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零六章 道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零六章 道別字體大小: A+
     

    「轟隆隆!」

    寒冰島的島底,傳來驚天動地的轟鳴聲,一團團碧焰如巨大的鬼火,伴隨著赤色光芒,還有烏黑色的骨片,從寒冰島巨大的冰窟窿中噴射出來。

    附近的龍人族、蜥蜴族族人,暝風老祖的麾下,全部尖叫著逃離。

    那兒變成了煉獄般的恐怖災難區。

    十來名蜥蜴族、龍人族族人,就在這時,從不同的方向沖飛上天,怒嘯著釋放出力量。

    「吼!」

    龍首人身的龍人族族人,扯開嗓子咆哮,發出龍吟般的怒吼,聲聲震天。

    音波中,分明有著一圈圈能量光波凝成,隨著聲音擴散開來。

    一個個龍吼發出以後,寒冰島許多巨大的冰塊,都被震的重新裂開。

    秦烈更是被震的頭昏眼花,腦海中浮現出種種幻象,好像是被巨龍攥住了身子,被龍爪無情撕扯著血肉。

    那是能令心靈崩潰的恐怖龍吟。

    「巨龍殤唱!」

    拉普臉色一變,鬼爪般的另外一隻手,陡然點在秦烈後腦勺。

    拉普七目齊齊釋放出暗黑魔光。

    從他七隻眼睛內,一下子冒逸出黑魆魆的魔影,一縷縷魔影糅合了冥魔氣,百鬼參加夜宴般,圍繞著秦烈的腦袋穿梭游弋。

    「九幽百鬼游!」拉普陰惻惻說道。

    清涼陰寒的氣息,隨著拉普的動作,形成黑糊糊的一層膜。將秦烈腦海和耳朵都給裹住。

    秦烈如瞬間置身在幽冥界深處,像是被一道道魔影纏繞住,那些魔影分別釋放出精純冥魔氣,幫他將巨龍吼出的震蕩波擋在外面。

    他腦海浮現的幻象,也頃刻間化為灰煙,耳朵傳來的轟鳴聲也被隔絕。

    「滾!」

    拉普七目內魔影憧憧,一縷縷魔影化形冒逸出來,蘊含著束縛靈魂的詭異氣息,從四面八方撲向衝殺上來的龍人族和蜥蜴族族人。

    「縛魂邪咒!」

    眾多魔影。虛空變幻著,凝成一個個靈魂咒印,如幽暗深淵內的妖魔化形而成,烙印向龍人族、蜥蜴族族人的身上。

    衝殺上來的那些異族,只要被靈魂咒印碰到,身子都會痙攣抖動。眼中浮現極深的恐懼。

    他們狂暴而出的身勢,也都被動地凝滯在當空,無法繼續往寒冰島天穹突進。

    「我是拉普!將結界給我打開!」拉普怒喝道!

    寒冰島上方,厚厚雲團處,一名身穿綠色長袍,模樣和綠姮有著幾分相似的人族武者。突然就冒了出來。

    「老祖有令,拉普可以隨時離島!撤掉結界!」此人下令。

    厚厚雲團滾滾涌動著。雲團迅速分裂,從中飛逸出來無數碧焰。

    碧焰形成一片可怕的雲海,從中傳來抹殺靈魂,讓萬物腐蝕的可怕氣息。

    秦烈看了一眼便心驚肉跳。

    如果他不知其中玄妙,敢駕馭著水晶戰車衝天而起,一旦觸碰到這片由碧焰凝成的雲團,恐怕立即就被腐爛成沒有血肉的白骨。會當場死亡。

    天空,正是由暝風老祖布置的結界壁障。是為了防止寒冰鳳凰從天上逃離。

    碧焰形成的雲海,重新凝成后,奇異的變幻著,中央出現一條敞亮通道。

    「通道已開!」和綠姮有著幾分相似的綠袍武者叫道。

    「謝了,綠風!」拉普點了點頭,扯著秦烈從碧焰雲海內的通道穿過,真正脫離了寒冰島的封禁。

    一出那碧焰結界,朗朗晴空,藍天白雲,和煦的陽光立即映現出來,讓秦烈豁然開朗,生出再世為人的感覺。

    「此地不宜久留!走!」拉普拽著秦烈,稍稍辨別了一個方向,以厚厚冥魔氣裹著身子,朝著七目島的方向全力衝刺。

    在兩人腳下,寒冰島的波動越來越恐怖,不斷有大爆炸聲傳來。

    「這次真要謝謝暝風老祖了。」拉普小聲嘀咕了一句,「奇怪了,我和暝風這老傢伙並沒有交情,這趟他的出現,怎麼都顯得蹊蹺不合理。」

    秦烈在獵獵大風的疾馳中,沒辦法答話,只能默默聽著。

    許久后,拉普扯著秦烈,避過幾個同樣有巨梟大魔坐鎮的海島,稍稍繞了一截路,終於重新回到七目島。

    「轟!」

    一團厚厚的魔光,炮彈般,重重降落在七目島的島上。

    秦烈身子立即站穩,隨手將寒冰鳳凰的真身放下,他沉聲道:「現在怎麼辦?」

    「這枚空間戒給你!」拉普將一枚儲藏著眾多高階靈獸屍身血肉的戒指,硬塞到秦烈手中,「我沒時間幫你將這些製成干肉了,以後,只能靠你親自動手了!綠堰和古陀兩人在墟地威名赫赫,雖然他們單獨一個,要弱於暝風老祖,可是一旦他們聯手,就算是暝風老祖,也十有**不是對手,你必須走!而且要儘快!」

