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二十七章 災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二十七章 災星字體大小: A+
     

    「秦烈,你小子怎會出現在此?」

    在雷閻、許然等人,關於異族一事繼續詳談的時候,楚離將秦烈扯到一旁,壓低聲音詢問。

    「途中經過了墟地,逗留了一段時間,本想儘快前往你們寂滅宗,沒料到又遇到這種禍事。」秦烈一臉無奈,「異族入侵一事,是不是非常罕見?」

    「也不是。」楚離搖了搖頭,說道:「我們暴亂之地遼闊無垠,有諸多連通輔世界的通道,譬如我們寂滅宗就和修羅族交好,以前血煞宗執掌天滅大陸的時候,和灰翼族的關係也很不錯,當然,現在灰翼族早就和三大家族走到一塊兒了。」

    「其餘的勢力,譬如天器宗和萬獸山等等,也和一些輔世界有聯繫,相互交換修鍊材料。」

    「聽說,最近一些年來的天劍山,和幽冥界也建立了交易通道。」

    「總之,眾多的輔世界,都有和我們來往的通道,還多多少少有著牽連。」

    楚離停頓了一下,又道:「許多輔世界的異族,也會通過種種途徑,到達我們這一塊。那些異族零零散散,一般數量比較小,實力也不夠強大,往往不需要我們出面,下面赤銅級的勢力就足以掃蕩。」

    「這麼多年來,也只有當年修羅族入侵時,才令暴亂之地所有白銀級勢力驚動,聯手進行驅趕。」

    「從寂滅宗和修羅族達成默契,到現在。根據我們寂滅宗的記載,至少有三十波異族,曾出現在暴亂之地許多偏僻的角落。」

    「但那三十股異族,都是很小的族群,實力也弱得很,有的甚至沒有形成完整的修鍊體系,野人般靈智未開,很容易就被清理乾淨了。」

    楚離表情漸漸沉重,「像這趟一般。有達到不滅中期級別的異族,最近五百年都沒有出現過!」

    秦烈暗暗皺眉。

    「別擔心了,這是我們寂滅宗的地界,異族膽敢入侵過來,我們自當將他們清理乾淨。」楚離勸慰了兩句,眼睛一轉。突地盯向了他背上的林涼兒,臉色怪地問道:「你怎麼背著一具女屍?」

    「她還活著。」秦烈突然反應過來,急忙將林涼兒的身子放了,沖楚離道:「幫我安排個地方。」

    「她明明沒有靈魂動靜了!」楚離摸著下巴,深深看了過來,道:「一年沒有見面。你小子難道有了新的嗜好?」

    「少廢話!」秦烈瞪了他一眼。

    「算了,我就不繼續問下去了。」楚離果然沒有繼續糾纏。「跟我來吧。」

    兩人沒有去聽許然、雷閻眾人的談話,往船艙行去。

    站在許然身旁的童真真,在兩人離開的時候,有意無意的瞥了林涼兒的身子一眼,目顯異樣的光芒,似乎發現了什麼。

    「怎麼了?」許然停下和雷閻的講話,扭頭問道。

    「沒事。」童真真淡然一笑。「秦烈帶著的那個小丫頭很有趣。」

    「有趣?」許然眼神古怪,「只是一具女屍罷了。有什麼奇特的?」

    童真真輕笑一聲,「回頭再和你說。」

    許然聽她這麼一說,也心生疑惑,不過也沒有在這時候追問,就又和雷閻交談起來。

    「就先住這裡吧,看現在的情況,你也不必跑一趟寂滅宗了,跟著我們就行了。」楚離將他帶到一個寬敞的套房。

    將林涼兒放下來,秦烈一屁股坐下,說道:「這麼說,老祖可能會親自來三棱大陸?」

    「如果那邊不止一個不滅中期境界的武者,師傅肯定要過來,不然單靠雷閻師叔,恐怕鎮不住局勢。」楚離嘆道。

    「那許然和童真真前輩呢?」秦烈訝然。

    「他們名義上還屬於寂滅宗,可是卻不受我們的調度,這次他們倆恰恰在宗門,又恰逢此事,就跟過來看看,但未必就會為宗門拼死拼活。」楚離滿臉無奈,想了想,又說道:「還有,隔了許多年了,他們兩人的境界和戰鬥力如何,誰也說不準。反正,聽宗門的那些老人說,許然師叔自從和童真真走到一塊兒后,修鍊就荒廢了下來。」

    「這麼說你不並看好他們?」秦烈眉頭一挑。

    「不是不看好,而是根本不了解他們,我們不知道他們處於何種境界,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有多強的戰鬥力。」楚離沒好氣地解釋。

    「那個童真真前輩,模樣……很稀鬆平常啊,許然前輩為什麼會因為她捨棄了那麼多?她也是你們寂滅宗的人?」秦烈又好奇問道。

    「她不是寂滅宗的,甚至不是我們暴亂之地的。」楚離搖了搖頭,在屋內都壓低了聲音,「徐師叔一次獨自遊歷后,回來就帶著她,沒多久就宣布退出宗主之位的競爭。因為此事,當時的寂滅宗宗主雷霆大怒,四處查探她的來歷,結果什麼也沒有查出來。」

