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化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化形字體大小: A+
     

    第六百九十八章化形

    知道了他還能看見,還能思考的原因,對他目前的處境還是沒有什麼幫助。

    ——他依舊沒有辦法從封凍中走出來。

    接下來的十來天,他就保持著冰凍的姿態,眼睛直視著前方,什麼也做不了。

    寒冰鳳凰縮在一座宏偉的寒冰宮殿內,再也沒有冒頭,似在一直消化剛得來的冰帝傳承。

    蜥蜴族、龍人族、暝風老祖派遣的這一批查探者,全部化為冰雕,被禁錮在寒冰宮殿。

    後續的援軍沒有到來。

    冰川恢復原樣,寒冰宮殿上方破裂的冰壁,也被堵住了,處在寒冰島島底的寒冰宮殿繼續被掩蓋。

    秦烈已被遺忘。

    在絕對安靜的寒冰宮殿,化為一具冰雕的秦烈,這些天一直嘗試著破開冰凍,嘗試著從冰雕狀態解脫。

    筋脈、骨骸、血液都被冰凍,丹田靈海也處於冷凍狀態,魂湖和真魂同樣凝成冰晶,他試了很多次,發現從這具身體內,似乎找不到一絲破封的力量。

    能思考,情緒能變動,他就能狂躁暴怒,也能試著激發血脈力量。

    他嘗試了幾次,驚喜地發現,當丹田靈海、骨骸、筋脈、血液都被冰凍后,血液內的血脈之力,依然還能感知,並且能稍稍運用。

    可惜,讓他感到絕望的是,他在開拓冰窟的時候,已經將血脈之力消耗了不少。

    而且。他走出七目島,進入寒冰島之前,血脈能量也還沒有全部恢復。

    經過對冰窟的掘深,還有後來的一番戰鬥,他血脈之力損耗了十之九成。

    剩餘的那些血脈之力,就算是勉強催動出來,似乎也不足以令他破開寒冰封印。

    血脈之力的損耗,又讓他覺得無比虛弱,需要他通過大量蘊含澎湃氣血的靈獸血肉補充。才能比較迅速的恢復。

    但處在如此冰凍狀態的他,顯然沒辦法以靈獸血肉補充,不能以此恢復血脈。

    體內,還有他以煉血術凝鍊的本命精血,可惜,本命精血的調動。需要靈魂之力的輔助,還需要運轉血靈訣。

    這兩個條件他一個都沒辦法實現。

    血脈能量不夠強,本命精血無法調集,靈魂意識無法運轉,丹田靈海封凍中……

    十來天時間,將種種身體的隱秘給嘗試了一番。他發現他還是一籌莫展。

    冰凍狀態只能繼續持續。

    又是半月匆匆過去。

    化身冰雕的他,豎立在一座寒冰宮殿。正視著前方。

    這一天,他看到寒冰鳳凰所在的冰晶宮殿內,冒出一道道銀亮冰光,冰光釋放出來以後,諸多存在冰壁和冰柱內的晶亮寒芒,如星河內的諸多寒星涌動起來。

    寒冰鳳凰清脆的啼鳴聲逐漸高昂。

    無數炫目的冰芒,如鳳凰的羽毛。從那冰晶宮殿內飄散出來,瑰麗繽紛。美輪美奐。

    神妙變化整整持續了三天時間。

    第三天的時候,那座冰晶宮殿陡然解體爆碎,碎小的冰光帶著鋒寒徹骨的芒光,在那區域炸碎開來。

    宮殿瞬間淪為廢墟。

    又過了半天時間。

    在那廢墟中,在一個巨大的碎冰堆頂端,冒出一隻白嫩小手,小手如冰晶雕琢而成,晶瑩透亮。

    那小手撥開碎冰,似小聲嘀咕了一句,旋即從廢墟冰堆內慢慢走了出來。

    那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女。

    少女全身**,肌膚晶瑩如玉,身上布滿眾多繁複精美的鳳凰花紋,那些花紋顏色鮮艷自然,和她玲瓏透亮身姿渾然天成。

    猛一看,花紋像是是一隻只鳳凰蜷曲在她身上,極其瑰麗,給人一種震撼心靈的美感。

    少女看起來尚未發育成熟,酥胸也只是微微隆起,身姿顯得頗為青澀幼嫩,可是不論多麼挑剔的人,望著這具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酮體,都會覺得完美無瑕。

    那幾乎覆蓋少女全身的鳳凰花紋,如圖騰刺青,鮮艷繽紛,更是令少女充滿著一種神秘莫測的氣息。

    化身冰雕的秦烈,直勾勾看著赤身**的少女,看著她精緻無暇的五官,挑不出絲毫瑕疵的酮體,心靈同樣覺得震撼。

    「寒冰鳳凰!」

    數秒后,秦烈反應過來,知道這赤身**從冰堆走出來的少女,就是這冰晶宮殿的主宰,寒冰島的新主人。

    得到極寒意境圖,吸收了冰雕巨人眼中的寒流傳承,經過這段時間的融合消化,寒冰鳳凰分明有了全新的變化,擁有了高階靈獸才掌握的天賦能力——化形!

