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六十七章 你想誰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六十七章 你想誰死?字體大小: A+
     

    秦烈乾淨利落答應下來,倒是讓陸璃愣住,一臉錯愕地看向他,「你真敢去殺史景雲?」

    「有何不敢?」秦烈反問。

    沉吟了一下,陸璃道:「史景雲現在是七煞谷的總谷主。」

    「那又如何?」

    「你能殺得了他?」

    「能。」

    「你不怕玄天盟追究下來?」

    「不怕。」

    兩人的對話,到此處忽地停頓下來,陸璃沒有繼續追問什麼,秦烈也沒有再回答。

    他們相互沉默。

    又過了一會兒,陸璃臉上流露出很奇怪的表情,幽幽道:「我從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去求你……」

    秦烈臉色淡然,「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當年,你踏入凌家鎮,將一枚齊元丹遞給我的時候,我只想有一天能揚眉吐氣,能光明正大進入陰煞谷,將語詩從陰煞谷接走。我也沒有想到,我真正來到陰煞谷后,竟然是幫陰煞谷解脫。」

    「秦烈,我承認當年是我看走眼了。」陸璃眼中顯出啼笑皆非之色,「我沒有料到一個連開元境都沒有突破的少年,會在幾年後,將陰煞谷兩任谷主轟殺至死,導致陰煞谷一蹶不振。更加沒有想過,那個小武者能夠在赤瀾大陸掀起那麼大的驚濤駭浪,讓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聯手都無可奈何。」

    回憶起過去,陸璃感慨萬千,生出一種世事難料。怎麼也無法預測的頹敗感。

    「為什麼那麼恨史景雲?因為他害你被囚禁至此?」秦烈隨口問道。

    「不僅僅因為他囚禁我。」陸璃眼中蘊滿殺機,語氣冰冷,「沈谷主當時要將語詩下嫁李中正為妻一事,就是史景雲在暗中主使,他因為斷指之恨,仇視所有凌家族人,連帶著,他將陰煞谷也恨在心裡。沈谷主死後,我被他囚禁起來。谷內那些女弟子……有很多在他們的脅迫下,成為其它山谷弟子的玩物,陰煞谷早已名存實亡,變成了七煞谷的一個笑話。」

    陸璃臉上恨意濃烈。

    「我被囚禁的時候,金煞谷、火煞谷有些老者,也曾經心生歹意。也對我動過歪心思。」她稍稍停頓了一下,眼中滿是痛苦之色,「我知道,婉姨……代我受了罪,如果不是婉姨,我就算在黑獄洞恐怕也難逃毒手。」

    眼中厲光一顯。陸璃又道:「既然你連史景雲都敢殺,那就幫我將火煞谷的顧煬一併殺了!」

    深深看著她。秦烈沒有猶豫,點頭道:「好!」

    從陸璃的這番話,從她的神情,從她眼中滔天的恨意,秦烈便知道這些年陰煞谷的境況有多麼凄慘。

    曾排名前列的陰煞谷,因為實力急劇被消弱,又因為都是年輕靚麗的女弟子。失勢的遭遇尤其可悲。

    偏偏又是史景雲順勢上位,搖身一變。成為七煞谷的總谷主。

    這讓陰煞谷的日子變得更加難捱。

    就在秦烈和陸璃在黑獄洞講話時之時,史景雲和顧煬,還有其餘谷主,終於趕了過來。

    一過來,史景雲的眼睛,便落到那一輛日光下顯得華貴無比的水晶戰車上。

    「怎麼回事?」史景雲冷冷看向了韓婉。

    韓婉臉色忽地蒼白,如被毒蛇蜇了一下,她豐腴身子輕輕一顫,顯得驚恐無比。

    先前嘰嘰喳喳的陰煞谷女弟子,眼見史景雲、顧煬這些人七煞谷大人物過來,一個個也都是噤若寒蟬,嚇的瑟瑟發抖。

    這些年,時常有各個山谷的強權人物前來陰煞谷,以幫助她們修鍊為借口,挑選年輕貌美的女弟子為淫褻對象。

    稍有反抗者,會被他們以種種借口鞭撻掌嘴,被打的遍體鱗傷。

    對史景雲、顧煬這些人,陰煞谷的女弟子敬畏如惡魔,一看到他們出現,自然而然就渾身發抖。

    她們從心眼裡懼怕。

    沒了鳩琉瑜庇護,沒了沈梅蘭坐鎮,加上史景雲掌握實權后,又刻意針對陰煞谷,導致了陰煞谷的弟子陷入了最黑暗的一段時期。

    對她們而言這就是一個漫長噩夢。

    「韓婉!總谷主問你話呢?」顧煬哼了一聲。

    韓婉倏地一驚,她先驚慌後退了兩步,旋即深深呼吸,囁嚅道:「是,是……」

    「是什麼?」顧煬陰沉著臉,視線在韓婉豐腴的身子上晃悠著,眼中流露出的淫邪光芒,心中暗道:「這娘們身材還是這麼撩人,看來是時候找機會,再次品嘗品嘗她的美妙了……」

    一年前,就是他帶人過來,試圖對陸璃下手。

    結果韓婉拚命阻攔,最終以身飼虎,滿足了顧煬的淫慾,從而讓陸璃逃脫一劫。

    韓婉每每想起顧煬,就噁心的要命,就下意識地想要洗凈身子。

    一看到顧煬現身,她就渾身不自在,嚇的身心驚恐,連話都講不全了。

    「這輛水晶戰車由何人乘坐過來?!」史景雲漸生不耐,陰冷的眼睛在眾人身上遊盪了一番,最終落到離戰車最近的裴湘身上,厲聲道:「由你來說!」

    「我,我不知道……」裴湘嘴唇直哆嗦。

    史景雲臉色更加陰森,「看來你們陰煞谷勾結了外人,既然如此,只能給你們一點顏色看看了!我再問一遍,這輛水晶戰車由誰乘坐而來?我數到三,如果沒有人回答,我就殺一名陰煞谷弟子!」