    「徐師叔知道惹怒了宗主,在當時宗主還沒有反應過來前,就帶著她悄悄離開了。」

    「這一走,就是百年之久,當老宗主往虛空境邁進,靈魂墜落虛空,最終消隕的時候,徐師叔才和她回來祭奠。之後,又是消失很多年,徐師叔才再次回來,這次回來正趕上修羅族入侵,在和修羅族的血戰中,徐師叔幫忙改進了寂滅玄雷,令寂滅玄雷威力大增,幫助我們抑制了修羅族的凶威。」

    「然後,徐師叔又走了。上一次回來的時候,我們寂滅宗和黑巫教正在血戰,聽說徐師叔在那一戰中幫了宗門不少忙,也是那一戰過後,寂滅宗才壓了黑巫教一頭,隱隱有了暴亂之地第一白銀級勢力的氣象。」

    秦烈聚精會神聽著。

    等楚離講完了,他啞然失笑,道:「怎麼聽起來,徐前輩像是個災星啊?第一次回來,你們老宗主恰恰死了,他來祭拜。第二次回來,正趕上修羅族入侵,第三次,你們和黑巫教進行血戰,這是第四次回來,恰好又趕上了異族侵入。」

    給他這麼一說,楚離也笑了起來,點頭道:「有那麼點意思!」

    就在此時,縮在鎮魂珠的林涼兒,主動向秦烈傳遞訊念:「讓我出來一下。」

    秦烈一愣,看著臉上笑容還沒有消散的楚離,他心中猶豫了一下,然後才將鎮魂珠的雷球裂開一道縫隙。

    一縷冰芒從他眉心透射出來。

    楚離驚異之時,冰光隱沒在林涼兒緊閉的眼睛內,旋即,她長長睫毛動了動,眼帘張開。

    「啊?」楚離臉色一變。

    林涼兒睜開眼,就這麼站了起來,她看了一眼楚離,點了點頭,冷漠道:「我見過你。」

    「見過我?」楚離愕然,「你在哪兒見過我?」

    「葬神之地。」林涼兒淡淡道。

    楚離一臉怪異,看了看林涼兒,他又望向秦烈,道:「我見過她?」

    「或許見過。」秦烈也不確定。

    當年在冰之禁地的時候,他並沒有見過楚離,還當楚離遭遇了不測。

    但他知道,楚離雖然沒有能找到葬神之地,可是一定也在冰之禁地活動過,而冰之禁地,則是由寒冰鳳凰負責。

    林涼兒說她見過楚離,那或許還真見過,可楚離卻未必認得她。

    「見鬼!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楚離揪著頭髮。

    「我見過你,可你卻沒有見過我。」林涼兒語氣冷淡,「當年你在冰之禁地的時候,被我以寒氣隔離在一小片區域亂轉,一直都沒有走出那塊區域,也就沒有能夠找到葬神之地。」

    「冰之禁地……」楚離拚命回憶。

    「她現在叫林涼兒,之前,她是冰之禁地的冰靈。」秦烈反應了過來,笑著解釋了一句。

    「冰靈!」楚離大驚失色。

    他也馬上明白了過來。

    當年在冰之禁地的時候,他就有預感,預感到自己踏入了類似於迷宮的奇陣中,所以始終沒辦法走出來。

    他現在才知道原來是冰靈搗鬼。

    「你應該感謝我,以你的實力,當時如果在葬神之地,未必就能活下去。」林涼兒冷冷道。

    楚離臉色一僵。

    「你突然要出來做什麼?」秦烈問正事。

    「那個叫童真真的女人,可能看出了我的身份,我能感覺到。」林涼兒微微皺眉,「我還有一縷很微弱的靈魂,一直留在本體,我那一縷靈魂發現了她對我的窺視。」

    「你一直還能觀察周圍?」秦烈驚叫。

    「當然能。」林涼兒白了他一眼,淡淡道:「要不然,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趁我靈魂恢復的時候,對我的身體做出什麼醜陋不堪的事情出來。」

    秦烈臉色陰鬱,冷哼一聲,「我還沒那麼下作!」

    「當時在寒冰宮殿的時候,你雖然被冰凍著,應該眼睛還能看,腦子還能夠思考吧?」林涼兒冷不防來了這麼一句。

    秦烈突地呆住。

    「你當時都看到了什麼?又看了多久?」林涼兒再問。

    秦烈老臉一紅,一下子不吭聲了。

    林涼兒瞪了他一眼,沒有繼續咄咄逼人,沒有繼續追問。

    楚離驚異地看向兩人,則是面色無比古怪,還發出兩聲嘿嘿怪笑。

    「談正事!正事要緊!」秦烈岔開話題,一本正經道:「童真真怎會發現你的身份?」

    ……

    ps:感冒未好,一章欠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