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八十四章 鬼目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八十四章 鬼目族字體大小: A+
     

    「你是誰?」林間那人以幽冥界語言問話。

    秦烈沒有馬上回應,認真想了一下,他將手中那一根木雕揚起,同樣以幽冥界的語言詢問:「你認得這個東西?」

    密林深處那人沉默了一下。

    秦烈明明人族之身,卻能流利說出幽冥界的語言,似乎讓他有些驚奇。

    「你和尊者什麼關係?」林間那人再次問道。

    此言一出,秦烈立即肯定這座海島的邪魔,應該是來自於幽冥界,這讓他稍稍放下心來,答道:「我叫秦烈,秦山……是我爺爺。」

    一股驚人氣勢驟然從林間爆發出來,「你是尊者之孫?親孫兒?!」

    「嗯!」

    「後面那些灰翼族和蛟人為何追逐你至此?」

    「我駕馭著水晶戰車途徑他們所在的海島,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他們便瘋了一樣追殺我。」

    「原來是不懂墟地規則。」林間那人點了點頭,「你先往內走,我出去把那些人料理一下,一會兒就回來。」

    聲落,一道裹著濃郁冥魔氣的幽影從密林深處沖飛出來,猶如一頭蟄伏暗處的夜梟,釋放出幽冥界獨有的陰森詭秘氣息,迅速遠去。

    「呼呼呼……」

    整座海島的森林,都不斷噴湧出濃稠冥魔氣,很多幽冥界獨有的植物,旺盛的生長在此,邪惡生機澎湃。

    「嗚嗚嗚!走!七目老魔殺出來了!」

    「快逃!」

    「啊!」

    島外,對秦烈窮追不捨的那些灰翼族、蛟人、還有人首魚身的異族邪魔。一見那幽影沖離出來,立即發出恐懼的尖叫聲,第一時間朝外逃離。

    反應遲鈍者,很快發出刺耳的厲叫,像是被立即撕成粉碎。

    愣了愣,秦烈沒有先往密林深處行進,而是重新坐上水晶戰車,衝破茂密枝葉的封鎖,又一次來到島上。

    他從半空遠遠看向激戰區。

    只見那道裹著濃濃冥魔氣的瘦小幽影。如沖入羊群中的虎獅,揮舞著九幽邪典上記載的九幽冥神爪,正在大開殺戒,輕而易舉屠戮著多族邪魔。

    如邪神利刃般的九幽冥神爪,像是太古凶獸的爪牙,鋒銳無匹。切割血肉如切豆腐塊。

    天空血肉橫飛,碎屍混著血水,下了人肉大雨般,紛紛從天上飛落下來。

    場面顯得血腥殘忍無比。

    殺戮僅僅持續了數十秒時間。

    沒有反應過來,沒有第一時間逃離的異族邪魔,全部化成了碎屍。被粉身碎骨后,落入海島和島外海水。

    反應及時的。以最快速度遁離,一眨眼間就消失的沒有一絲蹤跡。

    那小小的幽影,繞著海島徘徊了一圈,身上絕世凶威形成刺耳的魔嘯聲,朝著遠方海面傳盪,似在震懾著什麼人。

    他殺人只用了數十秒,繞著海島釋放凶威。不斷傳盪周邊海面卻用了數倍時間。

    他在島上不斷飛旋著,等候了一陣子。發現沒有人前來,才肯定被殺者當中,並沒有重要的人物,沒有引來那些人背後首腦的暴怒。

    幽影於是化為一縷暗光重新射回島中央密林。

    這時候,秦烈也乖乖收掉水晶戰車,握緊那根木雕,也老實飛了下來。

    那道幽影大開殺戒的血腥手段,那種暴戾狠絕,要比血厲在器具宗屠殺五方勢力來犯者還要厲害一點。

    雖然無法確定幽影的真實境界,可單單從他這種殘忍的殺戮手段來看,秦烈都不敢掉以輕心。

    「進來吧。」幽影在密林招呼。

    秦烈一步步深入。

    「喀嚓!」

    一根白皚皚骨頭,被他無意間一腳踩斷,骨頭炸碎時,一縷灰白色的煙氣裊裊升起,有著靈性般往他口鼻主動逸入。

    吸了一口煙氣,秦烈胸口一悶,竟有種呼吸不暢,渾身使不出勁的感覺。

    皺了皺眉頭,他默運寒冰訣,極寒意境從身上釋放出來,如有寒流一遍遍沖洗著筋脈心肺。

    那種無力的不適感,瞬間被清理乾淨,他眼睛也恢復了清明。

    「這裡所有的白骨,都曾被我煉化過,多多少少都沾染了一點有害身體的東西。」林間,那幽影主動表明身份,「我叫拉普,鬼目族族人。」

    隨著他的講話,秦烈調整了一下,也終於深入林間。

    十幾株數十米高的古樹,都是芭蕉一般闊大的葉子,將林間天空遮掩的嚴嚴實實,沒有一縷陽光能穿透進來。

    濃稠純凈的冥魔氣,從許多可怖的幽冥界植物上釋放出來,充斥在每一個方寸空間。

    古樹下方,有著幾間木質屋舍,面積都不是很大,上面垂滿幽冥界獨有的怪異蔓藤,像是一條條黑色怪蛇。

