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凍為冰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凍為冰雕字體大小: A+
     

    第六百九十七章凍為冰雕

    寒冰鳳凰冰條羽翼優美地扇動著。

    在它身下,又是一座宏偉冰晶宮殿受著它力量的牽引,凌空后炸碎。

    嵌入一根根冰柱內的晶亮符文,像是冰帝極寒神識形成的星點,隨著冰晶宮殿的炸碎,又是漫天的晶亮寒光,星河泛濫般,滾落出無數寒星,蓬蓬大雨一般飄灑在天地之間。

    綠姮麾下,蜥蜴族族人,龍人族族人,看著從天飄落的晶亮寒星光芒,都是驚駭欲絕。

    他們紛紛逃逸。

    然而,那些晶亮寒光有千萬之多,不論他們躲閃到何處,都會被寒光給滴到。

    於是,一具具新的冰雕,就在那些寒光落在他們肩膀、頭頂、手臂的時候,迅速重新凝結出來。

    除了青邏、暉甲、綠姮等寥寥幾人,大多數深入下方的武者,都化為了冰人。

    聯想起這座寒冰宮殿,隨處可見的一具具冰雕,綠姮等人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

    那些冰雕,看樣子和他們的麾下一樣,以前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只是被寒晶符文擊中,才會瞬間化為冰雕。

    隨著越來越多的晶亮寒芒,螢火蟲般飛落,綠姮眾人只能被動防禦,對寒冰鳳凰再也不能構成威脅。

    寒冰鳳凰啼鳴著,看也沒有看綠姮那些人,一雙寒光迸射的小小眼睛,直勾勾凝視在秦烈身上。

    「噗!」

    寒冰鳳凰那具龐大優美的身子,化為一道冰芒。直落在湧向秦烈的冰河。

    那條冰河,從冰雕巨人眼瞳內流淌出來,內部混雜著億萬碎小的冰芒,眾多零碎的冰晶,數不盡的極寒符文。

    分明就是冰帝遺留下來的極寒傳承!

    「嗤嗤嗤!」

    寒冰鳳凰撲入冰河,優雅的身子翻騰著,在奇異冰河內洗滌身子,不斷打滾。

    眾多碎小的冰點,像是微小的寒冰星辰。從冰河內滲透向寒冰鳳凰身體內,像是化成了寒冰鳳凰的一部分。

    它在通過這種方式截取流向秦烈的冰帝傳承。

    出奇地是,冰河內蘊含的冰帝傳承,諸多神秘意境碎冰,對它並沒有抗拒。

    彷彿,它和秦烈一樣。也曾接受過冰帝傳承,身上同樣有著令那一股冰河寒流認可的氣息。

    「噼里啪啦!」

    七道耀目神光,之前就在寒冰宮殿內穿梭肆虐著,待到寒冰鳳凰主動飛出,那七道神光拖曳著長長流火,饒了一圈后。又追趕過來。

    猶如七道秩序枷鎖,那七道神光不斷變幻著能量波動。從神光內部隱隱可見許多神秘的線條,不知名的神文,浩大洪亮的吟唱聲,種種異能連綿起來,形成專門針對七靈體的封禁奇陣。

