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單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單聊字體大小: A+
     

    「不知道,不過這個叫做童真真的女人,讓我覺得很危險。」

    林涼兒手中突然多了一塊冰寒的晶體,她白皙晶瑩的兩隻手,將那一塊晶體攥緊,掌心產生吸力,將晶體內一縷縷極寒氣息抽離。

    屋內的溫度急劇下降,短短几十秒時間,已變得寒氣森森。

    秦烈相應調整著,默運寒冰訣,很快就適應了屋內的極寒。

    楚離則是牙齒打顫,生出一種重返冰之禁地的可怕感,不得不趕緊調集靈力護住身子。

    「我靈魂所受的傷創,恢復了七成,再過一段時間,就完全無礙了。」林涼兒握著冰寒晶體,思索著,道:「我這時候離開應該也可以。」

    秦烈臉色一變,「你害怕她?」

    林涼兒的反常,全然因為童真真,他不明白那個模樣普通的女人,為什麼會讓林涼兒如此不安。

    「如果我能再進一步,蛻變到八階,我或許不會害怕她。」林涼兒臉色很嚴肅,「但是現在……我是有點害怕她。」

    「怕她什麼?」

    「不知道,就是害怕,像是一種本能。」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響亮的腳步聲,林涼兒突地一驚,道:「她,她過來了!」

    秦烈愕然。

    楚離忙回頭看向緊閉的門外。

    「我能進來么?」童真真溫婉恬靜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林涼兒下意識地往後退,並沖著秦烈不斷搖頭。清冷的眼眸中,浮現出深深的懼意。

    秦烈深深皺眉,想了一下,沖楚離點了點頭,「把門打開。」

    楚離遲疑了一下,不顧臉色發白的林涼兒,將房門敞開,恭敬道:「請進。」

    門外,童真真穿著一身青衣。一頭烏髮高高盤起,容貌普通,氣質溫柔,嘴角噙著淡然笑意,大大方方地走了進來。

    「不介意的話,能否容我和這個小丫頭單獨談一談?」她看向秦烈。一臉笑意,似乎一點都不奇怪林涼兒從「女屍」的狀態醒轉過來。

    她身上並沒有流露出任何驚人氣勢,不論是秦烈還是楚離,都沒有感覺到絲毫不適。

    可林涼兒卻不斷後退,一直退到牆壁上,退無可退。

    「童前輩。她和我非常親密,我不希望她有什麼事!」秦烈沉聲道。

    林涼兒抿著嘴。驚懼不安的眼中,閃過一束異樣光芒。

    「放心吧,我沒有惡意,相反,對她而言……我的到來應該還是一件好事。」童真真輕笑著,以眼神示意秦烈安心,「我知道南正天很看重你。也知道你對血煞宗有多麼重要,所以不會亂來。」

    秦烈深深看向她。沉吟了一會兒,回頭對林涼兒說道:「我就在門外。」

    這般說著,他沖楚離點了點頭,率先往外面行去。

    楚離一愣后,也反應過來,和他並肩出了門。

    「楚離,把門給我關上。」童真真背對著兩人,輕聲吩咐了一句。

    「好。」楚離乖乖聽話。

    一走出門,他就小心翼翼地,將房門關了起來。

    就在那一瞬間,他和秦烈同時感覺到,一門之隔的那間屋子,如被一層薄膜覆蓋住。

    兩人的靈魂意識再也無法洞察屋內的任何事物。

    他們忽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異,心中也七上八下,暗暗開始擔心起來。

    「別擔心,應該不會有事,童師娘和徐師叔每次回寂滅宗,都沒有做出不利於宗門的事情來。」楚離勉強笑了笑。

    「希望如此。」秦烈臉色深沉。

    兩人不再多言,就在門外耐心等候,等屋內的交談結束。

    期間,他們聽不到屋內的一句話,感知不到任何動靜。

    整整半個時辰時間。

    「吱呀!」

    緊閉的房門重新敞開,童真真輕笑著走出,沖秦烈點了點頭,說道:「我和她談完了。」她旋即從容不迫地往外走去,背對著兩人,道:「楚離,你別留在這兒了。」

    楚離看了一眼屋內,發現林涼兒如一尊冰雕坐在裡面,神情還算是鎮定。

    「哦。」放下心來后,楚離也沒有逗留,乖乖走遠。

    秦烈進屋,將房門關閉,狐疑地看向林涼兒,問道:「她沒對你怎麼樣吧?」

    「沒有。」林涼兒垂著頭,似在深思著什麼。

    「她和你說了什麼?」秦烈再問。

    「沒什麼。」林涼兒隨口搪塞了一句。

    秦烈皺眉。

    似看出了他的不滿,林涼兒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都是一些關乎我們寒冰鳳凰一族的事情,和你沒有關係,你不要繼續追問了。」

