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零五章 有沒有問過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零五章 有沒有問過我?字體大小: A+
     

    拉普和秦烈的臉色倏地變得無比難看。

    破碎的寒冰宮殿內,暝風老祖目顯驚愕之色,望了望蜥蜴族的老者,又看了看龍人族巨漢,還有拉普,他臉上流露出饒有興緻的表情。

    白莉、綠姮等人則是微微變色。

    「姚天的祖輩,對我鬼目族有恩,我也非常賞識姚天,只要我在這兒,我絕不容許任何人對姚天動手!」拉普沉吟了一會兒,一字一頓地喝道。

    秦烈眼中釋放出異芒。

    蜥蜴族的老者,摸著瘦巴巴的下顎,一雙暗紅色的眼睛打量著拉普,又不斷瞄著秦烈,似乎想要看出兩者真正的關係。

    「如果是我和老蜥蜴,一同想要這個人族小子呢?」龍人族的巨漢,張開大嘴,嘿嘿笑著,「拉普,你的第八目還沒有真正生長出來吧?」

    他臉上有著不加掩飾的威脅神色。

    拉普眼神愈發陰沉,「那又怎樣?」

    「拉普,你一直都很聰明,你應該知道以你如今的實力,不是我和老蜥蜴其中任何一個對手。」龍人族的巨漢,臉上突顯猙獰,「我們倆隨便一個出手,你就只有逃的份兒,如果我們聯手,你必死無疑!更何況,我們身邊還有族人,寒冰島內,島外,都有我們的族人看護著,只要我和老蜥蜴願意,你……連生離寒冰島的希望都沒有!」

    「這個人族小子有點特殊,拉普。你放聰明一點,將他交給我們兩個處置吧。」蜥蜴族的老者陰森森勸說起來。

    兩個異族暗中有了默契,一個威脅,一個勸說,要逼拉普乖乖就範。

    寒冰宮殿內的局勢,忽然變得複雜起來,充滿了劍拔弩張的味道。

    暉甲、青邏這些蜥蜴族、龍人族族人,一言不發地悄悄分散開來,默不作聲地就將拉普、秦烈兩人圍在中央。

    拉普臉色越來越陰冷。

    秦烈也是深深皺眉。

    他沒有預料到在寒冰宮殿壁障破碎后。所面臨的遭遇,竟然會是這樣。

    他想不通蜥蜴族和巨人族的兩個老怪,為何忽然對他有了濃烈的興趣,為何會聯手起來,要逼拉普交人出來。

    他至今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問題出在何處。不知道暉甲、青邏為何要針對他。

    「老祖……」綠姮輕呼。

    暝風老祖擺擺手,向他做出一個噤聲的動作,示意他不要插話。

    綠姮只能閉嘴。

    暝風老祖眼中浮現出詭異的笑容,他不斷打量著眾人,臉上流露出很濃烈的興趣。

    但他卻始終沒有講話。

    他最終看向了拉普。

    「不管你們出於何種目的,我都不會乖乖交人出來!」拉普咬了咬牙。他遍布身體各個區域的眼睛,一隻接著一隻睜開。「一會兒,我會以死為你創造一絲逃生的契機,你一定要集中全部注意力捕捉。如果運氣好,或許,你還能活下去……」他悄悄傳音秦烈。

    秦烈神經繃緊,深深看了拉普一眼,一聲不吭。

    他沒準備走。

    他已經決定死戰。決定不顧一切地將所有力量釋放,盡最大力量轟殺在場的蜥蜴族和龍人族族人。

    「拉普看樣子有了決定。」蜥蜴族的老者扯了扯嘴角。眼中滿是譏諷不屑之色,「可惜,他並沒有生出第八目出來……」

    「還好他沒有生出第八目,不然,就算是你我聯手,也有被他拖著玉石俱焚的可能。那樣的話,這次事情只能不了了之,我們也沒辦法將這個人族小子帶走了。」龍人族的巨漢,猙獰怪笑著,神情凶狂。

