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古神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古神語字體大小: A+
     

    拉普目光灼灼看向秦烈,臉上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他發現在秦烈體內,血靈訣、天雷殛、大地之力,也能相互交融,和血脈混為一股。

    對他而言,這是最為驚人的發現,讓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般而言,靈訣駁雜的武者,最為頭疼的一件事情,就是靈訣和靈訣之間的衝突。

    修鍊多種靈訣者,隨著境界的提升,靈訣間的衝突會越來越明顯,最終會變成制衡武者突破境界的最堅實的壁障!

    身懷兩種和兩種以上不同屬性的靈訣者,達到一定境界后,每一次突破都會變得千難萬難,幾乎如天塹般不可逾越。

    能保持不同屬性的靈訣,處於不衝突狀態,對這些武者而言已經是最大的幸運。

    至於融合?

    那簡直就是他們做夢都不敢奢望的奇迹。

    只有那種達到極其高深境界,對不同的屬性力量的認識,達到觸碰規則,直接破解了力量真諦的存在,才有可能將身上不同屬性靈訣嘗試融合。

    那些人,最差,也要達到不滅境後期,那時候才能……也才敢這麼去做。

    秦烈,僅僅只是如意境初期而已。

    拉普以看怪物一般的目光看向他。

    秦烈不知拉普的感受,依然沉溺在自我世界,不斷以血脈內的烈焰神文,融入不同屬性靈訣中,釋放出越來越強大的力量。

    許久后。秦烈發現身體無比疲憊,從血脈中湧現的力量越來越弱。

    他也終於漸漸冷靜下來,不斷調整著情緒,保持心境平和。

    狂暴的烈焰血脈之力慢慢得以平復下來。

    「我覺得很累,這是身體的疲憊,而不是靈力的大量消耗。」冷靜后,秦烈皺著眉頭,一邊思索著,一邊說出自己的真實感受。

    「血脈之力的大量消耗。自然會導致肉身的疲憊不堪,這是正常現象。」拉普七個眼睛都異光閃爍,「只要體能恢復了,血脈之力,也會相應的恢復過來,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血脈消耗的是肉身力量……」秦烈若有所思。

    「擅用血脈。需要激活血脈,需要會運用血脈,這兩方面你已經感受到了,知道了大致的方法。」拉普繼續說,「最後一點,就是令血脈成長。增強血脈的方法。這一點,其實非常簡單。只要你不斷淬鍊身體,讓體魄越來越強大,筋脈、血脈蘊含更多氣血,骨骼更加堅硬,你的血脈自然而然,就會隨著全身的強度加深而增強。」

    「淬鍊身體,就是增強血脈最簡單的方式?」秦烈眼睛一亮。

    「據我所知就是這樣。」拉普點頭。

    秦烈終於明白過來。

    從他有記憶起。就在葯山內部苦修天雷殛,這種極端的修鍊方式。除了能令他汲取雷電進丹田靈海外,還能大幅度淬鍊血肉,令身體變得無比強壯堅韌。

    這是大多數靈訣都難以做到的。

    事實上,很多赤瀾大陸甚至暴亂之地精妙高階的靈訣,也都不包括純肉身的修鍊。

    很多靈訣只是重視靈力的積累,認為只要靈力足夠精純和渾厚,就能以靈力凝成牢不可破的靈力壁障,從而防禦肉身。

    天雷殛顯然和主流靈訣大相徑庭。

    以前,他也不明白他爺爺為何只讓他修鍊這一種靈訣,還是以如此非人折磨的方式,讓他不得不始終處於無法無念的狀態,才能承受雷霆轟擊帶來的劇痛。

    隨著對自己的認識加深,隨著境界的提升,和閱歷的增長,他越來越敬佩他的爺爺。

    他爺爺分明連他有著異族血脈都心知肚明!

    從始至終,他的修鍊道路,就沒有出現那怕一丁點的岔道!

    在他爺爺精心設計的修鍊路線上,在那渾渾噩噩的五年後,他的武道之路,被打下了最為堅實牢固的基礎!

    他爺爺為他度身打造了一套最為有效也最為適合他的武道之路。

    他武道上未來的廣闊前景,就在那五年,被奠定了下來。

    「哦,對了,還有一種極端的方式,對增進血脈的幫助更加明顯有效!」在他沉思時候,拉普又說道:「如果能一次次激發潛能,將身體最深處的秘密挖掘出來,令鮮血、筋脈、骨頭、細胞纖維處於最亢奮狀態,更容易讓血脈深藏的東西呈現出來。」

