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六十九章 飛揚跋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六十九章 飛揚跋扈字體大小: A+
     

    史景雲七人被轟炸的血肉模糊。

    這七人,史景云為七煞谷總谷主,其餘六人,則是玄煞谷、金煞谷、土煞谷、木煞谷、火煞谷、水煞谷的谷主,皆是通幽境修為。

    七人的慘死,意味著七煞谷尖端武者,被秦烈一打盡。

    當年,黑鐵級勢力中任何一名通幽境武者,都聲名顯赫,在附近屬於有頭有臉,能決定一方地界的人物。

    時至今日,秦烈卻能單槍匹馬,將黑鐵級勢力就此抹殺!

    「糟了,糟了,這下糟了……」

    眼見史景雲七人被殺,韓婉又驚又喜,心神不安,不斷喃喃低語著。

    她害怕來自於玄天盟的血腥報復!

    「殺的好!」陸璃快意地喝道。

    眾多陰煞谷的女弟子,振奮的同時,也是暗暗惶恐。

    「怎麼辦?以後……怎麼辦?」

    就在眾人誠惶誠恐之時,被轟鳴聲驚動的諸多七煞谷武者,從別的山谷蜂擁而至。

    短短時間內,陰煞谷聚集了近百名武者,他們倏一過來,就看到了史景雲七人血肉模糊的屍身,禁不住紛紛尖叫起來。

    「總谷主死了!」

    「顧谷主死了!」

    「六大谷主盡亡!」

    每一個到來者,看著陰煞谷的血腥場面,都是全身發寒。

    眾人視線追尋著,很快一一鎖定秦烈,旋即聳然變色。大叫起來,「是他!是這個人乾的!駕馭水晶戰車的人!」

    「他是……秦烈?是秦烈!」

    有人曾經參與過當年圍攻器具宗的戰鬥,將秦烈認了出來,這讓更多人覺得恐懼。

    「稟報玄天盟!立即稟報玄天盟!」有人反應過來。

    「不錯!必須稟報玄天盟!」

    七名死者的親人,叫嚷著,通過各自的途徑,要去聯繫玄天盟。

    韓婉臉色煞白。

    陰煞谷的弟子,聞言也是身子一顫,被玄天盟這座巍峨巨山震懾。生出無力抵抗的絕望感。

    對她們而言,玄天盟,就是赤瀾大陸的主宰,擁有著至高無上的統治權。

    她們一生的夢想,可能就是進入玄天盟,成為玄天盟的武者。希望被玄天盟認可。

    ——她們從未想過和玄天盟走向對立面。

    「秦烈!」陸璃也心生不安,臉色一變,急道:「你不去阻止他們?他們要是將消息成功傳遞到玄天盟,玄天盟絕不會善罷甘休!」

    「趕緊呀!」裴湘也心急如焚。

    「秦烈!如果你真有辦法,就帶著我們離開,離開赤瀾大陸!」韓婉尖叫。「只有逃離赤瀾大陸,我們才能有一絲存活的希望。否則等玄天盟的如意境、破碎境強者到來。我們,還有你,所有人都將難逃一死啊!」

    她和陸璃、裴湘都恐懼起來。

    這是玄天盟根深蒂固的恐怖威脅,玄天盟……讓她們從未想過,以自己的力量去抗衡。

    「讓他們將消息傳遞出去。」秦烈眼神平靜,淡然道:「要一勞永逸的解決掉陰煞谷的麻煩,也的確需要玄天盟出面。需要真正夠份量的人物……」

    韓婉愕然。

    她聽不懂秦烈話里的意思。

    「先不管玄天盟。」秦烈皺了皺眉頭,指向蜂擁而至的各大山谷武者。「這些人當中,誰曾經惡意對待過你們,誰……應當和史景雲他們一樣去死?」

    此言一出,那些急匆匆過來的武者,突地下意識往後退。

    陰煞谷眾人又是一呆。

    一陣短暫的沉默。

    十幾秒后,一名陰煞谷斷臂的少女,眼中陡然迸射出刻骨銘心的恨意,她指向一個金煞谷的中年男子,以瘋狂的聲音叫道:「可以的話,請,請你幫我殺了他!就算我被玄天盟的人挫骨揚灰,我也希望,他能在我面前死去!」

    「賤人!你***瘋了!」那人尖叫著,毫不猶豫地飛身後退,使出吃奶的力氣,要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秦烈眼睛眯成一條縫,瞳中殺機迸現,道:「如你所願!」

