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五十八章 認清現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五十八章 認清現實!字體大小: A+
     

    「苗陽煦是個人物!」

    回去的路上,蒙奉感嘆了一番,對苗家果斷犧牲苗泰的做法暗暗佩服。

    秦烈、洪博文聚在一塊兒,也是商談此事,「苗家認慫了,我們可以順勢將黑雲宮、天海閣那些礦脈重新佔有,將這兩方勢力收入囊中。」洪博文臉上堆滿笑容,「血煞宗要恢復元氣,需要大量的靈材堆積,我們必須將周邊能整頓的都整頓起來。」

    「苗家有涅槃境強者,可這次我們都快要將寒月之盾轟碎了,那名涅槃境強者依然沒出現,這很奇怪。」邢宇邈臉色沉重。

    「知道那名涅槃境強者的情況嗎?」蒙奉詢問。

    搖了搖頭,邢宇邈繼續回答:「不太清楚。不過,以前苗家和敵對勢力交鋒的時候,對頭那些最難纏的強者,往往會遭遇截殺。黑雲宮、天海閣這兩方勢力,就有三名破碎境中後期武者,被莫名其妙殺掉。」

    「這麼看來,苗家的確潛藏著涅槃境強者。」洪博文暗暗點頭,「只是不知那人具體境界如何,想來……也不會境界太高。」

    「嗯。」邢家兄弟也都點頭。

    任憑他們如何猜測,都不會想到苗家那名涅槃境強者,會是苗家的上一任家主苗風天,更加預料不到苗風天早已踏入涅槃境後期,只差足夠的靈材來築造魂壇,從而進軍不滅境。

    他們更想不到苗風天和姜鑄哲暗中一直都有來往。

    「洪叔,我要回一趟幻魔宗。」雪驀炎突地說道。

    「你要找你師傅?」洪博文訝然。

    「嗯。」雪驀炎輕輕點頭。

    「你去吧。」洪博文沒有繼續多問。隨意望了秦烈一眼,忽然微笑道:「秦烈,你要不要去幻魔宗轉悠轉悠?幻魔宗身為老牌的白銀級勢力,宗門內有許多獨到之處,你可以順便遊歷一番,增長增長見聞?」

    雪驀炎長長睫毛輕顫了一下。

    微微垂頭,盯著腳尖,她心中隱隱有著一絲期待。

    「沒什麼興趣。」秦烈語氣冷漠,一口拒絕。「我急著和婷玉姐他們回一趟赤瀾大陸,抽不開時間去幻魔宗轉悠。」

    聽他這麼一說,雪驀炎眼神黯然,臉上有著淡淡失落之意。

    只是因她低著頭,眾人並不能看見,不知道她想些什麼。

    「那我先走了。」丟下這句話后。雪驀炎沒有去看眾人,孤身一人走開,駕馭著一輛水晶戰車沖入雲霧中,漸行漸遠。

    看著她遠去的身影,洪博文暗嘆一聲,也不好多說什麼。

    「秦烈啊。我看你和驀炎挺般配的,呵呵。要不要我幫你撮合撮合?」蒙奉主動提起這個話題,「你看,你和血大哥亦師亦父,靈夜大嫂也非常重視你,我們血煞宗所有人都對你觀感極佳,只要你心中有意,你和驀炎之間幾乎沒有任何障礙!」

    「蒙老好意我心領了。」秦烈淡然一笑。道:「我已經有了意中人,雪師姐也是一樣。她也同樣有了喜愛的人,我們倆沒有感情,不太可能走到一塊兒。而我,和血煞宗之間的關係,也不會因為一個婚約發生太多改變。」

    當著洪博文、蒙奉的話,他說出這麼一番話,幾乎算是拒絕了血煞宗的好意。

    洪博文苦澀一笑。

    蒙奉則是一臉錯愕。

    在他來看,血煞宗即便是沒落了下來,依然還是古老的強大勢力,雪驀炎作為血厲、沫靈夜的獨女,還是雨凌薇的親傳弟子,不論是身份地位,亦或者美貌和實力境界,都絕對配得上秦烈。

    只要和雪驀炎有了婚約,秦烈幾乎可以百分百在未來執掌血煞宗,坐擁血煞宗龐大資源,可以在暴亂之地有著一席之地。

    蒙奉相信,絕大多數青年武者,都很難拒絕這場婚約。

    「動用八根雷亟木,魂力、靈力消耗甚大,我先回去歇息了。」秦烈站了起來,沖眾人微微鞠身,從容離開。

    邢家兄弟忽視一眼,也很識趣地紛紛站起,也在秦烈之後走出。

    「驀炎是我們血煞宗的明珠,哪一點配不上那小子?還有,只要和驀炎成親了,以後血煞宗還不是由這小子說的算?他怎會拒絕如此好事?」蒙奉坐在那兒,皺著眉頭,表示難以理解。

