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六十六章 陰煞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六十六章 陰煞谷字體大小: A+
     

    裴湘驚恐地看著秦烈。

    半響后,她又一次尖叫起來,「早知道是你!我絕不會救你!」她一臉恨意。

    秦烈一皺眉,「你為什麼恨我?」

    「你害死了鳩婆婆!」裴湘暗暗咬牙,恨恨然地說道:「鳩婆婆待我們很好!以前鳩婆婆在的時候,陰煞谷在七個山谷中很有地位,誰也不敢欺負我們!那時候,谷內的姐妹們,都能安心修鍊,不用擔心受人欺凌。」

    「鳩婆婆死後,沈谷主上位,她雖然……有點凶,可她在陰煞谷的時候,我們過的也還算不錯。可惜,我們的好日子沒有過多久,又是你出現,將沈谷主也給害死,害的我們陰煞谷現在連個谷主都沒有,人人都可以欺負我們!」

    「要不是你,我們谷內的姐妹,絕不像今天一樣任人欺凌!都是你!」

    裴湘神情激憤,對著秦烈一番指責,小臉漸漸冷了下來。

    「沈谷主死後,陸師姐被史長老追究責任,被關在黑獄洞,現在也沒有被放出來。」裴湘瞪大眼,繼續道:「我們陰煞谷的姐妹,之後一直被別的山穀人瞧不見,很多人調戲我們,甚至侮辱我們……」

    話到這兒,裴湘眼中已經浮現淚花,再也沒有往後講下去。

    秦烈則是臉色深沉。

    許久后,他才開口道:「鳩琉瑜和沈梅蘭兩人,或許對你們陰煞谷的弟子還算是不錯,可她們在對待我的時候。卻一點不客氣。當年,如果鳩琉瑜能稍稍退步一下,我也不會轟殺她。」

    「至於那個沈梅蘭……也是她自尋死路!她如果沒有逼迫凌語詩以小妾身份下嫁李中正,沒有想著將凌家滅門,不是她後來拚命追殺,我又豈會將她也給殺死?」

    「不論是鳩琉瑜還是沈梅蘭,她們之所以會死,都是因為她們自己的錯誤決定!」

    頓了一下,秦烈看向裴湘。話鋒一轉,「算了,過去的都過去了,看在語詩的面上,也看在陸璃救過凌家,待語詩一直不錯的份上。我去一趟七煞谷,幫陸璃解脫,也幫你們陰煞谷解脫。」

    「你?」裴湘哼了一聲,「我聽說過你!八極聖殿和玄天盟,曾滿世界追殺你,你敢冒頭。不擔心被追殺到死?再說了,就憑你一個人。還敢在七煞谷解救陸璃師姐?你能勝過史長老嗎?不對,現在史長老已經是總谷主了!就算是你勝過史谷主,玄天盟的人也不會放過你!」

    「你走吧,你還是別給陰煞谷找麻煩了,也別讓我背上背叛七煞谷的惡名!」

    秦烈搖了搖頭,道:「你擔憂的太多了。」

    這般說著,他不由分說地抓著裴湘的肩膀。硬提著她來到水晶戰車上,旋即發動戰車。

    水晶戰車呼嘯上天。朝著七煞谷的方向,迅速地沖了過去。

    「黑獄洞在何處?還有,如今的七煞谷,誰說的算?」秦烈不耐道。

    ……

    今日的七煞谷已大不如前。

    當年,五大勢力圍攻器具宗,最終歐陽勝、鳩琉瑜紛紛慘死,史景雲也被擒,被斷指。

    之後不多久,沈梅蘭、賈松林、顧通又被秦烈所滅,這讓七煞谷頂尖高手幾乎被清掃乾淨。

    若非森羅殿、雲霄山、紫霧海同樣損失慘重,七煞谷恐怕不能繼續統治以前的地界。

    眾強死亡后,七煞谷強者損失嚴重,新任的那些谷主一個個份量不夠,倒是讓在器具宗被斷指的史景雲因禍得福,搖身一變,成為了七煞谷真正的決策者——總谷主。

    「最近森羅殿的韓朴和屠世雄內鬥激烈,我們要多加留意,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史景雲召集六大谷主,正商議著要事,「韓朴暗中聯繫我了,希望我能支持他,事後……他必有重謝!」

