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百零一章 勾心鬥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百零一章 勾心鬥角字體大小: A+
     

    「你最好能暫時停下對封魔碑的解封,否則,以我此時的狀況,會在它破開冰封后,被它很快封禁起來。」

    寒冰鳳凰從蜷曲形態伸展著身子,慢慢站了起來。

    她依舊**著,稚嫩的身子上布滿神秘莫測的鳳凰花紋,整個人充滿著一種奇詭的美感,令人挑不出絲毫瑕疵。

    那些從她身上溢出的晶瑩血滴,隨著她的緩緩站起,又一點點沒入她體內。

    她身上虛弱的氣勢,也逐漸恢復,周身湧現的森冷寒氣越來越濃烈。

    秦烈臉色深沉,望著氣息慢慢增強的寒冰鳳凰,不敢有一絲放鬆。

    他也不能確定寒冰鳳凰所言是真是假。

    「這次過來的三個傢伙,和以前的不一樣,他們很強大,我……對付不了他們,我受了重創。」寒冰鳳凰神態略顯急切,道:「寒冰宮殿的冰晶壁壘,雖然蘊含著冰帝的極寒力量,可是並不能支撐太久。他們找到了宮殿,一次次轟炸,終有將冰晶壁壘破碎的一天,那時,我恐怕也逃脫不掉。與其如此,還不如被封魔碑重新封印起來,以後……興許還有重見天日的可能。」

    秦烈沉默不語。

    「被封禁之前,我希望冰帝的傳承,還能流傳下去。」她繼續說道。

    「我不知道要不要信你。」秦烈沉聲道。

    「由你自己選擇吧。」寒冰鳳凰突地坐了下來,她白皙如玉的兩條手臂。交叉環繞在胸口,將微微隆起的酥胸遮著,垂頭道:「你實在不想接受冰帝的傳承,我也不會勉強。」

    這番話說完,她就不再多言,連眼睛都閉上了。

    秦烈頭疼起來。

    此時,被寒冰力量凍在天上的封魔碑,還有那七條冰棱光芒,隨著他本命精血內烈焰神文的焚燒。已明顯消融鬆動。

    一點點碎小光爍,在七條冰棱虹芒內閃動著,似在激烈掙扎。

    從此徵兆來看,封魔碑即將破掉冰封冷凍狀態,七道能禁錮寒冰鳳凰的光芒,也將迅速掙脫出來。

    秦烈眼瞳中電光交織。深深看著寒冰鳳凰,猶豫數秒后,突地變幻心念。

    一縷念頭如電掠過。

    一滴滴落在封魔碑和七道冰棱光線上的本命精血,隨著他心念的變動,化為一個個晶瑩血玉冰珠,雨點般落在他身上。

    本命精血重新融入身體。

    天上。不論是封魔碑還是七道被凍住的神光,失去後續烈焰神文的燃燒。融化的速度都迅速停下。

    此地為寒冰宮殿,每一個角落都涌動著徹骨寒流,那些寒氣繚繞而來,讓封魔碑和七道神光被重新凍住。

    寒冰鳳凰這才又睜開眼來。

    「冰帝的核心傳承,還有我從這座寒冰宮殿得來的,關於他的力量闡述,我都可以交還給你。」望向秦烈。她接著往下說:「你只需要將心靈開放,就能拿到所有我知曉的冰帝奧妙。」

    「我還不想要。」秦烈搖了搖頭。

    「是不想。還是不敢?」寒冰鳳凰冷聲道。

    「不敢。」秦烈坦然道。

    開放心靈,意味著處於不設防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或許能將寒冰鳳凰汲取的冰帝傳承吸納,但也可能會被她瞬間抹殺魂魄。