    秦烈轟然一震。

    「聽人說,段老怪的窮極升華術就是這種能激發潛能,將人體最深層奧妙喚醒的神奇異術。」拉普眼中滿是敬畏之色,「其實,人體的潛能,深層的奧妙,可以當成所謂的天賦來看待。傳言,以前的段千劫修鍊天賦非常一般,連普通凡人都不如,他就是通過窮極升華術,一點點壓榨潛力,將體內最深層的奧妙挖掘喚醒,從而改變了修鍊天賦,這才達到今天的境界高度。」

    「段老怪絕對是暴亂之地最可怕的天才,這種激發潛能,強行提升修鍊天賦的秘術,就算是在有著黃金級勢力的更遼闊天地,也幾乎很難聽到。」

    「這是真正的逆天之術。」

    拉普讚歎了一番,又道:「如果能以窮極升華術,來一次次淬鍊打磨自身,提升潛能,開闢人體深層秘密,就能令血脈的成長速度加快,能更早窺視到血脈蘊藏的種族秘辛,甚至能通過血脈,看到一個種族的過去歷史,看到所有稱雄一個時代的存在,和一個太古強族曾輝煌耀眼的霸道靈訣。」

    秦烈雙肩輕顫了一下。

    他突然意識到,他之所以能夠在落日群島血戰後,在赤瀾大陸覺醒血脈,百分百和段千劫傳授的窮極升華術有關!

    以前,他只能模糊感知到血液沸騰,從未直觀洞察血脈異常,血脈完全沒有覺醒的徵兆。

    直到落日群島血戰時,在段千劫刻意的壓制下,他不斷越級力戰那些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殺到靈力油盡燈枯,肉身所有潛力被榨乾的時候,從而修鍊窮極升華術。

    就是那兩次的修鍊,對自己的殘酷,對潛能的激發,才讓他終於覺醒血脈。

    「窮極升華術,激發潛能,強行提升天賦,成長血脈……」秦烈心中默想著,對段千劫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關於段千劫,關於他被傳授窮極升華術一事,他並不打算和拉普說明。

    這個秘密他會和對待鎮魂珠一樣保守住。

    「血脈之力,最關鍵的就是這三點,激發,運用,和後續的成長。」拉普沉吟了一會兒,說道:「經過我這番講述,你也找到了激發血脈的方法,並且……運用的也很不錯,至於如何加強血脈,從你肉身的強度來看,應該不需要我繼續教你什麼。所以,你現在所要做的,就是不斷熟悉,等身體恢復后,試著以正常的狀態,不通過藥劑引發暴怒,將血脈激活。」

    這般說著,拉普化為一道幽影,在周圍如大鳥般飛掠起來。

    他去撲滅那滔天烈焰。

    然而,試了一會兒,他發現那些烈焰不論是用水,還是別的東西,都根本無法熄滅。

    就連他以冥魔氣裹著,以魔力覆蓋,也只能抵消烈焰內的狂暴力量。

    那些烈焰彷彿根本無法以任何方法撲滅,只能等它消耗掉炎能,從而自己失去能量熄滅。

    拉普不得不以自己的力量,和那烈焰相互抵消,在他的力量快速損耗時,那些炎能也加速了力量流失。

    過了一會兒,拉普臉色難看,消耗了遠超他預計的力量后,才終於將那些秦烈弄出來的烈焰真正熄滅。

    「小子,你下次嘗試激發血脈的時候,先告知我一聲,我帶你去一個沒有樹木的地方。」回來后,拉普臉色有些不好看,似乎覺得那些烈焰有些棘手,「隨著你血脈的提升,這些由血脈湧現的烈焰,也會逐漸增強,會越來越可怕。還有,那些烈焰之中,似乎蘊含著奇異的符文,只是那些符文太小,我無法分辨,你能否寫給我看看?」

    「好。」秦烈在這方面並沒有隱藏,很爽快地以一根樹枝,在地上刻畫出寓意為烈焰的神文。

    那個符號,如一團燃燒的火焰,就是跳躍火苗的形態。

    「這是……」拉普蹲下身子,凝神細看,許久后,他才驚駭道:「這是古神語!是神族獨有的古老文字!」

    「神族?」秦烈一怔。

    「就是搏天族!」拉普解釋,「我可以肯定,這百分百是神族的古神語!當年,我被困在一處太古遺迹,就是為了得到一具神族的屍身,在我被困的那七百年,我無事可干,時常研究神族的古神語,這個神文我恰恰還認識,這是『烈焰』!它代表著神族一個曾經無比輝煌的古家族,這個古家族,恰恰就叫做烈焰!這個神文,也是那個家族獨有的符號!算是烈焰家族的徽章!」

    「古神語,神族,烈焰家族,家族徽章……」

    隨著拉普的敘述,一個個寓意深刻的詞語跳入秦烈腦海,震的他腦中轟隆隆直響。

    被某種不知名力量重重禁錮的深層記憶,在這些詞語的刺激下,似在激烈掙扎著,在瘋狂跳躍著,要衝破記憶的封印,直接呈現出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