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八十八章 飢餓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八十八章 飢餓感字體大小: A+
     

    秦烈腦海如被利刃絞割,那種刺痛超出了他的承受極限,讓他禁不住痛吼起來。

    「嗷!」

    嚎叫聲中,本來就消耗劇烈的他,突地昏厥過去。

    拉普深深看著他,一言不發,等確定他昏迷沒有知覺后,才湊上來,拿枯瘦的手檢查秦烈身體結構。

    他檢查的非常認真,趁著秦烈血脈虛弱,不會再次爆發強烈反抗力量,他連尚未真正形成的第八目,都重新動用起來。

    微弱的綠光,有著穿透血脈,直達人體最細微處的神奇洞察力。

    另外七隻眼睛,也從各個角度觀察著秦烈,從頭到腳去看。

    「不一樣,雖然有著神族血脈,卻分明還是人族之身。」拉普喃喃自語,「果然是混血……」

    經過半個時辰的查探,他對秦烈這具軀體的認識,甚至超過了秦烈自己。

    過了一段時間,秦烈悠悠醒來,發現腦子頭疼欲裂,身體也虛弱的要命。

    「你激發血脈后,反覆嘗試運用那股力量,讓身體太過於虛弱了,需要時間休息,也需要補充食物。」拉普看著他,丟了一塊塊干肉在他面前,「這些干肉,都是以五六階靈獸的肉塊製成的,有著很濃烈的血肉精氣,對你的恢復有幫助。」

    「謝謝。」秦烈接過那些干肉,這次沒有什麼猶豫,張口大嚼。

    昏迷期間,拉普沒有對他痛下毒手。就意味著此人值得信任,所以他對拉普不再有戒備心。

    「你先恢復體力,關於神族,烈焰古神語,還有古家族一事,等你快好的時候再談。」拉普說道。

    「好。」秦烈點頭。

    他就在這座不知名的海島暫時呆了下來。

    本以為,肉身的恢復會是一件很簡單容易的事,他以為最多一兩天時間,就能精力澎湃。一如先前。

    他錯估了第一次血脈力量耗盡的嚴重程度。

    連續七天時間,呆在這座海島上,他不斷通過拉普弄來的干肉補充體力,每天所吃的食物份量,突然比以往暴增了數倍。

    七天,他盡量多吃。然後休息,不再妄動,按照拉普的方法恢復體能。

    即便如此,他的體力,似乎也僅僅只是恢復了六成左右。

    「血脈之力非常神秘,一旦消耗乾淨。要通過海量的進食才能恢復過來。你是第一次徹底爆發血脈之力,又太過於猛烈。一次性消耗的乾乾淨淨,所以這個恢復階段會稍長一些。」拉普如此解釋。

    「血脈之力的補充,只能通過進食?靈力,還有丹丸,不可以?」秦烈愕然。

    「靈石補充靈力,大多數的丹藥,也是以儘快恢復靈力為主。這類都不能用來恢復血脈之力。」拉普耐心講解,「肉身體內的損耗。需要補充蘊含血肉精氣的肉類,越是強大的靈獸血肉,越容易補充體內,從而恢復血脈。事實上,很多強大的靈獸,消耗了太多力量后,也都是通過瘋狂進食來恢復,吞入腹中的食物,如果是高等階的靈獸,還有境界精湛血肉強大的武者,那就能更快恢復過來。」

    「從這一點來看,擁有血脈之力的生靈,其實和野獸的恢復方式沒有太明顯的區別。」

    「人族強大的武者,喜歡獵殺靈獸,獵取獸核提取力量,作為稀缺靈材來用。但是,對那些擁有血脈之力的生靈來說,高等級靈獸的血肉,同樣也是大補之物,價值一點不遜色靈獸身上別的材料。」

    「當然,強大的靈獸,也喜歡吞吃高等級的武者,武者的身體越強大,血肉精氣越濃烈,它們越是喜歡。」

    「強者的血肉,有助於靈獸擁有更強大的獸體,肉身之力,也是靈獸的最重要的戰鬥力。」

    拉普認真講解。

    秦烈暗暗驚異。

    八具神屍當年沒有頭顱的時候,深藏在海底深處,就無意識掀起風浪,主動獵殺生靈,將其吞入腹中。

    之後,他們的頭顱從神葬場飛逸出來,融合一體后,八具神屍為他數次交戰,都不會放棄將武者血肉吞吃掉。

    難道,八具神屍的肉身之力,也是處於極度虛弱狀態,也在通過這種血肉的進食,來逐漸的恢復?

