天族族人出現?」

    那兩個境界略低的賢者同樣表情沉重,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心中也充滿了困惑。

    「究竟有多少人?還有,引起馬修體內烈焰烙印發作的傢伙,到底在何種境界層次?」他繼續問道。

    無人能夠解答。

    在他旁邊,被稱為「馬修」的族老,焦黑如炭,身子縮成一團。

    黑糊糊的身子上,隱隱有一個個烈焰印記,燦若紅星,內部有無數神秘符文涌動著。

    隨著這人的漸行漸遠,那些烈焰印記內的虹芒,才慢慢變得黯淡。

    馬修奄奄一息,顯然遭受了重創,回去的途中靈魂飄忽,沒辦法給出關於秦烈的消息。

    一直來到三棱大陸中央腹地,馬修被擺放在一個骨塔的塔頂。通過天鬼族一種神秘儀式,耗費數十塊奇異的晶體,加一根根血淋琳臂膀,才助馬修稍稍恢復一些。

    馬修重新睜眼。

    眾多族人急忙匯聚過來,眼中都是徵詢的目光,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身為三層魂壇強者,被烈焰印記折磨了這麼多年,他依然頑強活了下來。

    這足以證明他的強大。

    這個級別的存在,就算是被烈焰印記焚魂。也能通過敏銳的嗅覺,查探到引起烈焰印記異變的源頭。

    「只是一個烈焰家族後裔,境界不到破碎境,他對血脈之力的認知也非常粗淺,他不懂得如何通過他的血脈,將我體內的烈焰印記力量全部點燃。否則我會被烈焰印記燒毀魂壇。」馬修精神疲憊,在骨塔頂端吸收著一縷縷精純力量,組織著言語,又道:「這未必就是壞事。」

    眾多異族驚異起來。

    「怎麼不是壞事?」有人詢問。

    馬修沉默了一下,旋即看向頭頂的空間縫隙處,道:「布托體內也被烈焰塚烙有烈焰印記!」

    此人一出。眾多天鬼族的族人,都紛紛變色。

    布托。便是處於沉睡中的最強族老,是現今天鬼族年歲最大,也是最睿智的大賢者。

    曾踏入虛空境的布托,一旦醒轉過來,短時間恢復實力,必能帶領他們肆虐暴亂之地,助天鬼族繁衍族人。牢牢主宰這一塊天地的局勢。

    布托是他們的依仗,是他們族群的希望。是族群恢復榮光的關鍵。

    可布托體內同樣有烈焰印記。

    雖然布托體內的烈焰印記,已經有千年時間沒有發作,但那些印記只要存在一天,就始終會有再次爆發的可能。

    這一點馬修剛剛證實。

    「對布托而言,那個烈焰家族的後裔,也是一個潛在威脅。在將來的戰鬥中,那個人,如果在關鍵時刻出現,導致布托體內烈焰印記發作,會讓布托瞬間實力暴降,或許會讓布托因此魂飛魄散!」馬修面色陰沉,道:「因此,這個烈焰家族的小輩,必須要儘快找到,並且要提早抹殺掉,以免將來後患無窮!」

    「知道他的樣子嗎?」一名大賢者詢問。

    「當然!」馬修咬牙切齒。

    這般說著,他眼中射出一縷縷灰色幽雲,幽雲慢慢變幻著,漸漸凝成秦烈的樣子。

    「竟然是這個傢伙!」兩層魂壇的大賢者,臉色一冷,突地又怪異地笑了起來,「我能重新鎖定靈域的左邊,找到這個連接空間亂流的縫隙,就是通過這個傢伙的一縷靈魂念頭!」

    「還真是巧了。」馬修哼了一聲,說道:「我暫時沒辦法動手,還有,後來的那些傢伙,體內有烈焰印記的,暫時都不要離開這兒。」

    他看向周邊人,「你們儘快動手,將這個擁有烈焰家族血脈的小子,給我脆骨揚灰!」

    「明白!」

    ……

    「我通過深藏血脈中的記憶,看到一幕畫面,那一幕畫面是這樣的。」另一邊,秦烈皺著眉頭,道明他所見的場景。

    許然,童真真,雷閻,林涼兒四人,神情凝重地默默聽著。

    待到秦烈講解明白,四人依舊沉默了許久,臉色依然沉重。

    「不愧是自詡為『神』的種族,他們竟然能夠在血脈之中,烙印上如此多的知識訊息,簡直是匪夷所思!」許然驚嘆不已。

    「那個叫做烈焰塚的傢伙,至少也是虛空境級別的存在,他如果出現在暴亂之地,足以令暴亂之地生靈塗炭,無人能抗衡他的凶威。」雷閻忌憚不已。

    「或許,至今還沉睡中的那個最強大賢者,也曾被烙上烈焰印記。」童真真思緒清晰,「如果是那樣……」

    她驚異地看向秦烈,道:「將來的戰鬥中,你興許能發生奇效!至不濟,先前那個三層魂壇的老鬼,只要一出現在你周邊萬米,就會立即遭受厄運!」

    「以秦烈所說,天鬼族的族群中,絕對不僅僅只是這一個老鬼被烙印上烈焰印記。」許然摸著下巴,也是眼睛漸亮,看出了秦烈的價值,「這意味著在將來的戰鬥中,秦烈這傢伙,可能會在關鍵時刻,對天鬼族族人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雷閻猛地一震,再看秦烈之時,眼中分明有著強烈的驚喜。

    「雷閻,你一定要記著,不論如何都要保證秦烈的安全!在未來,如果天鬼族那名最強的族老醒來,讓他恢復了全部力量,南正天想要以一己之力勝過他,都不太現實!」許然深吸一口氣,一字一頓道:「到時,秦烈的存在,說不定能扭轉乾坤,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秦烈!你小子不要繼續呆在這兒,現在就往後方撤離,在我大哥沒有到來之前,你絕不準靠近三棱大陸!」雷閻喝道。

    他已下定決心,必將傾盡全力保證秦烈活著,他已經將秦烈當成了一件不世利器——對付天鬼族的神器!

    「切記一點,秦烈體內流淌搏天族血脈一事,一定要嚴格保密!」童真真叮囑。

    「放心吧,除了我們四人,還有我大哥以外,再不會有人知道此事!」雷閻拍胸脯保證。

    看向眾人,聽著他們的交談,秦烈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過了一會兒,等他們談論結束了,秦烈便在雷閻的安排下,往撤離到後方的兩艘黑鐵巨船上而去。

    他重新有了一間套房。

    將有著一肚子疑惑的楚離推開,垂著頭,秦烈精神恍惚地進入設有種種結界的修鍊室,默然坐了下來。

    「嘭嘭嘭!」

    他心臟跳動的有些反常,隱約間,他知道血脈發生了點變化。

    他靜下心來檢查血脈內的異常。

    心神意識凝聚,體內如開了一個個天眼,他暗暗觀察著血管內流淌的鮮血,認真感知其中細微變化。

    他稍稍變動著情緒。

    體內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鮮血,又重新沸騰起來,又有神秘的烈焰符文,從血液內跳躍出來。

    他的靈魂意識凝為一點,在那些烈焰符文內穿梭著,用心感知。

    一縷縷飄忽的訊念,斷斷續續,模模糊糊,從那些烈焰神文內傳遞出來。

    他仔細感知著,眼睛漸漸亮了起來,臉上煥發出神采。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