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九十二章 交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九十二章 交涉字體大小: A+
     

    第六百九十二章交涉

    白莉回來后,她身後寒冰島絲絲縷縷的寒霧,被控制在一片特定區域,沒有向外繼續噴涌。

    顯然,因秦烈和七道虹光貫射的裂口,已被她成功修復。

    秦烈注意到,當那些所謂的缺口被堵實后,當他再次默默運轉寒冰訣的時候,就沒辦法吸引寒冰島上的寒霧向他匯聚而來。

    寒氣不向外蔓延,周邊的海水就不會結冰,不會形成新的冰川。

    寒冰島的範圍也將不會繼續拓展。

    這是寒冰島周邊那些異族和邪魔,為了防止自身利益被侵蝕,從而採取的行動。

    秦烈心中有數了。

    「你是東夷人中三大族部的白夷族人吧?」秦烈隨口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白莉眼神一冷,不善道:「這兒是墟地,不是暴亂之地的其它地方!在墟地,什麼樣的妖魔鬼怪都可以容納,難道還容不下我一個區區白夷女人?」

    她以為秦烈挑明此事,是要從她的身份上,對她進行攻擊。

    東夷人和暴亂之地向來不合,多年來,時不時就會爆發衝突,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

    尤其是幻魔宗和黑巫教,因為處在東方,和東夷人相隔較近,更是經常發生戰鬥。

    雙方的交鋒已持續了數百年之久。

    墟地,離天戮大陸不算太遠,白莉以為秦烈可能從幻魔宗、黑巫教一方過來。所以心中更加不喜。

    「既然你是白夷,那你……應該認識珈玥吧?」秦烈再道。

    白莉陡然變色,尖叫道:「你怎會知道珈玥?」

    秦烈沉默,眼睛閃爍著幽幽異光,在那蜥蜴人和龍人身上瞄了一眼。

    白莉猶豫了一下,輕聲道:「我想和這個小子單獨談談。」

    蜥蜴人和龍人忽視一眼,點了點頭,由那蜥蜴人說道:「白莉,這個人族小輩和七目老怪有關。你最好收斂收斂,免得等七目老怪脫困后找你麻煩。」他擔心白莉控制不住情緒,將秦烈給直接斬殺了,害怕引起拉普的暴怒。

    「少啰嗦!」白莉不耐道。

    由七道虹光和秦烈破開的缺口,白莉已經修復完畢,留在這兒也沒有別的事情。

    想了一下。兩個異族不再多言,又深深看了一眼秦烈,就從這一塊兒飛走了。

    「說吧,你究竟是誰?你怎會知道珈玥?」白莉冷聲道。

    「你先說,你會出現在此,可是因為珈玥?」秦烈反問。

    白莉一怔。莫名其妙道:「我在不在這兒,和珈玥有什麼關係?」頓了一下。她繼續說道:「我修鍊的靈訣為寒屬性,寒冰島因為終年寒氣森森,所以很多人在此苦修,我只是其中一人罷了。」

    「你不是因為珈玥而來?」秦烈皺眉。

    「我已經十來年沒回族部了,自然就沒有和珈玥見面,怎可能因她而來?」白莉哼了一聲,不耐道:「別岔開話題!說!你為什麼知道珈玥?」

    「寒冰島什麼時候有主的?此地的異常。寒氣對外圍的侵蝕,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秦烈又是不答反問。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白莉怒道。

    「我要問的事情。就是和珈玥有關,希望你能先說明清楚。」秦烈堅持。

    「一年前吧。」白莉壓抑著怒氣,「九大白銀級勢力組織什麼試煉會,沒多久,又匆匆說試煉會結束,有諸多太古生靈遺骸飛落深海某處,讓各方勢力找尋。墟地,雖然和那些白銀級勢力沒有關係,但是貪圖太古生靈遺骸的傢伙大有人在,所以也有很多人四處找尋。」

    「也在那個時候,寒冰島逐漸有了異常,慢慢發生變化。」

    「先是許多寒屬性的靈獸,突然紛紛進入冰窟深處,不多久,從寒冰島島下傳來冰暴動靜,整個海島都震蕩起來。」

    「當時,我恰恰就在寒冰島修鍊,也被那波動驚醒。」

    「又過了一段時間,許多靈獸從寒冰島深處衝出來,開始驅趕在寒冰島上修鍊的其它種族生靈,我也被幾頭厲害的靈獸趕了出來。」

    「不多久,外面就傳出來寒冰島深處發生巨變,說這座海島有了主人。」

    「按照墟地的規則,一個海島一旦有主,弱於主人的要主動撤離。認為自己足夠強大,對這座海島有興趣的,可以直接殺入深處挑戰主人,勝者,可以取而代之把持海島,敗了,要麼死,要麼滾出去,再也不準過來。」