    胖乎乎的洪博文苦笑,「老懞啊,以前我和你想法一樣,也認為秦烈這小子一定拒絕不了這場婚約。我本來也覺得,面對如此大的誘惑,他會捨棄宋丫頭,還有在赤瀾大陸青梅竹馬的凌姓女娃,會和驀炎走到一塊兒。」

    「你難道現在不這樣認為?」蒙奉一怔。

    「我現在不這麼想了。」洪博文輕嘆一聲,「經過落日群島這一戰,我忽然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讓我很無奈,卻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事實。」

    「怎麼說?」蒙奉驚奇道。

    「你仔細想一想,如果沒有秦烈出現,這時候的血煞宗會是怎樣?」洪博文輕喝道。

    蒙奉深深皺眉。

    許久后,蒙奉臉色深沉,道:「沒有秦烈,血大哥不能掙脫姜鑄哲的禁錮,還在赤瀾大陸被封印著。沒有秦烈進入神葬場,驀炎就算是僥倖存活下來,因壽齡的限制,也活不了太久。沒有秦烈將始祖之身交給血大哥,血大哥將沒有重新崛起的希望,大嫂……也可能無法蘇醒。」

    「沒有秦烈,這次落日群島之戰,段千劫不會現身。他不現身,我們十人就需要以精血凝鍊血妖,去重創蒲澤。沒有秦烈事後以八具神屍抗衡姜鑄哲,始祖之身,也會被姜鑄哲重新剝奪。」

    蒙奉低著頭,認真思量著。將事情一一理順。

    越是往後面說,蒙奉臉色越是幽暗,聲音越是艱澀無力。

    「現在你看明白了?」洪博文苦笑。

    蒙奉輕輕點頭,頹然道:「這麼說,血煞宗能有今天,能重新從暗處走出來,竟然都是因為這個小子?」

    「血大哥曾經說過,秦烈……身上諸多神秘,他是血煞宗崛起的最重要人物。我以前不信。覺得血大哥刻意誇大了秦烈的重要性,但是隨著對事實真相的了解,我不得不承認,我們血煞宗能有今天,全然是因為秦烈的出現。」洪博文嘆道。

    蒙奉臉上的傲然漸漸消褪。

    「你重新想一想,想想落日群島一戰?」洪博文繼續往下說。「聽說雷閻親臨落日群島,就是為了帶秦烈去一趟雷霆咆哮,去見寂滅老祖。落日群島血戰前,管賢似乎也得到南正天的消息,要力保他。」

    「爭鬥時,段千劫親臨。幫秦烈將蒲澤魂壇破碎,讓秦烈安然無恙。」

    「寂滅老祖。段千劫,還有天劍山的第六天劍李牧,這些都是暴亂之地金字塔頂端的人物!秦烈離開了血煞宗,隨便跟隨三人中的一個,都會有著不遜色留在血煞宗的前景,而且可能是更加寬闊平坦的未來。」

    「在血煞宗,他反而要被動承受很多兇險。需要在某些方面受限制。」

    「因此,秦烈隨時可以離開血煞宗。離開后,他的生活沒有變化,還可能更加順當。而我們,一旦離開秦烈,沒有八具神屍庇護落日群島,姜鑄哲,聞濱,或是隨便一個不滅境強者殺過來,血煞宗都可能遭受滅頂之災!」

    「今天的血煞宗,根本沒有誘惑他的資本,而且我們極度依賴他的存在,而不是他必須依靠我們。」

    「這一點,你應該要弄清楚,以後在面對他的時候,不要再有任何優越感。」

    「因為我們都在依仗他生存!」

    洪博文這番話講完,蒙奉久久無語,他終於被動接受了事實。

    ……

    第二天正午。

    秦烈眾人重返落日群島,蒙奉、洪博文一回來,就去找沫靈夜,去說明這行經過。

    邢家兄弟也忙碌著,準備組織人馬,去黑雲宮、天海閣的地界,將暫時被青月谷把持的山脈都給奪取過來。

    秦烈則是回到炎日島。

    他向赤瀾大陸的眾人,表明了要返回一趟的意圖,讓那些準備回去的人,儘快做準備。

    宋婷玉和謝靜璇率先過來,兩女一起找到秦烈,說起一件事情。

    「秦烈,你曾經說過,那些太古生靈的遺骸,我和靜璇都有份兒。按照人員比例,我們一起從神葬場回來的人,都可以分到三具,而我和靜璇兩人,都僅僅吸收一具,我們是否還能再選?」宋婷玉說道。

