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零八章 你要負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零八章 你要負責!字體大小: A+
     

    所謂的神葬場,根本不是什麼葬神之地,也不是為了埋葬太古強者的屍體,保持那些屍身不滅不腐朽。

    神葬場,只是搏天族建造出來的神壇,內部由七靈體鎮守的七大禁地,只是搏天族用來培育後裔,用來磨礪後裔的地方。

    太古生靈的屍身,六道無垢魂泉,還有葬神之地內血之始祖、巫之始祖的遺體,都只是搏天族用來獎賞後裔的戰利品。

    搏天族的後裔,在七大禁地內磨礪,一點點成長,經歷了種種考驗了,成功者,能拿到無垢魂泉,那些太古生靈的屍身,包括血祖和巫之始祖的軀體。

    其中,血祖和巫祖之身,還有六道無垢魂泉,算是最豐厚的獎勵。

    血祖和巫祖之身,不但軀體保存完整,腦海深處還有著魂壇。

    七層的魂壇!

    對搏天族的後裔而言,六道無垢魂泉,還有七層的完整魂壇,依然是珍貴無比。

    七具神屍的屍身,和存放在神葬場內的頭顱,只是以前維持神葬場運作的一種能量樞紐,用來提供一部分能量,保持神葬場能永久運作下去。

    封魔碑,則是開啟神葬場的鑰匙。

    待到一個神葬場的試煉結束,最終成功完成試煉的搏天族後裔,就能以鑰匙將七靈體封印起來。

    這也意味著一次試煉的真正終結。

    拿到封魔碑的搏天族後裔,就是公認的成功者。可以通過封魔碑向搏天族的老輩證明自己,得到那些人的信賴和認可后,還能通過鑰匙換取別的利益。

    「我所知道的只有這麼多,至於封魔碑有什麼別的用途,它們六個被封印后,為什麼不能出來,會變成什麼樣,就不是我能了解到了。」寒冰鳳凰將她所知道的,關於神葬場的奧妙。仔細向秦烈解釋清楚。

    秦烈也隱隱明白,他能夠在海月島附近的海域,恰恰碰到一個無頭神屍,能得到封魔碑,可能不僅僅只是意外。

    他猜測,或許是因為他的到來。因為他的血脈才引起那具神屍的異常,令他暴躁的大開殺戒。

    也就是說,各方四處找尋的最後一具神屍,如果不是因為他,可能還深藏在海底不出。

    是因為他的到來,驚醒了封魔碑。才讓神屍暴躁而出。

    聯繫起他得到封魔碑的時候,一口鮮血噴濺出來。然後封魔碑才安分的異常,他的思路越來越清晰。

    是他的鮮血得到了封魔碑的認可!

    這也是,在封魔碑易手,被洛塵奪取后,為何洛塵使盡了所有手段,都沒辦法引起封魔碑的反應,自己還被反噬震的受傷的緣由。

    踏入神葬場后。落在洛塵手中的封魔碑,一感知他在炎火之地。也立即捨棄了洛塵,朝著他飛逸而來。

    種種一切,一連串的聯繫,奧妙,說白了,皆因他有著搏天族的血脈。

    即便是沒有覺醒,還沒有釋放出「烈焰」神文,沒有展現可怕之處的血脈,那依然也是搏天族血脈!

    「原來,這個暴亂之地神葬場的試煉,從一開始起,就是單獨為我一人開放的!」秦烈明悟於心。

    手持封魔碑的他,相當於拿著鑰匙,開啟了神葬場的試煉。

    也是因為他,神葬場才運作起來,發揮種種妙用。

    如果不是他,如果沒有他拿著封魔碑踏入神葬場,或許,那神葬場根本不會有異常,不會發生變化。

    其餘九大白銀級勢力的參與者,從始到終,都只是湊數者,都只是陪著他在神葬場內試煉。

    他才是神葬場能運轉,能奇變,能引發種種變化的關鍵!

    想通了這些,他終於釋然了,明白了神葬場和他的奇妙聯繫,也多少知道了一點自身血脈的神奇。

    「我和那巫蟲的約定,說起來也沒什麼,它和我一樣,都希望能從神葬場內逃離。封魔碑是封印的關鍵,我,還有它,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搏天族後裔獲勝的戰利品,我們自然不甘心,就有默契地聯合起來對付封魔碑的力量。」寒冰鳳凰繼續說。

    「在冰之禁地內,我身為冰靈,能運用那兒的極寒之力,所以我有著不弱的力量。那巫蟲智慧很高,一直潛藏在巫祖的體內,還以假死騙過了搏天族的人,讓搏天族的人以為它和巫祖一起隕滅了,等巫祖屍身被仍進來,搏天族的族人離開,它就悄悄蘇醒了微弱的意識,身為冰靈的我立即感知到了,我和它交流后,發現它和我一樣迫切想要離開,又知道它有著不少神秘之處,自然就有了默契,容許它存在冰之禁地。」

