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七十五章 解開心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七十五章 解開心結字體大小: A+
     

    第六百七十五章解開心結

    出現在凌家鎮的那些人,竟然是柳婷,還有星雲閣的魏立等人。

    秦烈潛隱在柳婷窗口下,皺著眉頭,臉色複雜。

    湊在窗口,他靜靜看向屋內,發現柳婷和魏立似在爭吵著什麼。

    「兩年了,那個姚天根本沒有去星雲閣找你,也沒有重回凌家鎮,對他這種遊盪四方的武者而言,你……僅僅只是一個有趣的女人而已。」魏立冷著臉,哼道:「他根本就沒有將你放在心上!」

    柳婷咬著嘴唇,「姚大哥可能被事情耽誤了,所以才沒有回來。還有,當時……他殺了森羅殿的人,還有馮逸那些馮家族人,他一定是擔心會遇到麻煩,所以才沒有來星雲閣找我。」

    「女人一旦動情,果然都會變得愚蠢!」魏立冷笑。

    「我就是愚蠢也輪不到你管!」柳婷臉色一冷,「我來凌家鎮散心而已,你為什麼還要跟來?」

    魏立眼睛一黯,「你知道我的心意。」

    柳婷蹙眉,想了一下,道:「你我從小一起長大,太熟悉了,我將你……當成弟弟看待,我沒辦法喜歡上你。」

    「那姚天,你和他認識只有幾天,他真就有那麼大的魅力?兩年了,這兩年來,你不但拒絕了我,還拒絕了你父親安排的很多人,都是因為那姚天?」魏立顯得難以接受。

    「我也說不上為什麼,總之……我就是忘不掉他。」柳婷幽幽道。

    時隔兩年。柳婷又長高了一截,身姿窈窕,美腿筆直,一雙鳳眼流溢著令人心動的光熠。

    她出落的愈發亭亭誘人。

    窗口,秦烈身影和夜色融為一體,聽著柳婷和魏立的對話,不覺莞爾。

    他沒料到柳婷竟然真的對他動情了。

    他初入星雲閣的時候,還只是一個青澀少年,沒有耀眼的光芒。就在姚泰身旁以煉器學徒身份做事。

    因為他和康智等人的交情,柳婷從一開始就厭惡他,事事針對他。

    連帶著,姚泰也被殃及池魚,最終姚泰被掃地出門,他也因為斬殺杜海天被星雲閣追殺。從此消失。

    他因此對柳婷心懷惡念。

    兩年前,他換了一個身份,換了一張面容,以「姚天」之名情挑柳婷,其實是為了報復。

    他本想通過柳婷,一方面打擊馮逸。一方面看看柳婷水性楊花的本性。

    他最終得逞了。

    馮逸被他逼急了,狗急跳牆。最終被他擊殺,柳婷也被他耍的團團轉。

    達成目的后,他隨便找了個借口,就抽身離開,沒多久就和玄天盟、八極聖殿對上,將柳婷這段往事拋之腦後。

    沒料到,柳婷竟然因為他。最近兩年連番拒絕一場場婚事,似乎還在苦侯他的回來。

    這讓秦烈忽然覺得有些啼笑皆非。

    那年。他青澀懵懂時踏入星雲閣,不受柳婷注視,還被柳婷鄙夷輕視,處處針對。

    通過在器具宗的成長,境界的突破,自身的磨礪,重新遇到柳婷,他只是換了一張臉,換了一個身份,卻輕而易舉情俘柳婷,讓柳婷兩年時間都無法走出來,讓柳婷因為他患得患失,不可自拔。

    兩段往事在他和柳婷之間發生,結果,卻是天差地別。

    「為什麼會這樣?」秦烈暗暗思量。

    許久后,他漸漸意味過來。

    柳婷沒有變,一直都是那樣,不論是身份,性格,模樣,境界,柳婷都是如此。

    而他卻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

    初入星雲閣時,他木訥,靦腆,境界低微,性格內向,沒有出彩的身份,沒有自信。

    第二次和柳婷相見時,他張揚,狂妄,境界高超,自信滿滿,傲氣十足,身份也煥然一新。

    雖然兩個人都是他,但是,經過器具宗的磨礪,幽冥界的廝殺,在玄天盟擔任客卿的那一番經歷,讓他再次碰到柳婷時,魅力值已經不可同日而語,要大幅度超出當年的他,所以才讓柳婷高看,讓他輕易攻陷了柳婷芳心。

