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六十三章 裝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六十三章 裝死字體大小: A+
     

    秦烈第一次血脈覺醒,從血液中飛逸出來的神文,代表著一個含義——烈焰!

    「烈焰,烈焰,烈……」

    在無法無念狀態,秦烈咀嚼著「烈焰」兩字,聯想起自己的名字,若有所悟。

    他名字當中的「烈」,定然是由這個神文而來,這意味著為他取名的那個人,百分百知道在他身上,有著異族純凈的血統!

    「烈焰」這個神文,為他名字的由來,似乎代表著一個至強種族古老家族的名稱。

    「烈焰」為至深的印記!

    他暗暗沉思時,寓意為「烈焰」的神文,還在不斷從他岩漿般的滾燙鮮血內飛逸出來,繼續烙印向他的四肢百骸。

    秦烈漸漸發現,他這具堪稱變態的體魄,似乎漸漸無法承受「烈焰」神文的烙印。

    他身體慢慢變得焦黑,在炙熱烈火的焚燒下,似要變成木炭。

    彷彿,今時今日的他,竟無法承受血脈第一次覺醒的恐怖力量!

    就連以無法無念狀態躲避的他,都在「烈焰」焚燒之下,漸漸意識模糊,逐漸失去對靈魂、軀骸的掌控。

    他又一次昏厥過去。

    他並不知道,在他昏迷之後,從他皮層表面浮現出更多「烈焰」神文,那些蘊含特殊寓意的古符,如一簇簇熾熱烈焰,將他這具身子裹住,如淬鍊一件靈器般,不急不緩地焚燒著。

    一點點火星,從他身上濺射出去。如純粹的熔岩火芒。

    這片綠意盎然的森林,悄然冒逸出火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多時,森林就被熊熊烈焰淹沒。

    「噼里啪啦!」

    森林在洶洶燃燒,火勢朝著周邊不斷蔓延,籠罩的範圍越來越寬闊。

    秦烈對這些一無所知。

    昏厥過去的他,處在森林烈火中央,陷入了一種奇異的昏睡狀態。

    在那種昏睡狀態。他感知不到痛楚,只覺得被一團溫暖包裹著身子,非常舒泰,全身都覺得放鬆。

    他不知外界的變化。

    他也不知道,他所在的森林,處在七煞谷的地界。

    森林的洶湧燃燒。讓裡面的靈獸都惶恐四散,因此驚動了七煞谷的武者,很多年輕人聚集過來,要過來查探情況。

    然而,因那些火焰還在瘋狂燃燒,他們還不能深入過來。只能暫時在外面等候。

    他們在外圍砍伐樹木,阻止火焰的蔓延。又慢慢等火勢的減弱,等火焰熄滅。

    這一等,就是三天時間。

    三天後,森林中央大火漸漸平息,那些七煞谷的武者,也終於敢深入進來。

    經過一天時間的穿梭,他們來到了秦烈所在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那輛華美的水晶戰車。

    由特殊靈材打造的水晶戰車,沒有被森林大火燒成灰燼。在陽光的照耀下晶瑩透亮,散發著瑰麗迷人光澤。

    七煞谷的武者,眼睛都亮了起來,歡呼著就沖了過去。

    他們並沒有發現焦黑灰燼中,還有一個黑魆魆的人,沒有注意到那人身上還有靈魂波動。

    「這是飛行靈器!無比的珍貴!」一人叫道。

    「我見過,前兩年合歡宗的人來赤瀾大陸,好像就乘坐這樣的飛行靈器!」另外一名金煞谷的武者,興奮無比,「聽說就連玄天盟和八極聖殿,都見不著這樣的水晶戰車,這東西能翱翔天際,速度非常快捷!」

    十來個七煞谷武者,擠在水晶戰車內,激動地摸摸這個,動動那個,卻不得其法。

    他們沒有御動水晶戰車的手段。

    「咦?」一名身穿陰煞谷服飾的少女,突地驚呼起來,「那邊有一具焦黑的屍體!」

    擠在水晶戰車的那些七煞谷武者,也猛然反應過來,紛紛看向黑魆魆的秦烈,各個神情動容。

    「這傢伙一定是縱火者!」一名金煞谷武者叫道。

    「可惜已經死了,不然,說不定能問出什麼點出來。」

    「嗯,要是沒有死,就能問出運轉這輛飛行靈器的方法了!」

    「太遺憾了。」

    一行人七嘴八舌,並沒有將那具「焦黑屍體」當一回事,還在興緻勃勃鑽研著水晶戰車。

    只有那個驚叫的少女,想了一下后,從水晶戰車內下來,往秦烈而來。

    秦烈其實已經醒來。

    當這些七煞谷的武者,從各個方向聚集的時候,他就感知到這些人身上的靈魂波動,被立即驚醒。

    這些人,境界只是煉體和開元境,連踏入萬象境的都沒有一個。

    如此低微的境界,他就算是一動不動,這些人也沒辦法傷害到他。

    所以他並不著急。

    事實上,他現在就算是著急,也沒有用。

    他確切的知道,他已經步入如意境,他能感覺到自身變化。

    以靈魂意識感知,他發現沸騰的鮮血早已平復下來,四肢百骸內,也看不見寓意為「烈焰」的神文。

    彷彿一切已恢復原樣。

    然而,因為血脈的覺醒,因為「烈焰」神文烙印向四肢百骸,導致他體內如今水分被蒸干,如同一具乾屍,處於一種奇異的假死狀態。

    他竟無法活動。

    他迫切需要水分的補充!