    「神葬場已毀,在外界,你休想封印我!」寒冰鳳凰抖動羽翼。

    一個個碎冰風暴。從鳳凰羽翼下方衍生凝成,激烈爆炸著。令七道神光無法接近。

    同時,一股和寒冰宮殿共振的極寒波動,也從寒冰鳳凰體內湧現。

    「嘭!嘭!嘭嘭嘭!」

    一座座聳立在寒冰島島底的宮殿深處,傳來擂鼓般的地震轟鳴,那些堆砌成宮殿的冰壁,一根根晶瑩冰柱,眾多神異冰雕,內部都有冰絲、冰光、寒晶符文閃亮浮現。

    濃烈的森白寒氣,也從許多冰穴內湧現出來,形成無數股極寒風流掃蕩天地。

    七道從封魔碑射出來的虹芒,被寒冰宮殿內冰帝遺留下來的禁制衝擊著,竟傳來啪啪脆響,如鋼鐵鎖鏈要凍住。

    能夠在神葬場內,令冰靈只敢逃遁的封禁鎖鏈,在失去神葬場這個平台後,威力銳減,似乎再也無法將冰靈束縛起來。

    尤其是,寒冰鳳凰一遁出神葬場,就通過一種神秘的感應,找到了寒冰島。

    寒冰島,為五祖三帝中的冰帝所建造的一座行宮,下方的寒冰宮殿內,不但有著冰帝的重重禁制結界,還有冰帝遺留的極少極寒力量。

    在這兒,寒冰鳳凰實力更強,封魔碑卻沒辦法藉助於神葬場逞凶。

    此消彼長下,封魔碑就奈何不得寒冰鳳凰了。

    「把你從另一處得來的冰帝傳承,也一併奉獻出來!」寒冰鳳凰厲嘯。

    那一條本該流入秦烈眉心的冰河寒流,因寒冰鳳凰強行撲入其中,導致冰河停滯不前,不再往秦烈眉心流淌。

    隨著寒冰鳳凰的嘯聲,深藏在鎮魂珠內的極寒意境圖,竟然被一種莫名力量吸引著,一點點朝著外層空間挪移。

    而秦烈卻發現他根本無法阻止。

    他眼睜睜看著,那一幅極寒意境圖,從第二層漂浮到第一層,又從第一層飛出鎮魂珠。

    極寒意境圖漸漸從他眉心飛逸出來。

    陡然一變后,極寒意境圖變成一團白蒙蒙寒流,寒流內一條條冰線蠕動著,猶如活物,似在教導著別人極寒力量的真諦。

    「竟然是一段核心傳承!難怪烙印在冰帝雕像眼中的極寒真解會捨棄我,從而選擇你作為傳承源頭了!」一看到從秦烈眉心逸出的那團白茫茫寒流,寒冰鳳凰立即激動起來,它那優美絢麗的身子,還在冰河內扭動了一番,將冰河內無數碎小冰芒濺射的到處都是。

    那些碎小冰芒,蘊含著一小段一小段的精神烙印,濺射出冰河后,它們像是擁有靈性一般,一部分重新跌回冰河,也有一部分受著秦烈眉心的極寒意境圖吸引,落入了那團白茫茫的寒流當中。

    每當一點碎小冰芒落入極寒意境圖,秦烈身子就震動一下,眼中異光鋥亮。

    碎小冰芒,蘊含著絲絲縷縷的訊念。那些訊念雖然斷斷續續,卻分明是講解著寒冰力量的奧妙,述說著天地間極寒力量的核心源頭。

    可惜,因為極寒意境圖從他眉心遁離,因為他和極寒意境圖的聯繫越來越弱,又因為落入的碎小冰芒實在太少,所以秦烈無法深刻理解當中的玄奇。

    他留意到,隨著寒冰鳳凰後續力量的增強,隨著整個寒冰宮殿內那些冰絲寒光的飛射。不單單七道神光沒辦法重新封禁寒冰鳳凰,就連綠姮、青邏、暉甲、白莉等人,也紛紛變成了冰雕。

    如此一來,整個寒冰宮殿內,除了他和寒冰鳳凰之外,再也沒有能活動的生靈存在。

    連那些玄冰銀蛇、冰晶巨鱷、龍蟒。也都被重新冰凍起來,變成冰晶世界的一個個冰雕。

    「我的先祖是冰帝最親密的夥伴,我從出生起,在靈魂和血脈之中,就有著冰帝賜予的寒冰秘義!」見大局已定,寒冰鳳凰傲然展翅。就在冰河內以碎小的冰芒洗滌著羽翼,優美地變幻著姿勢。「我在幼年時被捕捉,被施加了禁制,一直被禁錮在冰之禁地,履行著冰靈的責任,以極寒來冷凍葬身之地,防止那些太古生靈體內的力量流逝,讓他們的身體永遠不會腐朽。」

    「我是通過靈魂和血脈內的冰帝秘義。通過在冰之禁地無數年的苦修,才變成七靈體最強大的一個!也是最有智慧的一個!」

    「萬年來。我嘗試通過各種方法,去掙脫冰之禁地的束縛,要逃離那個陰暗沒有日月星辰的可悲天地!可惜,那該死的博天族施加的封禁,竟然是如此的強大且可怕,我一次次的掙扎,試過通過許多踏入冰之禁地的生靈幫助,依然沒辦法脫離苦海,沒辦法將我寒冰鳳凰一族的美麗和耀目展現向世人!」

