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一十六章 繼續下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一十六章 繼續下去!字體大小: A+
     

    秦烈任由月姬以月光凝鍊的月亮,在他識海高空懸挂,不再採取其它防禦手段。

    皎潔的月光,猶如一片片銀亮光幕,如水波,照耀揮灑下來,如要融掉封印他過去記憶的結界壁壘。

    他主動收攏,只是盡全力防護著真魂,以免魂魄受創。

    「竟然還有記憶封禁!」月姬悚然變色。

    她和夜姬、水姬交換了一個眼神,表情都凝重起來,忽然意識到這個名叫「姚天」的小輩,身上必然隱藏著巨大秘密。

    三女暗暗振奮起來。

    「全力破禁!」月姬喝道。

    「咻咻咻咻咻咻!」

    六道清冷月光,又一次從明月上垂落下來,如炫目的彩帶。

    瞬間,六根奇異的石柱上,一個個月亮形狀的古老符文如慢慢蘇醒,也綻放出耀目明亮的月光。

    「呼呼呼!」

    一個個青幽月文,從石柱上飛逸出來,飄蕩的樹葉一般,紛紛落到秦烈身上。

    彎月的符號,一碰觸秦烈身體,就像是水溶大海一般消失。

    秦烈識海中的月亮,卻變得越發明亮,將他識海照耀的亮如白晝。

    更加磅礴神秘的月能,以更加猛烈洶湧的沖勢,繼續對他塵封的記憶突進。

    秦烈頭疼欲裂。

    兩手抱頭,端坐在祭台上的他,神情猙獰,眼瞳中冒出一縷縷攝人電芒,顯得極為嚇人。

    「他。他不太像純粹的血煞宗門人,血靈訣……似乎僅僅只是他身上一種靈訣,還不是主要的。」夜姬看出了蹊蹺之處,急忙勸說道:「大姐,我們會不會弄錯了?這個小子身上的氣息,分明……不太對勁啊!」

    「大姐,的確很奇怪,你冷靜一下!」水姬也說道。

    「把準備好的人血放過去!」月姬下令。

    一名銀袍女子,從山谷內一棟石樓走出。迅速上了祭台,將一個青銅大鼎放在秦烈身前。

    鼎內,盛放著新鮮的血液,血液來自於如意境中期的人族武者。

    從那鼎內的鮮血中,秦烈嗅到濃稠的血之靈氣,他知道其中蘊含著充沛的力量。

    只是。他並沒有任何感覺,也沒有痛飲的想法。

    「跟隨姜鑄哲一脈修鍊的血煞宗門人,只要身體受傷,靈魂被消耗了,就會控制不住內心**,會以新鮮的血液來補充損耗。」夜姬臉色漸漸嚴肅起來。「根據傳言來看,那些人……吸食鮮血有癮。是很難把持住的。尤其是,這個傢伙被月華之光照耀著,心靈防線都失守了。」

    水姬也附和:「大姐,興許我們弄錯了。」

    祭台上,眾多拜月宮的女子,也是目露疑惑,都看出了不對勁。

    月姬本人也猶豫了。

    她也深知姜鑄哲一脈的怪異之處。知道那些人很難抵擋住新鮮人血的誘惑,知道那一脈的武者。一旦受傷,心靈防線失守,立即就會迫切地想要吸食人血恢復。

    那是無法抑制的**。

    此時,秦烈在月光的洗禮下,心靈都被洞開了,身體也被沖洗了一番,如果他真是姜鑄哲一脈的武者,應該控制不住自己,會吸食那些新鮮人血。

    可秦烈並沒有這麼做。

    月光的照耀下,他雖然抱著頭,臉色猙獰,痛苦地幾乎要打滾了,可他還是沒有看那大鼎內的新鮮人血一眼。

    月姬咬著下唇,繼續觀察著,過了幾十秒后,她自己也妥協了。

    她知道她可能弄錯了。

    一意識到這一點,她準備馬上彌補,急忙道:「姚天,我想我們弄錯了,你經歷了考驗,忍住了鮮血的誘惑,你應該不是姜鑄哲一脈。」

    「別擔心,我們現在就收回力量,並且會做出補償!」

    「你冷靜下來,給我們一點點時間就行,我們馬上收回施加在你識海內的月華之力!」

    月姬一邊講話,一邊沖夜姬、水姬等人打手勢,示意她們慢慢收回力量。

    三女已經準備收功。

    「別!」秦烈臉色一變,劇烈喘息著,喝道:「我的確和姜鑄哲沒有關係,不過,你們既然想要彌補,那就……幫我一把,繼續下去!我腦海的記憶禁制,我想你也感覺到了,幫我一把,助我破開一道口子,一個角,讓我看看我的過去!」

