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一十章 月石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一十章 月石城字體大小: A+
     

    秦烈乘坐著藍水晶戰車,越過下方陸地上激戰的區域,朝著三棱大陸上的城池前行。

    從落日群島離開算起,至今,快要有一年的時間了。

    一年來,他一部分時間在深海趕路,另外一部分時間,在七目島學習激活、掌控、運用血脈力量,剩下的時間,則是被寒冰鳳凰冰凍住,經過一番摸索,逐漸發現了修鍊「窮極升華術」的方法,進而默默苦修。

    如今,終於踏入寂滅宗的勢力範圍,一直都在趕路、修鍊、被禁錮狀態的他,也想找個地方歇歇,順便看看受寂滅宗掌控的地界,是怎樣一幅景象。

    他選擇在拜月宮建造的月石城落腳。

    夜幕降臨,沐浴在皎潔月光下的月石城,閃耀著銀亮光華。

    整座月石城的樓閣宮殿,都是由「月石」築造而成,「月石」不算是能用在修鍊上的靈材,不蘊含一絲力量。

    它只是質地堅硬,只能用來建造房屋,只是石材而已。

    作為石材的「月石」,白晝的時候,並不會很顯眼,普普通通。

    然而,一到夜裡,當月亮高高升起以後,由「月石」建造的房屋就會煥發出銀亮光華,如受到了月亮的洗禮祝福。

    月石城,就在三棱大陸的一個稜角上,也是拜月宮的老巢。

    秦烈也是在夜晚入城。

    月石城並不排斥外來人,只需要繳納一些靈石。就能入城,可以在城內住宿,並且能享受月石城的一切。

    前提是,必須要有足夠的靈石來支撐。

    秦烈選了一家專門供武者落腳名為「幽月」客舍,「幽月」也是月石城最大的客舍,裡面有許多修鍊室,戰鬥區,還有專門為煉器師準備的熔爐和器皿,有施加了隔音結界的密室。

    一名武者。修鍊中所需要的條件設施,這裡應有盡有。

    只需要支付靈石,「幽月」的所有特別屋舍,都可以租借,可以暫時屬於某個人一段時間。

    「幽月」甚至還能保證入駐者的人身安全。

    因為,「幽月」恰恰屬於拜月宮所有。而月石城的城主,一直都是由拜月宮的宮主兼任。

    秦烈繳納了一千地級靈石,選了一個較為僻靜的石樓,樓內有修鍊室、會客室、梳洗室,還有一間小小的用來煉器的煉器室。

    在「幽月」,這類的石樓算是比較高級的。只有財大氣粗的武者才會選擇入駐。

    秦烈的到來,吸引了不少「幽月」內的房客。那些人都是來自於天南海北的武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許多年輕的女子,看著秦烈挑選石樓,繳納靈石的時候,眼中就有著不加掩飾的厭惡。

    待到秦烈入駐進屬於他的石樓,那些女子。立即小聲嘀咕起來。

    「真是令人噁心!」

    「他抱著一具少女屍體,那屍體上繚繞著寒氣。很明顯被他以特殊手段保存著,令屍體不會腐爛。這個人,一定是有著特殊癖好,簡直令人髮指!」

    「的確是無恥又變態的傢伙!」

    客舍中,許多人竊竊私語,以一種鄙夷的目光看待秦烈的到來。

    「真是倒霉。」

    進入石樓,秦烈將寒冰鳳凰的人族少女身子隨手放下來,臉上滿是苦澀無奈。

    從踏入月石城起,他就注意到別人看向他的目光,說不出的鄙夷嘲諷,那些目光令他如坐針氈,渾身都不舒服。

    他也知道那些人心中想些什麼。

    一個正常的武者,豈會隨身帶著一具年輕貌美的女屍?

    沉吟了一下,他將封魔碑取出來,放在牆角,然後提著寒冰鳳凰的人族少女身子進入樓上一個小小的修鍊室,又運轉靈訣,在那修鍊室的牆壁上,刻畫出他掌握的幾種隔絕氣息的陣法。

    不多時,一縷縷電芒在牆壁上浮現出來,形成了一層禁制。

    又過了一會兒,一層冰瑩的霜凍,也在修鍊室的牆壁上形成。

    最後,又是一層明黃色的光暈,像是水波紋一般,也在這個小小的修鍊室凝結出來。

    「出來吧。」秦烈這才解開鎮魂珠的封印之球。

    寒冰鳳凰的靈魂化為一束冰光,從鎮魂珠內飛逸出來,又迅速沉落在本體真身。

    少女長長的睫毛動了動,慢慢睜開眼眸,然後一言不發地感知著身體狀況,查探靈魂狀態。

    少女寒晶般的眼瞳,綻出一道驚喜的光芒,她發現經過這段時間的「被封印」,她靈魂的傷創竟恢復了十分之三左右!