    化形,這是至少七階的靈獸,才能擁有的神奇天賦能力。

    而且,並不是所有的七階靈獸,都可以通過改變肢體,變幻為不同的種族模樣。

    只有那些蘊含特殊血脈,極其高貴稀罕的靈獸,在進化到七階以後,才能掌握這種天賦。

    寒冰鳳凰無疑就是這一類的高等靈獸。

    剛剛學會化形的寒冰鳳凰,顯然掌握的還不嫻熟,從冰堆內走出后,它在活動的時候,身上鳳凰花紋晶亮晶亮的,時不時力量失控,又讓它突然重新化為寒冰鳳凰。

    它在寒冰鳳凰的形態,會收縮全身,以冰條般的羽翼裹著全身,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冰球。

    冰球在半空滾動時,不斷濺射著冰光,過了一會兒,冰球爆碎后,它才會以**少女的形態重新出來。

    寒冰宮殿內,秦烈注意到,它就在**少女和寒冰鳳凰之間反覆變幻著。

    連續好幾天,寒冰鳳凰都是如此,在慢慢熟悉著化形天賦。

    等它漸漸將化形能力掌握。它顯然對這具改變后的新身體充滿了好奇,它開始長時間逗留在人族少女的形態,並且「咿呀,咿唔……」呢喃著,在學習著人族的通用語,不再用直接靈魂溝通的方式和人交流。

