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匯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匯合字體大小: A+
     

    第六百九十三章匯合

    白莉很快就從外面回來。

    「走,我帶你往島內深處,找那些進入者匯合!」白莉過來說道。

    「匯合?和誰匯合?」秦烈一愣。

    「蜥蜴族,龍人族,還有暝風老祖的那些手下。」白莉解釋,「寒冰島向外擴張,最受影響的就是這三方,所以封禁寒冰島,要對這裡新主人動手的,也是這三方的人!」

    「我們為什麼要和他們匯合?」秦烈皺眉。

    「因為憑藉你我的力量,想要在寒冰島有所作為,幾乎不可能!只有和他們一道兒,才能在寒冰島深處,能夠相互幫助,才有可能達成目的!」白莉冷聲道。

    秦烈摸著下巴,沉吟了一下,說道:「帶路吧。」

    白莉有著破碎境的修為,能以自身靈力破空飛翔,但他見秦烈一直乘坐著水晶戰車,略一猶豫,也不客氣地飛落在戰車上,指著一個方向,道:「那邊!」

    秦烈二話不說,為戰車那能量樞紐處,又添上十塊地級靈石,然後發動戰車。

    水晶戰車立即呼嘯起來。

    秦烈暗暗觀察著寒冰島,也觀察著身邊的白莉,眼睛閃爍著冰瑩光芒。

    他在默默運轉著寒冰訣。

    深入寒冰島以後,他才發現此地的森寒程度,要比外界酷冷很多倍。

    島上,隨處可見厚厚的冰塊,大地如結凍的冰湖。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天空中,還飛舞著巨大的雪花。

    入目都是白皚皚的冰雪天地。

    身邊的白莉,也悄悄調動了力量,一股冰寒的氣息,從她全身釋放出來。

    那氣息,和當年珈玥身上的有些相似,看樣子兩人修鍊的靈訣,很可能屬於同一種。

    秦烈注意到。白莉面紗下的脖頸上,有著淡淡的疤痕,疤痕很細微,若不是離的較近,若不是秦烈認真細看,可能都看不出來。

    「臉上的傷痕……」

    秦烈意識到。這白莉之所以佩帶著面紗,應該是因為臉上也有類似的疤痕,可能比脖頸上的還要明顯一點,所以才依此遮掩。

    「你在幹什麼?」白莉眼神陡然一寒,釋放出陰森冷厲的光芒。

    「沒什麼。」秦烈隨意笑了笑。

    「你想知道我的模樣?」白莉冷笑。

    秦烈搖了搖頭,「只是覺得好奇而已。」

    「給你看看好了!」白莉一把扯掉臉上面紗。

    秦烈凝神一看。禁不住輕呼出聲,道:「你臉上……」

    拿掉面紗后。白莉那張臉忽然變得極為猙獰,一條條柳條粗細的疤痕,如小蛇爬滿她的整張臉,令白莉這張臉顯得說不出的可怕。

    白莉身姿優美修長,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眼睛明亮,帶著面紗時。秦烈還心有幻想,認為面紗下的那張臉應該頗為靚麗。

    他現在則是有種被驚嚇到的感覺。

    「我被人以利刃毀了容。在那利刃上還塗抹著特殊葯汁,導致我這張臉永遠沒辦法再次恢復。」白莉語氣平靜的嚇人,「開始的那幾年,我痛不欲生,一度絕望,甚至嘗試過自縊而亡。後來,我漸漸習慣,以面紗遮著這張臉,來到墟地生活,在寒冰島重新修鍊,但是因為不敢以真實面目見人,我心有束縛,境界再沒有突破。」