    暫時停下了對封魔碑的解封,並不意味著他就對寒冰鳳凰沒有防備心,不表示他已經相信寒冰鳳凰。

    「你們人族就是心眼多!」寒冰鳳凰很是不屑。

    「小心駛得萬年船。」秦烈在講話的時候,體內種種力量依然在涌動著,沒有任何鬆懈的跡象,「葬神之地的時候,被你以靈魂霸佔的少女,如今人在何處?」

    「她還活著。神葬場爆碎后,我本體脫困,封魔碑也不知下落,我自然不再需要她的人身偽裝。」寒冰鳳凰語氣清冷,淡漠道:「她被我丟在一座荒寂的海島,我還將一些對寒冰力量的感悟,深深烙印在她記憶深處。等她醒來后,會發現一切恢復原樣,還平白得到一種精深的力量體會,以後在修鍊的時候,會發現境界提升明顯,這算是我對她的補償。」

    「哦?」秦烈眼中滿是疑惑。

    他發現他越來越不了解這隻寒冰鳳凰,也不知道寒冰鳳凰所說的話,哪一句真,哪一句假。

    「有個叫做七目老怪的鬼目族族人,應該進入過寒冰島,這個人現今在何處?」秦烈再問。

    「我對這個老頭有印象。他很強大,我在對付他的時候,動用了寒冰宮殿內冰帝遺留的極寒氣流,才令他被冰凍起來。」寒冰鳳凰思考了一會兒,又說:「我將他仍在別的冰川深處,這次我和那三個傢伙交戰的時候,那座冰山炸碎后,封印他的寒冰也隨之爆碎,他也因此脫困了。之後,他就和另外三人聯手,一起來對付我,我身上的傷創……他也有份。」

    提起拉普的時候,寒冰鳳凰的冰冷眼瞳內,冒出一縷極寒殺機。

    秦烈則是眼睛一亮。

    就在他準備繼續詢問,要通過寒冰鳳凰,去洞悉神葬場奧妙的時候,寒冰宮殿又發出轟隆隆的爆鳴。

    一座座水盈剔透的宮殿轟然倒塌。

    諸多神秘的晶亮寒芒,一縷縷遊絲般的冷冽線條,從那些冰壁、冰塊中濺射出來,四處飛動著,如成群成群的螢火蟲。

    寒冰鳳凰眼底一寒,急切道:「我的時間不多了!要麼,你放開心靈,我將冰帝那些傳承歸還給你,要麼……你乾脆將封魔碑的封印解開,讓封魔碑把我封印起來!」

    「沒有第二條路?」秦烈皺眉。

    「沒有!」

    「不能逃離寒冰宮殿?不能遁走寒冰島?」

    「那三人的麾下族人,將整座寒冰島都封鎖了。我只要一碰到結界,立即就會將那三人吸引過來。要是能走,我早就離開了,不會死守這座宮殿!」

    「那個白夷族的女人,她叫做白莉,也修鍊寒屬性的靈訣。你為什麼不採用同樣的方法,以靈魂霸佔她的軀體,然後以她的身份離開寒冰島?」

    「她境界太高了,靈魂反抗力太強。我沒辦法輕而易舉霸佔她的軀體。」

    「你難道不能先殺了她?」

    「死人,沒有了殘留的靈魂氣息,我就算是奪舍她的屍體,從她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也都是我的,別人很輕易就能察覺。只有她活著。靈魂不滅,從她身上釋放的氣息才屬於她,這樣我奪舍后,才能避過別人的查探離開。」

    「原來如此。」秦烈點了點頭,旋即神情一冷,「那我呢?我的境界在眾人中最低。也修鍊寒屬性的法決,對你而言。是不是較容易奪舍?」

    寒冰鳳凰忽然沉默下來。

    秦烈冷笑,「是不是因為你受了重傷,靈魂也比較虛弱,想要強行奪舍我的身體太過於困難,所以……才不斷誘導,讓我自己開放心靈,讓你可以長驅直入進駐過來?」

    話到這兒。秦烈身上有一絲絲電芒閃爍出來,體內也隱隱傳來雷轟爆音。

    他相信如果他的猜測沒有錯。下一刻,他就將迎來寒冰鳳凰雷霆暴雨般的襲擊。

    異變突起!