    「變化,還有自身的蛻變,隨著眼界、心境、實力的提升,自然而然就會從身上煥發出截然不同的氣勢,原來如此。」秦烈幡然醒悟。

    這一刻,一種見識提升,心境升華的奇妙感,從他心頭浮升出來。

    如意境,心境的蛻變,對境界和實力有著極其明顯的幫助。

    這次人生閱歷的醒悟,讓秦烈彷彿忽然成熟起來,通過對自己的過去和現在的對比,他愈發了解自己,更能深刻洞察自己的內心。

    了解自己,明悟本心,正是如意境界必須要正視的問題。

    沒有和柳婷相見的意思,對比過去和現在,在心境上獲得一次小突破后,秦烈默默退走,往凌家鎮外面行去。

    他準備離開了。

    然而,就在他剛剛走出凌家鎮,準備取出水晶戰車的時候,卻感知到一波靈魂波盪。

    驚訝看向遠處,他發現一小隊星雲閣武者,從遠處騎乘著金岩獸而來。

    為首一人,恰恰就是劉延。

    愣了一下,本來馬上就要走的他,忽然停下了腳步,就在前往凌家鎮的路口站著。

    劉延帶著一隊人迅速掠進。

    「咦!」

    驚呼一聲,劉延勒緊韁繩,強行停了下來,滿臉疑惑地看向他。

    秦烈也笑看著劉延。

    「你是……」劉延眉頭擰成一團,苦苦思量著,「你很像我一個朋友。」

    「借一步說話?」秦烈笑道。

    劉延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讓麾下那些人先行去凌家鎮,自己則是單獨留下。

    「我像你哪個朋友?」秦烈這才笑問。

    「你是……秦烈?」劉延漸漸會意過來,禁不住低呼一聲,「不會吧?你真是秦烈?」

    「劉大哥好!」秦烈大笑。

    劉延一呆,愣了數秒后,突地衝到秦烈身前,重重鎚打他的胸腔,低喝道:「你怎敢來此?」

    「有何不敢?」秦烈反問。

    「兩年前玄天盟和八極聖殿就下達了追擊令,只要見著你。赤瀾大陸的武者都可以擊殺,還必須立即稟報消息!」劉延緊張道:「沒人發現你吧?」

    劉延是星雲閣的武者,和玄天盟中間還隔著一個森羅殿,所以玄天盟很多消息要傳到這邊,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顯然,劉延還不知道外界的變化。

    「以後玄天盟、八極聖殿只會求著我。絕不敢和我過不去,你放心好了。」秦烈笑道。

    「你比以前能吹多了啊!」劉延呵呵輕笑,「怎麼突然想起回來了?從你當年離開冰岩城,我就沒有見過你,哎,一晃好多年了。」

    當年。他和凌家族人,還有高宇等人。在天狼山開採礦石時,劉延正是星雲閣的監工。

    後來,因為炎陽玉被發現,碎冰府在馮家的通風報信下,殺入天狼山,要對他們滅口。

    他和劉延、高宇的交情,就是從聯手對抗碎冰府的顏德武開始。在一路逃遁中,他們才建立起深厚友誼。

    「兩年前。我們曾見過一面,你不記得了?」秦烈古怪地笑了起來。

    「我們兩年前見過?」劉延茫然,搖了搖頭,道:「不可能,我記得沒有見過你。」

    「再想想,就在這兒。」秦烈提醒。

    「沒有,真沒有。」劉延肯定道。

    「兩年前,就在凌家鎮,我還請教你關於藥草方面的知識,呵呵,只是當時劉大哥貌似看我不順眼。」秦烈微笑道。

    在他的提醒下,劉延仔細回想,許久后,他轟然一震,眼中綻出驚異光芒,「你是姚天?!」

    秦烈含笑點頭。

    「臭小子!你竟然騙我那麼久!」劉延怒氣沖沖,又朝著秦烈胸口連捶了好幾拳,「好啊!你小子長本事了,故意逗弄你劉哥玩是不是?」

    「當時的確有苦衷。」秦烈嘆道。

    劉延皺眉,沉吟了一下,突然說道:「你對柳婷的做法,有欠光明正大,太卑鄙了一點。」

    「確實。」秦烈老實承認。

    「哎,你這傢伙一時性起,害的柳婷好慘,她這兩年都對你念念不忘。」劉延搖了搖頭,「柳雲濤雖然不地道,柳婷雖然也沾染了不少刁蠻氣,可本性還不算是特別壞,你這麼做,過頭了一點。」

    「那你過去將我的身份,和她說明清楚,讓她死心會不會好一點?」秦烈頭疼道。

    「別!千萬別說!」劉延臉色一變,「她已經夠倒霉的了,被你這傢伙不知不覺擺了一道,還以為找到真命天子了。哎,要是讓她知道你的真實身份,知道姚天就是當年她鄙夷瞧不起的秦烈,我怕她承受不住,怕她會想不開。」

    嘆了一口氣,劉延又道:「這樣對她已經夠殘酷了,要是讓她知道姚天就是你,那就不是殘酷,而是殘忍了!」

    「那好吧。」秦烈點了點頭,「劉大哥,你來凌家鎮做什麼?」

    「還不是喚柳婷他們回星雲閣?」劉延一臉無奈。

    「星雲閣現在怎樣?」

    「能怎麼樣?柳雲濤沒什麼作為,星雲閣這幾年都沒有發展,要不是柳雲濤巴結上了韓朴,他這個閣主之位恐怕都坐不穩。」

    「你呢,還有葉陽秋護法,在星雲閣過的如何?哦,對了,如果過的不順心,你們可以去森羅殿找屠世雄啊。」

    「我們肯定要去森羅殿,不過不是現在,青石級勢力和黑鐵級勢力的過渡,需要境界的提升才行。」

    「這樣啊。」

    秦烈想了一下,取出一枚空間戒遞給劉延,說道:「劉大哥,這裡面有一些靈材、靈丹,還有部分玄級、地級靈器,你自己取一部分用,剩下的,幫我送往高家,給高家的家主,就說是高宇讓人送來的。」

    劉延接過空間戒,略一感知,便震驚的無以復加,連講話都結巴起來,「你,你小子哪來這麼多奇物?」

    「搶來的。」秦烈咧嘴一笑。

    劉延眼中迸射出異光,不斷深呼吸,許久后,才冷靜下來,「你見過高宇?」

    「嗯,高宇和我在一個地方,他很好,不用擔心。」秦烈答道。

    「哎,你和高宇都是潛力無限,當年我就知道,現在果然證實了。」劉延感嘆起來,「只是,也太快了一點,這才十來年時間啊!」

    笑了笑,和劉延又談了一會兒,喝了一壺酒,秦烈最終還是起身離開。

    當他取出水晶戰車,在戰車的轟鳴聲中,朝著天空激射而去時,劉延在下方獃獃看著,眼中的驚異之色又濃烈了一分。

    「竟然是飛行靈器!看來,我可能還是小看這傢伙了,了不得,真是了不得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
    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