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零七章 恢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零七章 恢復字體大小: A+
     

    無垠海面上,一輛藍水晶戰車不急不緩地飛馳著,這兒離墟地已有萬里。

    戰車上,一名青年手法嫻熟地將一隻玄冰銀蛇剝皮,以一根銀叉串著肉塊,架在天炎晶燃起的火焰上烤制。

    不多時,就有誘人的肉香味兒從中流逸出來。

    青年以匕首將烤熟的蛇肉挑起,就在藍天白雲下面,盡情大快朵頤。

    一會兒功夫,一截長長的玄冰銀蛇的蛇肉,都被他烤熟果腹。

    「六階的玄冰銀蛇,骨肉中蘊含的血肉精氣,果然要豐厚澎湃許多。」秦烈摸著肚皮,打了個飽嗝,滿足地自語道。

    和拉普分別已有兩天,這裡和墟地也相隔較遠,就算是赤蝘、古陀兩人神通廣大,也未必就能知道他逃離的方向,能準確找上來。

    更何況,一從墟地飛出,他還將臉上的狐皮面具重新捏揉出新的容貌出來,儼然換了一個人。

    他就不信赤蝘那些傢伙還能嗅著他的氣味追上來。

    暫時安全后,他並沒有急著和寒冰鳳凰靈魂交流,也沒有將其立即放出來的意思。

    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儘快恢復自己的力量,令自己處在巔峰狀態。

    丹田靈海和魂力的恢復,通過大量的靈石,還有一部分丹藥,恢復起來相對要簡單。

    反而是過於運用血脈之力,造成的肉身虛弱,恢復不那麼簡單。

    好在,拉普交給他的那一枚空間戒內。堆積著不少五階、六階靈獸的血肉。

    尤其是六階的玄冰銀蛇,體內蘊含的氣血極為旺盛,僅僅只是半條玄冰銀蛇的肉塊,吞入腹中后,就產生了非常濃厚的血肉精氣。

    「咕噥!咕噥!」

    靜坐不動,他的胃部奇異的鼓脹收縮著,以一種特殊的方式消化著那些蛇肉。

    濃郁的血肉精氣,通過胃部的作用,化為肉眼難見的生機。被他的血肉、臟腑、筋脈、骨骼給吸收掉。

    他身體的疲憊感,也是在迅速恢復著,眼中重現熠熠的精芒。

    又是一天過去。

    駕馭著水晶戰車,離墟地越來越遠的他,途徑一座沒有靈魂生機的枯島。

    水晶戰車停了下來,他釋放出靈魂意識。像是一張看不見的地毯,從天空鋪展向海島,細緻搜查。

    數十秒后,他將感知的意識收回,喃喃道:「應該沒有人。」

    這般說著,水晶戰車從天空降落下來。停留在灰褐色的土地上。

    皺起眉頭,他這才看向寒冰鳳凰的人族身子。目顯猶豫之色。

    身穿一件白色衣衫的少女,雖然死氣沉沉,沒有一丁點的生機,可是看起來依然肌膚晶瑩透亮,閃耀著一種冷玉般的光澤。

    由寒冰鳳凰化形而成的少女,那張臉也是精美無暇,如最精湛的雕刻家。細緻雕繪出來的。

    整體來看,少女猶如從畫中走出來的仙女。又如一具冰玉雕鑿的藝術品,優美無限。

    「也該兌現承諾了。」秦烈抬頭看向天空。

    此時,恰恰是正午時分,太陽的光芒最為炎烈。

    經過幾日恢復,通過以玄冰銀蛇進食,他的狀態終於趨於巔峰。

    靈魂,靈力,肉身,此刻都充盈著渾厚精鍊的力量,戰鬥力處於最佳。

    對寒冰鳳凰而言,這兒不是寒冰宮殿,沒有極寒氣息能藉助,加上太陽的炎熱光芒,讓本就身負重創的她,絕對不可能發揮出真正的實力出來。

    「還要把封魔碑弄遠一點。」嘀咕了一句,他又駕馭著水晶戰車,去了離這座枯島有段距離的一處礁石區,將封魔碑取出,塞在一塊石頭縫內,然後才重新返回。

    封魔碑對冰靈的氣息有著非常敏銳的感知力,一旦將寒冰鳳凰的封印解開,讓她和本體融合為一。

    封魔碑一感覺到她身上完整的氣息,將會第一時間飛逸出來,立即以最大的力量封印她。

    以她此時的狀態,定然沒辦法逃過封魔碑的封印,會很快消失在封魔碑內,再也沒辦法感知,也無法再次交流。

    「應該可以了。」

    有了周詳的打算,秦烈這才敢小心謹慎地,以靈魂意識將鎮魂珠內的雷霆閃電封印撕開一道縫隙。

    「呼!」

    一束晶亮的冰光,從他眉心內飛逸出來,冰光由寒流涌動凝鍊而成,倏一飛離鎮魂珠,就不斷擴散變幻。

    慢慢地,冰光重新化成一團森冷寒流,寒流中,一隻袖珍型的鳳凰像是剛剛醒來,有些遲鈍地撲扇著翅膀。

    寒冰鳳凰迅速清醒。

    飛入鎮魂珠,被一層層雷霆閃電裹住,被茫茫氣流淹沒的她,靈魂渾渾噩噩,竟失去了知覺意識。

    她不知道她在鎮魂珠內為何會生出靈魂無力的感覺。

    待到此時清醒,她本能覺察到本體的存在,立即魂魄入體。

    鳳凰精魂一入本體,她長長睫毛扇動著,幽幽睜眼。

    她眼中浮現一絲異色。

    她驚奇地發現,和暝風老祖、赤蝘、古陀血戰後,靈魂所受的傷創,竟然恢復了不少。

