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一十二章 你算老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一十二章 你算老幾?字體大小: A+
     

    月石城一條店鋪林立的商街中。

    一名如意境初期,體型微胖的中年武者,兩手抱肩,站在一家出售各類晶石的店鋪前方,沖著秦烈冷笑。

    街道兩旁,不單單有著許多出售各類靈材、靈丹的商鋪,還有一人一個的攤位。

    諸多攤位上,都擺放著稀奇古怪的靈材,特殊的晶石,還有古樸的靈器。

    在那些攤位前方,有不少月石城的武者駐留,俯身挑選,和商販進行討價還價。

    隨著那個中年武者的譏笑聲響起,這條喧囂熱鬧的商街,突地安靜了下來。

    一束束驚異的目光射了過來,匯聚到秦烈和那名出聲挑釁的中年武者身上,許多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暗暗振奮起來。

    秦烈站在街口,寬闊如山的後背上,還是背著寒冰鳳凰林涼兒的真身。

    林涼兒的人族之身,內部還有微弱的生機,有著細微的魂念波動,所以無法在空間戒內儲藏。

    他只能一路攜帶。

    最近這幾天,他一直背著林涼兒的冰涼身子,出沒在月石城各個商鋪林立的街道,以手中的靈石購買眾多六屬性的靈材,作為虛渾之靈的食物來儲備。

    他早已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幾天來,他在購買靈材的時候,也能聽到許多竊竊私語,聽到那些對他的非議聲。

    然而,敢當街挑釁,直接出口冷言嘲諷的。這還是第一個。

    扭轉了一下身子,秦烈正面那名出言挑釁的武者,沉聲道:「你是月石城的負責人?」

    那人眉頭一皺,道:「不是。」

    秦烈臉色驟然一冷,毫不客氣地喝道:「那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管我的閑事?」

    「我……」那人一時語塞。

    在他身旁,有兩名三十歲左右的年青女子,身穿的衣衫和他頗為相似,應該是來自於同一勢力。

    那兩個女子,看向秦烈的目光充滿了厭惡。路上始終在竊竊私語。

    聽到秦烈的呵斥,其中一名女子,垂頭小聲道:「章師兄,你難道怕他不成?」

    「章天!對這種人的指責,你也無言反駁?」另外一名女子冷聲道。

    三人來自於一個名叫「水影劍會」的赤銅級勢力。

    同拜月宮一樣,水影劍會也是寂滅宗的附庸。只不過三棱大陸並非水影劍會的地盤,三人前來三棱大陸,會進入月石城,只是替水影劍會收購一部分這邊獨有的靈材。

    名叫章天的男子,是兩人的師兄,他純粹是因為兩個師妹對秦烈的厭惡態度。出言挑釁。

    這麼做,也僅僅只是為了討得兩個師妹的歡心。

    「我。我不是怕他。」章天有些心虛。

    秦烈一聲冷喝后,望過來的目光,令章天有點發悚,他忽然冷靜下來,意識到其實沒必要招惹秦烈,所以不想繼續下去。

    「章天!你要是不怕他,就證明給我們看看!」一名錐子臉的女子。冷冷看向秦烈,「你又沒有說錯什麼。這種心理扭曲的傢伙,就應該呆在墟地,敢來月石城,就該做好被人鄙夷的準備!」

    「師兄,你真怕他?」另一女子狐疑地看向他。

    章天臉色燥紅,「怎麼可能?我怎會怕他?」

    這般說著,他臉色一狠,身上流轉著一層水瑩波光,喝道:「小子!像你這樣的傢伙,就應該活動在見不得光的墟地,而不是月石城!」

    商街兩旁站著許多武者,在那些人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看秦烈不順眼,這時候也紛紛附和。

    「嗯,說得很對!這種人就不該出現在月石城!」

    「也不知道拜月宮想些什麼?竟然還容許他住在幽月?那可是月石城最好的客舍!」

    「拜月宮眼中只有靈石!」

    街兩邊的附和者當中,還有幾名貌美少女,她們的呼聲,也鼓舞了章天,讓章天氣勢一漲,愈發自信起來。

    「我勸你帶著你的……特殊品,儘早滾出月石城,免得讓人看著覺得噁心!」章天伸出手,遙遙指著秦烈,冷笑著驅趕。

    「你算老幾?」秦烈啞然失笑。

    話罷,他背著寒冰鳳凰的真身,直直盯著章天,闊步流星而來。

    一股凶戾的氣勢,自然而然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周邊圍觀者感應到那種氣息,都是紛紛變色,下意識地為他讓出路來。

