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兩封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兩封信字體大小: A+
     

    董萬齋帶著拜月宮的強者,從月石城連夜趕來,在天色微亮的時候,他們終於到達拜月山谷。

    一入山谷,董萬齋就看到秦烈裸露出來的手臂,脖子上,就連臉上,也都有著明顯的抓痕。

    董萬齋心下一沉。

    通過洪博文親手書寫的那封信,他看出了秦烈在血煞宗的重要身份,洪博文特意叮囑了董萬齋,請他務必要照看好秦烈。

    洪博文是血煞十老,代表著血煞宗,今日的血煞宗雖然不同往昔,可畢竟還是白銀級的古老勢力。

    而且董萬齋也聽說了血煞宗和寂滅宗關係匪淺。

    拜月宮,僅僅只是寂滅宗下屬的一個赤銅級勢力,真要是惹來血煞宗的不快,拜月宮在三棱大陸必然會更加被動,會被天武會和琉焰府壓制住。

    這絕非董萬齋想看到的。

    「姚兄弟,我過來是專門表示歉意的。」董萬齋迎上來,先是沖秦烈打了個招呼,旋即臉色一沉,馬上就開始呵斥月姬,「你們究竟搞什麼鬼?一個時辰前,我就傳遞訊息過來,告訴你們弄錯了?為什麼姚兄弟身上還有傷勢?」

    月姬眾女急忙想要解釋。

    董萬齋冷哼一聲,擺擺手,禁止她們多言,又沖秦烈承諾道:「姚兄弟放心,此事的確是月姬的責任,我絕不會饒恕她們,定然給你一個交代!」

    這般說著,他將兩枚空間戒。親手交給秦烈,解釋道:「這是從落日群島一併傳遞過來的,洪長老說了,讓我將這兩枚空間戒親自交給你。」

    董萬齋在對待他的時候,臉上堆滿了笑容,還對身後的劉鶴等人說道:「將宮內最好的療傷丹藥拿出來,立即讓姚兄弟服下,好儘快恢復傷勢!」

    劉鶴等人忙翻騰著自己的空間戒。

    月姬、夜姬和水姬三女,看著董萬齋的態度。心中都是苦澀起來。

    她們很清楚,若非先前和秦烈達成了和解,董萬齋必然會犧牲她們,以對她們的興師問罪,讓秦烈不會繼續追究下去。

    她們也更加明白的認識到,對拜月宮而言。她們只是主持祭祀的司儀,在拜月宮沒有什麼地位可言。

    董萬齋先前願意將秦烈交給她們,或許也是懷疑秦烈的身份,希望藉助她們的手,從秦烈口中撬出真相來。

    如今一看情況不妙,董萬齋乾淨利落的。馬上準備放棄她們,擺明了在心裡沒有將她們當一回事。

    這讓月姬這些女人臉色黯然。

    她們不由地看向秦烈。心裏面也擔憂起來,怕秦烈可能會反悔。

    在她們熠熠目光下,秦烈洒然一笑,道:「董宮主多慮了,三位姐姐並沒有拿我怎麼樣。相反,她們還幫了我一個大忙,令我……在修鍊上有所突破。我還要感激她們呢,怎會心生埋怨?」

    此言一出。董萬齋和劉鶴眾人都是愣住,眼中布滿了深深地疑惑。

    這些人的目光,在秦烈和月姬這些女人身上掃老掃去,眼神漸漸怪異起來。

    其中的劉鶴等人,更是微微仰頭,一副好像忽然意會過來的表情。

    「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劉鶴微愣后,忽然笑了起來,眼神有些曖昧,道:「相處愉快就好,愉快就好。」