    秦烈面色深沉,「你呢?」

    「我收拾一下,也要離開一陣子,也要避避風頭。」拉普一邊講話,一邊忙碌開來,去收拾那些屋舍內的雜七雜八的材料,「在第八目沒有真正生長出來之前,我恐怕不能再回墟地,我要去附近屬於黑巫教地界的一個禁地,去那兒潛藏起來,找尋生長第八目的方法。你原先準備做什麼,就繼續去做,唯一要注意的是,必須趕緊離開墟地,越快越好,越遠越好!」

    「我要去天寂大陸。」秦烈如實說道。

    「那就最好不過了!」拉普眼睛一亮,「天寂大陸乃是寂滅宗的領地,暴亂之地第一人的寂滅老祖坐鎮之地,沒有人敢放肆。赤蝘和古陀這兩個傢伙,在墟地可能還算是一號人物。但他們如果膽敢去天寂大陸亂來,那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你不和我一起離開?」秦烈想了一下,說道:「我和寂滅宗關係不錯,這趟前往天寂大陸,也是因為受老祖的召喚。」

    他真正的目的,還有特別的身份,一直都沒有向拉普透露。

    拉普也不曾問過。

    這次他第一次說明自己的身份和情況。

    「寂滅老祖召喚你?」拉普轟然一震,眼中釋放出不可思議的光芒,「真是南正天?」

    秦烈點頭。

    深吸一口氣。拉普拍了拍他的肩膀,重重道:「小子,我就知道你身份不凡!」

    話鋒一轉,他又頹然說道:「可我沒辦法和你一起過去,我是鬼目族的族人,我的修鍊。還有進階,需要特殊的環境,需要陰氣和冥魔氣濃郁的地方,我需要能大量種植幽冥界植物的特殊區域。天寂大陸,並沒有這樣的地方,只有黑巫教掌控的一些地方。才有和七目島類似的區域,所以。我只能往那些地方潛藏修鍊。」

    頓了一下,拉普眼中凶光一閃,又道:「七目島是我千年駐紮之地,這裡有著我的一切,我絕不會輕易捨棄!只要我第八目生長出來,我就不怕赤蝘和古陀這兩個傢伙,我還是要重新回來的!」

    「落日群島呢?血煞宗聚集之地。適不適合你修鍊?」秦烈再次說道:「只要我和血煞宗說一聲,你完全可以過去修鍊。絕不用擔心他們會針對你!」

    拉普又是眼睛一亮,深深看了他一眼,最終還是笑了笑搖頭,「也不適合我。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在黑巫教那邊準備的地方,就是我的後手,你不用擔心我,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

    「那好吧。」秦烈最終無奈點頭。

    「等我一會兒。」拉普四處忙碌著,手上一枚枚空間戒內,接連閃耀著黑魆魆的光芒。

    這一塊區域,許多特別的靈材,還有島上那些稀罕的幽冥界植物,都被他給收集起來。

    只是一刻鐘后,拉普就準備妥當,又說道:「走,我送你出墟地!再送你一程!」

    秦烈也知道事不宜遲,知道赤蝘和古陀兩人,早晚都會從寒冰島出來,會找上七目島,也沒有啰嗦。

    他帶著寒冰鳳凰的真身,又是和拉普一道兒,匆匆由七目島離開。

    拉普扯著他,一路釋放出衝天的冥魔氣,從許多弱一籌的邪魔聚集地上空掠過,迅速出了墟地的地界。

    離墟地隔了數百里的一片天空,往天寂大陸的方向,拉普將秦烈丟了下來。

    秦烈取出一輛水晶戰車,和寒冰鳳凰的人族少女之身,一起來到戰車上。

    「我就送你到這兒了。」拉普說道。

    「多謝。」秦烈眼中流露出複雜表情。

    「你自己多保重,還有……」拉普瞄了寒冰鳳凰少女身子一眼,若有所指道:「小心點,別玩火**了。」

    「你都知道?」秦烈一震。

    拉普露出一個醜陋卻傲然的笑容,「這麼多年來我,我荒廢了一部分力量的修鍊,就是在鑽研各族身體的結構,她是不是人族,暝風老祖、赤蝘、古陀那些傢伙看不出來,我又怎可能認不出?」

    秦烈恍然。

    「她的靈魂呢?」拉普隨意問了一句。

    「暫時被我封印著。」秦烈實話實說。

    共過患難后,他對拉普不再遮掩,就連寒冰鳳凰的事情上也沒有隱瞞。

    「你小子有一手。」拉普贊了一句,「暝風,赤蝘,古陀三個老魔忙碌了那麼久,什麼也沒得到,卻讓你拿到了最珍貴的東西。不過,你還是要小心,我還是那句話,千萬不要玩火**,那隻鳳凰不一般,智慧高的離譜,你萬萬小心。」

    「我會銘記於心。」秦烈認真道。

    「嗯,就這樣了,自己多多保重,我們後會有期!」丟下這句話后,拉普化為一道黑色魔光,往黑巫教的方向飛去。

    「保重。」秦烈默默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