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和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和解字體大小: A+
     

    拜月山谷。

    月姬,夜姬,水姬,還有那些拜月宮的女子,早已從祭台上下來。

    服用了療養魂魄,安神養血的蘊魂丹后,她們依舊精神萎靡,在谷內的清澈湖泊旁邊,吞吐月華光芒,慢慢恢復著。

    秦烈換了一身灰袍,脖頸、手臂上有著一道道抓痕,臉色深沉的倚靠著一根石柱,皺眉沉思。

    先前腦海中的兩幕畫面,不斷浮現,被他一次又一次地回憶著。

    第一幕畫面,他從星空戰場返回靈域,身後講話的那名少女,讓他回憶起來都心亂的厲害。

    第二幕畫面,他從巨峰山頂所見的波瀾壯闊景象,就是他的家。

    只是,他為何被帶到凌家鎮,為何失去過往的記憶,父母是誰,曾經生活的地方叫做什麼,他依舊不清不楚。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的過去必然不簡單。

    他曾經生活的地方,那種壯闊雄偉的宮殿群,萬米長的巨型飛行靈器,肉身端坐在魂壇上的強者,無一不證明他過去的家,有多麼龐大的底蘊。

    「記憶壁障,是可以撕裂的,只要我實力越來越強,就算是將來沒有找到爺爺,也一定可以洞穿記憶結界,真正明白曾經發生的一切!」

    經歷了這番月光的洗禮衝擊,他愈發堅定了心念,知道未來並不會永遠模糊不清。

    境界的提升,靈魂的強大。血脈的進階,會一步步增進他的實力,助他在將來逐漸看清自己的過去。

    祭台上,秦烈迅速平靜下來,隨手從空間戒內取出一塊塊干肉,開始吞吃恢復體力。

    他以靈魂意識來洞察全身細微,發現這次被月姬三人以拜月宮的秘術,破開記憶壁障一道口子后,他靈魂並沒有遭受創傷。反而體能消耗劇烈。

    身上一道道由他自己抓出來的傷痕,這時候,也是酸麻疼痛,也需要慢慢恢復。

    「也是時候早點前往寂滅宗了。」他暗暗道。

    煉化體內丹藥的月姬,突然間心神一動,一隻手按向腰間的一塊有著彎月圖案的玉牌。

    她以心神感知。

    一段從月石城而來的訊息。從那玉牌內傳遞出來,被她立即捕捉到。

    月姬臉色忽然一苦。

    「大姐,怎麼了?」夜姬看出了她的神情變化,小聲詢問道。

    月姬回頭看了秦烈一眼,輕嘆一聲,「可以肯定是我們弄錯了。」

    「那邊傳訊了?」水姬也問道。

    月姬點頭。「從落日群島的血煞宗那邊,傳送了十五枚烈焰玄雷過來。血煞十老的洪博文,親自手書一封,叮囑宮主一定要善待姚天。這姚天……在落日群島的血煞宗那邊,一定是個大人物,不然不會驚動洪博文,更不會讓血煞宗願意拿出十五枚烈焰玄雷出來。」

    此言一出,夜姬。水姬,還有那些拜月宮的女子。都是臉色微變。

    「宮主他們已親自趕來向姚天賠禮道歉。」月姬又道。

    眾女愈發誠惶誠恐。

    「這要如何是好?」夜姬顧不得繼續調養心神了,她馬上站了起來,焦急地踱步,「姚天身上有著明顯的抓痕,他這樣子……我們如何向宮主交代啊?」

    眾人看向秦烈,見他雖然換了一身灰袍,可是裸露出來的手臂和脖頸上,還是顯得傷痕纍纍。

    秦烈的臉色,也是顯得沒有神采,分明被私刑對待過。

    「在宮主到來之前,最好能得到他的諒解,這樣會稍好一點。」月姬無奈嘆了一口氣,也站了起來,從湖泊旁邊重新來到祭台處。

    夜姬和水姬也默默跟隨。

    「姚天,拜月宮那邊已經確認了,你的身份沒有問題。」月姬擠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我們拜月宮的宮主,很快就會親自過來,向你表示歉意。至於我們……在對待你的時候,也確實唐突了一點,還望你能夠諒解,不要繼續追究下去。」