    董萬齋也反應過來,嘴角顯出一個古怪的笑意。

    他們都以為月姬、夜姬、水姬這些女人,將秦烈擒拿到拜月山谷后,應該並沒有馬上以私刑對待,而是……久曠的女人,通過秦烈這個年青的男人,獲得了一些其它方面的滿足。

    她們在滿足的同時,恐怕也讓秦烈樂不思蜀,反而覺得艷福不淺。

    月姬、夜姬、還有水姬那些女人,看著眾人的曖昧目光,都猜出來這些人的齷齪心思,臉色愈發不自然,令劉鶴等人越來越肯定他們所想的就是真相。

    「咳咳,既然月姬他們沒有傷害你,那麼……」董萬齋乾笑了兩聲,又道:「你應該不會追究下去了吧?」

    「當然不會。」秦烈聳了聳肩膀。

    董萬齋鬆了一口氣,眼睛異光一閃,忽然道:「姚兄弟,關於烈焰玄雷……我們還想購買一些,你看?」

    「以等價的靈石交換,我想血煞宗那邊,應該不會有問題。」秦烈摸著兩枚空間戒,查探裡面的物品。

    兩枚空間戒,一枚來自於宋思源,裡面除了一封信外,還有眾多六屬性的靈材,專門為了餵食虛渾之靈。

    另外一枚空間戒,則是唐思琪為他準備的,裡面有三十五枚烈焰玄雷,其中有五枚還做了標記,分明蘊含了劇毒。

    除此之外,這枚空間戒內,還有一件唐思琪專門為他煉製的靈甲,從樣式和材質來看,應該品階不低。

    沒有急著去閱讀那兩封信,將空間戒裡面的東西查閱了一番,他又和董萬齋虛與委蛇的一會兒。

    董萬齋對於此行極為滿意。

    最後,當秦烈拒絕了他的邀請,說準備在拜月山谷多待幾日後,他和劉鶴等人徹底放下心來。

    董萬齋等人欣然離去。

    他走後,秦烈才將兩封信取出,仔細閱讀了一番。

    宋婷玉很大膽的表明了自己的思戀,將炎日島的情況說明了清楚,告訴他炎日島如今蒸蒸日上,灰島煉製的烈焰玄雷,已經為炎日島積累了不菲財富。

    血島那邊,血矛的武者在琅邪的帶領下,一邊迅速增強著戰鬥力,一邊和金陽島、血煞宗配合,向周邊的一些勢力掃蕩,實力也是穩步提升。

    她和謝靜璇的父親,從太古生靈遺體內得到想要的力量后,就返回了赤瀾大陸,準備閉關進階。

    她自己在突破到如意境后,藉助於灰島囤積的修鍊靈材,也是進展迅猛。

    然後,在書信末尾,宋婷玉又詢問了一番他的事情,問他這一年在什麼地方活動。

    唐思琪的信比較含蓄,隱諱表明了思戀后,就開始說一些灰島上的事情,說她和墨海兩人在古陣圖的鑽研上,又有了新的突破。

    告訴他,今日的灰島,已經全面超過以前的器具宗,在煉器方面的造詣上進展更大。

    將兩封信看完,秦烈和月姬知會了一聲,就在拜月山谷找了一棟石樓,暫時呆了下來。

    數日後。

    恢復過來的他,想要和寒冰鳳凰交談一番,覺得拜月山谷不方便,隨意尋了一個借口,就往拜月山谷外面飛去。

    駕馭著一輛水晶戰車,離拜月山谷數百里后,他先將封魔碑放到遠處,旋即將寒冰鳳凰的靈魂釋放出來。

    寒冰鳳凰靈魂入體。

    「怎麼樣?你靈魂上的傷勢,還要多久才能徹底恢復?」秦烈問道。

    林涼兒蹙著眉頭,凝神仔細感受了一番,然後淡然道:「再有兩三月時間,我應該就不會有事了,到時候,我自然就會主動離去。」

    「那就好。」秦烈點了點頭。

    之後,秦烈又向她詢問一番關於搏天族的秘辛,關於太古時代的種種怪事。

    做為回報,林涼兒將她母親告訴他的那些故事,一字不漏的向他說明。

    「星空戰場在靈域外沿,由許多碎小的星辰構成,廣闊無垠。」

    「據說,搏天族被各族聯合戰勝后,為了保持種族的延續,為了保存實力,並沒有進行殊死一搏,而是遠遁星空戰場。」

    「之後,搏天族漸漸銷聲匿跡,好像去了星空戰場極為遙遠之處。」

    「冰帝曾經帶著我母親,探索過星空戰場,在那兒,冰帝遇到了太古時代其它種族的強者,也曾經歷過數次大戰,可是並沒有遇到搏天族的族人。」

    「後來,我從第一巫蟲口中,知道近代的星空戰場,漸漸成了各大強族的角逐之地。許多靈域的人族黃金級勢力,還有其餘種族的強大勢力,都會時不時地進入星空戰場,找尋那些在靈域無法生長的奇異靈材,還有極為稀罕的一些晶石,將其霸佔起來。」

    「星空戰場內,許多離靈域較近的碎星上,都有著各方強族的據點。」

    「傳言,在星空戰場更遠處,那些離靈域不知多麼廣闊的天地,還活動著更多種族。」

    「那些種族生靈,稱呼我們所在的靈域為天界,靈界,聖界,神界等等。在他們眼中,我們腳下這片天地,就是無垠星空的中心,是只有最強大的生靈種族,才能夠稱霸入駐的主世界!」

    「還有傳言說,搏天族在稱雄靈域之前,就是活動在星空戰場的種族。」

    「關於星空戰場的傳說,多不可數,但那兒環境極其惡劣,別說你了,就算是達到涅槃境的武者,想要在星空戰場內遊盪,都伴隨著種種不可預知的風險。」

    林涼兒手握著一塊冰瑩的晶石,吸收著極寒之力,向秦烈說明她知曉的關於星空戰場的情況。

    秦烈默然聽著。

    過了一會兒,六個虛渾之靈,主動從鎮魂珠內飛逸出來。

    和往常不同的是,六個虛渾之靈遁出后,並沒有立即要求進食,而是感知了一會兒,朝著遠處的天空飛去。

    秦烈一驚后,忙對寒冰鳳凰說道:「你靈魂先回來。」

    「沒事,我恢復了不少,也想透透氣。」林涼兒起身,催促他跟隨過去,看看是什麼一個狀況。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