    「元天涯死後,韓朴這個三殿主,變成了森羅殿的大殿主,曹軒瑞死後,他麾下的大統領屠世雄,變成了二殿主。」火煞谷新任的谷主顧煬講話,「傅卓輝順利踏入玄天盟后,森羅殿的總殿主之位空缺了出來,韓朴和屠世雄為了爭奪這個位置,肯定會掀起一番波浪。但我卻認為,我們應該支持屠世雄,而不是韓朴。」

    「為何?」史景雲哼了一聲。

    「屠世雄此人更加狠絕,有雄才大略,我覺得他的贏面更大一點。」顧煬道。

    「上面更加喜歡韓朴!」史景雲皺眉,道:「屠世雄以前和凌家有勾結,和血矛餘孽關係不清,這讓玄天盟的很多人心生不喜!這趟,屠世雄必輸無疑,我們不用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自然是聽總谷主的!」顧煬垂頭。

    其餘幾位谷主也是出聲附和。

    這些人商議要事時,一輛水晶戰車從遠處疾馳而來,徑直朝著陰煞谷黑獄洞的方向而去。

    眾多七煞谷武者,看到那輛日光下晶瑩閃亮的水晶戰車,都大聲尖叫起來。

    「怎麼回事?」史景雲冷哼一聲。

    「門人看到一輛水晶戰車,朝著陰煞谷的方向衝去,很多人好奇之下,都跟過去了!」外面有人答道。

    「水晶戰車?去了陰煞谷?」史景雲皺眉。

    「這些年來陰煞谷一直很平靜,弟子都非常安分,怎會突然有水晶戰車過去?」顧煬疑惑道。

    「過去看看吧。」史景雲起身。

    一眾七煞谷現今的高層人物,也都紛紛動身,朝著離此不遠的陰煞谷而去。

    「轟!」

    日光下耀目的水晶戰車,華麗地沖入陰煞谷,在山谷正中央落地,震的山谷內許多樓閣都是搖晃了幾下。

    所有陰煞谷的女弟子,從各個方向聚集過來。都驚訝地看向這邊。

    「裴湘!」

    「裴湘,你,你怎會乘坐這種高等階的飛行靈器回來?你身邊的男人是誰?」

    「裴湘你是不是發達了,勾搭上了尊貴的人物?裴湘,可不要忘記我們呀,姐妹們現在日子很難過啊。」

    「裴湘,他是誰啊?」

    一落定,旁邊那些鶯鶯燕燕,就七嘴八舌嚷嚷起來。如一群不安分的鳥雀。

    其中,有一名四旬左右的美婦,深深看向秦烈,一臉困惑,似在用力回憶著什麼。

    她叫韓婉,多年前。她和鳩琉瑜一起到過凌家鎮,曾見過秦烈一面。

    當年的秦烈,比現在瘦小很多,顯得很不起眼,也沒有如此攝人的氣勢,不像現在舉手投足間。都有著牽動人心的驚人魅力。

    那時的秦烈太過於青澀。

    「婉姨,你怎麼這副表情?你認識那個人?」她身旁一名少女。覺察到她的異樣,禁不住低聲詢問道。

    「像,很像那個人。」韓婉輕輕點頭,「不過應該不是那個人,那個人……非常恨陰煞谷,應該不會出現在此。」

    「你說的人是誰呀?」少女滿臉訝然。

    從水晶戰車走下來后,秦烈環顧四周。看著眾多陰煞谷的女子,他的視線落到韓婉身上的時候。稍稍停頓了一下,眼中有著幾分錯愕。

    十來年過去了,他變化很大,變得讓韓婉認不出來。

    可韓婉並沒有太過於明顯的變化。

    秦烈一眼認出,這個女人也去過凌家鎮,就在鳩琉瑜的馬車旁,她曾經遠遠打量著自己。

    愣了一下,秦烈沖韓婉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韓婉反而怔住,猶豫了一下,她不確定地問道:「你是?」

    「秦烈。」

    「啊?!」

    韓婉掩口驚呼,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眸中迸射出驚慌不安之色。

    ——她以為秦烈來陰煞谷是為了尋仇!