    「可以!」秦烈點頭。

    「我和靜璇每人再要一具!」宋婷玉明眸發亮,「因太古生靈遺骸過於龐大,我們知道從此地運輸到赤瀾大陸不現實,空間傳送陣也不太方便傳送。所以,所以……」

    宋婷玉有些不好意思。

    「直接說吧。」秦烈催促道。

    「我希望我父親,還有婷玉姐的父親,能夠在我們回去后,也借用一下血煞宗的空間傳送陣,來落日群島分別挑選一具太古生靈遺骸。」謝靜璇插話道。

    她清幽的眼眸,深深看向秦烈,說道:「我知道,當年我們玄天盟和幽冥界邪族交易時,背後的一些小動作不太……光明。我希望,你能夠看在我和婷玉姐的面子上,能大度諒解此事,容許我們父親過來一趟,通過太古生靈遺骸來增強實力境界。」

    秦烈沉默。

    當年,角魔族以玄陰九葉蓮來交換庫魯時,玄天盟在交易達成后,立即痛下殺手,要一舉滅掉角魔族和凌家族人。

    若非有寒冰之眼,將眾人遷入寒冰之地,他們都將被斬殺乾淨。

    事後,玄天盟和八極聖殿傳訊整個赤瀾大陸,滿世界搜尋追殺他和角魔族、凌家人。

    玄天盟當時許多行為都令秦烈極度惱火。

    最終,他喚醒太古凶獸群,在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圍攻葯山時,兇狠反擊,令玄天盟的聶家幾乎被滅族,讓八極聖殿、合歡宗也遭受重創。

    直到李牧現身,他和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的糾葛,才真正平息。

    玄天盟和八極聖殿都付出了慘痛代價,他在李牧的庇護下,從容遁離赤瀾大陸,再沒有回頭。

    一晃已多年過去。

    對玄天盟,他心中依然存有芥蒂,但因宋婷玉、謝靜璇的關係,加上如今身份地位的提升,眼界的開闊,他心結已經沒有那麼深。

    另外,赤瀾大陸畢竟是受玄天盟執掌,他許多摯友都在玄天盟的附庸勢力。

    未來,他可能還需要和玄天盟打交道,他也不可能在宋婷玉、謝靜璇存在的情況下,對玄天盟展開屠戮,所以要解開心結。

    「看在你們的面子上,這件事……我答應了。」許久后,秦烈勉為其難地同意下來。

    謝靜璇眼睛微亮,嘴角綻出一絲喜色。

    宋婷玉則是嫣然一笑,大大方方挽著他的手臂,主動送上香吻,「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小家子氣!」她美眸滿溢著欣然。

    宋禹和謝耀陽兩人,都是破碎境,如果能通過太古生靈遺骸得到某種隱秘傳承,從而突破境界,對玄天盟的發展將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身為人女,她們很為她們父親考慮,在暴亂之地遊離一番后,也都明白強悍的境界,個人卓越的實力,在勢力交鋒中,將起到一錘定音的決定性效果。

    這邊三人講話的時候,墨海、馮蓉,還有唐思琪、蓮柔、以淵這些赤瀾大陸武者,也相繼從各個區域趕來。

    唐思琪一過來,就見宋婷玉親昵地挽著秦烈臂膀,秦烈的左臉頰上,還有著豐澤唇跡。

    看了一眼,她便臉色一暗,神情有些低落。

    「我們都準備回一趟赤瀾大陸。」馮蓉走近后,說道:「除了琅邪無牽無掛,剛剛過來不久,不打算回去以外,我們都準備回去一下。」

    「好,都沒問題。」秦烈說道。

    這般說著,秦烈便去找血煞宗的人溝通,又和金陽島的胡云知會了一番,另外還去了一趟金陽島的靈材庫,在裡面挑選了一批從黑雲宮、天海閣繳獲的靈器,一部分丹丸,許多在赤瀾大陸珍惜的靈材靈草。

    一切準備妥當后,他才帶著眾人前往傳送陣,在蒙奉的親自陪同下踏入傳送陣。

    絢爛血光綻出,將傳送陣內所有從赤瀾大陸過來的人裹住,在一番劇烈波盪后,眾人全部消失不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