    一指裴湘,史景雲冷聲道:「你就是第一人!」

    裴湘驚恐欲絕。

    「一!」

    「二!」

    「三!」

    史景雲迅速數到三,還不等裴湘反應過來。右手掌心便有一個金色錐子浮出,鋒利地刺向裴湘胸腔。

    他分明是想先殺裴湘震懾眾人。

    「秦烈!是秦烈!」韓婉歇斯底里叫嚷起來,「別殺裴湘,求求你,別殺裴湘!」

    「秦烈!」史景雲眼中迸射出濃烈數倍的殺機,那沖向裴湘胸腔的金色錐子,不但沒有停住,還在他暴怒之下加快了幾分速度。

    錐子如一道金光刺向裴湘。

    「叮噹!」

    金鐵交擊的清脆聲,從裴湘酥胸前半米處傳來。那金色錐子狠狠衝擊在一塊寒氣幽幽的冰盾上。

    金色錐子突地失去沖勢落地。

    那一塊突兀冒出的冰盾卻停留在半空不動。

    秦烈和陸璃兩人,並肩在黑獄洞的洞口現身,望著陰煞谷內的史景雲等人,已暗中觀看了一會兒的秦烈,點了點頭,輕聲道:「史景雲果然死不足惜。」

    史景雲剛入山谷時。他就和陸璃趕了過來,就在黑獄洞的洞口暗處看著下方。

    他想看看時隔多年後,這個被他斬斷手指,卻因禍得福坐上七煞谷總谷主之位的史景雲,究竟變成了什麼樣子。

    現在,他算是真正見識到了史景雲的凶厲面目。

    「史老。好久不見啊?」秦烈從黑獄洞的洞口,飛身朝著陰煞谷跳躍下來。如一支直插下來的利劍。

    「轟!」

    秦烈雄偉如山的身子,重重衝擊在陰煞穀穀內,讓整個陰煞谷似乎都微微一震。

    朝著史景雲咧開嘴,故意盯著他的斷指,秦烈笑容殘忍地問道:「史老,少了一根指頭后,會不會影響你靈訣的施展?平日里。你拿捏靈器的時候,會不會不太方便?」

    「秦烈!」史景雲發出野獸般的怒吼。「你竟敢來七煞谷!你竟敢送上門來!好!很好!今天不殺你,我史景雲誓不為人!」他眼中閃耀著瘋狂的光芒,秦烈的這番話,瞬間點燃了他心中最深處的滔滔怒焰。

    顧煬和其餘的谷主,一見突然現身的乃是秦烈,都是神情巨變。

    陰煞谷的那些女弟子,則是驚悸不安,被史景雲臉上的瘋狂嚇到。

    韓婉更是欲哭無淚。

    她不知道,將史景雲徹底激怒的秦烈,會給陰煞谷惹來多大的禍端。

    「歐陽勝,鳩琉瑜,賈松林,沈梅蘭,顧通……」說著一個個名字,秦烈臉上洋溢著令人心寒的笑容,嘖嘖搖頭道:「七煞谷有太多人死在我手上,沒有那些人的慘死,恐怕也沒有你史谷主的上位?嘿,也好,今天過來一趟,順便將七煞谷再給清理一番,就讓七煞谷徹底從赤瀾大陸除名好了!」

    「秦烈!你今天身邊沒有血厲,沒有琅邪,也沒有幽冥界的邪族!」史景雲瘋狂厲笑,「一直以來,你秦烈都只是藉助於別人,藉助於寂滅玄雷!你以為,沒了那些依仗,單憑你真實的力量,你還能繼續猖狂下去?簡直是痴人做夢!」

    「哦?」秦烈笑了,點了點頭,說道:「那好,那我就讓你看看,以我自己的力量,今日能否讓你七煞谷就此沉落!」

    「好!哈哈哈!我看你怎麼繼續橫行!」史景雲咆哮著。

    從他身上突然綻出燦燦金光,他氣勢開始驚人提升,通幽境巔峰的實力,在此刻盡顯無遺!

    「不錯,通幽境巔峰,在黑鐵級勢力中,這算是最強之力了。」秦烈臉上笑容不減,依舊從容看向他,給他更多時間積蓄力量,「哎,可惜你的進境還是太慢,我離開赤瀾大陸已經快兩年了,你也僅僅只是往前邁進一兩步而已。」

    這般說著,他又指向顧煬,不管史景雲繼續聚集力量,道:「我答應過陸璃,你,也會死。」

    他又抬頭,朝順著小道蹣跚走下山谷的陸璃,問道:「還有誰?你還想誰死?」

    「所以在今天進入陰煞谷的人!」陸璃咬牙道。

    「好!」秦烈爽快回應。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