    「姚天,的確是我們不對,還請你看在我們幫你破掉記憶壁障,都受了傷的份上,別要求宮主責罰我們。」夜姬也哀求道。

    其餘拜月宮的女子,也是七嘴八舌,一個個做出可憐兮兮的模樣,請求他的諒解。

    秦烈皺眉,視線在她們身上游弋著,並沒有馬上答話。

    這讓一眾拜月宮的女子都緊張起來。

    她們在拜月宮其實並沒有太高的身份地位,只是負責主持祭祀方面事宜的她們,隨時都可以更換一批。

    就連月姬,夜姬,和水姬,也不是不可替代。

    就從現在來看,秦烈在血煞宗的身份一定非同小可,不然董萬齋不會帶著宮內的重要人物連夜趕來。

    越是如此,月姬他們越是不安,害怕董萬齋為了得到秦烈的諒解,拿她們當替罪羔羊。

    「你想怎麼樣?」夜姬猶豫了一下,下意識地看向祭台不遠處寒冰鳳凰的真身,心下一狠,咬牙道:「只要不是特別過分的要求,我們,我們盡量滿足你!」

    眾多拜月宮的女子,聞言,臉色愈發蒼白。

    她們所有人對秦烈都沒有好感,都覺得秦烈有怪癖,心理扭曲變態。

    聽到夜姬的話,她們也都看向寒冰鳳凰的身子,心裡一下子緊張起來。

    「夜姬,你在說什麼啊?」月姬冷哼道。

    「大姐,他……分明有某些特殊嗜好,或許,或許滿足他的話,我們可以逃過宮主的責罰。」夜姬垂頭小聲道。

    「你要是有什麼特殊要求,就沖我來吧!」水姬抿著嘴唇,一副準備犧牲自己的樣子。

    秦烈一呆。

    半響后,他以無比怪異的眼神看向這些拜月宮的女子,沉聲道:「我很正常,沒什麼特別嗜好,她……」

    伸手一指寒冰鳳凰的真身,心中略一猶豫,秦烈又說道:「她是我妻子,她靈魂遭受了重創,不得不進入沉睡狀態。我一直帶著她,是在找方法救她,她並沒有死!」

    此言一出,眾多拜月宮的女子,再看秦烈的時候,態度發生了一百二十度的大轉變。

    「原來她是你的妻子,我們誤解你了,抱歉。」

    「你妻子都已經沒了魂念波動了,你竟然還一直帶著她,還想著將她救活,太讓人意外了。」

    「我想我們都錯了。」

    這些拜月宮的女人,之前看秦烈是心理扭曲的大變態,但這時候,秦烈在她們的眼中,儼然就是一個專情無比的情種。

    心境的變化,讓她們愈發羞愧,愈發覺得自己太冒失,差點就釀成了大錯。

    「這件事的責任都在我們,你就算是要追究下去,我們也甘願承擔!」月姬表明態度。

    秦烈想了一下,然後道:「我希望你們再幫我一次,等我傷愈后,繼續衝擊我的記憶壁障!」

    「這……」月姬一臉為難,先前的那番經歷,現在還讓她心有餘悸,讓她恐懼不安,她害怕再來一次后,她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會直接魂飛魄散。

    「大姐,要不……就答應他了?」夜姬勸說。

    其餘那些女人也紛紛勸說。

    「好吧!」月姬最終咬牙點頭,「等我們恢復過來以後,我們再試一次!」

    「行了,我不會向董宮主要求懲治你們,你們放心吧。」秦烈也是眼睛一亮。

    這麼多年來,他試過種種方法來破開記憶壁障,發現都沒有效果。

    唯獨這一次,這些拜月宮的女子,以拜月教流傳下來的古老秘術,以月光來破掉封禁的方式,取得了不錯的效果,讓他窺見了過去的兩幕畫面。

    他認為只要再多幾次,讓他看到更多的畫面,將一幕幕畫面聯繫起來,他最終必然能連貫起來,回憶起過去發生的所有事情。

    所以他需要月姬三女的幫助。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