    那些屋舍前方,有六個黑糊糊的池塘,池塘內都是烏黑的水,散發著令人作嘔的異味。

    除此之外,則是無處不在的骨頭,這裡的骨頭還算是晶瑩閃亮,內部顯然還有不弱的靈力可用。

    先前遁離的幽影,回到這兒后,沒有繼續以厚厚冥魔氣裹著身子,從而顯露了真容。

    這是一個身高不足一米五,渾身皮膚呈暗青色,身子乾癟,相貌和人族相似,卻有七個眼睛的鬼目族族人。

    此人面容枯瘦,除了臉上三隻眼睛外,兩腿膝蓋上方,還有肘部往上,額外還有四隻眼睛。

    膝蓋上的兩隻眼睛,能看到前方往下的位置,肘部以上的眼睛,可以看到他身後的區域。

    七隻眼睛,都是綠幽幽的,散發著令人心悸的陰森光芒。

    「鬼目族……」秦烈暗暗想著。

    和角魔族劃分力量的方式極其相似,角魔族以角的數量來區別族內不同實力的強者。鬼目族則是以眼睛的數量。

    同為幽冥界三大強族之一,鬼目族,眼睛越多的族人,實力越是強悍。

    這個鬼目族瘦小的老頭,身上一共有著七隻眼睛,意味著他有著相當於人族涅槃境武者的實力。

    秦烈留意到,這老者披著一種軟質獸皮,身上幾處**的部位,都是生出眼睛的地方。

    在老者小腹肚臍眼的方位。也被裸露出來,從那肚臍的奇異形態來看,可能也即將形成一隻新眼。

    他和角魔族的庫洛待過一段時間,對鬼目族多少有點了解,知道鬼目族的第八隻眼睛,就從肚臍產生。

    第八目。為鬼目族真正強大的族人,有著堪比不滅武者的實力,極其可怕。

    這個名為拉普的鬼目族族人,潛藏在墟地,在這座海島上苦修,似乎就在朝著第八目努力著。

    秦烈打量拉普的時候。這名鬼目族的老頭,也通過七隻眼睛觀察著秦烈。

    在洞察人方面。鬼目族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他們每次新生出來的眼睛,都不是擺設。

    拉普七隻眼睛深深望來。

    秦烈突然生出一種被剝光衣服,被放在某種祭台上,被人以利器切開了心腹,被深入筋脈、血肉、骨髓內仔細研究的可怕感。

    這僅僅只是因為拉普在看著他。

    「按照大多數種族實力劃分,你在如意境初期。丹田靈海內,有著雷電、寒冰、大地三種屬性的靈力。鮮血之中,還有血煞宗的血之靈力。你的肉身以極其特別的方式反覆蛻變過,純粹的肉身強度,要超過人族同級別武者,可以和修羅族這類肉身強大的同級族人正面抗衡,不過……還是要稍稍弱上一點。」

    拉普觀察著秦烈,將他通過七隻眼睛獲得的消息,一一講述出來。

    拉普的洞察尚未結束。

    「咦?」他突地輕呼一聲。

    隨著他的呼叫聲,他肚臍上綻出一縷微弱的綠光,那綠光彷彿有著更加神奇的魔力,照射到秦烈身上后,竟已經深入血脈內部。

    拉普突地渾身一震,瘦小的身子,竟大幅度顫抖起來。

    似乎,這時候動用尚未真正生出來的第八目,對他而言,乃是一種極其超負額的冒險行為。

    可那一縷從他肚臍射出的綠光,雖然微弱,依舊沒有熄滅,還是照射在秦烈身上。

    拉普汗如雨下。

    秦烈一動不動,沒有運轉任何力量,卻感覺到血脈自然而然沸騰起來,感覺到鮮血在燃燒,烙印全身的「烈焰」神文蠢蠢欲動。

    「轟!」

    一股極為濃烈的熱浪,夾雜著岩漿的恐怖高溫,閃爍著神秘的符文,陡然從秦烈血管爆發。

    拉普的顫抖的身子,被看不見的巨力轟中,竟不斷往後暴退。

    每退一步,他腳步重重踩在地上,都令整座海島發生一次地震,周邊古樹劇烈搖晃。

    拉普整整退了九步!

    九步后,他終於止住了身勢,身上七目加尚未完全生出來的第八目,竟全部閉上。

    全部眼睛都閉著,拉普慢慢調整著,周邊濃稠的冥魔氣瘋狂湧入他體內,他像是海綿般貪婪吸吮著。

    秦烈則是全身赤紅,驚人的高溫,從他血管內釋放出來,如有滾燙的岩漿在流淌著,要焚滅天地。

    他修鍊的寒冰之力,這時候不論他如何御動,都無法抵消體內高溫。

    深藏血脈內的某種狂暴毀滅之力,在拉普的洞察下,如被激發,從而影響秦烈,似催促著他,讓他以滔天烈焰將挑釁著燒成灰燼。

    秦烈只能不斷深呼吸,不斷調整心境,讓血脈之力這時候不要爆發。

    許久后,他漸漸冷靜下來,血脈內的炎熱也慢慢冷卻。

    「好可怕的血脈之力!」拉普突然沉喝道。

    再看秦烈時,他眼中竟多了一絲忌憚,「可惜,你並不真正了解血脈之力,也沒有掌握運用的方法。不然,就在剛剛,我就會被你血脈內的狂暴烈焰,將靈魂烙印都給焚燒成灰燼。」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