    「有一些同樣修鍊寒冰屬性靈訣的傢伙,氣不過,就沖入寒冰島深處,要取代寒冰島的新主人。」

    「那些人,許多和我熟悉,比我強大的也有不少,結果都一去不返,從此在深處沒了蹤跡。」

    「久而久之,也就沒有人再敢深入寒冰島,去找新的主人血戰,墟地別的海島上的強者,也漸漸認可寒冰島新主人的存在。」

    「本來一切相安無事。」

    「直到,最近寒冰島釋放的寒氣越來越濃烈,不斷冰凍海水為冰川,迅速拓展著寒冰島的地界,這讓周邊海島的主人立即警惕起來。」

    「中間,他們陸陸續續派麾下深入,要找寒冰島的主人詢問一下,探探他的意圖。」

    「可惜,被派往寒冰島找新主人問話的傢伙,一個都沒有回來。」

    「周邊幾個海島的主人,暗下商議了一番,決定採取激烈手段,一方面封絕寒冰島,阻止寒氣瀰漫,另外一方面,則是派遣高手踏進來,要將寒冰島新主人除掉。」

    「而我,因為以前在寒冰島修鍊。比較熟悉這邊的情況,也對新主人極其不滿,所以就參與了進來。」

    「大概情況就是這樣了。」

    白莉話匣子一打開,倒是滔滔不絕,將寒冰島的情況仔仔細細解釋了一番。

    有關寒冰島之事,拉普認為秦烈沒有必要知道,也對他的修鍊沒有任何的幫助,所以並沒有多言。

    他也就對寒冰島的情況一無所知。

    經白莉這麼一說,聯繫起封魔碑的異常。還有寒冰島變化的時間,秦烈腦海中漸漸勾勒出事情的脈絡出來。

    「寒冰島的新主人,和珈玥應該大有關係,如果……它還佔著珈玥軀體的話,那珈玥就是寒冰島的新主。」沉吟了一會兒,秦烈給出答案。

    白莉冷笑。「胡說八道!珈玥雖然天賦驚人,可她畢竟只是通幽境的修為,這樣的實力別說稱雄寒冰島了,在墟地都沒辦法立足!」

    「是冰靈佔有了珈玥軀體。」秦烈再道。

    「冰靈?」白莉一臉茫然,「那是什麼東西?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七靈體中的冰靈,在神葬場爆碎后。它從中逃離了出來。」秦烈解釋。

    「神葬場?這不是試煉會那秘境的名字呢?」白莉驚叫。

    仔細看著她,見她一驚一乍的。秦烈肯定這個白莉應該真是很久沒有返回白夷族部了,也就不知道最近這些年來白夷族的變化。

    「看來你什麼都不知道。」搖了搖頭,秦烈無奈道:「解釋起來很費勁,也需要不少時間,要不……你先放我進去?等進入寒冰島了,我在慢慢講給你聽?」

    「我怎知你說的是真是假?」白莉冷聲道。

    「不管我說的是真是假,你將那結界放開一條通道容我進去。應該不會是特別困難的事情。而我,一旦進入寒冰島。是生還是死,都和你沒有什麼關係,也不會再次影響你。」秦烈眯著眼,「你所擔心的,僅僅只是我硬闖,令那結界出現更多不可控制的裂口,從而導致寒冰島的寒氣朝外繼續蔓延,是不是?」

    「是這樣?」白莉點頭。

    「那不就簡單了?你放我進去,我就不會亂闖,不會給你造成太大麻煩,我看你對我觀感很差,那就讓我死在寒冰島,豈不是能讓你心情舒泰?」秦烈笑道。

    「我就怕你沒有立即死在寒冰島,進去沒多久,一看情況不妙,又鬧著要出來,讓我給你再次打開通道。每次通道的開合,都需要消耗我很多靈力,我哪有那麼多閑工夫,為你來來回回折騰?」白莉冷言反駁。

    「付出靈石如何?」秦烈心神一動,「你開一條小道,容我一人進去,我付給你五千地級靈石,你看怎樣?」

    「五千地級靈石?」

    「不錯!」

    「早說嘛,來來,你拿靈石給我,我就勞累勞累,幫你單開一條通道出來。」白莉伸手。

    她眼中的冰冷,似乎被五千地級靈石融化了,就連講話的聲音,都一下子變得柔和起來。

    秦烈啞然。

    他突然意識到,他和白莉的一番解釋,根本沒有五千靈石實在,在靈石的作用下,這個先前大義凜然阻止他的白夷女人,輕而易舉轉變了態度。

    「果然還是靈石管用。」秦烈暗暗道。

    拿出五千地級靈石,將其遞給白莉后,這白莉眼中的冷意早已消失。

    「我幫你開一條道。」將靈石小心收好,白莉顯然心情不錯,很快飛到寒冰島外沿,以奇妙的靈訣,在幽暗的結界上打開一條敞亮甬道。

    秦烈順利穿過,一下子到了結界內,進入了寒冰島裡面。

    出奇地,白莉並沒有留在外面,竟也一頭鑽進來,皺著眉頭,思索著,她還是看向秦烈,似乎有話要說。

    「還有事?」秦烈回頭道。

    「你現在進來了,可以告訴我先前說的那番話,是不是為了騙我,想不花靈石進來,所以故意編出來的?」白莉問。

    「不是。」秦烈搖頭。

    「那麼,珈玥被什麼冰靈佔有軀體,很可能就在寒冰島的說法,也是真的了?」白莉再問。

    「不一定是真的,但卻是我的推測,我有八成信心,敢肯定寒冰島的新主人,就是從神葬場逃離的冰靈!」秦烈認真道。

    白莉眉頭緊皺,沉吟了一會兒,她說道:「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和那隻蜥蜴說一聲,馬上就會回來。」

    「我憑什麼等你?」

    「我熟悉寒冰島的一冰一石!」

    「呃,好吧,那我等你。」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