    它在一點點成長著。

    只是,它畢竟還是寒冰鳳凰,似乎並不習慣為這具晶瑩無瑕的人族少女身子穿上衣衫。

    另外,在它來看。寒冰宮殿的所有冰雕,都是靈魂、軀體、眼睛一併被封凍著,它認為所有人都是半死的狀態,無法看見它,無法聽見聲音,也無法思考。

    所以它毫無顧忌的。一直以**的狀態,在這座屬於它的寒冰宮殿學習著。

    秦烈則是默默觀察著它。

    初始的時候,對寒冰鳳凰**的人族少女形體,他很是感興趣,反正也是閑來無事,就日日觀摩。

    寒冰鳳凰這具人族酮體的每一寸肌膚。在他眼中都是的纖毫畢現,他一直試著以挑剔的目光。找尋這具身體的不足之處。

    最後,他發現這具身子除了還沒有發育完全外,他很難再找到別的什麼瑕疵。

    久而久之,他也就漸漸麻木了,對寒冰鳳凰這具幻形的身體,也沒了特別的新鮮感。

    再美的事物,看多了。最後都是這樣。

    這個過程中,他發現即便沒有進食。他的血脈之力依然在緩慢恢復著。

    只是,沒有強大血肉精氣的補充,這種血脈恢復的速度,要慢上數十倍。

    可他至少看到了希望。

    他知道,即便是他什麼都不能做,即便一直保持這種狀態,有一天他的血脈之力也會全部恢復過來。

    那時,他就有可能從此地脫困,有可能走出寒冰宮殿。

    又是幾天過去,處於冰雕狀態的他,突然發現寒冰島在轟隆隆震動。

    他看到在寒冰鳳凰少女之身晶瑩的瞳仁中,顯出冰冷寒意,少女嘀咕了幾聲,就從寒冰宮殿離開了。

    他知道龍人族、蜥蜴族還有暝風老祖,要麼重新派遣了一批麾下進來,要麼就是親自過來了。

    寒冰宮殿的轟隆聲,就是那些新到者掀起的動靜,在繼續找尋寒冰島主人。

    寒冰鳳凰離開后,這座深處地底的冰晶宮殿,就只剩下秦烈一人。

    他發現在寒冰鳳凰都消失后,他的生活,一下子變得索然無味,連最後一點點樂趣——觀摩少女**之身,也被無情剝奪。

    偌大一座冰瑩的宮殿,突然間,變得真正冰冷,變得再沒有一絲生機。

    他忽然開始懷念,懷念寒冰鳳凰在宮殿的日子,懷念寒冰鳳凰以人族少女之身,在「咿呀咿呀」笨拙學習通用語的古怪場景。

    被困的久了,使盡所有手段,發現依然沒辦法掙脫后,他逐漸變得麻木,也似乎被動認命了。

    直到,有一天,他感覺到了眉心鎮魂珠的異常。

    眉心,皮肉下的鎮魂珠,也在極寒之力的冰凍下,處於封凍狀態。

    他沒辦法運轉靈魂意識,就不能深入鎮魂珠,不能進入鎮魂珠的世界。

    沒有他的主動施為,被寒冰之力影響的鎮魂珠,似乎也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

    然而,鎮魂珠可以靜止不動,處在珠子深處的六個虛渾之靈,到了一定時間后,卻需要進食,需要補充六屬性靈材進行穩定的成長。

    鎮魂珠的異常,就是來自於六個虛渾之靈!

    即便不能以靈魂感知,通過眉心的皮肉細微波動,他也知道,六個虛渾之靈在鎮魂珠表層,在以它們的力量,嘗試破掉寒冰之力的封禁,要從鎮魂珠內飛逸出來。

    他此時能感覺到異常,就意味著,六個虛渾之靈的努力,已稍稍有了成效!

    以他對虛渾之靈的了解,他知道在他被封凍的時候,六個虛渾之靈恐怕早已醒來,為了能衝出鎮魂珠進食,虛渾之靈甚至可能已忙碌了許久!

    在他一次次嘗試掙脫冰凍,以種種方法來施為的時候,虛渾之靈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他並不孤單。

    甚至,在他屢次嘗試無果,最終認命,漸漸麻木的時候,六個虛渾之靈依然不曾放棄!

    他能從眉心,感知到鎮魂珠的異常,就意味著虛渾之靈的努力並非毫無作用!

    「我竟然還不如它們有毅力?」秦烈覺得羞愧。

    意識到虛渾之靈也在努力,也在為了掙脫冰凍,從寒冰封禁內逃離以後,他終於重新振奮起來,又一次去梳理自身所掌握的種種秘術和靈訣,要去嘗試儘可能的恢復力量。

    他回憶經歷的過去,從許多看過的典籍上,要找尋突破口。

    絕對寂靜的寒冰宮殿,時間的流逝顯得緩慢,寒冰鳳凰離開后,這裡愈發顯得空曠寒冷。

    他有足夠的時間回想往事。

    「窮極升華術!」一道電光在腦海中掠過。

    由段千劫傳授的「窮極升華術」,乃是一種血戰後,靈力、魂力、肉身損耗劇烈,是一種油盡燈枯后,還需要站著修鍊,要激發生命潛能的秘術。

    這種逆天秘術,不算是純粹的靈訣,催動的不是靈力,也非魂力。

    只有靈力、魂力、肉身之力幾乎耗盡后,才能運轉,這是一種來自於生命潛能的神秘之術。

    此時的他,全身凍住,丹田靈海和魂湖、就連真魂也在冰凍狀態,因血脈之力的巨大消耗,肉身也頗為疲憊。

    這和大戰之後的境況何其相似?

    有沒有可能,如此狀態下,可以將「窮極升華術」激發催動起來?

    這個念頭浮升后,他慢慢靜下心來,回憶起「窮極升華術」的激發細節,將最細微處都清楚明白的考慮好。

    然後,無法動用身體和靈魂意識的他,只是在腦海內,想著修鍊「窮極升華術」的方法。

    他的確只是想……

    他想著修鍊「窮極升華術」的種種細節,幻想著自己正在認真修鍊,在激發肉身潛能,將身體最神秘的東西開發調用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

    突然,他發現從他的血液,筋脈,骨骼骨髓,五臟六腑內,漸漸萌發出一種無法形容的酸麻感。

    像是有一種人體最深幽處的微弱電流,從四肢百骸內,一點點地流溢出來。

    他的筋脈、骨骼、血肉似在輕輕微顫,那滋生出來的神秘力量,如億萬縷微小到無法覺察的遊絲,在他體內以「窮極升華術」的軌跡輕輕蠕動著。

    這具冰凍后,幾乎沒有知覺的身子,漸漸變得敏感,漸漸生出冰冷的感覺。

    一股強烈的喜悅感,從他的心底,一點點的浮升出來,他眼中閃現出希望之色。

    如此狀態下,無法動用靈力、魂力和肉身之力,可「窮極升華術」竟然並不受影響,依舊能修鍊,能發揮作用出來。

    他也更加深刻認識到了段千劫的非凡。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
    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重生空間:首長的軍醫媳開掛闖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