    這是一個令她感到無比震驚的奇迹。

    她在寒冰島的那場血戰過後,鳳凰之身其實受傷並不厲害,寒冰宮殿的寒氣,冰帝遺留的寒流,還有許多寒屬性的晶石,都能很快恢復她鳳凰之身的傷勢。

    事實上,她當時回到寒冰宮殿時,就已經吞服了許多寒屬性的晶石。

    被一滴滴鮮血裹著身子,以寒冰鳳凰一族秘術恢復的過程中,她也在聚集著寒冰宮殿的寒氣來恢復身子。

    鳳凰之體的傷創,其實。在她被驚醒后,已經恢復了不少。

    她真正沒有能恢復的乃是靈魂的重創。

    靈魂的重創,不是依靠寒屬性的晶石,不是依靠寒冰宮殿的寒氣,就能短時間恢復的。

    那需要相對漫長的時間療養。

    醒來后,和秦烈的一場激戰,令她的靈魂又一次受傷,讓她最終拿秦烈無可奈何,才沒辦法屈從秦烈的條件。被迫放開一切防禦力,遁出精魂進入鎮魂珠。

    她知道以正常的方法,她受傷的靈魂,可能需要十年時間,才能一點點痊癒。

    然而,這次從那封印她的靈器出來后。她卻發現她重創的靈魂,竟神奇無比的恢復了不少。

    對她而言,這簡直就是奇迹,讓她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

    「或許,已過去很久很久,可能幾年已經過了。」這麼想著。她趕緊向秦烈求證,「我在什麼地方?還有。從我被你以靈器封印后,已過去多久?」

    「這是往天寂大陸的方向,離墟地有一兩萬里了,那些傢伙肯定沒辦法找到我們。」秦烈語氣隨意,「從你被封印算起,到現在,嗯。大概四天時間吧。」

    「四天?!」寒冰鳳凰失聲驚叫。

    她的驚叫聲,帶著一種奇異的啼鳴。非常尖銳。

    和龍人族強者釋放出的「巨龍殤唱」竟然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秦烈下意識地捂著耳朵,皺了皺眉頭,「就是四天而已,怎麼?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沒有,沒有,沒有不對勁的地方。」寒冰鳳凰急忙否認,她那寒晶般的眸子,不由地深深看向秦烈的眉心,看向鎮魂珠的方向,心中暗暗有了想法。

    「我們現在可以好好談談了?」秦烈沉聲道。

    「封魔碑呢?」寒冰鳳凰再問。

    「放心,我暫時將它弄到一邊了。」秦烈回應。

    「那就好。」點了點頭,寒冰鳳凰認真觀察著秦烈,心中默默思量著,然後說道:「你還算是言而有信。」

    秦烈揚眉。

    「說吧,你想知道什麼?」她神色顯得放鬆起來。

    「珈玥——就是那個被你奪舍后的少女,究竟是什麼下場?」秦烈喝道。

    「關於那個少女,我並沒有欺騙你,她真的沒有事,而且我還留了一部分寒冰力量的奧妙在她腦海。等她醒來后,就會發現自己一切如常,還得到了一種精妙的力量運用手法,她不算虧。」寒冰鳳凰臉色冷靜,以一種從容的語氣,慢條斯理地說道:「神葬場爆碎后,我本體和靈魂融合,不像現在受了重創,封魔碑根本無法封禁我。所以,那少女的身子,對我就沒有價值了,我自然不會繼續長時間逗留。」

    「真是如此?」

    「我沒有騙你的必要。」

    「你體內的血脈中,為何會有冰帝寒冰力量的運用方法?關於冰帝,你知道什麼?」秦烈再問。

    「我的先輩,是冰帝最親密的朋友,以你們人族的定義來看,我的先輩算是冰帝的……靈寵。」寒冰鳳凰咬了咬牙,不情不願地說道。

    這一點秦烈早已猜到,催促道:「繼續說下去。」

    「我只知道,冰帝和炎帝、雷帝並稱三帝,和五祖齊名,擁有著通天徹地的手段。但我從未見過冰帝,我所知道的這些,也是我母親生下我的時候,告訴我的。」寒冰鳳凰繼續解釋,「我母親在孕育我的時候,獨自離開了冰帝,去了一處寒冰鳳凰聚集的輔世界,在那兒經過漫長的孕育期將我生了下來。」

    「沒過多久,在我還是幼年的時候,搏天族找到了我們的世界,並殺了進來。成年的族人,紛紛被生擒住,被搏天族帶往他們的輔世界,把那些成年族人和巨龍等高階生靈圈養起來,變成他們恢復血脈的靈肉。而我,因為生下來就等階較高,擁有不凡的智慧,且懂得修鍊寒冰力量,就被搏天族放在神葬場,以冰靈的身份來鎮守冰之禁地。」

    「我從未見過冰帝,並不了解他的過去,我母親還沒有給我講很多,搏天族就殺了過來。」

    「然後,一切就結束了,母親被生擒,被帶走,我變成了冰靈,永遠鎮守著冰之禁地。」

    寒冰鳳凰情緒低落,垂著頭,幽幽說道。

    「這樣啊……」秦烈點了點頭,想了一下,又說道:「換一個話題。你和那隻巫蟲,曾有過什麼協議,還有,關於神葬場,你究竟知道多少秘辛?」

    沒有馬上回答,寒冰鳳凰深思了一會兒,似在整理著思緒。

    許久后,她才以平靜的聲音,以略顯彆扭的人族通用語,向秦烈說明其中的玄妙。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