    「別緊張。」從韓婉的臉上,秦烈看出了她的恐懼,揚聲道:「這麼多年過去了,鳩琉瑜、沈梅蘭也都死在我手上了,我對陰煞谷早就沒有仇恨了。我這趟過來,是來助陸璃解脫……」

    頓了一下,他又說了一句:「也助你們陰煞谷解脫!」

    韓婉一呆。

    「他,他是誰啊?」

    「好狂妄的小子!他說鳩婆婆和沈谷主,都死在他的手上?怎麼可能?」

    「是他!他是秦烈,他和凌師姐好像有過婚約!」

    「他沒有說錯!鳩婆婆和沈谷主都因他而亡!」

    一時間,陰煞谷的一幫鶯鶯燕燕,忽地叫嚷起來。

    「黑獄洞在何處?」秦烈皺著眉頭,沖身後裴湘詢問,「我不想浪費時間!」

    「那邊就是了!」裴湘指向一座灰色山巒。

    在那山巒腰際,一個幽暗的洞穴大張著口,像是要吞沒生靈的冥獸。

    「陸璃是被你們陰煞谷囚禁的?」秦烈愕然。

    「史谷主下達的命令,我們……不敢不遵守。」韓婉漸漸鎮定下來,向他解釋道:「沈谷主死後,陰煞谷就沒有新的谷主出現,只能聽命於史谷主。史谷主的手指,被你……斬斷,他一直記恨你,也對凌家仇恨在心,陸璃因為幫過語詩和凌家,所以……」

    「原來如此。」

    點了點頭,秦烈沒有再看陰煞谷這些女弟子,徑直朝向那黑魆魆山洞。

    他很快來到洞口。

    幽暗的山洞內,有十來名陰煞谷弟子看護,這些人都在上面弄清楚了秦烈身份,因為知道鳩琉瑜、沈梅蘭皆是被秦烈所殺,她們根本不敢對秦烈進行任何阻攔,讓秦烈長驅直入,直達山洞深處。

    「陸璃關在何處?」看著山洞內部砌成的一間間獨立石室,秦烈懶得一個個尋找,揚聲喝道。

    「最裡面南邊那一間!」有人輕聲提醒。

    秦烈迅速前往。

    數十秒后,在一間昏暗石室的柵欄口,秦烈見到了陸璃。

    身穿一件滿是污垢灰衣的陸璃,手腕、腳腕都被枷鎖扣著,她背靠著冰冷石壁,臉色幽暗,往昔冷傲明亮的眼睛,變得暗淡無光。

    「秦,秦烈?」陸璃聲音一貫冰冷。

    她灰暗的眼睛,閃爍出一縷明光,似乎稍稍恢復了一些精神,用心凝視著秦烈,神情漸漸變得不敢置信,「秦烈?你真是秦烈?」陸璃聲音明顯動蕩起來。

    「好久不見。」秦烈一嘆。

    下一刻,他周身靈力鼓盪,一股狂暴洶湧的衝擊力,直接將石室牢門轟破。

    陸璃猛然一驚。

    「我放你出去。」秦烈隨口解釋了一句,便湊到陸璃旁邊,將套在陸璃手腳上的枷鎖強行扭斷,道:「跟我出去吧。」

    「我為什麼要跟你走?」陸璃幽幽道。

    她身子一動不動。

    「你殺了我師傅,害的陰煞谷淪落到如此田地,你以為我會感激你?感激你今天救我出去?」她眼中滿是譏諷。

    「不用你感激。」秦烈臉色平靜,淡然道:「你曾助凌家逃脫七煞谷追殺,曾幫助過凌家姐妹,單憑這一點,我就必須要救你一次。」

    「救我出去又有何用?」陸璃沉默了一下子,深深看著秦烈,忽然道:「語詩和萱萱,曾經都是陰煞谷的弟子,不論你承認不承認。如果你真的有心,你不用管我,你替語詩和萱萱幫幫陰煞谷吧。」

    「你和陰煞谷,我一併助你們解脫就是。」秦烈淡淡道。

    陸璃灰暗的眼睛終於一亮,「你是說真的?」

    「真的。」

    「那你幫我殺了史景雲!」

    「好!」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超級黑卡鄉野誘惑
    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