    從踏出凌家鎮起,他每一步的邁進,都伴隨著腥風血雨,伴隨著嚴酷戰鬥。

    至今,直接、間接死在他手中的武者,已多不可數。

    這讓歷經血戰的他,一旦心生殺意,就會不自禁的流露出凶戾血腥氣息。

    那是只有雙手沾滿血腥的人物才有的殺氣。

    街道兩邊,不乏有眼界的人物,那些人一感知到秦烈身上的濃稠殺氣,立即默不作聲地和他拉遠距離。

    這讓他能長驅直入衝到章天面前。

    「你讓我滾出月石城?抱歉,我剛剛沒聽清,勞煩你再說一次?」秦烈突地喝道。

    「我……」章天結結巴巴,眼中浮現一絲驚懼,竟無法組織言語。

    秦烈眼瞳浮現一抹猩紅血色。

    新一輪的濃稠血腥氣味,以他為中心,朝著章天三人鋪天席地壓迫而來。

    章天和那兩名水影劍會的女子,臉色徒然一白,嘴唇都禁不住哆嗦起來。

    「下次講話小心一點,先弄清楚你能否招惹,然後再決定要不要逞能。」秦烈看了一眼那兩個相貌只能算秀麗的女子,冷嘲熱諷道:「只是為了兩個庸脂俗粉,就白白送了性命,依我看,很不值得。」

    放下這番話,又看了章天三人一會兒,見他們始終不敢反駁,秦烈才錯身而過。

    他倏一過去,章天便身子一顫,然後不等那兩個女子講話,就逃一般地離開了這個街區。

    兩個水影劍會的女人,咬了咬牙,羞紅了臉,朝著秦烈背影狠狠瞪了兩眼,也在眾人怪異的目光下匆匆離開。

    秦烈神色如常,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繼續在商街上走動著,繼續以手中的靈石,收購各類的六屬性材料。

    街道上,從天南海北過來的眾多武者,再看秦烈的時候,眼中不由地多了一絲忌憚。

    針對他的那些非議聲,也少了一些,許多人如一下子變成了啞巴。

    當天傍晚,又採購了不少靈材的他,再次回到「幽月」,然後發現「幽月」內不少武者,看向他的眼神也收斂了許多。

    「姚天,你讓我幫忙處理的那些靈獸血肉,已經製作成功了。」陸坤在他回去的路上出現,笑了笑,將他的那沒空間戒還給他,又道:「再給我一萬地級靈石就行了。」

    接過空間戒,秦烈以意識探察,發現那一枚空間戒內部,多出許多專門擺放各種肉塊的琉璃器皿。

    三階、四階、五階靈獸的肉塊,分別放在不同的位置,條理分明。

    心念一動,他隨手取出一塊以四階的銀甲巨鱷肉乾,發現這塊肉乾特別熏制過,入口的味道竟然頗為鮮美。

    又隨機抽離了一些,他發現味道都不錯,大大超出他的預料。

    「如何?」陸坤微笑道。

    「不錯,很不錯。」秦烈點了點頭,然後就準備將靈石取出,交給陸坤。

    「不著急。」陸坤擺了擺手,沉吟了一下,低聲道:「可否換個地方講話?」

    秦烈微微一愣。

    捏著盛滿熟肉的空間戒,他猶豫了一會兒,點了點頭,「好吧。」

    「這邊請。」陸坤眼睛一亮,竟親自向前引路,帶著他往「幽月」後方最僻靜的幾棟石樓而去。

    秦烈默然跟隨。

    一會兒后,陸坤將他帶到一棟石樓內的華美殿堂內,然後沖高高端坐在席位上的一人恭敬道:「宮主,這位就是您要見的人。」

    「宮主?」秦烈心神一動,抬頭看向那人,試探道:「拜月宮宮主?」

    「正是本人!」董萬齋大馬金刀端坐著,傲然道。

    董萬齋身高近兩米,端坐著都像是一座鐵塔,濃眉大眼,身穿一件銀白色武者袍,長袍上點綴著寒月圖案。

    「你從何而來?」董萬齋大大咧咧問道。

    「你找我何事?」秦烈反問。

    「姚天,這是我們的宮主,請你能放尊重一點。」陸坤出言提醒。

    「無妨,什麼態度都沒關係,重要的是要能幫到我們。」董萬齋擺擺手,眯著眼,突然道:「小夥子從落日群島而來?」

    秦烈心神一緊,以為身份暴露了,道:「你知道我?」

    「我下面有人注意到你了,先前,一直不知道你的身份。就在今天,你和水影劍會的章天起了衝突,才從你身上看出點苗頭。」董萬齋沉聲道:「你身上的氣息不尋常,你應該是血煞宗的門人,對吧?」

    「不錯。」秦烈坦然承認。

    他倒是多想了,以為消失了一年,血煞宗和寂滅宗兩邊找不到人,著急了,在四處搜查他的蹤跡,還當自己什麼地方不慎,被拜月宮給識破了身份。

    原來,只是因為自己以氣勢壓迫章天,不小心暴露了血靈訣的氣息。

    「我就明說吧。」董萬齋身子坐直,道:「我打聽到消息,知道你們血煞宗向外出售烈焰玄雷,我們拜月宮想購買一些,價格,就按照你們血煞宗的市價,希望你能從中牽線。」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