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返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返程字體大小: A+
     

    第六百七十六章返程

    再沒有逗留,半日後,秦烈就在毒霧澤現身。

    到了毒霧澤,去了後來器具宗的建宗之地,他發現以前合歡宗的人,很早之前就從此地離開。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身死後,血矛脫離了器具宗,從毒霧澤離開。

    這讓器具宗變得非常孱弱。

    以前器具宗的門人,還有僥倖存活下來的長老,都守在此地。

    本來,他們還依附著合歡宗,也想著離開赤瀾大陸。

    當合歡宗的宗主阮戰天,從李牧那兒得到命令,知道秦烈和他的關係后,阮戰天就捨棄了器具宗。

    合歡宗以前派遣在毒霧澤的武者,盡數被阮戰天命令離開,器具宗和合歡宗就此沒了關係。

    失去了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許多宗門靈陣圖遺失,器具宗的價值全面下降。

    沒了血矛和琅邪,器具宗也再也不可能進階到赤銅級勢力,壓根不可能威脅到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地位,這讓玄天盟對器具宗也沒有了興趣,甚至連過來打壓他們,都提不起興緻來。

    毒霧澤的器具宗,一下子沒落成一個青石級的小勢力,變得無人問津。

    曾經器具宗的精銳,死的死,走的走,一部分關鍵人物都去了血之絕地,導致剩下的人撐不開局面,又有一些自認為還有點本事的煉器師,則是作鳥獸散,去了別的勢力任職。成為那些小勢力專門的煉器師。

    墨海、馮蓉他們過來后,發現器具宗只剩下一些境界低微的弟子。

    等他們表明來意后,器具宗剩下的人,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全部表態願意跟隨墨海他們離去。

    他們輕易將那些人收攏。

    秦烈過來后,發現這邊早已大局已定,不需要他勞神什麼。

    「都是些境界低微的傢伙,有價值嗎?」看著許多以前見過幾面的人物,秦烈皺了皺眉頭。「他們有幫助?」

    「有幫助啊。」唐思琪回應,「雖然境界低微,可他們很多都是煉器師,只要稍稍教導一下,就能幫上大忙。」

    墨海也說道:「秦烈,其實這種結果最好。以前的那些老人。或許具備更強的煉器造詣,可那些人可塑性差。這裡的年輕人,都是以前器具宗挑選進來,認為他們通過教導,是可以成為煉器師的人物。」

    「在我和思琪的教導下,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能成為真正的煉器師。」

    「比起老人來,他們更加聽話。也容易接受新東西,更能忠誠我們。」

    看向那些人,秦烈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那些原來器具宗的門人,在看向他的時候,則是滿臉敬畏之色。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都先後死在他手上。其中很多人甚至親眼所見,他們對秦烈都有著根深蒂固的懼意。

    「那好。帶他們離開吧,這裡的垃圾……全部丟掉吧。」乘坐著水晶戰車,從高空俯視下方,他沒有看到任何有價值的靈材,不由地暗暗失望。

    「真正珍貴的東西,屬於器具宗的靈陣圖,都在我和思琪身上。」墨海笑著解釋。

    「嗯,我明白了。」

    在眾多曾經同門的目光下,秦烈取出一輛輛水晶戰車,將其停放在下方,招呼馮蓉、以淵,「讓他們上戰車吧。」

    「好。」馮蓉、以淵、蓮柔等人分散開來。

    他們每人單獨操控一輛戰車,讓那些原來的器具宗門人,依序走上戰車。

    每一輛水晶戰車,都可以乘坐十幾人,擠擠的話,二十多人也可以乘坐。

    這些還留在器具宗的門人,大多數具備煉器師潛質,或者本身就是低等級的煉器師,數量並不是很多。

    他們很快就坐上了一輛輛戰車。

    「秦烈,要不要等等宋小姐她們?」馮蓉見他馬上就準備走,忙道:「前兩天玄天盟的宋思源他們來過,說是那邊很快就好,希望能和我們一道兒去血之絕地。」

    秦烈眼神一亂。

    自從被宋思源看出他和宋婷玉的關係后,他就有點不敢去面對玄天盟的人,尤其是宋禹……

    這趟,宋禹和謝耀陽兩人,又百分百會跟著一同前往落日群島。

    他怕宋禹問起他和宋婷玉之間的事情。

    「不用等了。」沉吟了一下,秦烈說道:「血之絕地在什麼地方,他們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先走,等到了地方,我會知會血煞宗的人一聲,讓他們對宋婷玉他們放行。」

    「你真不等?」馮蓉笑吟吟道:「不怕宋家小姐生氣?」

    「廢話少說!走吧!」哼了一聲,秦烈率先駕馭起水晶戰車,朝著紫霧海幽靈島的方向衝去。

    「那就走吧。」馮蓉失笑道。

    於是,一輛輛水晶戰車,從毒霧澤內飛上天空,在雲層下方疾馳。

    一天半后,他們出現在幽靈島。

    一落向幽靈島,秦烈便突地尷尬起來。

    幽靈島中央,通往幽冥戰場的井口處,兩輛水晶戰車靜靜停泊著。

    宋婷玉斜靠著戰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宋禹講話,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謝靜璇和她父親謝耀陽在另外一輛水晶戰車。