    隨手撿起腳下一柄利劍,秦烈灌注了精純的寒冰靈力,那柄劍瞬間結成冰晶,如一根鋒銳冰棱般疾馳而出。

    「呼呼呼!」

    帶著刺破耳膜的寒風厲嘯,這柄利劍如一道冰光,從眾人縫隙內穿透過去。

    「噗哧!」

    利劍狠狠刺入逃遁者的后心,將其身子帶的高高飛了起來,讓他尚未落地的時候,已五臟六腑結成冰凍而亡。

    「那個人!那個人!幫我殺了他,求求你!」

    又有一名陰煞谷的少女,雪白的脖頸上,浮現出猙獰疤痕——她被利器殘忍破相。

    她指向一個火煞谷的乾瘦老頭歇斯底里哭泣。

    那老頭面色陰沉,眼中閃爍著兇殘厲光,一看情況不妙,也是準備立即遁離。

    「噼里啪啦!」

    一團炫目雷電,從秦烈手中拋飛出去,如有靈性般,精準落在老者胸口爆炸。

    眼中凶光熠熠的老者,被炸的胸脯破開血洞,血水汩汩冒出,也是當場慘死。

    「那個人!」

    「他!」

    「土煞谷的那人!」

    「還有他!」

    「……」

    一時間,眾多陰煞谷的女弟子,都像是被解開了囚牢束縛,紛紛尖叫起來。

    這些女子相貌都頗為出眾,她們都曾經被其餘山谷一些有著特殊癖好的人挑中,被對方給狠狠侮辱過。

    從她們身上,秦烈或多或少都能看到傷痕,也能感知到她們體內狀況的不佳。

    很明顯,她們都受過非人的待遇。

    或許知道最終逃脫不掉玄天盟的懲治。她們也認命了,所以希望能夠在死前,可以看到恨之入骨的人可以先她們一步死去。

    她們紛紛爆發!

    一個個從各大山谷聚集而來的武者,臉色都變了,怪叫著,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逃竄。