    兩人講話的時候,他們身上氣勢瘋漲,體內都傳來能量風暴醞釀的聲音,如無數鼓風機吹動著,非常可怕。

    血戰一觸即發。

    「似乎沒有人問過我的意見。」

    就在此時,一直饒有興趣看戲的暝風老祖,突地桀桀怪笑起來。

    數千團碧焰,如綠幽幽的燈籠,又如妖魔的頭顱,一下子從暝風老祖寬大的袖口內飛逸出來。

    碧焰瞬間充滿了整個寒冰宮殿,將一座座還聳立的,崩塌的,炸碎的冰晶建築照耀成慘綠色,給人一種九幽地獄般的可怖景象。

    暝風老祖的雙瞳,也浮現出翡翠般的純粹綠色,給人一種極端邪惡的感覺。

    就要準備殊死一搏的三人,一看和此事全然沒有關係的暝風老祖,突然選在這時候展示凶威,並不覺得意外。

    蜥蜴族的老者一臉不耐煩,瞪了暝風老祖一眼,道:「暝風,你又要趁火打劫?說吧,你想要什麼?」

    「寒冰島如果開發出寒屬性礦脈,我和老蜥蜴讓出大半利益給你,此事,你不要再插手,如何?」龍人族的巨漢也是怒氣沖沖道。

    兩個異族,都了解暝風老祖的脾性,都知道他貪得無厭,所以很自然地以利益來擺平他。

    「不,不,不!」暝風老祖連連搖頭,笑的陰險狡詐,「我只是看這個小子順眼!還有,他也是人族,我就是要幫他!」

    此言一出,拉普眼中閃現出明顯的驚喜光芒,秦烈也是微微詫異。

    「少找借口!」蜥蜴族的老者越來越不耐煩,揮手說道:「暝風!別浪費大家的時間了,說吧,你究竟想要什麼?是不是要這座寒冰宮殿?」

    「處理掉拉普,我們還要找那隻寒冰鳳凰,你別沒事找事!」龍人族巨漢也怒吼道。

    「真當我和你們開玩笑了?」暝風老祖漸漸收斂了臉上笑意,神情變得陰絕無情,身上氣息也越來越可怕,「老子就明擺著告訴你們,這個人族小子。我保定了!」

    「暝風!你搞什麼鬼?」蜥蜴族的老者尖叫起來,「他身上流淌著搏天族的血脈!他根本不是純粹的人族族人,那些搏天族的血脈,對我和古陀都有大用途,對你狗屁價值都沒有,你非要攙和不可?」

    「你非要攪局?」龍人族的巨漢暴躁起來。

    蜥蜴族的老者,名叫赤蝘,龍人族巨漢叫古陀,兩個異族都是墟地深處難纏的傢伙。有著相當於不滅境初期的可怕實力。

    鬼目族的族人,只有第八目生出,才可以在實力上發生質變,能夠和人族不滅境初期武者交鋒,也才和他們實力相當。

    也是如此,對第八目沒有真正生長出來的拉普。他們其實並沒有太放在眼裡。

    暝風老祖卻不同。

    極早之前,暝風老祖就在不滅境初期,凝鍊出一層魂壇出來,在墟地深處,暝風老祖也是赫赫有名,威風比他們還要略略強上一點。

    他們中的任何一個。真要和暝風老祖對上,都沒有信心能獲勝。

    所以他們才甘願捨棄一部分利益。也要讓暝風老祖能夠袖手旁觀,說白了,他們都忌憚暝風老祖的可怕實力。

    可現在暝風老祖擺明了要攪局,連他們割讓出的利益都不看,這立即讓他們暴跳如雷起來。

    「拉普,你帶著這個叫姚天的小子,立即回你的七目島。」暝風老祖眯著眼。眸中綠光越來越亮,那一團團懸浮虛空的碧焰。則是釋放出恐怖的能量波動,如隨時要爆裂開來,「這裡就交給我來應付。」

    秦烈和拉普都是一臉錯愕。

    他們不明白暝風老祖為何要這麼做。

    「別浪費時間了。」暝風老祖不耐地催促。

    拉普立即反應過來,伸手就去抄秦烈。

    秦烈很果斷,他一把將寒冰鳳凰的本體夾在腋下,然後主動湊到拉普身旁,讓拉普能輕易帶上他。

    「走!」一把抓住秦烈的肩膀,拉普身上瞬間湧現濃厚精純的冥魔氣,將他和秦烈一併裹住,化為一道黑魆魆的幽影,一下子就從穹頂的巨大裂縫飛了出去。

    「暝風!你真以為你能以一敵二不成?」赤蝘厲嘯。

    「我們聯手先傷暝風,再去七目島,將拉普滅殺,將那個有著搏天族血脈的小子生擒回來!」古陀呼應。

    寒冰島的島底,又一次轟隆隆爆鳴不休,三名墟地深處的巨梟老魔,各自釋放出恐怖力量,在激烈爭鬥。

    拉普則是帶著秦烈先行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秦烈身子一從寒冰宮殿的穹頂裂縫飛出,就發現整座寒冰島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高高聳立在寒冰島的冰山,大多數崩塌碎裂,東倒西歪。

    寒冰島瑰麗壯闊的景象,如今徹底消失,變成了凄涼的廢墟。

    許多寒屬性的靈獸屍身,被撕裂成一截截,七零八落地被巨大冰塊掩蓋。

    龍人族和蜥蜴族的眾多族人,還有暝風老祖的麾下,都在寒冰宮殿的上面聚集著,更遠處,有許多人在收集靈獸的屍身,在冰山下面敲敲打打,找尋著寒屬性的晶礦。

    那些人都在各司其責的忙碌著。

    然而,隨著寒冰宮殿內部的三股恐怖氣勢噴涌力量,聚集在寒冰島上的那些異族和人族,全部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像是分別從赤蝘、古陀還有暝風老祖那兒得到了最新消息,他們相互間馬上廝殺起來,在寒冰島掀起了新一輪的血腥爭鬥。

    被拉普一隻手攥著,已飛向寒冰島上空的秦烈,俯瞰著島上各個區域的激烈戰鬥,臉色深沉。

    「龍人族,蜥蜴族,我記下了!」秦烈心中一片冰冷。

    「拿下拉普!不要讓他離開寒冰島!」下方,從龍人族和蜥蜴族的族人口中,傳來高昂的咆哮聲。

    十來名有著破空飛行之力的兩族族人,從冰晶地面上沖飛上來,朝著拉普氣勢洶洶衝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