    他眼睛無法睜開,卻能感知到有人接近,他聚集所有能聚集的力量,以蚊蠅般的聲音發出斷斷續續的呼喚:「水,水,水……」

    陰煞谷的少女終於走進。

    焦黑的木炭中,一具乾癟漆黑的身子,靜靜躺在那兒,一動不動,模樣慘不忍睹,明顯被燒死了多時。

    少女睜大眼,一眼看到這具焦黑屍體的手上。套著幾枚空間戒。

    她眼睛猛地亮了起來。

    七煞谷這類的黑鐵級勢力,只有那些谷主、長老才夠財富持有空間戒,如她一般的普通弟子,根本不可能擁有這麼珍貴之物。

    因為需要盛放水晶戰車的緣故,秦烈手上共有三枚空間戒,那三枚空間戒雖然黑漆漆,失去了光澤明亮,可少女還是一眼認了出來。

    她心如鹿撞,以消瘦的後背擋住水晶戰車上那些師兄視線。不讓他們發現這邊動靜。

    少女頗有心機的,想要獨佔三枚空間戒,所以悄悄靠近。

    等她真正湊近后,才準備收取那三枚空間戒時,立即聽到極為微弱的聲音。

    「水,水……」

    少女忽地呆住。

    她肩膀輕顫了一下。暗暗咬牙,內心痛苦掙紮起來。

    是拿出水袋來,將水灌入這人口中,還是趁機殺了這人,將三枚空間戒據為己有?

    她內心激烈鬥爭。

    遠處,那些水晶戰車上的七煞谷武者。依然在摸索著啟動水晶戰車的方法。

    其中一人,無意摸到動力樞紐。將靈石內的力量激發。

    這輛水晶戰車,陡然呼嘯而去,帶著那些七煞谷武者浮上天空。

    他們立即興奮地歡呼起來。

    所以並沒有人留意到痛苦掙扎的少女。

    「水,水……」秦烈斷斷續續輕呼,聲音低微的簡直令人聽不見。

    少女因為湊近的原因,卻聽的清清楚楚,她眼睛直勾勾看向三枚空間戒。猶豫來猶豫去。

    許久后,終於一咬牙。低聲道:「希望我將來不會後悔!」

    這般說著,她終於取出水袋,將水口湊向秦烈乾裂的嘴唇上。

    一滴滴水滴,從水袋內流出,逸入秦烈口中。

    神奇無比的,隨著第一滴凈水的入口,秦烈那渾身無力的身子,就似乎被注入了一道濃郁生機。

    這些水滴,平常再普通不過了,但這時卻彷彿蘊含著無窮能量。

    一滴滴水,在秦烈口中,如最甘甜的能量,溫養著秦烈乾涸口腔,漸漸順著喉管滑入體內。

    秦烈乾屍般的身體,如久旱逢甘霖,快速恢復著生機。

    很快,少女拿出的一袋水,就被秦烈喝了個精光。

    這時候的秦烈,終於可以睜開眼,看著陌生的少女,他完整地說道:「給我更多水,謝謝!」

    「怪人!」

    少女嘀咕了一句,又從腰間取出一個水袋來,將凈水倒入秦烈口中。

    秦烈痛飲后,又道:「還有沒?」

    「旁邊有一條小溪,水多的是,你要喝就自己去呀。」少女不耐道。

    「我暫時還無法活動。」秦烈眼中滿是苦澀,請求道:「不麻煩的話,你能否幫我去裝,再裝幾袋水過來好不好?」

    再有五袋水,他就能恢復體內一成水分,就能自行活動。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你有水晶戰車?」少女沒有立即答應,而是先反問,神情漸漸警惕。

    秦烈暗暗皺眉,他仔細打量著少女,從少女身上的衣著,漸漸分辨出她的身份——陰煞谷的弟子。

    凌語詩、凌萱萱兩女,以前就在鳩琉瑜門下修鍊,是陰煞谷的核心弟子。

    陸璃,也是陰煞谷的門人。

    一連串念頭在腦海中閃過,秦烈突然道:「我和陸璃是朋友。」

    「你認識陸師姐?」少女一驚,旋即臉色微變,小聲道:「陸師姐已經被囚禁好幾年了,你怎會認識她?」

    「她怎會被囚禁?」秦烈訝然。

    「當年,陸師姐通風報信,幫助凌家族人逃脫了七煞谷的追捕,害的我們的沈谷主,還有金煞穀穀主賈松林都喪生了。事後,谷內追究她的責任,就將她囚禁起來,已經有好幾年了呀。」少女答道。

    停頓了一下,少女又道:「你真是陸師姐的朋友?」

    秦烈點了點頭。

    「那,那好,我幫你去裝水!」少女一咬牙,道:「陸師姐以前待我很好,看在陸師姐的面子上,我就幫你一次!你別動,繼續撞死,這樣那些傢伙才不會注意到你!」

    「好!」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