    猶如一頭從煉獄放出來的殘忍厲魔,秦烈化為一道血光,在陰煞谷內四處飛掠,追殺著那些被到點到名字的武者。

    陰煞谷頓時傳出鬼哭狼嚎的凄厲慘叫。

    隨著那些被點名者的屍首分離。陰煞谷的那些女子,紛紛露出大仇得報的快意神情,禁不住失聲痛泣起來。

    於是,陰煞谷內各種慘叫聲,痛泣聲,瘋狂叫囂聲。辱罵聲混在一團。

    秦烈依舊在大開殺戒。

    大多數只是萬象境的武者,如今,在他來看簡直就是待宰的羔羊,根本無法逃脫他的手掌心。

    突破到如意境后,他心神如意,有一種心念所致。靈力就能如影隨形跟上的奇妙感。

    一個念頭浮升,秦烈瞄向一名逃竄者。默運雷霆之力。

    「咻!」

    一道炫目雷電,如電芒紐帶,霎那間沖飛數千米,直接刺入那人後心。

    又有一名土煞谷武者,試圖以土遁之術,從地底逃離陰煞谷。

    秦烈一腳跺地。

    渾厚洶湧的大地之力,突地改變了重力。那名試圖鑽入地底的武者,被大地渾厚的力量給反震的七孔流血。一下子就死了。

    血靈訣,天雷殛,寒冰訣,地心元磁錄,四種屬性不同的靈訣,此時不再有衝突,全部能隨心所欲,隨著他心念釋放出強大之處。

    血脈覺醒后,無數寓意為「烈焰」的神文,烙印在他四肢百骸。

    他尚且沒有掌握動用血脈之力,將那些神文力量釋放的方法,然而,他卻知道因為血脈的覺醒,他其實整個人已經發生蛻變。

    這次蛻變,到底能夠在多少方便幫助他,他還需要細細體悟,需要慢慢認識。

    「噗哧!」

    隨著最後一名逃離者,被一根冰刺穿透脖頸而亡,陰煞谷就只剩下那些大仇得報女弟子喜極而泣的嗚咽聲。

    從各大山谷趕來的七煞谷武者,還活著的,都一動不敢動。

    他們如木偶般站在原地,臉上流露出濃濃驚恐,生怕自己一個無意的動作,會引來秦烈的血腥屠殺。

    這時候,他們都在暗暗慶幸,慶幸沒有被那些陰煞谷的女弟子指到。

    慶幸他們在陰煞谷沒落時,控制著自己的慾念,沒有做出傷害同門的暴行。

    「好,也好,這樣也好……」

    一切結束后,韓婉出奇地平靜下來,喃喃低語。

    彷彿,只要所有該殺者死光,就算是陰煞谷被玄天盟給最終滅掉,她也覺得值了。

    ——她也是受害者這一。

    她深深知道,和她一樣有著悲慘遭遇的那些少女,有多麼希望能報仇雪恨。

    今天,秦烈的到來,不但讓七煞谷變天,也助她們將內心的恨意釋放,助她們成功報仇。

    她覺得這就夠了。

    「謝謝,謝謝你。」裴湘輕聲道。

    眾多陰煞谷女子,低泣時,都抬頭看看秦烈,眼中流溢著,也是濃濃的謝意,和心靈的解脫。

    秦烈滿身鮮血地重返她們中央。

    他忽然沉默的坐了下來,閉上眼,沒有再看周邊。

    「秦烈,你可以不用管我們,你可以離開,以你如今的實力,你或許可以單獨逃生。」深深看著他,陸璃突然道。

    「我說過我會助你們解脫。」秦烈沒有睜眼。

    陸璃目顯錯愕,「你已經實現你的承諾了。那些仇人死後,我們……已經解脫了,大仇得報后,就算是死了,我想她們也可以瞑目了。」

    「這算哪門子的解脫?」秦烈皺眉。

    「那你說的解脫是什麼?」陸璃反而愣住。

    「你們所有人都可以活下去,以後也都能安然生活在這裡,不再受任何人脅迫。」秦烈自然而然道。

    所有聽到這番話的人,聞言。都是轟然巨震。

    「可以嗎?真的……可以嗎?」裴湘輕聲自語,根本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她們會有那麼一天。

    那些陰煞谷的女子更是覺得匪夷所思。

    「等吧,等玄天盟的人到來。」丟下這番話,秦烈不再多言,如入定一般。

    眾人都是驚異看向他,不知道他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

    從各大山谷而來的倖存者,也是驚疑不定。也是不明所以。

    「難道,他還能和玄天盟對峙不成?難道,他強大到可以殺掉玄天盟的來人?」他們暗暗思量。

    沒人能猜測到秦烈的心思。

    眾人所能做的,只是默默等候,等候著玄天盟武者的到來。

    韓婉複雜地看向秦烈,心中生出一種如夢如幻的奇異感。她猶記得當年在凌家鎮的時候,她看著秦烈從葯山回來。

    那時的秦烈,身子消瘦,只是煉體境的修為,還是寄宿在凌家。

    任憑她如何想象,也沒有料到有朝一日。秦烈可以達到如今的境界,擁有摧毀整個陰煞谷的恐怖力量!