    聽到天空戰車的呼嘯聲,宋婷玉抬頭,美眸中異光一閃,遙遙鎖定秦烈那一輛,待到秦烈靠近后,她似笑非笑道:「怎麼?想甩掉我們?」

    謝靜璇抬頭,也白了他一眼,似乎責怪他不守信用。

    玄天盟的盟主宋禹,還有謝耀陽則是滿臉笑容,「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早在你助器具宗將五方勢力逼退後,我就知道你小子前途不可限量。只是,我發現我還是低估了你,哎,當年我將你拉入玄天盟,讓你以玄天盟客卿身份活動,就是賞識你,可惜……」

    搖了搖頭,宋禹一臉惋惜,「可惜後來我一時昏了頭,被宋智一番鬼話迷惑,做出了一些荒唐的事情來。哎,如今想來,我還一直後悔莫及。」

    「秦烈,以前玄天盟的確愧對你,還望你不要計較。」謝耀陽則是乾脆利落承認錯誤。

    「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只要你們以後不要繼續做錯事就行了。」秦烈話裡有話。

    「不會!再也不會!」宋禹連連保證。

    和他們講話時,秦烈忽然看到一個胖胖的身影,從遠處一個角落冒出頭,鬼鬼祟祟朝著這邊瞄了一眼,顯得有些畏縮。

    「姚大師!」秦烈驚喜若狂。

    「呵呵,不敢當,不敢當。」姚泰急忙擺手,尷尬地從那邊走出來,撓著頭,訕笑道:「宋小姐非要拉我來,說是要帶我見你,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就這麼跟隨宋盟主他們過來了。」

    「這些年可好?」秦烈激動道。

    他對姚泰有著特殊感情。

    在星雲閣的時候,姚泰一直誠心待他,將自己多年領悟的煉器知識,毫不保留的交給他。

    姚泰可謂是他的啟蒙老師。

    他和玄天盟分裂時,就一直擔心姚泰,千叮萬囑宋婷玉,讓她務必好好安置好姚泰。

    「我很好。」姚泰憨笑道。

    「婷玉在的時候,就一直對姚泰很看重,她前往暴亂之地參加試煉會前,還親自找我,要我保證姚泰不會有事。」宋禹微微一笑,「姚泰在玄天盟這些年,雖然沒有被特殊照顧,但也沒有被特別針對。」

    「我過的很不錯,真的!」姚泰誠惶誠恐道。

    「那就好!那就好!」見姚泰沒有事,和以前一樣富態,秦烈對玄天盟的怨恨,不由地消了幾成,「姚大師,這趟跟我一同去暴亂之地,以後,你可以那兒盡情煉器!」

    姚泰猛然一震,「去暴亂之地?」

    過來前,他以為只是見秦烈一面,甚至當宋禹、謝耀陽是拿他來要挾秦烈。

    他並不知道宋婷玉帶他過來的目的。

    如今,見宋禹、謝耀陽這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竟然和秦烈相談甚歡,還一副刻意交好秦烈的架勢,他一時間都有些蒙了。

    「我知道你肯定想見他。」宋婷玉輕笑一聲,又道:「我也知道,你不太想去玄天城,所以我幫你把人帶過來了。」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秦烈。

    「謝謝!」秦烈重重點頭。

    「現在知道謝我了?」白了他一眼,宋婷玉意有所指,「不是恨不得離我遠遠的?」

    秦烈尷尬萬分。

    宋禹看著兩人,捋了捋鬍鬚,臉上溢滿笑意,卻沒有多言什麼。

    「不錯,去暴亂之地!」秦烈看向姚泰,轉移話題,「來來來,我介紹墨海長老給你認識!」

    秦烈看向身後,沖墨海吆喝一聲,「大長老,這是姚泰大師,是我的啟蒙恩師!」

    墨海過來,驚異地看了姚泰一眼,輕輕點頭,彬彬有禮道:「姚大師,你教導出來的秦烈,可了不得啊!」

    「啊,不敢,不敢!我可不是秦烈的恩師,只是,只是將一些煉器方面的初級知識傳授給他罷了。」姚泰連連擺手,在面對墨海的時候,顯得很是誠惶誠恐。

    墨海之名,在赤瀾大陸都極其嘹亮,只要是自詡為煉器師的人,無人不知他的威名。

    「走吧,等到了落日群島,大家可以好好暢談!」秦烈喝道。

    眾人紛紛點頭。

    於是,眾人相繼將水晶戰車收起,有秩序地走向井口,往幽冥戰場下的血之絕地而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
    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