    「她怎會知道你們寒冰鳳凰一族的事情?」秦烈訝然。

    林涼兒欲言又止,停頓了一下,道:「我答應了她,不會說關於她的事情,你不要問我了,問了我也不會說。」

    秦烈愈發奇怪了,想了想,又問道:「你現在還準備立即離開嗎?」

    「她對我沒有惡意,我就不急著走了,等我靈魂傷勢全部恢復以後,我才會離開。」這般說著,林涼兒又道:「我需要單獨的修鍊室,這塊晶體的寒力,我要全部提煉出來。」

    「好,我會在外面,不會進入這兒的修鍊室。」秦烈道。

    林涼兒深深看了他一眼,輕聲道:「謝謝。」這般說著,她便站了起來,一頭鑽入這個套房內的修鍊室,再也沒有出來。

    三艘黑鐵巨船,繼續朝著三棱大陸航行,寂滅宗的雷閻眾人一直忙碌著,四處傳遞著消息。

    六日後,三艘巨船已漸漸逼近三棱大陸,途中開始有三棱大陸的逃難者,陸陸續續被接引到船艦上。

    這一天,一架大型的水晶戰車,加五六輛小一號的戰車,一同從三棱大陸的方向而來。

    看到那三艘有著寂滅宗錦旗的巨船,戰車上的一眾女子,都欣喜若狂,急忙尖叫著打招呼。

    秦烈和楚離兩人,恰好在船邊沿站著,兩人一邊飲酒,一邊談論最新局勢。

    聽到從下面傳來的尖叫聲,秦烈身子微震,道:「把下面的人接引上來。」

    楚離垂頭,遠遠看向那些戰車,道:「你認得她們?」

    「嗯,拜月宮主持祭祀的一些女人,她們和我有點淵源。」秦烈道。

    「你這傢伙認識的竟是一些女人。」楚離嘀咕了一句,向不遠處的陶瑞吩咐:「老陶,去把那些女人接應過來。」

    「我這就去。」陶瑞急忙飛了過去。

    過了一會兒,那一架等級較高的大型水晶戰車,在陶瑞的幫助下,承載著月姬、夜姬、水姬等女人,便降落在船上。

    「謝謝,謝謝你。」月姬她們連忙道謝。

    這一路行來,她們提心弔膽,生怕會遇到異族追擊,直到現在上了寂滅宗的船艦,她們才放下心來。

    她們在拜月宮的身份並不高,而拜月宮,都只是寂滅宗的附庸,所以她們在面對寂滅宗武者的時候,都顯得有些拘謹,有些誠惶誠恐。

    「你們認得秦烈?」陶瑞笑了笑,伸手指向遠處。

    那邊,秦烈沖她們燦然一笑,道:「看到你們還活著,我就知道你們應該聽了我的告誡了。」

    「你是?」月姬滿臉疑惑。

    「姚天。」秦烈揚了揚手中的酒壺,笑著喝了一口酒。

    月姬、夜姬、水姬等女,聞言都是眼睛一亮,一個個驚異無比。

    「記得你們答應我的事情。」秦烈笑著說。

    月姬等人這時候才反應過來,知道在月石城的時候,秦烈一直用的是化名,而且還改變了模樣。

    「你這傢伙鬼鬼祟祟的縮在月石城,難道就是為了她們?」楚離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笑容變得齷齪起來,「看不出來,你還喜歡這種成熟的女人,這麼多……你吃得消嗎?」

    「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秦烈罵道。

    楚離嘿嘿怪笑,沖陶瑞吩咐道:「給她們安排個好地方!」

    「明白。」陶瑞也流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微微鞠身,沖月姬等女說道:「秦烈少爺乃是老祖欽點的貴賓,你們既然認得他,我們自當不會委屈你們,跟我來吧。」陶瑞在前面引路。

    老祖欽點的貴賓?寂滅老祖?

    月姬、夜姬、水姬三女,獃獃看著和楚離談笑風生的秦烈,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她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秦烈竟然如此受寂滅宗的重視,竟然還是寂滅老祖認可的貴賓。

    「嗨,她們都答應了你什麼?」在月姬眾人離開后,楚離咧開嘴,笑容曖昧,「你小子可是比我厲害很多啊!」

    「我和她們沒什麼。」秦烈神色坦然,換了個話題,「你師傅出關了?」

    「出關了,並且向各大白銀級勢力傳話了,要他們派人來三棱大陸,共同處理這趟侵入的異族。」楚離臉色沉重起來。

    「然後呢?那八大白銀級勢力,有什麼舉動沒?」秦烈再問。

    楚離眉頭緊皺,搖了搖頭,說道:「暫時還沒有看出什麼動作。」

    「哎。」秦烈嘆息一聲,道:「這次事件發生在你們寂滅宗的地界,對很多人來說,或許,這是一個極佳的機會,他們未必就會盡心儘力。」

    此言一出,楚離神情更加陰鬱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