    「直到,拿著神葬場的鑰匙,拿著封魔碑的你,踏入冰之禁地,深入葬身之處,我才能得以解脫。」

    「我應該謝謝你,沒有你,再過一千年,再過一萬年,我都沒有憑藉自己力量掙脫神葬場禁制的可能。」

    「是你助我解脫!」

    「如今,你又帶著冰帝的一段核心傳承找來,將我最需要的東西千里迢迢送還給我!」

    「就憑你給我的種種幫助,我決不會捨得殺你,我會將你永久冰凍,讓你變成我回憶過去美好往事的一個紀念品!」

    這般說著,寒冰鳳凰張口一吸,那團浮動在秦烈眉心的極寒意境圖,果然被它吞入腹中。

    與此同時,數百縷極寒白色煙雲,從四面八方冒出來,在秦烈做不出任何反應的時候,將他裹的嚴嚴實實。

    秦烈瞬間化成另外一具冰雕。

    冰雕中,秦烈筋脈、骨骼、鮮血、丹田靈海都被凍住,絲毫無法活動,大睜著的眼睛,眼球也是無法動彈。

    極寒氣流甚至還滲透了識海。

    澄清明凈的魂湖,竟然也奇異的結冰,沉落在魂湖深處的真魂,竟然也漸漸被冰凍。

    身體、血脈、真魂一起封凍,秦烈生出已死的感覺,可偏偏還能思考,還能去想事情,沒有閉上的眼睛,竟然也能正視前方,就像是活死人一樣,這是一種很新奇的感受。

    他看到寒冰鳳凰在吞入那團極寒意境圖入腹后,很快就將從冰雕巨人眼中湧現的冰河,給一點點吸收。

    得到極寒意境圖,還有冰河內的傳承秘辛后,寒冰鳳凰變得愈發晶瑩剔透,如用寒冰水晶精心雕琢而成的最完美工藝品,美的挑不出絲毫瑕疵,美的令人迷醉。

    他看到七道執著想要封印寒冰鳳凰的炫目神光,慢慢地,竟然也被冰凍。

    七道神光變成漂浮空中的七根巨大冰棱,冰棱細小的一端,連接在同樣被寒氣冰凍的封魔碑上。

    被凍在空中的封魔碑,還有碑面上的七根冰棱,變成了寒冰宮殿內一道奇觀。

    猛一看,就像是高高懸在半空的封魔碑,從碑面上垂落的水柱,被瞬間凍成了冰棱,很是奇妙,還給人一種自然而然的感覺。

    寒冰鳳凰沒有去觸碰封魔碑,也沒有去動七道冰凍的神光,而是在寒冰宮殿內遊盪著,將寒冰宮殿拱頂被破開的冰壁以寒氣重新冰洞,將這裡的一切以寒力恢復原樣。

    一個個下來的蜥蜴族和龍人族的族人,還有綠姮、白莉眾人,都是變成了一具具晶瑩透亮的冰雕。

    秦烈也是如此。

    寒冰鳳凰並沒有去管那些冰雕,它滿意地看了看恢復原狀的寒冰宮殿,展翅舞動著優美身姿,去了一座宮殿深處,像是要領悟剛剛從秦烈眉心得來的極寒意境圖,還有新得來的寒冰玄妙。

    偌大一個寒冰宮殿內,一具具冰雕東倒西歪,以各種稀奇古怪的姿勢豎立著。

    有的冰雕傾斜,要倒地一般,有的冰雕側躺著,有的冰雕四肢朝天,像秦烈一般筆直站立的冰雕,幾乎很少看到。

    秦烈只能以如此姿態,以眼睛正視前方,腦中還有思緒。

    在寒冰鳳凰進入一座宮殿領悟極寒意境圖的時候,他一邊思考著,一邊觀察著前方。

    他也只能看向前方。

    在他前面,有綠姮、青邏,還有白莉那些人,他留意到,青邏和綠姮兩人眼睛同樣睜開著。

    然而,當他看向青邏、綠姮的時候,卻發現兩人睜開的眼睛中,沒有一絲情緒波動,也沒有一絲光澤。

    魂湖被冰凍,真魂也被凍住的他,雖然還能思考,卻沒辦法以靈魂意識感知。

    然而,通過綠姮、青邏那些睜眼者眼中的神情,他就知道綠姮、青邏這些人什麼都看不到。

    雖然那些人睜著眼,可是卻處於徹底冰凍狀態,甚至有可能連思緒都沒有。

    如果說,他是活死人狀態,那些人,可能就算是真正的死人了。

    不能動,不能思考,沒有生命氣息,沒有靈魂動靜,以後若是冰凍狀態解除,那些人還有可能一點點蘇醒。

    但是現在他們和死人並沒有分別。

    整個寒冰宮殿,在所有被封凍住的武者中,他是唯一的一個眼睛還能見,還有思緒的活死人,

    這的確是很新奇的感受。

    保持著眼睛能看,還能思考的狀態,他在想為什麼他和別人不同。

    他在玄冰之地被極寒氣息封凍過,他修鍊著來自於冰帝的寒冰訣,這具身體曾經被同樣的極寒氣息一遍遍淬鍊,他應該對寒冰鳳凰施加的寒力有著一定程度的免疫力。

    畢竟,寒冰鳳凰體內的寒力,雖然有一部分為種族天賦,但另外也有一部分,同樣也是來源於冰帝。

    或許,就是因為那些來自於冰帝的寒力,讓一直修鍊寒冰訣的他,才能保持如此狀態。

    他漸漸明悟了其中緣由。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