    更深一層去想,八具神屍,是否也具有血脈之力?

    將巫之始祖軀體霸佔的第一巫蟲,潛藏在巫祖體內,接連吞吃了夜憶皓、黃姝麗的巫蟲,也是以進食的方法恢復?

    第一巫蟲也有血脈之力?

    秦烈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以後,隨著你血脈之力的增強,你每次施展血脈力量后,也都需要通過海量的血肉才能迅速補充。到了那個時候,越是強大高階的靈獸,越能較快的恢復你的肉身力量。如果你能走到最後,有一天,你可能需要烤制巨龍,烹飪太古巨獸,才能短時間恢復肉身之力。」拉普自然而然地說道。

    秦烈聽的呆如木雞。

    「沒什麼好驚訝的,太古時代的強大生靈種族,去許多輔世界狩獵,捕殺一頭頭巨龍回來屠宰,天天都吃巨龍巨獸的血肉,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譬如神族,他們血脈純凈的後裔,從小所吃的食物都極其講究,在不同的血脈成長階段,食用何種靈獸血肉都是一門學問。最強的那些後裔,因為天生強大,能適應更強的能量,甚至在他們嬰兒的時候,就開始以古獸之血替代奶水。不多久,就慢慢食用巨龍,麒麟,天蛇,玄龜的血肉,份量由少變多。」

    「這樣的成長方式,讓他們的後裔在幼年的時候,肉身就已經具備了開山碎石之力。」

    「越是能吃,食量越大,越能承受高等階靈獸血肉的後裔,在他們的眼中越是血脈純凈,未來的潛力越是廣闊無邊,也越是受器重。」

    拉普在解釋的時候,秦烈又吞吃了十來塊干肉,依然覺得飢餓。

    他立即知道拉普說的是對的。

    當血脈覺醒后,他的食量的確有著明顯的增進,這次血脈之力消耗劇烈后,食物方面的需求變得尤其明顯。

    他始終存在強烈的飢餓感,想要吞吃更多的肉塊,似乎在體力沒有恢復之前,飢餓感就永遠不會消失。

    「你的血脈超乎你想象的強大,導致我準備的食物明顯不夠,我這裡干肉儲備被你吃的差不多了,我需要出去一趟,獵殺一些靈獸回來。」拉普想了想,道:「你只要呆在島上,應該就不會發生意外。墟地異族,邪魔,各種瘋狂嗜殺者雖然多不可數,但是敢深入我這裡的傢伙,也是屈指可數,真正敢在我這島上橫行無忌的那種邪魔,也不會對我這裡感興趣,所以你不會有什麼危險。」

    「我明白。」秦烈輕輕點頭。

    他知道拉普的外出,皆是因為他食量暴漲,需要更多蘊含血肉精氣的肉類補充。

    「記得,體能沒有完全恢復之前,盡量不要再次動用血脈之力。第一次徹底覺醒,將血脈力量全部揮霍后,這段相對較長的恢復期,對你身體和血脈都有益處,如果你中途再次動用血脈之力,你就可能沒辦法從第一次恢復中受益。」拉普叮囑。

    秦烈仔細記下。

    「那我走了。」沒有繼續多言,拉普裹著濃稠冥魔氣,化為一道幽影,如暗夜魔影從島上離開。

    偌大一座海島,白日都不見陽光,夜晚更是漆黑昏暗,四處都是枯骨,還有猙獰可怕的幽冥界植物,充滿了陰森詭異的氣息。

    這裡,在墟地也是禁區之一,很少有不開眼的邪魔敢冒犯這兒。

    秦烈於是安心呆了下來,通過拉普留下來的那些靈獸干肉,來慢慢恢復著體能,一邊感受著身體細微變化,一邊思考著拉普講解的那些真知灼見。

    ……

    ps:補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