    這幾乎是奇迹。

    她不由地深深看向秦烈眉心,心中越發肯定,將她封印起來的那樣靈器,必然是一種極其罕見且無比珍貴的至寶。

    這讓她越發堅定了留在秦烈身邊的念頭。

    「謝謝。」寒冰鳳凰緩過神來,自然而然地說道:「再過一段時間,我就會主動離開,絕不會讓你為難。」

    「你現在已經讓我很為難了。」秦烈臉色深沉。

    「怎麼說?」寒冰鳳凰興緻勃勃地問道。

    「我現在進了一座城市,入駐了一家客舍,而我,卻日常帶著一具年輕貌美的少女屍體……你知道別人如何看我?」秦烈冷哼。

    寒冰鳳凰眼睛一轉,精巧的嘴角浮現出一縷略顯冰寒的笑意,「我可以想象那有趣的畫面。」

    秦烈臉色愈發陰沉了。

    「在寒冰島的島底,那座冰帝建造的行宮下方,還儲藏著許多寒屬性的晶礦,那些晶礦的品階非常高,價值連城。」寒冰鳳凰看出了秦烈的不悅,說道:「再讓我多待一段時間。那些晶礦你可以帶走一半!」

    「一半?」秦烈冷笑,「我怕綠堰、古陀他們連渣滓都不留!」

    「他們動不了。」寒冰鳳凰搖了搖頭,「除了我,哦,不對,或許還能再加上你,只有修鍊了冰帝傳承的人,才能動用那些晶礦。就算是那三個重傷我的傢伙,摧毀了寒冰宮殿。也破不掉下一層的防護!」

    「那你為什麼不幹脆躲在下一層?」秦烈滿臉不信。

    「寒冰宮殿下一層的寒氣,就算是沒有受傷前的我……也難以承受,何況是重創后?」寒冰鳳凰垂頭,「只有等我恢復后,再用一段時間來領悟冰帝遺留的傳承,等我再進一步。才敢嘗試往下一層深入。」

    秦烈驚疑不定,分不清她所說是真是假,但是總覺得留她在身邊,以後會麻煩重重。

    「我以我的真名——林涼兒起誓,只要你容我待到靈魂恢復的那一天,我一定兌現承諾。容許你將來去寒冰島下一層,帶走一半的寒冰晶礦!不然。就讓我魂飛魄散,萬劫不復,徹底灰飛煙滅!」寒冰鳳凰肅穆立誓。

    「林涼兒?你的真名?」秦烈皺眉,「聽起來怎麼像假名?你是寒冰鳳凰一族,為什麼會有一個人族的名字?」

    「冰帝姓『林』,我的名字是他幫我起的,在我還沒有出生的時候。我就叫林涼兒了。」寒冰鳳凰森冷道。

    秦烈深深看向她,半響后。點了點頭,道:「林涼兒是吧?算了,我姑且信你,就讓你再待一段時間。」

    「你儘管放心,我們寒冰鳳凰一族對誓言極其重視,這一點可不像你們人族!」林涼兒哼道。

    「我體內還流淌著搏天族的血脈,也算是半個搏天族族人,而搏天族……卻摧毀了你的家園,入侵了你們的世界,捕捉了你們的族人,並且將你囚禁在神葬場。」秦烈臉色深沉,「可你對搏天族,似乎並沒有刻骨銘心的仇恨,為何卻對人族如此厭惡,一直不忘譏諷嘲笑?」

    「那是因為,我們寒冰鳳凰生活的輔世界,是被人族泄露給了搏天族!」林涼兒暗暗咬牙,眸中寒光熠熠,「如果沒有那個人泄密,搏天族就找不到我們生活的世界,我們也不會遭受滅族之災。而那個知道我們寒冰鳳凰一族輔世界的人,在誤闖進來的時候,還身負重創,幾乎都要生機滅絕了,他是在我們族人的醫治下才被救活。」

    「他在我們的世界呆到傷勢恢復如初,過了幾年後,摸清楚了我們的一切,然後不辭而別。」

    「他離開后,沒過多久搏天族就入侵進來,我們寒冰鳳凰一族,也被擒拿的擒拿,被斬殺的斬殺,家園被摧毀,就連……我們一族生存的輔世界,也不知道是否依然存在。」

    林涼兒臉色越來越冰冷,身上漸漸繚繞著極寒氣流,讓這間小小的修鍊室變成了寒冰之地。

    秦烈啞口無言。

    許久后,他嘆了一口氣,說道:「你的精魂可以進來了,我容許你繼續逗留,別的事情……我幫不了你。」

    林涼兒看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一字,精魂重新遁出本體,又以寒冰鳳凰一族的秘術自我封印,呆在了鎮魂珠內。

    走出修鍊室,將封魔碑取回收好,秦烈摩挲著空間戒,查探著拉普在裡面堆積的靈獸血肉。

    數十頭四階、五階靈獸的血肉,在那個空間戒內,被他以寒氣冷凍著,隨時可以取出來烹制食用。

    只是,這樣依舊不方便,他需要一部分腌制的干肉。

    動用血脈力量后,他需要迅速恢復,在那種時刻,他未必有時間去燒烤烹制。

    他需要現成的,味道可以不太好,卻必須能立即服用的干肉。

    他於是找到「幽月」的店主陸坤,表明了意圖,希望「幽月」能找人幫忙腌制一批靈獸的肉塊,幫他處理一番。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