    數十道冰瑩晶線,在他聲落的那一霎,突地從旁邊一座劇烈搖晃的寒冰宮殿內飛逸出來。

    冰瑩晶線飛掠穿梭著,交織成一頭冰麗鳳凰,鳳凰展翅舞動著,形成洶湧的漩渦,將附近的晶亮寒芒,冰棱,冰線,極寒的白霧一一吞沒。

    由晶線凝成的寒冰鳳凰,原本結構粗陋簡單的身子,漸漸變得複雜飽滿豐富,最終如凝為實質。

    像是一隻新生的寒冰鳳凰。

    「呼呼!」

    縱情翱翔著,這一隻由寒氣、寒晶符文、冰晶築造的寒冰鳳凰,朝著秦烈撲殺而來。

    一股扯碎冰壁,撕裂空間的凌厲氣息,化為無數切割的冰芒,鋪天蓋地射到秦烈身上。

    天地間,傳來「喀嚓喀嚓」的冰凍碎裂聲,聽的人靈魂凝滯,精神意識如要被冰凍起來。

    「果然如此!」

    一簇簇火焰汁水般的岩漿烈焰,從秦烈周身飛逸出來,凝成一個個烈日驕陽,化為恐怖的烈焰炎能。

    一陣骨節的爆鳴聲,連綿炮竹般從他體內傳來,他那本來精鍊的軀體,猶如硬生生拔高一截,變得狂猛雄壯。

    雷霆轟鳴,電芒裹著太陽般的炎能,帶著刺鼻的血腥味道,以他為中心,形成一片可怕的風暴區。

    諸多寒冰鳳凰疾射而來的冰芒,才堪堪到達秦烈身旁十米,就在烈焰浪潮中化為茫茫白煙。

    撲殺而來的寒冰鳳凰,也被一道道裹著炎能的閃電,和一頭血靈訣衍化的烈焰血龍盯上。

    血龍升空,赤紅如血的身上,爬滿了數不盡的微小「烈焰」神文,血龍雙眸中有十米長的電芒伸縮著,攝人至極。

    一龍一鳳立即在秦烈頭頂天空纏鬥撕扯起來。

    數萬冰芒,冰棱,血光,電芒,火焰,雷轟在寒冰宮殿上爆發出來,兩頭純粹由能量凝成的太古生靈,殊死搏鬥著,造成了一團團激烈風暴。

    一座座寒冰宮殿崩碎塌陷。

    血龍和寒冰鳳凰撕纏著,接連變幻著方位,兩頭生靈所過之處,力量摧枯拉朽般碾碎一切阻礙。

    秦烈端坐在風暴中央,頭頂,身上,毛孔中,一道道精純的血芒,一條條閃電,混雜著一簇簇烈焰符文,不斷飛湧上天,如神秘的符號和星辰印記,一一打在血龍身上,持續增強著血龍的力量,讓血龍的身子越發厚實,氣勢愈發兇猛。

    寒冰宮殿內,無數晶亮的寒冰光點,冰壁內的符號,一道道冰棱,還有團團的森寒氣息,則是打在寒冰鳳凰的身上。

    那隻寒冰鳳凰的軀體,也是晶瑩透亮,撲扇翅膀的時候,又有無數寒芒利箭般四射。

    另一邊,以人族少女模樣坐著的寒冰鳳凰真身,小臉森寒,銀亮的眼眸深處,冒出冰冷沒有一絲人類情感的光芒。

    她**的身子上,大面積繪刻的鳳凰紋身,猶如鮮活過來,在她身上騰怒跌宕,做出種種撲殺撕扯的姿態。

    彷彿,那些鳳凰花紋,就是正和血龍殊死搏鬥的那隻寒冰鳳凰。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