    「啊?」三女齊聲驚叫。

    她們以一種難以理解的眼神看向秦烈,表情說不出的怪異,一時間都愣住了。

    「那些記憶封禁,不是你自己凝結出來,阻止我們探查的?」夜姬張大嘴,每一個牙齒都如雪白晶玉,失聲驚叫。

    「不是你以自己的力量封印著?」水姬也是駭然。

    月姬沉吟了一下,漸漸意味過來,「你是說,你的記憶……一直被封禁著?你不知道自己的過去?」

    「所以我請你們幫我一把!」秦烈喝道。

    三女面面相覷。

    到了這時候,她們幾乎可以肯定秦烈和姜鑄哲百分百沒有關係了,這讓她們在對待秦烈的時候,已經沒有了濃郁的殺機。

    只是,以月華之力強行破開記憶壁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需要消耗她們的力量,祭台的力量,那些輔助女子的力量,還有月華之力……

    那些力量也很珍貴,事後,她們可能還要虛弱一陣子,祭台……短時間也不能舉行祭祀活動,這可能會讓拜月宮的董萬齋不悅。

    所以月姬三女猶豫不決。

    「事情已經做了,就做好,做完它,就當你們欠我的,請幫我這個忙!」秦烈叫道。

    「破開記憶壁障,可能會傷到你的靈魂,你肯定?」月姬嚴肅地問道。

    「肯定!我非常肯定!」秦烈臉色狠絕,「這些年來,我一次次嘗試,可惜卻始終沒辦法打開一角。別人的靈魂意識,在我的識海中,往往被我的雷電轟滅。至今,也只有你們凝鍊的這個月亮,全然不受雷霆閃電的影響,竟然真的能對我的記憶壁障產生效果!」

    「幫我破掉記憶壁障,那怕撕裂一角,一道小小的縫隙,我就不會追究你們的亂來!否則,我會要求拜月宮的宮主董萬齋,對你們進行懲治,我絕不會善罷甘休!」

    月姬突然頭疼起來。

    她沒料到事情竟然會衍變成這樣進退兩難的境地,沒料到被她誤認為姜鑄哲一脈的這個小子,身上竟然有著如此怪異的事情。

    被封絕了記憶,被掩蓋了過去,這人究竟什麼來歷?

    她漸漸也起了好奇心。

    沉吟了一會兒,月姬一皺眉,說道:「那就如你所願!」

    她決心一下,其餘的那些女子也不再猶豫,紛紛在她的命令下,重新調整自己,又凝鍊更多的力量出來。

    月光,一個個彎月古符,眾多皎潔靈力,一一凝聚交匯,紛紛朝著秦烈湧來。

    秦烈腦海中,那一輪月亮,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明亮,釋放的光幕也是越來越炫目。

    一種撕心裂肺的劇痛,從腦海傳來,如被億萬鋼針刺入腦髓,那種疼簡直不是人類可以承受。

    秦烈如就將死亡的野獸,滿地打滾,發出陣陣嘶吼聲,還不斷撕扯著衣衫,撕扯著皮肉,將自己抓的**裸的,身上抓扯出一道道血線傷口。

    一群拜月宮的女子,都看著他,看著他突然瘋狂,將自己撕的不著一縷。

    一具年青有朝氣,雄壯強健的體魄,就在山谷祭台上呈現出來,一塊塊肌肉隆起,肌肉下的青筋如蚯蚓般清晰明顯,充滿了陽剛強壯的男性魅力。

    一條條抓出來的血線傷痕,讓這具**的男性身軀,又充滿了強烈的野性氣息,極其吸引人的目光。

    祭台上,山谷中,全部都是貌美的女子。

    她們看向祭台中的秦烈,美眸閃爍著異芒,在悄然不覺間,她們臉頰都染上了一層誘人紅暈。

    這些女子,大多數身姿曼妙,都是成熟的女性,都知道秦烈這樣強健的體魄,對女人意味著什麼。

    許多女人看著看著,神色越來越不自然,扭扭捏捏的,一個個羞赧無比。

    就連月姬、夜姬、水姬三人,也是尷尬萬分,愈發覺得進退兩難了。

    「別看他!」月姬突然喝道。

    一眾拜月宮的女人,聽到她的喝聲,猛地反應過來。

    許多女人尷尬地背過身子,有的人垂下頭,但是,在祭台上端坐著的,卻沒辦法迴避,還是目不轉睛看過來,觀察著秦烈的狀況,繼續凝聚力量在他身上。

    山谷內的氣氛,也忽然變了味,充滿了一種怪異氣息。

    識海中,那一輪彎月形成的月光,耀目無比,月能越來越強大。

    秦烈痛入骨髓,哀嚎著,滿地打滾,發出一聲聲野獸嘶吼。

    就這樣,他的記憶壁障,在月光的照耀下,如悄然融化了一角。

    一幕模糊不清的畫面,從記憶深處解封,忽然向他呈現出來。

    一條五彩繽紛的時空通道口,五彩的線條如一道道飛逝的流星,極為瑰麗炫目。

    他似乎正要踏入通道。

    這時候,在他身後,傳來一個少女的聲音:「秦烈,我發誓,我一定會去靈域找你!」這個聲音,充滿了刻骨銘心的愛,也充滿了滔天的恨意。

    「我可不想在靈域看到你。」他頭也沒回,瘋狂怪笑著沖入通道,從身後那個模糊幽暗的世界離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