    「如果鳩婆婆在世。知道秦烈有一天能達到如今的高度,或許……她也會後悔吧?」韓婉暗暗想。

    陰煞谷重新安靜下來。

    一個時辰內,不斷有新的武者聚集過來,這些後來者境界都比較低,前兩年也沒有資格從陰煞谷挑選女弟子,所以他們過來后,沒有引起新一輪的殺戮。

    看到一地屍體。看著那些血肉模糊的肉塊,他們都是面色煞白。

    通過輕聲詢問。他們知道發生了什麼,明白七煞谷所有強者幾乎被屠戮一空,再看秦烈時,他們眼中只有無窮懼意。

    他們也不敢走。

    因此,所有後來者,都獃獃站在原地,都沉默著,看著端坐在血泊內的秦烈。

    他們也在等待。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然後是兩個時辰過去。

    第三個時辰時,從眾人頭頂雲層內,傳來飛行靈器高速掠動的聲音。

    聽著那聲音,閉目恢復靈力的秦烈,嘴角顯出一個奇怪的笑容。

    ——因為那聲音來自於水晶戰車。

    「是宋思源大人!」

    「宋思源大人來了!」

    「還有謝之嶂大人!」

    「看來宋家和謝家極其重視此事!」

    許多七煞谷武者,抬頭看天,發現了宋思源和謝之嶂親自過來。

    如今的玄天盟,聶家已經被除名,只剩宋家和謝家主持大局。

    宋思源是宋禹弟弟,謝之嶂乃謝耀陽的弟弟,兩人親自過來,可見對陰煞谷的異變,是極其的關注。

    除了宋思源和謝之嶂以外,還有幾名宋家、謝家武者,也是氣勢如海,都在水晶戰車上。

    這讓七煞谷武者神情一震。

    反觀陰煞谷的韓婉、裴湘、陸璃等人,則是暗暗驚恐,心中不斷嘆息。

    宋思源、謝之嶂都是如意後期境界,和他們一道兒過來的,也是如意境強者,這麼多人一起過來,秦烈恐怕連逃都逃不掉。

    她們深深擔憂起來。

    這些人並未注意到,宋思源他們乘坐的水晶戰車,不論是形狀還是大小,和秦烈乘坐而來的根本一模一樣。

    他們並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宋大人,謝大人,你們終於來了!」一名玄煞谷武者,這時候才敢動起來,匆忙迎上去,急忙叫喊道:「秦烈這煞星在我們七煞谷大開殺戒,將史谷主,還有其餘六大谷主全部斬殺!還有,各大山谷趕來的武者,一共三十六人,盡數被秦烈滅殺!慘不忍睹啊,你們看看,看看這血腥場面!」

    「兩位大人,一定要為七煞谷主持公道啊,一定要殺了此子!」

    「請兩位大人做主啊!」

    「必須嚴懲兇手!」

    七煞谷眾多武者同仇敵愾,紛紛叫嚷起來,恨不得撲到秦烈身上,將秦烈給撕成粉碎。

    宋思源、謝之嶂一行人,從水晶戰車上下來,相視苦笑,無奈走了過來。

    沒有搭理叫嚷的那些人,這些從玄天盟而來的大人物,徑直來到秦烈面前。

    在他們身後,則是跟著眾多七煞谷激動的武者,那些紅著眼,大聲叫囂著,要他們將秦烈千刀萬剮。

    那些人群情激奮,如一下子擁有了無窮力量,都想看著秦烈怎麼走向滅亡。

    反觀陰煞谷那些女弟子,則是臉色平靜,流露出認命的坦然表情。

    宋思源、謝之嶂在秦烈身前五米處停下,看著兩年後重返赤瀾大陸的秦烈,宋思源和謝之嶂兩人,表情顯得無比複雜。

    沉默了一會兒,宋思源苦笑:「需要搞出這麼大動靜么?」

    秦烈終於睜開眼,咧嘴一笑,道:「兩位好久不見。」

    「哎,你這傢伙……」謝之嶂頭疼地搖頭,苦笑道:「婷玉和靜璇一說你單獨離開,我們就知道恐怕沒好事,你只要出現的地方,每一次都伴隨著動亂,要掀起腥風血雨,你簡直就是災星啊!」

    秦烈啞然。

    剛剛還大聲叫嚷的七煞谷武者,一個個面紅耳赤,恨不得跟隨宋思源他們殺上來。

    這時候突然呆住。

    韓婉、陸璃、裴湘等人,也是表情錯愕,覺得此刻的場景顯得有些不真實。

    宋思源和謝之嶂這兩名玄天盟的尊貴人物,親自過來,難道不是要手刃秦烈,讓秦烈知道血腥屠殺后,該付出怎樣的代價?

    為什麼會是一副老朋友相見談心的模樣?

    眾人全部傻眼了。

    「反正,人我是已經全部殺光了,你們就看著辦吧!」攤開手,秦烈一副老子就是做了,你有本事就殺了我的無賴樣。

    「殺了就殺了,多大事啊?」謝之嶂嘆了一口氣,「類似於七煞谷這樣的黑鐵級勢力,我們玄天盟下面有十幾個,多一個,少一個,對我們能有多大的影響?」

    「你要泄恨,就一次性泄完好了,別隔三差五的來就好。」宋思源點了點頭,回頭看向身後,「這些人,你看誰不順眼,就一次性料理掉,把該解決的解決乾淨吧。我只求你,在七煞谷事了后,不要繼續大動干戈,不要殺的赤瀾大陸血流成河就行。」

    此言一出,那些七煞谷叫囂的武者,嚇的驚駭欲絕,生出老天都在玩弄他們的可怕感。

    韓婉、陸璃和裴湘眾人,眼睛則是綻出不可思議的異彩,一個個激動的渾身顫抖。

    大仇得報后,心灰意冷,就準備等死的那些陰煞谷女弟子,眼中卻突然重燃求生火焰。

    ……

    ps:五千字大章,求下月票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