    「其他的,也就沒什麼了。」

    秦烈凝神聽著,眉頭皺著,想了一會兒,他取出那根從木之禁地得來的木雕,問道:「見過這個東西嗎?」

    「沒有。」寒冰鳳凰搖頭。

    「你成為冰靈的漫長時間內,可曾見過有外人踏入神葬場,在裡面活動?」秦烈再問。

    「有,有別的種族的生靈,通過特殊的手段,沒有拿著封魔碑這把鑰匙,從某些空間裂縫內走了進來。」寒冰鳳凰思考了一下,才說道:「沒有持有封魔碑進來,神葬場會處於反常狀態,幾種搏天族施加的可怕禁制會激活。那些以非常手段進入的生靈,散落在七大禁地內,幾乎無能人倖免,都被搏天族留下的後手轟殺致死。」

    秦烈愕然。

    這麼來看,拿著木雕從外界進來的木族族人,也是以非常手段進入。

    結果,卻迎來神葬場內可怕的禁制力量降落,從而被直接抹殺掉。

    寒冰鳳凰的這番話,意味著他想要通過木雕,將木族那個族人身份弄清楚,從而找尋他爺爺的線索,至此又中斷了。

    接下來,他又詢問了一番,關於搏天族的其它零零碎碎的問題。

    寒冰鳳凰都一一回答,將自己的事情,沒有遺漏的說明出來。

    對她的合作,秦烈算是頗為滿意,等發現想知道的,都知道了,該問的問題,也都問完了以後,秦烈沉吟了一下,突然說道:「你可以走了。」

    寒冰鳳凰反而愣了愣,寒晶一般的眼瞳深處,浮現出剔透冰光。

    她眼神有些複雜地看向秦烈,沉默許久后,說道:「我可以離開了?」

    「嗯。」秦烈語氣平靜。

    「人族在高等階智慧種族的印象中,口碑一直很差,言而無信,陰險狡詐,背信棄義,不講規矩,忘恩負義,眼中只有利益,一個個窮凶極惡……」寒冰鳳凰將她對人族的認知闡述出來,然後停頓了一下,又說道:「你不和人族那些傢伙一樣,在得到想要的答案后,將我以封魔碑封印,或是生擒活捉我?就算你沒有靈力將我變成你的靈寵,也能拿我換取你享用不盡的財富,你為什麼沒有這麼做?」

    「廢話少說,趁我沒有改變主意,你還是早點離開的好。以你的本事,只要掩飾好,花個十年八年的時間,早晚可以恢復過來。到時候,你以人族之身生活在暴亂之地,除非碰到二層、三層魂壇的巔峰存在,誰都看不出你的異常,你就能真正擁有你所要的自由了。」秦烈催促道。

    「你是不是忘了,我從你的身上得到了冰帝的核心傳承,還截取了本該屬於你的另外一段傳承?」寒冰鳳凰眼神越來越怪異。

    「對我而言,那些東西算不得特別珍貴,冰帝遺留的傳承也化為了寒冰訣被我修鍊。那一幅極寒意境圖,只是傳承的後續,要領悟需要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並不是拿到了,以後就百分百可以全部掌握。」秦烈神態隨意。

    事實上,在意識到血脈之中的力量為滔天烈焰以後,發現血脈之力無法和寒冰訣相容起,他就打算以後少花費時間精力在寒冰訣的修鍊上。

    冰火不相容,他擔心過多的修鍊寒冰訣,會對他的血脈力量產生影響。

    也是因為如此,對寒冰鳳凰截取的那一幅極寒意境圖,他也沒有非要重新奪回不可的強烈念頭。

    「你肯定不要回本該屬於你的東西?」寒冰鳳凰冰晶眼眸內,流露出越來越奇異的冰光。

    「肯定。」秦烈臉色不耐,「你究竟走還是不走?怎麼突然那麼多廢話?」

    「我暫時不想走。」寒冰鳳凰突地道。

    秦烈啞然,愣愣地看了她一會兒,點了點頭,「那好,你就留在這座枯島吧,我走。」

    這般說著,沒有繼續搭理她,秦烈徑直向停在不遠處的水晶戰車走去。

    出奇地,寒冰鳳凰一言不發,就在他身後亦步亦趨跟隨著。

    他還沒有走上水晶戰車的時候,一道冰光閃過,寒冰鳳凰竟已先一步進入戰車裡面,還一屁股坐了下來。

    「你搞什麼?」秦烈臉色一沉。

    「和你在寒冰宮殿一戰後,我靈魂受了重創,現在實力減弱的厲害,靈魂入體后,反而沒辦法遮掩身上的靈獸氣息。一旦和你分開,遇到別的武者,他們很容易知道我究竟是什麼,所以……」寒冰鳳凰停了一下,一副賴上他的架勢,「所以你要負責!」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