    「直到我認清自己,不再受這張臉的影響,敢撕掉面紗以這張臉出沒墟地,我遲遲沒有增進的境界,才重新突破。」

    「現在,我之所以用面紗遮住這張臉,並不是心理還有負擔。而是,在這寒冰島上,寒氣滲透到臉上的疤痕,那些疤痕依然會疼痛,面紗只是保證我面部傷痕不疼的一道防禦壁障。」

    白莉語氣冷淡地解釋了一番,旋即,又將面紗帶上,「這下子,不但滿足了你的好奇心,又能讓你不會再有別的臆想,可以讓你心無旁騖投入到正事了吧?」

    秦烈尷尬地笑了笑。

    「珈玥那丫頭,要喊我姨娘,沒有離開族部前我也很疼愛她,我希望能幫到她。」白莉平靜道。

    秦烈點了點頭,也說道:「我會儘力幫珈玥解脫。」

    「你?」白莉撇嘴,「你有什麼幫助珈玥的理由?」

    「她是我最好兄弟的意中人!」秦烈認真道。

    「她有了意中人?還是暴亂之地的傢伙?」白莉一驚。

    「算是吧。」秦烈道。

    白莉沒有再問,神情則是有點複雜,似在暗暗思量著什麼。

    秦烈也沒有搭理她,駕馭著水晶戰車,按照她所指引的方向,往寒冰島深處而來。

    只是一刻鐘后。

    這輛水晶戰車,就在白莉的指引下,來到一座座不高的冰山中。

    「白莉!你為什麼會進來?」冰山中,一個蜥蜴族的族人,拖曳著長長尾巴,揚聲叫嚷道。

    在那個方向,聚集著數十名蜥蜴族、龍人族,還有身穿青綠色衣衫的人族武者。

    那些人的境界,大多數都是如意境和破碎境,也有幾人達到了涅槃境這個力量高度。

    他們站在一座冰山的山腰下,似乎在通過靈器,在鑿開冰洞,要深入冰山內部去。

    「我不想在外面等候了!」白莉答了一聲,示意秦烈駕馭著水晶戰車過去,「這個人族小輩,和七目老怪有交情,他過來是為了七目老怪。」

    「和拉普有交情?」一名身穿青綠色衣衫,有著涅槃境中期修為的人族瘦漢,眯著眼打量著秦烈,「從沒有聽說過拉普和誰有過深厚的交情,而且,那老怪分明是天目族的傢伙,他怎會和一個人族小輩有關?」

    「那也未必。」一名異族龍人。吆喝著,說道:「前段時間,我們的蛟人近親,在墟地外圍追殺一名人族小輩,那人族小輩最終逃入了拉普的七目島。不多時,拉普就沖了出來,將聚集在七目島的那些傢伙殺了大半,之後,那個被追殺的人族小輩。就再也沒有從七目島冒出來。」

    「你就是那個人族小子吧?」龍人族的大漢喝道。

    「不錯。」秦烈點頭。

    「拉普為什麼沒有殺掉你,將你的血脈和筋骨切割成一塊塊,研究他的那個什麼不同種族的身體構造?」龍人問道。

    「這個問題,我不便回答。」秦烈微微一笑。

    「我給你介紹一下。」白莉說道。

    這時候,秦烈這輛水晶戰車已經落到這群異族和邪魔之間,白莉講話的時候。先指向那個人族瘦漢,「這是暝風老祖的追隨者——綠姮。」

    指向講話的異族龍人,「龍人族的青邏。」最後白莉指向一個蜥蜴族的族人,「這是暉甲!」

    「綠姮,青邏,暉甲……」秦烈一臉訝然。

    他發現墟地異族邪魔的名字。聽起來都很奇怪,和暴亂之地那些勢力武者之名相比。要生僻難講很多。

    「綠姮代表著暝風老祖,青邏是龍人族的代表,暉甲是蜥蜴族代表,他們進入寒冰島是為了找到主人,想辦法擊殺這裡的主人。」白莉最後補充了一句。

    「你呢?你叫什麼?」綠姮雖是人族,眼瞳卻呈暗綠色,分明修鍊著某種詭異靈訣。

    「姚天。」秦烈隨口答道。

    「白莉。就算是這個什麼姚天和七目老怪有關,可你帶他進來幹什麼?他能做什麼?」龍人青邏疑惑道。

    其餘兩個傢伙也以充滿狐疑的目光望來。

    「他……」白莉也有些心虛。「他說他知道寒冰島新主人的來歷,說他可以幫到我們,幫我們找到那個新主人。」

    「你自己信么?」綠姮哼道。

    白莉暗暗咬牙,想了一下,說道:「他說寒冰島的新主人,是從神葬場遁離出來的冰靈,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冰靈?那是什麼鬼東西?」人族身份的綠姮冷冷道。

    蜥蜴族的暉甲也是一臉莫名其妙。

    只有龍人族的青邏,愣了一會兒后,突地渾身一震,「冰靈?那是神族構建的神葬場,內部用來鎮守冰之禁地的冰寒生靈,冰靈,往往由純粹的寒冰屬性的靈獸來擔任!能夠被稱呼為冰靈的靈獸,一定是純粹的寒屬性靈體,並且有著極高的智慧,有著很可怕的力量!」

    「青邏,你怎麼知道?」綠姮驚道。

    「我們龍人族,乃是巨龍和人族混血而成的種族,我族有著一部分龍族的典籍,裡面記載了關於神族的一些知識。」青邏龍形的臉上,浮現出恐懼的表情,「從那些龍族典籍上,我們知道那個神族非常可怕,他們時常去許多巨龍生活的輔世界和秘境,對巨龍進行大規模的狩獵捕殺,所以龍族對於這個種族非常害怕,了解的也就比較多了。」

    「大規模的捕殺巨龍?」綠姮駭然。

    「聽說,神族的那些可怕強者,每天都要吃好幾頭巨龍。那些神族巔峰強者,都有幾個完全私有的輔世界和秘境,他們在裡面圈養著大批巨龍,還有和巨龍類似的高階靈獸,有扈從天天幫他們屠殺燒烤,供他們恢復肉身力量。」青邏敬畏道。

    綠姮、暉甲和白莉等人,聽著青邏的解釋,都是臉色巨變。

    秦烈則是面露異色。

    先前,拉普向他說起神族通過捕殺巨龍等高階生靈,以巨獸之血取代人奶,以龍肉為食材,供族內血脈純正的後裔成長,他本來還覺得拉普誇大其詞了。

    如今,這有著巨龍血脈的青邏,從龍族遺留的典籍上,說出這番舊事,終於讓秦烈肯定拉普所言不虛。

    看來,博天族果然曾大規模捕殺巨龍等高階古獸,作為日常食材來烹制。

    「真是個瘋狂的種族。」秦烈語氣怪異。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